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九十一章陽炎之翼(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陽炎之翼(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一般來說,地魔敢以神魂擔保的事情都有九成九的把握。

聽他這麼一說,楊開不禁臉色凝重起來。

如果那真的是所謂的天道能量,自己肯定不會毫無收穫。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楊開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後背兩側的肩胛骨處。

在那一絲詭異能量被煉化掉的時候,肩胛骨這裡感覺到了一絲滾燙,除此之外,再無任何異常。

當注意力集中到這裡的時候,楊開分明感覺到自己一身的元氣都往兩側肩胛骨處湧來,心裡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種被束縛的感覺。

這種感覺傳來,讓他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元氣的輸出。

驀然間,束縛被掙脫。

嘩……地一聲輕響,整個地洞剎第一百九十一章陽炎之翼那間華光大放,楊開被嚇了一跳。

「我的天……」地魔的呻吟傳出,如果他有實體的話,現在保不準是個瞠目結舌的狀態。這老魔頭活了不知多少年,雖然一直被封印著,最近才出世,可見識淵博,世間之事鮮有什麼能讓他失態的。

但是現在,他失態了……

「這……」楊開也怔住了,萬萬沒想到會發生如此離奇的事情。

自己的後背處,竟生出了兩隻純粹由真陽元氣構成的翅膀,翅膀不大,大概只有半丈長短,組構其形成的真陽元氣看起來頗有些不穩定,隨著楊開心情的起伏正在搖曳抖動著。

側眸打量過去,楊開的眼珠子有些顫抖。

這一對生在自己肩胛骨處的翅膀造型大氣張揚中透著一股優美,尤其是真陽元氣的顏色,似熊熊燃燒的火焰,給人一種狂放不羈的感覺。

楊開和地魔誰都沒有說話,彷彿已經失去了語言的能力,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這一對翅膀上。

過了許久,楊開才突然回過神來,皺眉道:「地魔,這個算是什麼?」

地魔吞咽口水第一百九十一章陽炎之翼的聲音傳出:「飛天之力!」

「秘寶?」

「不。這比秘寶貴重多了,這是天道能量賦予少主你的能力,其中玄機老奴也不甚了解。唯有少主日後自行揣摩。」

楊開微微點頭,心念一動,背後的兩隻陽炎之翼呼扇起來,在地洞中捲起一陣輕風。竟帶著他飛了起來。

但還沒飛多高,便撞到了洞壁,背後的陽炎之翼也驀然消失,楊開一頭朝地上栽下,跌了個七葷八素。

細細地揣摩試驗許久。楊開才確定自己真的從噬天蟲那獲得了飛天之力,那一對陽炎之翼,也確實是自己體內的真陽元氣凝成的。

確認了這一點之後,楊開忍不住心頭一松!

隨著雲霞宗那些人落難隱島,這幾日楊開雖然沒跟地魔說過什麼,但自己其實也是有些擔心的,他不知該如何才能回去。

本來是想修鍊至真元境,有了飛天之能再做打算。或者是在這隱島上抓一隻飛行妖獸。載著自己回去,但無論哪一種方法都有些不靠譜。

隱島距離海城畢竟有萬里之遙,便是神遊境也不一定飛得過去,更何況真元境和那些自己能抓到的妖獸?

現在好了,自己竟能用真陽元氣在背後凝出一雙陽炎之翼,困擾楊開的問題迎刃而解。

這一雙陽炎之翼。按地魔的說法是來自於那隻噬天蟲體內殘餘的天道能量,不是秘寶。也不是武技,而是衍化成了一項特殊的本事。

不過想要施展這個本事。同樣得消耗元氣,而且消耗的還不少。

地洞中並不適合試驗陽炎之翼,楊開收斂心中的興奮,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地魔,你說外面那些蟲子……」

「少主你想多了,噬天蟲及其稀少,雖然它繁衍出不少子孫後代,但外面的蟲子已經不能算噬天蟲了,只是一種妖獸罷了。(最穩定,」地魔顯然知道楊開打什麼主意。

「哎!」楊開一聲嘆息,不過想想也對,那些蟲子殺都殺不完,若每一隻體內都有天道能量,那還了得?

神色又是一振,楊開道:「不過煉化了噬天蟲之後,我發現自己好像能控制那些異蟲!」

「有這等事?」地魔驚奇。

「試試就知道了。」楊開心念一轉,外面不大一會便涌過來一大片異蟲,有大有小,但都止步在這個地洞之外,彷彿這個地洞對它們來說是禁地。

「哈哈!果真如此!」楊開大笑。

那些小蟲子雖然沒什麼殺傷,可數量眾多,讓楊開欣慰的是那些大蟲子,個個都是三四階的妖獸,更有那麼兩隻達到了五階的程度。

五階,可是相當於真元境的高手了。

在隱島中行事尋寶,若是有它們相助,定會輕鬆不少。

這一趟深入虎穴,當真是來對了。

心情愉悅,楊開走出地洞,那些大大小小的蟲子連忙退避,主動讓出一條道路。地魔見到此景,不禁嘖嘖稱奇。

此間事了,楊開本打算直接離開這個蟲穴,帶著這群異蟲去隱島中橫行一番,但突然又想起一個人來。

俞傲晴!這位雲霞的天之驕女此刻也不知怎樣。

若她此刻已經死了,那自然塵歸塵,土歸土,之前有什麼恩怨也可以就此放下。若她還沒死,楊開想把她帶在身邊。

倒不是要照顧她,而是這隱島上肯定還有雲霞宗高手存在,若自己出去之後不小心碰到了那些高手,有俞傲晴在手上,總歸是個籌碼。

想到這裡,楊開順著記憶中的道路朝關押俞傲晴的地方行去。

走了許久,總算是來到之前的地洞中,但楊開才探頭朝內一瞅,神色立馬就變了。

這地洞中,竟不止俞傲晴一個。

除她之外,還有三人!

其中兩個是雲霞年輕一代的弟子,另外一人卻是雲霞的一位長老,楊開在大船上的時候聽過他的名字。

孟星遠,實力雖無法與俞修平相比,可也是真元七層的高手。

他們怎麼在這?楊開神色一愣。

孟星遠等人會在此地,倒也算是俞傲晴的運氣。那一日大船破碎之後,雲霞等人分散,孟星遠集結了好幾個弟子,也與俞傲晴等人一樣,一邊在隱島中探索一邊尋找門人。

接連好多日,途中遭遇許多危險,弟子們也死傷慘重,到如今只剩下兩人而已。

今日行至此處,發現外圍那層霧氣有些古怪,孟星遠便帶那兩個弟子飛了進來查探究竟,這一查,便看到了齊元的屍體,隨後順藤摸瓜找到了這個蟲穴。

蟲穴口處,有一片俞傲晴衣裙碎裂的布料,孟星遠當即便知情況不妙,領著兩個弟子偷偷地潛入進來,本以為會很艱辛,卻沒想到沿途竟沒遇到任何攻擊,就這麼輕鬆地找到了俞傲晴。

他們哪裡曉得,那些蟲子剛才全被楊開給召喚了過去,所以才如此順利。

楊開回來的時候,孟星遠和那個雲霞弟子也才剛剛抵達不久,俞傲晴失魂落魄,心驚膽戰地敘述這幾日自己的遭遇,以及張鈺和羅芊芊她們的下場。

正說著的時候,楊開就出現了,雙方都是一愣。

孟星遠不記得雲霞有這樣一個弟子,俞傲晴顯然沒想到楊開還能活著回來。

但旋即,俞傲晴的眸中便湧出一絲怨毒和憤怒,咬牙道:「孟師叔,此人不是我雲霞弟子,而是混在船上的賊子,齊元就是被他殺了,還請孟師叔出手,替齊元師弟報仇!」

她隻字不提楊開欺辱她的事情,就是怕事情傳開不好做人。

之前她不敢對楊開怎麼樣,一來此地就只有她與楊開兩人,有些同病相憐,二來她身心疲憊,也不是楊開的對手。

但是現在不同了,孟星遠等人找到了此處,自己完全可以平安離開。對於楊開這個曾經扒光過自己衣服,褻瀆過自己桑俞傲晴哪裡願意放過?

她恨不得親手將楊開碎屍萬段,以解心頭之恨!

只要他死了,那一日的事情就無人知曉,自己以後也依然是雲霞的天之驕女!

說出這句話之後,俞傲晴微昂著頭顱,倨傲地看著楊開,眼中全是復仇的快意。

孟星遠臉色一冷,喝道:「小子好膽!竟敢殺我雲霞弟子!給我殺了他!」

他這話是對那兩個雲霞弟子說的。

話音剛落,那兩人便毫不遲疑地朝楊開痛下殺手!

楊開深深地凝視著俞傲晴,眼中劃過一絲寒意,身形一晃,便閃出十幾丈開外,待那兩個雲霞弟子追過來的時候,楊開又閃了出去,接連幾次,便不見了蹤影。

「好快的速度!」孟星遠忍不住有些驚嘆,那步法實在是奇妙的很,也不知是什麼檔次的武技。

「晴兒你還能走吧?」孟星遠問了一聲。

「恩。」俞傲晴點了點頭。

「跟師叔出去。我倒那小子如何離開那一圈霧氣!」孟星遠冷哼一聲,倒也不急,只要外圍那一圈霧氣還在,真元境以下的武者就別想離開,除非有飛行秘寶。

「師叔你可一定要殺了他,他之前甚至還想欺辱羅芊芊師妹,若非我一力阻攔,他怕是已經得逞了。」俞傲晴美眸寒霜,毫無愧疚之意地往楊開頭上扣屎盆子。

孟星遠果然怒氣騰騰:「敢打我雲霞弟子的主意,真是膽大包天!晴兒放心,叫師叔抓著他,非抽筋扒皮不可!」

俞傲晴露出一絲森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