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一十一章奇怪的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奇怪的少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你叫什麼名字?可有門派?」紅衣女子看著滿頭大汗的林銘,美眸閃爍,心中難以平靜。

眼前這個少年,不懼自己體內朱雀血脈帶來的威壓,甚至能隱隱的震懾雷蛟的本源意識,絕非凡人。

也許他的體質、血脈,或者靈魂有特別之處,可能來自某個神秘的家族。

聽到對方問起自己的名字和門派,林銘稍稍頓了一下,正準備把「木林」這個假名報出去,而這時候,紅衣女子道:「不方便說就不必說了。」

雖然林銘眼神中的猶豫十分不明顯,但還是被紅衣女子發現了,如果是一些擁有特殊血脈的隱秘修武家族,很可能不願意透露身份。

「我之前見你登上了雷霆山的雪山地帶,你自己一個人登上去的?」紅衣女子很隨意的問道。

「嗯,我說過我是一個雷系武者,所以對雷霆之力的抵抗力很強,否則我走不到那麼遠的。」林銘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自嘲的笑了笑。

「哦。」紅衣女子不經意的應了一聲,可是心中卻微微吃驚,雷霆蜥蜴可不光只會雷電攻擊,它們的武器還有強大的身體。

即便是對雷電免疫,區區鍛骨巔峰的修為,也別想來到雪山地帶,這意味著,眼前這個少年很可能有著遠超同級武者的實力。

不足十六歲達到鍛骨巔峰,這個成績對大門派、大世家中的天才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如果在修為達到鍛骨巔峰的同時,又有著遠超同級武者的實力,那就讓人驚訝了。

這等天才。放到神凰島也不多。

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林銘盤坐在地上,運轉混沌真元訣開始壓制體內暴躁的雷霆之力,這雷靈果然不是那麼好吸收的,何況其中還蘊含了雷蛟的本源意識,否則不至於連紅衣女子本人都無能為力。

真元一圈一圈的流轉,林銘很快便進入了空靈武意,體內真元脫離了林銘的意識控制。開始一個完美的路線自發運轉著,他的體能在迅速的恢復,而原本暴躁的雷霆之力,也被邪神種子悉數收服。

紅衣女子本來還準備打坐調息一下,禁錮體內的雷靈,可是看到林銘修鍊,她的目光卻移不開了。

武意?

她仔細的觀察了足足半柱香功夫,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個少年,領悟了屬於自己的武意!

這讓紅衣女子輕吐一口涼氣,本以為只是一個小人物的世俗界少年,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她驚訝,先是他壓制住了雷蛟本源意識,而後是他年齡和實力的驚人對比,接著便是他領悟的武意!

要知道,紅衣女子修鍊到先天至極,半隻腳跨入旋丹境。到了她這等境界,能引起她驚訝的事情不多了,就連大宗門出身的一些天才,最多也只是讓她點點頭而已,可是現在,遇到一個世俗界的少年,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卻有這麼多讓人驚嘆的地方。

單說武意這種東西,幾萬個武者中未必有一個,珍貴無比。反而修武天資什麼的,卻可以人為培養。

父母都是天才,生下來的孩子多半是天才,大宗門經過上千年甚至幾千年的發展積累,無數的人才經歷層層篩選,強者享受更多的資源,弱者慘遭淘汰。剩下來的人物,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精英的孩子自然也是精英。

本身就天賦驚人。又從小就吃著靈丹妙藥長大,真元石不要錢似的使用,功法學最好的,師父也是最好的,這種人,將來註定踏足先天,世俗界的普通人努力一輩子,也摸不到他們的腳趾,這就是起點不同決定的。

可是,任憑這些大宗門的少年如何天才,如何在十五六歲就突破鍛骨期、凝脈期,他們也領悟不了武意,這東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武意與武道之心有關,武道之心越強,領悟武意的幾率就越大,可是對大多數宗門天才來說,他們的一生都順風順水,腳下的路,父母早就鋪好了,一馬平川,武道之心怎麼可能強?

而那些飽經磨難,人生之路坎坷的,多半一生下來就資源短缺,甚至本身天賦也不怎麼樣,二十多歲還不能突破凝脈期,這種人,其實就算碰巧領悟了武意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可是眼前這個少年,年紀輕輕,實力強大的離譜,而且還領悟了一種武意,簡直是妖孽。

不知不覺中,紅衣女子對眼前的少年充滿了好奇。

這個少年身上有著太多不尋常的地方,他到底是什麼人?

一刻鐘的時間悄然流逝,在空靈武意的幫助下,林銘很快壓制住了體內躁動的雷霆之力,他起身說道:「我們可以走了,如果我沒記錯,前面不遠處有一個藏身的山洞,我們去那裡,晚上的南疆森林凶獸出沒,休息都休息不好。」

因為體內的雷霆之力被林銘吸掉了不少,紅衣女子的狀態好了一些,她取出幾顆靈丹喂朱雀吃下,一人一獸便跟著林銘前進。

「對了,那雷蛟死了沒?」林銘突然想起這一茬,開口問道。

「沒死,不過傷的比我還重,它那些子孫差不多死光了。」紅衣女子很隨意的說道。

「哦……」林銘輕吐一口氣,暗想還好跑得快,否則留在山頂恐怕就被卷進戰鬥餘波中掛掉了,他可不認為自己的防禦力比紫色雷霆蜥蜴好。

「沒死的話,我們還是小心點。」林銘說著讓紅衣女子在前面走,而他卻跟在後面抹掉朱雀留下的火焰痕,這痕不處理的話實在太明顯了。

紅衣女子看著林銘做這一切,微微愕然,論修為她甩開林銘十萬八千里,可是論叢林經驗和保命的本事,她卻不如林銘,她平時都在天上飛著,幾時走過叢林。

一路走來,林銘一邊顧忌著清理痕,一邊順手打了一隻碧眼子,自從上雷霆山後,連續幾天來他只吃須彌戒中的乾糧和水,嘴裡已經淡出鳥了。

兩人很快來到林銘所說的山洞,洞內潮濕無比,林銘生了一堆火,又找了一些乾草鋪下,對紅衣女子說道:「委屈你一下了。」

而後,他便取出一把匕首,剝了碧眼子的獸皮,接著他出手如風,看似在子身上亂划著,凌亂無章,可是幾息之後,林銘伸手一抓一扯,卻是在子身上扯出了一把白筋來,有十多條。

紅衣女子看得眼皮一跳,顯然林銘之前的刀子不是亂划的,而是在剔除碧眼子身上的白筋,那些白筋彼此交錯,有的連的跟網子似的,想要把它們剔除出來絕對是一件極為繁瑣的事情。

可是林銘只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全部完成了,而且他手中的白筋沒有一根是斷的,筋上的血肉也剔得十分乾淨。

紅衣女子有些發懵,要想做到這一點,要對碧眼子的身體結構十分熟悉,而且還要經過長年的刀工訓練,這是廚子才會做的事情埃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天才的武者怎麼會去做廚子?而且怎麼看,他的刀工都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了,恐怕做廚子有好多年了吧。

林銘發現紅衣女子獃獃的望著自己手上的白筋,笑著解釋道:「碧眼子味道雖然好,但是筋太多,影響口感,所以要剔出來。」

林銘一邊說著,一邊手也不閑著,一刀剖開子的肚皮,把內臟掏了出來,接著他又是一陣亂划,里啪啦得抽出一堆骨頭來。

而後林銘拿出一根粗大的樹枝,把子往上一架,放在火上燒烤。

紅衣女子這才發現,在林銘抽筋的時候子肉上已經打上了整齊漂亮的刀花,每兩刀之間的距離好像是尺子量了一樣,規整之極。

看到這裡,她的神色愈發古怪,這個少年到底什麼來頭?要不是之前知道林銘的實力,她真的會以為他只是個廚子。

一刻鐘的功夫過去,子肉已經逐漸變成金黃色,一滴滴的油脂被火焰烘烤出來,滴落在火堆中,發出吱吱的響聲。

至於那些白筋和骨頭,林銘也沒有浪費,從須彌戒中取出一個火罐,將它們都裝了,放在火上燉湯。

濃湯翻滾,烤肉飄香。

很快,洞穴中便飄滿了香噴噴的味道,即便是平時以素食為主的紅衣女子,聞了這香味也不禁口舌生津。

至於那朱雀大鳥,更是躁動起來,似乎連翅膀上的傷也忘了,一雙火紅色的眼睛灼灼的盯著林銘手中的烤肉,似乎恨不得將它一口吞下去。

因為火焰的炙烤,刀花處的皮肉全部卷了起來,看起來讓人食慾大增。

烤了這麼久,烤肉沒有一點焦糊,一直金黃金黃的,看著那一滴滴晶瑩的油脂,紅衣女子甚至已經等得有些不耐了,當然,她一直小心掩飾著心中的焦急,神色依舊恬淡平靜。

這時候,林銘從須彌戒中拿出一堆瓶瓶罐罐來,打開之後,裡面竟然是鹽巴和各種調料,這些都是在南疆部落里買的。

當時林銘會遇到娜氏姐妹,就是為了去部落里買鹽。

推薦月鼠新作,《三國亂魔策》,書號……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