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八十五章入瓮(第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入瓮(第五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之前見俞傲晴等人應付的那麼手忙腳亂,楊開還以為這些異蟲很難對付,可現在自己出手之後才發現並非如此。

或許對俞傲晴他們來說是難對付,但對自己來說簡直輕鬆至極。

這些小東西的翅膀脆弱不堪,等階又低,自己迎面衝撞過去,甚至無需出手,單是炙熱的陽氣就能焚掉它們的翅膀。

失去了飛舞的能力,它們根本無法對楊開構成太大的威脅。

它們唯一的優勢,就是數量巨大,而且還會打洞,在地下穿梭,行動極為便利,時常從楊開腳底竄出來襲擊他。

身法展開,楊開很快就脫離了異蟲的包圍圈,往前沖了幾里地之後,突然又停了下來。

他發現自己面前竟有一片朦朧的霧氣遮擋。就跟剛才融化掉那個普通人一樣的霧氣!

怎麼回事?自己跑回來了么?楊開有些不確定,連忙順著霧氣的邊緣跑動起來,期望能找到一個突破口衝出去。

但半個時辰后,當楊開面前出現一具枯骨的時候,他的神色不禁變了變。

這具枯骨,正是之前那個被融化的普通人的。

不死心地繼續跑動,再過一會,楊開的臉色陰沉下來。

面前不遠處,又有一具屍體,不過卻被啃咬的不成樣子,面目全非,屍體上的衣服楊開熟悉,正是雲霞宗弟子的服飾。

而且從他身邊的武器來判斷,此人正是之前被自己丟出去的那個齊元!

跑了半天竟然在繞圈子!這四周方圓十幾里,已全被那劇毒的霧氣包裹。

直到此刻,楊開才知道那些異蟲並非表面看起來那麼好對付,它們在自己的炙熱陽氣下確實不堪一擊,但不知它們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用劇毒之氣,封鎖了這一大片地域。

除非破開霧氣,否則根本無法離開。

自己能承受住那霧氣的侵蝕么?楊開心中沒底。想了許久,這才決定去試探試探。

來到霧氣的邊緣處,神色冷峻地慢慢地伸出一隻手,真陽訣被運轉到了極限,甚至連不屈之敖都動用了。

手指才剛碰到霧氣楊開便閃電般地縮了回來。

一陣刺啦啦的響動從指尖傳來,低頭看去,楊開的面色一沉。

指尖的那一塊血肉鮮血險些被融化鑽心的疼痛傳來,楊開果斷地將那一塊血肉切了出去。

撕下衣服,裹住傷口,深吸一口氣,打量四周。

自己剛才與俞傲晴他們就在這附近分開的,可是現在他們人呢?有霧氣包裹在四周無人可以逃脫,此地也沒有別的屍體,那他們去了何處?

沙沙沙,嗡嗡嗡……

無數異蟲就彷彿嗅到了腥味的魚兒,再一次朝楊開逼近過來。

楊開神色一變,真陽元氣逼出體外迎面朝異蟲衝殺過去。

一如剛才那般輕鬆,這些異蟲的翅膀被燒掉之後,撲簌簌地往下掉落,可數量卻絲毫不見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天知道這裡到底隱藏了多少異蟲,鋪天蓋地,數之不盡。

楊開一邊飛奔一邊殺著這些小東西,在這方圓十幾里地繞了幾個大圈依然看不到絲毫出路,不由心中也是一陣焦急。

他丹田內的陽液雖然不少,足夠支持自己這樣大開殺戒,可本身的體力總是有限的,若是體力耗光,即便有再多的陽液也只能坐以待斃。

「少主,這種群居的蟲類妖獸,一般都是有個蟲王的,就跟蜜蜂一樣。」關鍵時刻,地魔開口了。

「什麼意思。」楊開百忙中抽空問道。

「老奴是說,若能制住那個蟲王的話,就有可能逃離此地。」

「你知道那蟲王在哪么?」

「咳咳……老奴不知。」

楊開沒心情去責怪地魔說些廢話,但他卻想到了一種可能。

或許……這些異蟲圍攻自己,並非是想殺死自己,而是一種捕獵!

俞傲晴他們失去蹤跡,也沒有留下屍體便是最好的證明,這些雲霞弟子極有可能是被這些異蟲給抓到什麼地方去了。

而那個地方,應該就是異蟲的巢穴!

蜜蜂也是如此,有一些蜜蜂在外採集蜂蜜,帶回去之後供蜂王享用。是不是可以將這些異蟲的行為,理解為在採集蜂蜜呢?

越想越覺得可能,一個大膽的計劃在腦海中慢慢成型。

仔細推測著這個計劃的成功率,好半晌,楊開才將真陽元氣地收了起來,喘著大氣朝那些異蟲望去。

楊開不再反抗,這些異蟲竟也不再攻擊,而是層層將他包圍。

「少主你幹什麼?」地魔大驚失色。

「做個試驗!」楊開沉著臉,左右自己根本逃不出那包圍在外面的霧氣,再這樣打下去早晚要脫力而亡,還不如趁現在有反抗能力的時候將計就計。

如果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那多少有些生還的希望。

互相對峙了片刻,那些異蟲突然分出幾十隻朝楊開飛了過來。

地魔大喊:「少主你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啊!」

「閉嘴!」楊開不想聽他聒噪,一門心神都放在那衝過來的幾十隻異蟲身上,整個人繃緊如拉滿了弦的勁弓,只等察覺不妙便再次出手。

但讓他欣喜振奮的是,這些異蟲飛到他身上之後,竟真的沒有殺他的意思,而是又拖又拽,連撞帶搡,將他朝一個方向拉去。

果然如此!楊開嘴角深處綻放出一個笑容。

這樣一來,就可以解釋此刻為什麼沒有俞傲晴他們的屍體了。想來這些人也是戰到力竭,被異蟲給抓了。

身邊圍繞著數以萬計的異蟲場面看上去有些駭人,楊開卻神色淡然,依著這些異蟲拉扯的方向一路走去。

不多時,來到一個大坑面前。

這個大坑內,有一個黑黝黝的洞穴宛若吃人的野獸之口,猙獰萬分。

楊開在洞口處看到了一片破碎的裙角,顏色和衣料有些眼熟,正是俞傲晴的。

他們果然被抓來了。

心中的推測已被完全印證,楊開沒什麼好擔心的,不待那些異蟲催促,便直接跳進洞穴中。

一股難聞的腥臭味撲面而來這個洞穴內里九曲十八彎,地下全都是異蟲打通的甬道,看起來別有洞天。

楊開走過的時候一邊留心方向,一邊在路過之處暗暗留下些標記。

甬道中,時不時地也能看到許多異蟲來回奔走,而且,此地的異蟲不單單隻有碗口大小,這種蟲子好像還有許多分別有的跟人差不多高大,也有臉盆大,水桶大的,看上去極為駭人。

他媽的,自己竟淪為一群蟲子的監下囚!等找到你們的蟲王,定要你們好看!楊開心緒起伏。

被那些異蟲牽引著楊開在甬道中走了許久,這才來到一個還算寬敞的空間中。

此處說是一個地洞也不為過,不過卻是這群異蟲儲藏食物的地方,因為楊開一進來,便發現雲霞的幾個人,全都在落難在此。

好些道目光沖楊開望來,楊開聽到一陣不懷好意和幸災樂禍的冷笑聲,正是那苗林發出的。

雲霞幾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傷勢,正萎靡地坐在地上皆都神色不善地朝楊開望來。

異蟲們將楊開押至此處便離去了,反倒是洞口外,有幾個比人還要高大的大蟲子守著,顯然是防備這些人逃跑。

進了地洞中,楊開也沒去搭理雲霞的幾個人,自顧地找了個偏僻的角落盤膝坐下。

俞傲晴冷冷地盯著楊開,見他閉目凝神,根本沒有說話的慾望,這才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

楊開睜眼,淡淡地撇了撇她。

「為何要混進我雲霞的船上,又隱藏了本身實力,如此處心積慮,所為哪般?」俞傲晴接連發問。

楊開不屑地看著她,緩緩道:「第一,不是我要混進你們的大船,是你們雲霞把我帶過來的,第二,我不隱藏實力,還能活到現在么?第三,我處心積慮,也只為活命。女人,少一臉高傲地質問我什麼,若非你雲霞到處抓人,我又怎會來到這裡?」

「你敢這麼跟我說話!」俞傲晴冷笑一聲。

「你以為是自己有多高貴?」楊開不屑。

「晴師姐,別跟他廢話,他剛才殺了齊元師兄!」苗林恨恨地瞪著楊開「我們要為齊師兄報仇啊!」

「呵呵!」楊開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苗林咬牙切齒地望著楊開「你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

「白痴!」楊開鄙夷地望著他「我在船上打雜的時候,可是聽這個女人跟你們的俞長老說過,待尋到隱島,便將你丟下大海。可笑你竟毫不知情!」

俞傲晴神色一慌,連忙道:「我沒說過!」

說完又看了一眼苗林,解釋道:「你別聽他胡言亂語!」

苗林看著楊開道:「你以為你信口雌黃,毀謗晴師姐,我會相信么?晴師姐你不用解釋,我知道你不會這麼做的。」

俞傲晴這才點了點頭。

「說沒說過,她自己清楚。

」楊開冷冷道,看著俞傲晴道:「你最好不要想動手,要不然可能會驚動那些蟲子!」

俞傲晴深吸一口氣,按下心中的殺機。她知道楊開說的不錯,幾人談話間的時候,外面守著的那些大蟲子就已經被驚動了,正探頭探腦地朝這邊望來。

她雖然想殺了楊開,卻還真不敢動手。

一番言語上的交鋒,沒什麼滋味,楊開也只是給苗林心中種個刺而已,畢竟現在他們人數比較多,真要狠下心對付自己,自己肯定討不了好。唯有讓他們彼此猜忌,才能保住自己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