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零九章受傷的聖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受傷的聖女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在雷霆山山腳,一處天然山洞中,林銘正在打坐療傷,體內殘留的朱雀之炎太難纏了,林銘廢了不少力氣才勉強將它壓制了下來。

吞下一顆藥丸之後,林銘用靈魂力探查身體,那些隱傷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看了看天色,此時太陽將近落山,林銘打算連夜逃離雷霆山的範圍,找一個隱秘的地方,煉化那些到手的雷系天材地寶,唯一可惜的是,雷靈沒有到手,這讓林銘心中有不少遺憾。

小心翼翼的摸出洞穴,林銘展開身法,如同獵豹一樣在林間穿梭,只聽嚓嚓嚓的樹枝折斷聲,林銘轉眼之間已經奔出去十幾里遠的距離。

太陽漸漸落山,本來就昏暗的森林變得一片漆黑,不過這對林銘完全沒有影響。又奔出十幾里后,林銘突然腳步一頓,他敏銳的感覺到,在空氣之中有一股過分濃郁的火焰氣息。

四下一看,林銘發現,地上的枯枝落葉多處被燒焦,那些掛在樹上的綠葉也有小片枯黃的現象,顯然是被火烤過了。

順著這些燒焦的跡象望過去,林銘發現了一條火焰留下的明顯痕,彷彿有什麼渾身燃火的東西從這片森林裡穿了過去。

林銘微微沉吟,沿著火焰痕走了幾步,突然目光一凝,「血?」

在地上,有一攤殷紅的血跡,而在血跡四周,枯枝落葉被燒毀了一片。

林銘心中隱隱的有了一個猜測,他收斂全身氣息,將靈魂力散發出來,小心翼翼的跟著這片火焰的痕。才走了兩三里的距離,他的腳步猛然僵住了。

他看到了在一片林間的空地上,一隻紅色的大鳥匍匐在地面上,這鳥正是林銘之前看到的朱雀。

讓林銘吃驚的是,朱雀的一隻翅膀竟然斷了!淋漓的鮮血不斷的從傷口中流出,之前他在林間看到的血跡顯然就是這朱雀留下來的。

看這隻朱雀奄奄一息的樣子,是受了重創,它身上的火焰也不如之前那麼旺盛。反而看起來有些風中燭火的味道。

而在朱雀身後,一個紅衣女子倚靠在樹榦上,臉色蒼白,美眸緊閉,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

她的身體上纏繞著火焰與閃電,紫色的電光閃爍在黑夜之中,格外亮眼。

很顯然,她受了重傷。

林銘看到這幅情景眼皮微跳。明明在自己走之前,紅衣女子一直在壓制雷蛟打,怎麼會形勢逆轉,受這麼重的傷?打不過,她總走得掉吧,甚至連帶著她的坐騎朱雀都折斷了一根翅膀,難道雷蛟使出了什麼底牌,或者是有其他強者趕到?

林銘看著這紅衣女子,臉色變了幾次,最終他還是決定原路退回。這等強者,就算是重傷,想滅殺自己恐怕也不是難事,林銘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交到別人手上。

他當然也想著如果能幫這紅衣女子療傷,也許能讓對方欠下人情,一個先天高手的人情,價值可想而知。

可是這也就是想想罷了,對方既然是先天高手,隨身帶著的靈丹妙藥隨便拿出一瓶來都可能便等於他的全部身家,還需要自己來幫她療傷么?

就在林銘剛剛後退一步的時候。紅衣女子睜開了雙眼,漆黑的眸子,在這黑衣之中,猶如星辰一般閃亮。

林銘腳步一頓,立在了原地,猶豫了一下,還是恭敬的叫了一句。「前輩好。」

「是你。」

紅衣女子早就感覺到有人接近,只是對方修為不高,她沒有太過在意。沒想到,竟然是她在雷霆山遇到的少年。

連續三次見面,還真是有緣。

「你可知道附近有沒有大一些的南疆部落?」紅衣女子開口問道,她的聲音有些虛弱,不過依然透露出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

「有,西南二百里便是。」林銘如實說道,他猜測在山頂的時候,紅衣女子根本無暇顧及到他這一個小人物,也不可能知道他已經洗劫了蛟龍洞窟,所以不擔心她覬覦自己什麼。

「二百里……」紅衣女子輕嘆一口氣,臉上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苦澀,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堂堂神凰島聖女竟然會被區區二百里路難倒。

林銘察覺到紅衣女子的苦澀,微微一愣,旋即明白,大概是因為這隻斷翅的朱雀傷的太重,而紅衣女子本身,還不至於傷到走不動路的地步。

他很好奇,一直佔了上風的紅衣女子是怎麼突然受了這麼重的傷,當然,這話是不能問的。

雖然覺得可能性不大,但是林銘還是禮貌的問了一句:「前輩,有什麼能幫到你的么?」

紅衣女子稍稍想了一下,說道:「你所說的部落,可有神風雕出售?」

林銘搖頭道:「只是一個小部落,沒有這個,倒是有馬匹……」

林銘說著看了看那隻朱雀,這麼大的一隻鳥,什麼馬來也運不走吧。

果然,紅衣女子搖了搖頭,目光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她輕輕的說了一句「謝謝你。」接著便站起身,俯身在朱雀的耳邊低語了什麼,朱雀睜開了雙眼,哀鳴幾聲,掙扎的想要站起來。

它用翅膀去支撐身體,但是因為斷了左翼,一撐便失去了平衡,險些摔倒在地上。

紅衣女子面露不忍和痛惜之色,她伸出玉手抵在朱雀的胸口,火焰真元遠遠不斷的輸入到朱雀的體內。

隨著紅衣女子的真元注入,朱雀恢復了幾分神采,可是與此同時,紅衣女子身上閃爍的紫電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紫色電蛇多了起來之後,紅衣女子的面色愈發蒼白。

林銘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這顯然是雷蛟留下的閃電,而且紫色電弧是從紅衣女子體內發出的。

之前,紅衣女子一直在調用體內真元壓制身體中的閃電,可是好像沒取得什麼成效,如今撤出一部分真元注入到朱雀體內,閃電立刻狂猛起來。

連紅衣女子都壓制不了的閃電,難道是……

林銘心中產生了一個猜測,而這個猜測,讓他呼吸急促,心跳如鼓!

眼見著紅衣女子服下一顆丹丸,帶著蹣跚的朱雀向西南方向走去,林銘張口道:「前輩,我能看看你的傷么?」

紅衣女子轉過頭,詫異的望了林銘一眼,眼前這個少年雖然有些神秘,實力也遠超他的現有修為,可是她不認為他有半分可能治好自己的傷。

這可是雷蛟拼了命的最後一擊,連她都只能依靠凝厚的真元勉強壓制,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辦法。

紅衣女子萬萬沒有想到,只是要雷蛟一些鮮血,來幫助朱雀完成進化,為此她也提供了足夠的交換條件,本來算不得太嚴重的事情,可是雷蛟卻為此跟她拚命。

在紅衣女子實力全面壓制的情況下,雷蛟竟然不惜吐出了它焙煉數千年之久的雷靈作為最後一擊。

如果是一般的雷電,紅衣女子都可以用真元滅殺,可是這雷靈,生生不息,不死不滅,進入自己的身體之後,她調動全身真元也奈何不了它,而稍稍放鬆,或者調離一點真元,雷靈就會發作,大肆破壞她的身體經脈!

因為這個原因,她現在甚至連飛都飛不起來。

想要消滅體內的雷靈,除非回神凰島,可是想到神凰島距離此處足有五十萬里的距離,紅衣女子一顆心就充滿了苦澀,以現在的狀態,她就算走到死也走不到。

朱雀為了救自己衝出雷霆山,也受了重傷,勉強支撐著飛下山,左翅已經完全廢掉了。

一人一鳥呆在凶獸森林中很容易引出一些高等級凶獸,紅衣女子對付它們倒不是問題,可是數量多了,就會因為過度頻繁的調用真元而引動她的傷勢。

紅衣女子沒想到她會落到這步田地,山窮水盡莫過於如此吧。

她對林銘說道:「謝謝你,不過不用了,我的傷,你沒有辦法的。」

她猜到林銘在世俗界出身不凡,身上大概有什麼療傷聖葯,不過這些東西,她有很多,有更好的,可是在雷靈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林銘早就料到紅衣女子不會相信自己,他說道:「前輩,我只是看一下,如果無能為力,我自然作罷,前輩現在傷成這樣,難道準備就這麼帶著斷翅的朱雀去人類部落么?還是呆在凶獸森林裡?恐怕都不是辦法吧?」

「我說了,我的傷你無能為力1紅衣女子的聲音有些不耐,作為一個久居高位的女子,她不習慣別人質疑她,尤其是這麼明顯的事情。

這就好比一個小孩子,對一個醫術爐火純青的老醫師說我替你把把脈,看看你的病還有沒有救一樣,那老醫師絕對會以為這小孩在消遣自己。

如果不是因為對方年齡太小,紅衣女子甚至會懷疑他是在藉此機會有什麼非分之想。

林銘看著紅衣女子明顯不耐的神情也十分不爽,給人療傷還要求著,要不是別有目的他都想掉頭就走了,不過想想可能的雷靈,林銘還是耐著性子的說道:「只是看一下,不行就算了,你又沒有什麼損失,你一個至少先天境界的大高手,會害怕我一個鍛骨期的小人物么?」未完待續。。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受傷的聖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