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八十六章苗林的放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苗林的放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地洞中暗無天日,楊開與雲霞幾人分做兩旁,皆都在恢復自身,外面時不時地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是那群異蟲在來回奔跑。

雲霞四人顯然不願坐以待斃,待恢復的差不多之後便想要衝殺出去,幾人在恢復的時候也都在商討,細聲細語,提防著楊開偷聽。

差不多一日夜后,他們總算要行動了。偷偷摸摸地起身,然後緩緩地朝楊開這邊逼近過來,俞傲晴的俏臉上布滿殺機,苗林也是如此,至於張鈺和羅芊芊則緊隨在他們身後。

就在他們逼近楊開不足一丈的時候,楊開突然睜開了眼睛,似笑非笑地望著他們。

雲霞四人頓住了。

「讓我猜猜。」楊開好整以暇,說話的聲音也是壓的極低,為免驚擾了那些蟲子,「你們現在並不是想殺我對不對?」

俞傲晴冷若冰霜,聞言道:「你知道?」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你的拿手好戲么?讓別人走在前頭,替你們承擔風險,這一路已經領教很多次了。你們現在是想讓我帶頭往外沖,對吧?」

俞傲晴微微點頭,冷聲道:「既然知道,就別想反抗,如若不然有你好看的。」

楊開嗤了一聲:「我確實不是你們的對手,但你們想要殺我,恐怕也得費些手腳才行,你要是不怕我們的打鬥聲驚擾到那些蟲子,只管動手試試。」

俞傲晴神色一滯,她之所以這麼輕手輕腳。就是怕引起外頭那些異蟲的注意。楊開顯然也明白她是什麼打算,所以說話的聲音也很低。

「警告你們,別打我的主意,想逃跑,就憑自己的本事!」楊開冷哼一聲,「我不會當你們的開路先鋒!」

「難道你不想逃出去?」俞傲晴見威逼不成,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這些蟲子抓我們過來,肯定沒什麼好事,再留在此地唯有一死而已。你與我們一起往外沖。說不定還有一條活路!」

楊開果斷搖頭:「我是想逃出去,但是我不想被人利用。再者說,就算我為你們開路。大家逃出生天,我又怎知你們不會對我下手。」

「我可以給你個承諾!」俞傲晴見楊開有鬆口的跡象,趕緊趁熱打鐵,「只要你走在前頭,我們能逃出去的話,雲霞宗所有人都不會找你的麻煩。」

「不用說了,我不會相信一個心如蛇蠍的女子的。」楊開冷笑一聲,閉上了眼睛。

俞傲晴他們不知道外面已被這些異蟲弄出的霧氣包圍,可楊開是清楚的。就算能僥倖逃出這處蟲穴,也根本跑不了太遠。

既然如此。何必浪費這個精力。

「晴師姐,殺了他吧!冥頑不靈,留之無用!」苗林早就對楊開心生殺機了,此刻見他不能為自己所用,自然想痛下殺手。

俞傲晴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搖了搖頭。

現在這局面,逃跑才是最要緊的,這個少年雖然可惡,可真要殺他肯定會驚動那些蟲子,得不償失。

「你們逃你們的,我不會壞你們的計劃。呵呵,我也想看看,你們是不是真能離開此處!」楊開咧嘴沖俞傲晴一笑。

「願你被那些蟲子千啃萬咬,死無葬身之地!」俞傲晴惡毒地詛咒楊開,轉過身對其他三人道:「我們走!」

雲霞四人悄悄地離開了地洞,或許是因為夜晚的關係,外面看守的那幾隻大蟲子竟沒有被他們的行動驚擾到,依然傻傻地杵在那裡。

很快,四人的身影便消失在甬道中。

但沒過半盞茶的時間,外面便傳來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期間夾雜著雲霞四人的喊叫,顯然是他們暴露了蹤跡,被那些異蟲盯上了。

打鬥聲漸漸遠去,直到最後消失不見。

楊開嘴角噙著一抹冷笑,不為所動,依然安穩地打坐。

其實逃離這個蟲穴並不難,因為這些蟲子並不是很難對付,雲霞四人都可以在被發現蹤跡的時候跑出去,楊開自然也能做到,唯一困住他的便是那些詭異的霧氣,也不知那些蟲子怎麼搞出來的,殺傷力巨大無比,讓楊開頗為忌憚。

過了大約有兩個時辰左右,楊開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睜開眼看了看,只見俞傲晴釵橫發亂,一身疲憊不堪地走了進來,隨之便是那羅芊芊,緊接著是苗林。

張鈺不在,應該已經凶多吉少。

那些蟲子將三人再次送到這裡之後,外圍看守的越發嚴密許多。

此刻的雲霞三人,哪還有剛才的飛揚跋扈,剩下的只是心如死灰和萎靡疲憊,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看起來凄慘至極。

他們確實逃出了蟲穴,但被那鋪天蓋地的異蟲追的上天無門入地無路,最終殺的手軟卻依然殺不完,隨後就被包圍了,再之後就被押回這裡。

俞傲晴和羅芊芊兩人蹲在地上,嬌軀發顫,苗林也好不到哪去。

橫眼瞪了瞪楊開,俞傲晴真怕他這時候落井下石,出言嘲諷,可楊開根本就沒有搭理她的意思,依然閉目打坐。

「晴師姐……張鈺師姐被那些蟲子拖走了,會拖到什麼地方去?」羅芊芊顫聲開口問道。

「我哪裡曉得?」俞傲晴有些不耐煩地回了一句。

「我們不管她了么?」

「怎麼管?我們現在自身都難保,哪裡能顧得了她?」俞傲晴拳頭緊握,張鈺與他們分開的時候並沒有死,只是受了重傷,隨後被那些蟲子拖到另外一條甬道去了,等待她的是什麼樣的命運?

俞傲晴並不知道。

正當兩人交談的時候,甬道內突然傳來一聲及其凄厲的叫喊聲。叫聲慘絕人寰,宛若受了天大的酷刑。

是張鈺的聲音!

俞傲晴和羅芊芊面色一白,身軀抖的更厲害許多,苗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張鈺師姐怎麼了?誰在折磨她?」

慘叫聲連綿不絕,分明是承受了難以想象的痛苦。

洞穴的兩個女子連忙捂住了耳朵,再也不敢去聽。

楊開心中漠然。雖然雲霞的這幾個弟子都不是什麼好人,這一路行來的時候他們對俞傲晴拿普通人當探路石子的做法還頗為贊同。但,殺人不過頭點地,臨死前還要飽受折磨還是挺殘忍的。

尤其是這折磨。並非是人類給予的。

張鈺的叫聲漸漸變弱,很快便消失了。

「呵呵,我們死定了。肯定出不去了。」苗林有些被嚇傻了,他在諸人當中的實力是最低的,只有氣動境而已,若不是這次雲霞宗要套取他口中關於隱島的消息,哪裡會帶著他一起來?

本以為是在宗內露臉的機會,卻不想迭遭大難,眼下更陷入死局,苗林這個沉迷酒色的紈少爺如何承受得住?

「不會的,我們會活著出去的,晴師姐會帶我們出去的對不對?」羅芊芊使勁搖頭。天真的讓人感覺悲哀。

「出不去了,沒人能活著離開。」苗林失魂落魄。

「都閉嘴!」俞傲晴冷斥一聲。

她扭頭看了看一直鎮定的楊開,對比一下自己這師弟師妹,再對比一下自己本身,突然發現這個少年的心理素質。比在場任何一人都要堅毅。

從頭到尾,他沒有絲毫慌亂,也沒有絲毫不安,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淡定從容的讓人刮目相看。

但俞傲晴不相信他甘願一死!

時間緩緩流逝,苗林和羅芊芊的恐慌在蔓延。恐懼到極限,兩人都有些神經質了。

俞傲晴雖然心理素質強一些,卻也強不到哪去,蹲坐在角落處,兩隻手抱著膝蓋,不停地發抖,這一刻,她後悔萬分,後悔不該隨大船來探索什麼隱島,後悔在大船破碎的時候沒第一時間去尋自己的父親,要不然她也不會淪落至此,有俞修平護著的話,再怎樣也比眼下的情況好些。

但當時那麼混亂,俞傲晴也不知道自己的爹爹是否還活著,畢竟在那巨大觸手的攻擊下,連丁甲子那樣的太上長老都身亡了。俞修平一個真元境九層若是死在那裡,也算正常。

只是,爹爹,你若活著,你在哪裡?女兒快要沒命了。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高傲的俞傲晴不由自主地流下些淚水。

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當俞傲晴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她突然聽到一聲有些粗重的喘息在面前響起。

俞傲晴大驚,睜開眼,只見苗林面帶著一些瘋狂之意在靠近自己,眼眸中一片滾燙的炙熱和不加掩飾的**。

「苗林你幹什麼?」俞傲晴冷喝一聲,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縮。

「晴師姐……」苗林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嘿嘿笑道:「師弟對你一往情深,師姐知道的吧?」

俞傲晴眉頭緊皺,她發現苗林的情況有些不對,好像是在巨大的壓力下,心理防線被擊潰了。

「師姐天仙般的人兒,師弟可是喜歡的很呢,每天夜裡都做夢夢到你。」苗林繼續朝俞傲晴逼近過去,口上深情地表白,話鋒一轉,內容立馬變了味道:「在夢中,我們坦誠相對,翻雲覆雨,不知道多快活!」

這話讓俞傲晴有些惱羞成怒,狠狠地一掌拍在苗林肩膀上。

苗林哪裡能抵擋的住?應聲飛出,但俞傲晴本就疲憊不堪,這一掌也沒什麼威力,自然沒有傷到苗林。

再站起來,苗林依然淫笑著朝俞傲晴接近過去,恬不知恥道:「師弟知道,師姐身份尊貴,向來都是眼高於頂的人兒。也正因如此,師姐怕是還沒嘗過男歡女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