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章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療傷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紅衣女子蹙著眉看向林銘,她從出生就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和驕傲,達到現在的修為和地位,她的尊貴已經融入了骨子裡,並不是說她如何如何傲氣,這只是一個人的正常反應,就好比不可能指望一個女皇去聽從一個貧民一樣,何況這個貧民說的話本來就不靠譜。

林銘看到紅衣女子不說話,試探性地向前走了幾步,說道:「前輩,如果可以的話,能否讓我用靈魂力探查一下你的傷?」

聽到林銘的話,紅衣女子的秀美鎖的更緊,靈魂力可以滲透大多數東西,比如人體,衣物,如果她撤掉身體的真元屏蔽,任由對方的靈魂力掃描的話,她的衣服就相當於沒穿,很容易就被看光了。

這樣的請求她怎麼可能答應,紅衣女子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以她的身份、地位,平時根本不會與這樣的少年接觸。他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不是今天這樣特殊的情況,兩人不會說這這麼多話。

林銘看到紅衣女子轉身走了,眼珠一轉,大聲道:「前輩,你被雷蛟的雷靈擊中了,對不對1

紅衣女子腳步一僵,詫異的回頭望向林銘,打量著眼前的少年,雖然她之前就已經知道林銘在世俗界絕非凡人,不過也沒有想到他有這等眼力,根本沒有用靈魂力探查自己,就能猜出她受了什麼傷。

「你怎麼看出來的?」

「猜的。」林銘隨口說道,猜測佔了大部分,不過邪神種子中雷靈的躁動不安,也讓林銘對自己的猜測更有把握。

看到紅衣女子猶豫。林銘繼續道:「怎麼樣?反正你一時半會很難壓制住身體中的雷靈,不如讓我試試,死馬當活馬醫唄,不行你也沒什麼損失。」

聽到死馬當活馬醫這個詞,紅衣女子柳眉一豎,一股無形的威壓頓時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林銘縮了縮脖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自己在這種人面前就好比凡人對女皇。要是一個江湖郎中對女皇說死馬當活馬醫,下場可想而知,他連忙道:「抱歉,我一時口不擇言。」

「嗯?」看到林銘在自己的威壓下沒有半點不適,紅衣女子心中有些驚訝,作為神凰島聖女,她身體中流動著朱雀之血,平時如果不是刻意收斂。她就會散發出一股威壓,讓接近她的人有不適之感。

這是來自血脈深處的壓制,這個少年竟然沒有半點感覺,真是奇怪,莫非他的血脈也有什麼特殊之處?

「你幾歲了?」紅衣女子問道。

林銘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回答道:「差一個月十六歲。」

他本以為,這個年紀配合鍛骨巔峰的修為會讓紅衣女子大吃一驚,可是沒想到,紅衣女子眼皮只是微微挑了一下,再次打量了林銘一番。並沒有過多表示。

林銘心中苦笑,看來是他自我感覺過於良好了,在紅衣女子眼裡,自己這樣的修為也只能算是不錯,遠遠算不上驚艷,說起來確實如此,秦杏軒比自己還小半歲,卻也在一兩個月前就達到鍛骨初期了,等秦杏軒跟自己一樣大的時候,達到鍛骨巔峰也不稀奇。

紅衣女子道:「好吧。我讓你看一次,不過,你施展靈魂力的時候,放規矩些1

紅衣女子的聲音極為嚴厲,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真的會答應一個如此荒謬的要求,一個半步旋丹的高手,竟然請一個鍛骨期的小孩子療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知道了。」

借林銘一個膽子他也不敢用靈魂力胡亂掃描,否則眼前這個紅衣女子說不定一怒之下就殺了他。

林銘走到紅衣女子身前,如此近的距離。他可以清楚的聞到紅衣女子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雖然這香味很好聞,不過林銘也大氣也不敢吸一口,就怕這紅衣女子突然發飆。

「那個……你能不能先坐下來。」

紅衣女子看了林銘一眼,還是依言坐了下來,雖然感覺這個少年身上有些秘密,不過她也根本沒指望林銘能對她的傷有任何幫助。

在雷蛟的最後一擊時,它在雷靈中注入了本命精血,再加上之前數千年中雷蛟對雷靈的不斷滋養焙煉,可以說,這股雷靈已經蘊含了雷蛟的本源意志,它相當於雷蛟的一個無意識分身!

這樣的雷靈,即便是修為達到先天境界的雷修到此,也無法吸收。

再加上雷靈本身不死不滅的特性,想要在不傷害自己的情況下去除它,除非請宗門中的旋丹期長老才行!

林銘並不清楚這裡面的彎彎道道,否則他恐怕會斟酌一下,要不要冒著暴露一些秘密的危險吸收這個東西了,萬一引起了紅衣女子對自己的興趣,鐵了心要探查他身上的秘密就完蛋了。

林銘規規矩矩的將靈魂力延伸到紅衣女子的體內,但凡敏感地帶,他都小心翼翼的避開,很快,他就發現了雷霆之力的源頭,正是紅衣女子的心臟的位置,毫無疑問,那裡便是雷靈潛伏的地方了。

心臟是人的弱點之一,潛伏在心臟之中,處理起來十分麻煩。

林銘將靈魂力滲透到心臟之中,只見一隻紫色的小蛟龍在紅衣女子的心臟中張牙舞爪的咆哮著,一道道紫電從它身上發出,不斷的滲透到紅衣女子的身體中。

「這就是雷靈嗎?」

林銘清楚的感覺到體內邪神種子的興奮,它想要把這雷靈吞噬掉!

「嗯?這雷靈中好像蘊含了一個暴躁的靈魂,彷彿有自我意識……是雷靈本身的靈魂,還是雷蛟的靈魂?」

林銘微微沉吟,這時,他又發現在紫色小蛟龍的周圍,有一道若有若無的火焰囚籠。將它牢牢的困住了,雷蛟不斷的向火焰囚籠發起衝擊,撕咬著囚籠的火焰柵欄,想把它撕開。

顯然,火焰囚籠就是紅衣女子的真元封印,如果不是這道封印,恐怕雷靈早就沖入紅衣女子的身體,開始大肆破壞了。

將靈魂力收回。林銘走到紅衣女子的身後,盤坐下來,伸手抵住了紅衣女子的后心。

這個動作,讓紅衣女子的身子陡然一僵,不知多少年沒有男人敢這樣觸碰她,「你在幹什麼?」

林銘不解道:「當然是把雷靈吸出來啊,我的真元碰巧有些雷屬性,有可能吸收掉這個雷靈。」

紅衣女子不悅道:「以你的修為也想吸收雷靈?即便是最普通的雷靈。也會撐碎你的經脈!何況這一道雷靈中蘊含了雷蛟的本源意志,雷系高手都無能為力,你弄夠了沒有?弄夠了趕緊離開,我沒時間與你……」

紅衣女子說到這裡,聲音生生的止住了,她駭然的發現,心臟中的紫色小蛟龍釋放出的雷霆之力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向她的後背移去,而後被吸入了少年的手掌中。

那少年的手掌也因此變得極為灼熱,貼在自己後背上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這是……

紅衣女子心中一凜,雖然只是雷靈釋放出的雷霆之力。但也不是那麼好吸收的,這個少年怎麼做到的?

而這時候,更讓紅衣少女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她發現心臟中的雷蛟開始變得暴躁不安,彷彿有什麼令它恐懼的東西臨近,它不再釋放雷霆之力,而開始拼了命的撕咬火焰囚籠,想要破籠而出。

為什麼會這樣?雷蛟的靈魂在恐懼什麼?

紅衣女子愣住了,難道是因為背後那個少年?

紫色小雷蛟拚命的掙扎,可是總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鎖定了它。這股力量並不強大,但是卻蘊含著一股龐大的威壓。

這股威壓不但作用於雷蛟的靈魂,而且還作用於雷靈本身!

作用於雷蛟靈魂,是因為真龍之血對雷蛟血脈的壓制!

作用於雷靈本身,是因為邪神種子對雷靈的壓制!

在雙重壓制下,雷蛟開始恐懼了。

林銘的真元比起雷蛟來確實不值一提,可是有些壓制卻與修為完全無關。那是近乎於法則的壓制,根本容不得反抗!

「嗤嗤嗤……」

雷霆之力不斷的從紫色小雷蛟體內被抽走,雷蛟愈發的不安和恐懼。它拼了命的撞擊火焰囚籠,這也使得紅衣女子緊咬嘴唇,臉色愈發蒼白,她幾乎全部的真元都用來維持火焰囚籠了,身體虛弱到了極致。

不過這時候林銘也不太好受,雖然真龍之血和邪神種子都對雷靈有壓製作用,可是林銘本身的修為太弱了,這就好比一個小孩子拿了兩把絕世寶劍對付一頭猛虎一般。

吸收出來的雷霆之力,雖然只佔了雷靈微不足道的一點,可是對林銘來說卻極為龐大,他幾乎壓制不了了。

「呼1

林銘切斷了靈魂之力,右手從紅衣女子背後移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此時,他右手手心已經全部是汗水。

紅衣女子轉過身,一雙美眸一眨不眨的望著林銘,美麗恬然的臉龐上寫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少年有辦法引動雷靈之力,甚至還能震懾到雷蛟留在雷靈中的本源意識!這少年可是只有鍛骨期修為,這一點真真切切。

當然,如果紅衣女子知道當初在雷霆山山巔,雷蛟突然分神被自己一劍重傷就是因為眼前的少年莫名其妙的發出一聲真龍吼嘯的話,她恐怕會驚的說不出話了。

過幾章就要回天運國了,展開新一輪的情節,如果可以,大家投票支持下,推薦票,月票都好,謝謝,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訂閱,武極上了首頁中封,別讓俺的訂閱成績難看啊,謝謝大家……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