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九十七章古雲島(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古雲島(第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日四更完畢,求幾張月票啊!!

無邊無垠的大海上,一道身影正在飛速飛馳,這個身影的後背處,有兩隻宛若大鳥似的翅膀,不過這一雙翅膀卻如熊熊燃燒的火焰,沿路飛過,連空氣都被灼的扭曲。

楊開已離開隱島一天時間了,這一天一夜他一直在飛著,手上提了兩個大包裹,一個包裹是從隱島處搜集來的天才地寶,另外一個包裹是那個石架上的東西。

帶著這樣兩包東西飛翔,實在不是什麼美妙-的事情,好幾次楊開恨不得將它們全扔到海里去,卻又狠不下那個心。

丹田內的陽液無時無刻不在減少,陽炎之翼需要消耗的元氣實在太龐大,這一天的功夫,就少了近兩百滴陽液,若非之前做了充足的準備,肯定不足以支持楊開回到海城。

那些異蟲都被留在隱島上,雖然這些蟲子很聽話,在某些時候也非常有用,但楊開真不知該如何把它們帶走,只能忍痛割愛,全部放棄。

大海一望無際,蔚喇在身下波瀾起伏,倒影著碧藍如洗的天空,讓人平白生出一種渺小恐慌的感覺。

也虧得這幾日天氣好,楊開擔心的風暴並沒有遇上。

飛了這麼長時間,楊開實在是有些疲憊,那迎面刮來的逆風,幾乎將他的臉都吹麻了,體力消耗嚴重,精神上倒是沒感覺疲憊。楊開估計跟溫神蓮有關係這一朵至尊聖品被自己收入體內,溫養自己的精神,自然不會有什麼疲憊之感。

眯眼望去,前方大概五十里之外,有一片小島的痕楊開神色一振,連忙轉過方向朝那邊飛去。

不多時,便已抵達。有了陽炎之翼,這趕路的速度確實沒話說。

到了地方,楊開才看清這根本就不能算是島,只不過佔地面積大概只有方圓幾丈的石塊而已,也不知為什麼會凸顯在海面上。

也沒那麼多講究了趕緊將手上的兩包東西放下,軟泥一般癱在石頭上,大口地吸著氣。

好半晌楊開才緩過勁來,雙手使勁搓揉著臉,慢慢恢復了臉部的知覺。

「嘿嘿,少主你實力還未到真元境,到了真元境之後有真元護體,飛起來就不會這麼難受了。」地魔開口安慰。

「我算是知道為什麼真元境以下的武者就算有飛行秘寶也不敢輕易動用了,這滋味實在不好受。」楊開咂嘴不已。

「其實少主你這已經算是好的了,若非之前煉化了幾滴凝血珠,氣血不夠旺盛的話,也根本堅持不了這麼久。」

恢復了大半天的體力,楊開再次動身。

又是一天一夜的時間楊開這才遙遙地看到陸地出現在自己的眼帘中。

背後的陽炎之翼太過招搖,自己手上的這兩包東西也不能露光,否則定會招惹來殺身之禍。特意尋了個偏僻的位置,確定四周無人之後才落了下來。

查探一番,丹田內的陽液僅剩下幾十滴了。兩天多的時間,耗費了四百多滴陽液,這種損耗,若非之前有所準備肯定吃不消。

轉頭打量四周,此地很是陌生但楊開覺得應該距離海城不遠,因為在雲霞的大船上,他每天都在觀察方向,這一次離開隱島的時候,也是反向飛過來的。

走了許久,終於上了官道。

楊開現在一身灰塵僕僕,衣衫也多有破損,看上去跟窮苦人並無什麼區別。只不過那兩包裹的東西卻有些動人心弦,若是遇到攔路街道的盜匪,恐怕也是一樁麻煩事。

沿著官道朝前走,途徑一個小茶館處,向那賣茶水的夫婦打探了一番,楊開這才知道自己確實有些偏了方向。

此地距離海城足有千里之遙。

確定下位置之後,楊開再次展開陽炎之翼,朝海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那裡,還有一樁恩怨未曾了結!

一個時辰后,楊開來到了海城附近,他沒有立刻進城,而是尋覓到之前那海邊爺孫倆人的住處。

破爛的房門大開著,海風灌進屋內,讓整個屋子都顯得異常冰冷。

邁步走進,楊開發現屋內的陳設跟自己那一晚被抓走的時候並無區別,那老人和不說話的小姑娘已經不在了,應該是早已離去。

自己那一晚走的時候給了老人許多銀票,足夠他與小姑娘幾輩子生活無憂。只要他小心一些,以後也不用再受什麼苦難。

在附近尋了個安全隱蔽的地方,把兩包裹東西都仔細地藏好,楊開只取了一株地級中品的靈藥帶在身上以換取些銀兩。

一日後,楊開現身海城。

也沒做什麼事,只是四處打探有用的消息。接連幾天,楊開都在刺探各方面的信息,晚上則回到海邊的破屋中。

三日之後,楊開動手了,他的目標是雲霞宗!雖說姜家三女之死與雲霞關係不大,但多少也有些牽連,更何況,楊開與雲霞宗,本就有不可化解的過節。那不說話的小姑娘的父母,應該也是死在雲霞內。

在一個夜晚,悄悄地飛了出去,略微布置一番。

無需再做什麼,只作壁上觀便可。

清晨,古雲島。

弟子們紛紛從修鍊中醒來,各司其職,處濫大小事情。

身為海外一流的大勢力,古雲島所佔據的島嶼足有三個之多,比起雲霞宗這樣的勢力,無論是資本還是門下弟子的素質,都要強上不止一籌。

依仗這三大島嶼上出產的資源,弟子們倒也爭氣,幾百上千年來奇才輩出雖無法與太一門那樣的超然大派爭鋒,卻也聲明顯赫,威名遠揚,鮮有人敢招惹。

但,古雲島的弟子都知道自己的宗門有一樁不能談的秘辛,那就是三百年前曾經丟失過一本無上功法,至今未曾找回。

這樣的秘辛,在海外每一個大勢力處都有一樁。

但年輕人對這些事情很好奇,稍有一些風聲走漏,總會刨根問底,一傳二二傳三,私底下談的津津有味,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會在門中長輩面前討論罷了。

鍾妙可是古雲島的一個普通弟子,資質算不得多好,入島好幾年時間了,也才修鍊到氣動境兩層。

她被安排在古雲島一處偏僻的地方,餵養島上的幾隻孔雀。這幾隻孔雀乃是島中一位長老喜愛的寵物,她平日里也沒什麼事除了逗弄照看這幾隻孔雀之外便是刻苦修鍊了,她知道以自己這平庸的資質,想要在人才濟濟的古雲島上出頭,恐怕比登天還難。

倒也不會怨天尤人,只努力做好自己就成。

早上醒來的時候,鍾妙可照例打開房門想要去餵食那幾隻比自己高貴許多的孔雀,但才剛邁出門檻,便看到了房門上插入的一柄匕首,匕首下有一封信函。

奇怪,誰把一封信丟在這裡?

鍾妙可心中疑惑,卻還是伸手將信函取下,低眼看去,只見那信函上寫著一行大字:古雲島島主長老等親啟!

鍾妙可頓時噘起了嘴巴,她以為是哪位師姐師兄戲弄自己。

以往這種事並不是沒發生過。自己實力低地位低,又沒人脈,長的也不漂亮,總是有些討厭的師兄師姐變著法子來欺負自己取樂。

而且這信函上寫的一行字也太奇怪了,居然要「島主長老等」親啟。

既然是給島主或者長老們的,幹嘛插在我的門上!鍾妙可酥胸起伏,感覺有些委屈,那些人真是太討厭了。

心中微惱,還是打開了信函,從裡面摸出一張泛黃的書頁。

定眼看去,她輕聲呢喃著:「化生破月功?」

一聲念出,神色愣了片刻。

怎麼聽起來有些熟悉?而且這一張泛黃的書頁看起來還真的挺有些年頭了,至少也是幾百年的老古董。

「化生破月功?」鍾妙可又呢喃了一遍,腦海深處劃過一些信息,一雙眼珠子突然瞪得圓溜溜的,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兩隻玉手也忍不住有些顫抖了,好似這一張書頁變得滾燙滾燙。

這不是……這不是那一本無上功法的名字么?私底下曾聽人說過,三百年前宗門丟掉的功法,正是叫化生破月功。

前些日子還聽那位來看望孔雀的長老自語過,若不是化生破月功丟掉了,島上那幾個天資出眾的師兄師姐們修鍊的速度還要提升不少。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鍾妙曼頓時心慌意亂起來,有些想哭。

再看一眼那泛黃的書頁,她連忙將其塞回信函,連孔雀也顧不得照顧,提著裙子就蹬蹬蹬蹬地飛奔了出去。

路上遇到幾個討厭的師兄師姐,鍾妙可甚至沒聽到他們如何冷言熱語嘲諷自己的。

一連奔出十幾里,總算是來到了那些孔雀的主人——韓詔韓長老的住處。

還未入內,便被兩個師兄給攔下了。

「幹什麼?」其中一人冷聲喝道。

鍾妙可大口地喘著氣,好半晌才平復下來,捂著胸口顫聲道:「兩位師兄,我要見韓長老,有要事稟報。」

她雖然地位實力低,卻也知道事關重大,不敢隨口亂說關於化生破月功的消息。

那師兄冷笑道:「長老閉關,任何人都不見。」

「真的是有要緊的事稟告啊。」鍾妙可急死了,一邊說一邊又要往內沖,卻冷不防被那師兄搡了回來。

「你一個餵養孔雀的小丫頭,能有什麼要緊事?」另外一人輕笑,顯然是有些看不起這個師妹。

鍾妙可鼓著腮幫子,朝兩位師兄瞪去,可他們不放行,她也過不去,無奈之下心思急轉,也不知哪裡生出來的膽子,雙手放在嘴邊攏成一個圈兒,運足了力氣揚聲喊道:「韓長老,大事不好啦,你的孔雀全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