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九十九章千金買醉樓(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千金買醉樓(第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只是,古風心中有一個疑惑,那就是到底是誰在暗中主導了這一切。他人老成精,也知道此人肯定是與雲霞有過節,想借刀殺人,所以才會故意泄露化生破月功的下落。

要不然事情哪會這麼巧合?

但古風縱然清楚這一點,卻不得不順從他的意願,成為他手上的屠刀。因為化生破月功對古雲島實在是太重要了。

此人是誰?有如此心機手段,當真是不可小覷。

此時此刻,海城一座酒樓中,楊開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上端著一個酒杯,遙遙地朝雲霞島的方向望去,神色淡漠。

喝酒吃菜。

楊開從早上一直坐到晚上,沒有動過身子。

雲霞島的戰鬥,也從早上打到晚上,弟子幾乎被屠殺殆盡,只有些許漏之魚。

戰績顯赫,古雲島兩百人前來,只死傷三十多個,卻覆滅了一個三流宗門,這點代價,還是值得的。

夜色再次降臨,楊開丟下一錠銀子,緩緩地離開了酒樓。

他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將化生破月功丟在雲霞宗,取了一面扉頁,送往古雲島。

僅此而已!

翻手間,雲霞滅!

海城,千金買醉樓。

這是尋歡作樂的場所,這是藏污納垢的地方,姑娘們打扮的濃妝艷抹,hu枝招展,穿著暴露,風姿無限,依在二樓的扶手旁,嬉笑地招呼著。

大門口外,也有許多千嬌百媚的姑娘公然招攬客人,時不時便有道貌岸然衣冠楚楚之輩被拉進樓中。

半條大街都洋溢著濃郁的胭脂和女兒香。

楊開隻身來到千金買醉樓前,剛欲邁步朝內走去,迎面便走來一個年約十七八的少女,這少女生的也是眉清目秀,只化了些淡狀,不掩其清秀本色。

少女美目盼兮,巧笑靚兮,盈盈行了一禮:「公子晚安!」

聲音清脆悅耳,倒讓楊開眼前一亮。

說起來,自從上次在隱島被俞傲晴激起慾火,堪堪壓制後到現在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了,隨著修鍊和實力的提升,合歡功的荼毒正在慢慢變強,現在乍一看到這個少女,楊開不免有些心神搖曳。

在這裡,只要付錢,便可以為所欲為,也沒有什麼道德束縛,大家逢場作戲,各取所需,不過就是一筆交易,一夜之後,誰也不會記得誰,倒是發洩慾望的好地方。

但一想起這看似清純的少女不知被多少人品嘗過之後,楊開又有些索然無味。

少女察言觀色,淺笑嫣然:「公子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楊開有些臉紅,嘴硬道:「不是。」

少女雖然年紀不大,可幹這一行乾的久了,多少有些眼力,自然也不會拆楊開的台,只走上前,伸出一隻玉臂挽住楊開的胳膊道:「公子若想尋歡作樂,不妨讓奴婢好生伺候,如何?」

楊開無所謂地點了點頭,神色冷酷。

少女吃吃一笑,領著楊開朝內走去,走動間,飽滿的酥胸還有意無意地碰撞著楊開的胳膊肘。

被她一刺激,楊開的呼吸略有些粗重,少女越發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測了,這位爺定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的公子哥。

進了內堂,一陣熱氣撲面而來。既然是春樓,裡面的場景自然是有些不堪入目,四周牆壁上的雕刻壁畫,擺在大堂上的屏風桌椅,竟是一些惹人遐想的圖案。

楊開掃了一圈,心驚不已。

原來……原來還有這麼多千奇百怪匪夷所思超乎想象的hu樣啊!

恩,等回到凌霄閣,得找蘇顏嘗試嘗試。

大堂內嬉聲笑語不斷,有人公然調戲懷裡的姑娘,有人激情擁吻,更有人伸手探入姑娘的衣服內,大肆摸索,喘息聲,嬌呼聲,打鬧聲不絕於耳。

楊開頓感吃不消,臉都有些紅了。

少女媚眼兒一勾,踮起腳尖在楊開耳邊吹著氣:「公子你是要在這裡吃酒作樂,還是想包個房間與奴婢共度春宵?一切都依得你。」

「此地太喧鬧了。

「那公子隨我來!」少女輕笑著,拉起楊開的手就朝一旁的樓梯走去。

上了三樓,尋了個無人的房間,少女將楊開拉了進去。

「公子先且坐著,奴婢去安排些吃食過來。」少女貼心溫柔。

「等一下。」楊開喊住了她。

少女吃吃一笑,掩嘴道:「怎麼公子有些等不急么?」

楊開紅著臉搖了搖頭道:「其實……我喜歡年紀大一點的女人。」

少女一愣,倒也不惱,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她見過的男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愛好。

「那奴婢給您叫個姐姐進來?」少女柔聲徵詢楊開的意見。

「不用麻煩了,把你們的老鴇叫進來吧。」楊開輕咳一聲。

少女頓時有些傻眼……

來此地尋歡作樂的客人,還從未有人提過這樣的要求。春樓里的老鴇,雖說年輕的時候也是陪客的姑娘,但隨著芳華逝去,已鮮有人問津了,正因為無客可陪,所以才會成為老鴇。

少女遲疑道:「公子確定要將媽媽叫進來?」

「去叫!」楊開隨手丟出一錠銀子。

少女這才點頭:「那公子請稍等,不知媽媽是否願意,我先去問一聲。」

這公子……看著年紀不大,怎麼喜歡老的?千金買醉樓的媽媽,可是有四十多歲了,那年紀給這位公子當真媽都綽綽有餘,這口味也太重了些吧?

但客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是他的自由,少女自然不會指責千金買醉樓打開大門做生意,只要有錢賺就行。

楊開在屋內靜待了片刻,房門便被打開了,冷眼望去,只見一個身材有些臃腫濃妝艷抹的女人走了進來。

她年輕的時候應該頗有些姿色,但到了這年紀,隨著身體發福,年輕時的魅力頓消,只剩下一身贅肉。

剛才聽得那少女通稟說有個少爺想要她陪酒,老鴇自是歡喜不已,連忙從下方趕了過來。

進來一看竟還真是位俊俏的公子哥,老鴇越發喜歡,心想老娘原來還是有些魅力的。

走上前來老鴇笑的hu枝招展,殷勤招呼:「這位公子……」

話音還沒落,楊開便伸手將她抓了過來,一把摁在椅子上坐下。

刷……

一柄鋒利的匕首插在這老鴇面前。

老鴇的臉色驀然變得慘白,瞪大眼珠子朝匕首上望去,渾身顫抖。

「這位公子你……你想做什麼?」老鴇也是精明人,到了如今哪還不曉得楊開並非是來尋歡作樂的,恐怕是來鬧事的。

「我問你些事情。」楊開拉過椅子,坐到她面前,聲音低沉。

「公子請問,要是奴婢知道一定不敢有所隱瞞。」老鴇驚恐道。

「大概三四個月前,你們是不是買了一位年約三十的美婦?」楊開眯眼朝老鴇望去。

老鴇強笑:「公子問的不清不楚,奴婢哪裡記得?樓里時常會有一些女子被賣進來。」

「是苗家人賣進來的。」

老鴇面前微微一變。

楊開將她的表情收入眼底,繼續道:「她還刮hu了自己的臉,誓死不願接客,然後又被賣到了雲霞宗!這麼說,你能記得么?」

老鴇搖頭:「沒有公子說的這個人啊……」

楊開甩手一巴掌打了過去,一聲清脆的響聲傳出,老鴇的臉上多了一個巴掌印。

「真沒有……」

又是一巴掌。

「公子……」

「啪!」

「奴婢沒騙你啊!」

「啪!」

「奴婢記得了。」老鴇趕緊出聲幾巴掌勢大力沉的甩下來,打得她眼前金星直冒,牙齒都被甩飛好幾顆,再嘴硬下去,說不定會被活活打死,眼前這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刀口舔血的武者,自己一個普通人哪裡能抵抗?

「是有這麼個婦人,可她的身子並沒被玷污,而且她的臉也是自己刮hu的,不關我們的事啊。」

「我知道。」楊開微微點頭,又問道:「那……是誰打了她?逼她接客的?」

「是……是……」老鴇神色惶恐,萬沒想到那個美婦居然還是個有背景的人。

「是誰!」楊開拔出了她面前的匕首,漫不經心地剔著指甲。

「是奴婢打的……公子饒命啊,公子饒命,我就是稍稍地抽了她幾鞭子而已,但凡被賣進樓里的姑娘,若不願接客,都是這麼調教過來的。奴婢不知道她是您的人,若是知道,打死奴婢也不敢那般對她。」老鴇一邊說著一邊噗通跪了下來,磕頭如搗蒜。

楊開深吸一口氣,將匕首放在老鴇的頸脖上,神色冷漠。

「不要,不要殺我!」老鴇尖叫起來「奴婢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求公子繞我一命!」

話音剛落,楊開手上的匕首便繞過一個圈,鮮血飛濺,老鴇眼中的神色漸漸暗淡,身子軟倒在地上。

擦乾匕首上的鮮血,楊開起身離開了房間,大步朝外走去。

剛才那領著楊開進來的少女見他又跑了出來,不禁抿嘴一笑:「公子玩的可還盡興?」

楊開沒理她,這態度讓少女不由一愣,連忙奔上三樓那個房間,推門一看,只見滿地的鮮血,老鴇卻倒在地上長眠不醒。

尖叫聲傳出,整個千金買醉樓頓時混亂起來。

海城,苗家,燈火通明。

苗家落戶海城的時間並不是太久,但苗化成這個人總算還是有些手段和本事的,左右逢源,又娶了殷商之家的姑娘,生兒育女,硬是在此地紮根了下來,並且這些年來還有不小的發展。家族雖然不大,可每一年也能收穫二三十萬兩銀子,苗化成衣食無憂,倒也生活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