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章夜闖苗家(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章夜闖苗家(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尤其最近幾個月,苗化成覺得自己更是鴻運當頭,收穫巨大。

先是姜家遺孀帶了一大批值錢的東西來投奔自己,讓苗家的財產一夜之間便暴漲一倍。後來又把那神秘龜殼貢獻給雲霞宗,雲霞長老親口承諾日後要好好栽培自己的兒子苗林,並且還賜給自己一些修鍊用的丹藥。

兒子受到重用,苗化成也感到由衷的欣慰和高興,連探索隱島這麼事關重大的事情,雲霞都把兒子給帶上了,由此可見雲霞宗的誠意。

苗林曾經跟他說過,日後定要取那個叫俞傲晴的姑娘為妻,一旦兒子得手,那苗化成覺得自己也會水漲船高。他可是打探清楚了,俞傲晴是雲霞一位長老的獨女,真要是讓兒子弄到手,苗家的前途定是一片光明。

唯一讓他感覺有些可惜的是,姜家的夫人當日反抗的太強烈,自己竟沒能得手。想起這位嫂夫人豐腴白皙的身子,端莊艷麗的容貌,苗化成就有些懊惱。若非當時有些太過氣憤,自己怎麼也不會把她賣到千金買醉樓里去,總要留下來好好調教,直到她溫順任命,淪為自己的玩物。

女人嘛,上了床還不是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弄得她舒服了,保證她樂不思蜀。

後來苗化成去千金買醉樓尋歡作樂的時候。聽老鴇說這位嫂夫人竟刮hu了自己的臉。剛烈忠貞,不能再接客,逼不得已又轉手賣給了雲霞宗。

哼,落到雲霞宗手上,那還有好果子吃么?苗化成冷笑,不識抬舉,就是這般下場。

抿了一口烈酒,苗化成哈哈大笑著,一手摟著一個美婢,一時間竟有些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暢快。

一左一右兩個美婢。都是近日才hu錢從千金買醉樓里贖回來的姑娘,秀麗可餐,美艷動人,苗化成這幾日盡在床上與她們折騰了。

此刻。三人就坐在床上,床上有個小桌子,桌子上擺了幾碟精緻的小菜。苗化成多少還穿了件睡衣,兩個美婢幾乎是一絲不掛,只是穿了貼身小衣而已,美好的嬌軀有八成暴露在外,盈盈蠻腰,修長美腿,豐胸翹臀,美不勝收。

喝酒作樂。苗化成時不時地朝身旁少女的身子上摸幾把,眼神逐漸迷離,興緻逐漸高昂起來。

「把桌子撤下去,老爺教你們兩個新hu樣!」苗化成一揮手,醉醺醺地道。

兩個美婢笑吟吟站起,將桌子和酒菜撤下。

「嘿嘿,過來!」苗化成淫笑著朝她們招手,待她們行至床邊,又猛地將她們拉入懷中。

三兩下,兩個少女的貼身小衣就被脫光了。

苗化成將她們並排放在床上。解去自己的衣物,一個惡狗撲食壓在其中一具嬌軀上,正欲有所行動,門外卻突然傳來一聲凄厲而短促的慘叫。

這叫聲讓苗化成心中一凜,幾乎是在剎那間就跳了起來。

只聽得外面一聲怒喝:「哪家的小子。膽敢來苗家撒野!」

話音剛落,便又是噗地一聲。四下的護院們齊齊出動,怒吼連連,顯然已經打了起來。苗化成並沒有急著出去,而是側耳仔細聆聽,片刻后,神色一變,他發現來人的實力很強,自己招攬的護院竟一個接一個被擊斃。

楊開一身黑衣,自苗家的大門走來,手上提著一把隨手撿來的鋼刀,刀光閃出,必有人喪命!

這種小家族中的武者,根本不比宗門勢力里的弟子。許多招攬來的護院,都是在武道上沒有多少前途的人,放棄了繼續修鍊,然後歸順這些家族,討些生活而已。

苗家並非什麼大戶,能被苗家招攬的,實力又能強到哪去?

楊開前幾日就已將苗家所有的一切都打探清楚了,苗家實力最高的,也就是苗化成,只有離合境頂峰的境界,其他的護院也有幾個離合境,但更多的卻是氣動境的武者。

這些人天資平庸,修鍊二三十年甚至更久,也才到眼下這個境界,被苗化成招攬來充當護院,為虎作倀。

楊開自闖入之時便被這些護院發現了,一番交手,前後不過十息的功夫,便有數人斃命。

實力已到氣動境九層,單是這個境界,就比苗家的許多護院要高很多,更何況楊開攜怒而來,一身元氣暴動,隱有沸騰之象,煞氣逼人,看上去宛若邪魔,黑夜中一雙猩紅的眼睛閃爍著兇殘的光芒。

這番煞氣,威懾的苗家護院心驚膽寒。

對付雲霞宗,楊開不得不藉助古雲島之手。但是對付苗家,楊開要自己動手。恩怨唯有親手了結,才算是真的了結。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看你年紀輕輕便有這份實力,到底是哪個島上的弟子?」苗家一位離合境的護院皺眉問道。

如此年紀便是氣動境頂峰,除了海外島上的弟子,海城的那些家族根本無法培養出來。所以這個護院實在是忌憚,海外的勢力任何一家都不是苗家能夠招惹的。

萬一殺了這個年輕人,惹出不該惹的麻煩,那事情就糟了,他雖然拿了苗化成的銀兩,替苗家做事,卻也不想惹禍上身。

但此子很是古怪,自進門之後一言不發,只動手殺人,實在讓人火大。冤有頭債有主,你就算來苗家大開殺戒,總得有個理由吧?

「年輕人,你到底師從何處?能否告之?」這人謹慎起見,又開口詢問一聲。

楊開神色淡漠,手上提著滴血的鋼刀。一步步地朝內走去。

他媽的!楊開的態度徹底激怒了苗家的護衛們。先前開口說話那人怒吼一聲:「給我殺了他!」

「萬一他是哪個島上的弟子怎麼辦?」有人惶恐不安。

「此子邪氣滿身,問之不理,定是已經瘋魔了,那些島上哪裡會有這種邪惡武者。」

這話說的有道理,楊開自進來到現在什麼都沒說過,也沒回答他們的問題,只是一路走一路殺,不是瘋魔了是什麼?

斬邪除魔,人人有責呀!

一念至此,苗家的護院們再不遲疑。在幾個離合境高手的帶領下,齊齊衝殺上來。

楊開大手一甩,一道黑氣飛舞了出去,手上鋼刀光亮閃過。迎面朝一個氣動境護院劈了過去。

對方以長劍招架,卻不想刀劍相觸,長劍竟直接蹦斷,鋼刀上一片火光,炙熱的真陽元氣流轉,不但斬斷了他的劍,更將他的身子一分為二。

鮮血如雨,內臟滿地。

側方兩個離合境高手襲來,還未靠近楊開的身子,一聲桀桀怪笑突然響在他們的耳邊。這種勾魂奪魄之聲讓他們毛骨悚然,只當是有什麼不世高手隱側在一旁。

這一陣遲疑,竟沒勇氣再朝楊開殺去,地魔卻已經裹著破魂錐襲到了他們面前。

黑夜中,地魔隱蔽出手,感覺到危機降臨,這兩個離合境高手連忙抵擋,叮叮噹噹一連串聲響傳出,地魔一擊不成,立馬遁走。

破魂錐瞬息間又來到一個氣動境五層的護院面前。自他的胸膛處灌入,背心處傳出,攝走了此人的神魂。

在雲霞右半島上,地魔吞噬了許多邪魔之氣,在隱島上。他又吞噬了那個神偷的神識之力,此刻地魔的戰鬥力。與當初已不可同日而語,一擊滅殺一個氣動境實在是輕而易舉。更何況,他裹著破魂錐,以自己神魂驅動這件秘寶,更讓人防不勝防。

地魔發威的同時,楊開又擊殺了兩個氣動境的護院,其他氣動境的武者見楊開如此兇殘,哪還敢靠前?唯剩下三個離合境有些進退兩難,一邊警惕楊開,一邊防備地魔,手心手背全是汗水。

三人互相交換了下眼神,心中一狠,怒喝道:「小子受死!」

三人同時出手,楊開揚起鋼刀招架,地魔從旁策應,以二打三,怡然不懼。

蹦一聲,鋼刀碎裂,與楊開對拼的那個離合境武者蹬蹬蹬往後急退幾步,還沒站穩身子,楊開竟已閃到了他面前,兇猛一拳搗在他的胸口處。

碰碰碰……三聲悶響傳出,這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一擊,便受了重傷,炎陽三疊爆的威力可窺一斑。

不等其他兩人相救,楊開已抽身退開,地魔緊接著攻上,趁其體內元氣紊亂,破魂錐洞穿此人的喉嚨,在他體內停留片刻后,再次飛出。

「哈哈哈!總算吃到個像樣的神魂。」地魔的大笑聲傳來,伴隨著一陣咀嚼的動靜。

剩下的那兩個離合境武者駭然色變,還沒回過神,眼前一hu,十幾丈開外的楊開居然又回到了他們面前。

兩掌上一片通紅,宛若烙鐵,朝他們胸口處拍來。

這兩人怪叫一聲,兇猛催動元氣,同樣以掌迎上。

啪啪……兩聲。

楊開面色一白,急速退去,那兩人也沒好過,只感覺手掌上一片火燎燎的疼痛,而且體內還鑽入一股霸道兇猛滾燙的元氣。

不敢怠慢,匆忙抵擋。

化解完一股,還有一股。

三股元氣,如海浪三疊,衝進他們的經脈,將他們的胳膊都爆出一片血霧。

慘叫聲傳出,楊開已去而復返,自創的步法讓他神出鬼沒,閃到兩人背後,兇猛出拳。

碰碰碰……

兩人的身體猶如破布麻袋一般,猝不及防硬吃了好幾拳才匆忙侵入他們體內的真陽元氣卻留了下來。

兩人的臉色漲得通紅,拼盡了全力化解炙熱的元氣。

地魔再一次撲了上去,趁其不備驟然發難,利索至極地取了兩人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