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零二章祭拜夫人(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二章祭拜夫人(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無奈之下搬出雲霞宗,苗化成也只是希望楊開有所忌憚,就此收手,自己還可能留下一條性命。

但對方顯然並未將雲霞宗放在眼裡,瞬息間便來到自己面前,看似平淡的一掌拍在自己胸口處,輕飄飄地又退了回去,眼眸中一片冷酷無情。

心臟彷彿被一隻滾燙的大手攥住了,一陣劇烈的收縮,旋即又兇猛膨脹。

哇地一聲,苗化成嘔血不止,一身的肌膚都變得通紅,如被開水燙過一遍。雖然未死卻也身受重創。

地魔趁其不備,痛下殺手,破魂錐衝進苗化成體內,給了他致命一擊。

這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跑到苗家來大開殺戒……

苗化成臨死之前,還在一門心思地思索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招惹過這年年輕人,卻始終不得要領。不得不說,如此糊裡糊塗的被人擊殺,苗化成有些死不瞑目。

海城上空風雲際會,龐大的天地能量在楊開身邊瘋狂匯聚。

突破了一個大境界,又可接受天地能量的ul了。

楊開展開身法,迅速離開苗家,很快便出現在大海邊。

這一夜,枉風呼嘯,海浪陣陣,海城無數武者驚恐地朝海邊望去,他們知道那是一個人剛剛突破,引起的天地異象,但這等龐大可怖的異象卻讓他們連靠近都不敢,只能遠遠地看著,面帶膜拜和羨慕之情。

這人,定是一個高手!極有可能是由真元境突破到神遊境否則哪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海城的武者整體實力不高,自然不敢去捋神遊境高手的虎鬚。

但誰也想不到,這樣的異象,只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由氣動境突破到離合境的洗禮罷了。若叫他們知道只怕會驚掉一地的下巴。

瘋狂的動靜整整持續了大半夜才漸漸停歇,狂風暴雨過後,有人隱約看到一團火光自海邊飛出,前往大海深處。

透過那火光,依稀可見一雙宛若翅膀似的東西。不過即便有人看到,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當是眼花了產生幻覺。

黎明,雲霞島。

楊開來到右半島處,站在當初與姜家夫人分別的山峰上,舉目望去。

整個雲霞現在一片慘淡即便是在右半島上,也幾乎可以嗅到空氣中流淌的血腥味,入目所及滿地的屍體橫呈,處處皆是大戰留下的痕和一灘灘暗紅還未乾涸的鮮血,房屋倒塌,斷壁殘垣。

天空中飛鳥掠過大地一片呻吟。

雲霞滿門被屠!

楊開的面前,有一具枯骨,枯骨的身上,穿的是一件破爛的青白色衣裙正是當日姜家夫人穿的那一件。

枯骨靜靜地端坐在這山峰上,如不朽的礁石。

楊開幾乎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一日自己與姜家夫人分別之後,她便一直坐在這裡沒動過只是把目光投向海城苗家的方向。

微風拂來,吹動了姜家夫人的秀髮,她的雙眸一片灰暗,猶如被烏雲遮蔽住的天空,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

她就這麼看著,直到生命的終結也未閉上眼睛。

直到昨夜,她看到了苗家的覆滅,看到了苗化成死在楊開手上。

天道好輪迴,蒼天繞過誰?

恩怨已了!惡人終有惡報。

楊開取出一壺酒,在夫人面前祭拜了一番,伸出手去,想將她的骸骨葬下,可他的手才觸碰到這具枯骨,她竟突然崩散,摔落在地,化成一灘齏粉。

平地里起了一股狂風,風吹著這攤齏粉,洋洋洒洒,飛過雲霞右半島,撒落在大海之上,了無音蹤。

楊開雙眼微眯,面上有些悲愴,有些凄涼。

當日,他很想將姜家夫人帶走。但,划環願,她的心已死活著只會飽受折磨,終生凄苦。追隨亡夫,亡女而去,才是她最好的歸宿。

楊開順了她的意,現在回想,卻不知自己當日的做法是否正確。

感受到楊開心中的凄涼,地魔憋了半晌才開口安慰道:「少主,你不是這位夫人,又怎知死亡對她來說不是一種解脫呢?」

楊開沒出聲,過了許久才轉身,展開陽炎之翼,朝海邊飛去。

或許,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但對自己來說,卻有一絲遺憾。

接下來的兩日時間,楊開取出不少從隱島搜集過來的奇花異草,在海城中與人換取陽屬性的東西,將之煉化成陽液儲存到丹田內。

兩日後的夜晚,楊開提著兩個大包裹,一路向北飛去。

就在楊開離去海城不久之後,海外各大島嶼,各大勢力全都接到一個讓他們震驚而又興奮的消息。

太一門:「什麼?古雲島找回了化生破月功?消息可屬實?」

修羅門:「什麼?古雲島找回了化生破月功?可有我鎮派之寶修羅劍的消息?」

落花教:「化生破月功被找回來了?那千蕊血海棠呢?這可是我教的根基啊,當年與化生破月功一起丟失的!」

赤練宗:「去古雲島,打探我宗宗主信物的下落。」

雲龍島:……

十幾家大勢力,在聽聞古雲島的無上功法被尋回之後,頓時無法淡定了,大家的東西都是一起丟的,沒道理你古雲島找回來了,我們的卻毫無消息,一時間風起雲湧,各大島嶼上的高手們齊齊出動。

古雲島在一天之內人滿為患,來者皆是海外大勢力的高手們,古風和古雲島上的長老們應酬的疲憊不堪。

將找回化生破月功的事情詳細道來,這十幾家勢力又匆忙趕往雲霞宗。

可憐雲霞不過是個三流勢力,只因為一本化生破月功被滅滿門也就罷了,可那十幾家勢力隨後竟又將雲霞島犁了一遍又一遍,企圖尋回自己宗門三百年前丟失的東西。

但那些東西早已被楊開帶走了,他們又哪裡能找得到?找不到自然會發火,發火就要出手打人,沒人可打就攻擊島嶼。

不到三天的時間,整個雲霞島消失在了世人的視野中,徹底被轟碎。

楊開自然不知在自己走後雲霞還慘遭如此厄運,此刻的他,已經快要接近凌霄閣了。

在海城中積攢了不少陽液,讓他能夠很快地飛回宗門。

特意尋了個夜晚,在距離凌霄閣只有五十里的地方,楊開降落下來,展開步法繼續前進。

一個時辰后,望著闊別近半年時間的凌霄閣,楊開微微一笑,因為姜家遺孀一事而有些鬱結的心情總算好轉起來。

他對宗門沒有歸屬感,但他卻知道在這裡,有一個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女子正在等待著自己。

背著兩大包東西,偷偷摸摸地進了宗門,才剛踏足,楊開便眉頭一皺。

「少主……」地魔悄悄喊了一聲。

「不管!」楊開的眼睛眯起了起來,他剛才分明察覺到有好些道神識在自己身上一掃而過。

換做以前,楊開也不可能感覺到這些,畢竟能用神識查探自己的人,實力至少也到了神遊境,比自己高出好幾個大境界。

但自從收了五彩溫神蓮之後,楊開的感覺異常敏銳,這些神識覆蓋過來他便已經有所察覺。

很陌生的神識,絕不是凌霄閣的長老們。

所幸這些神識只是查探,並無惡意,一掃而過,便沒再關注楊開。但這個發現卻讓他心中一突。

凌霄閣為什麼突然多了這麼多高手?心中隱隱有些猜測,不由一陣嘆息,看樣子,現在的宗門開不安寧。

幾乎就是在楊開回到凌霄閣的一瞬間,一棟小閣樓內,正在閉關的蘇顏就猛地睜開了眼睛。

「回來了么?」蘇顏輕聲呢喃著,輕抿著紅唇,臉上不由自主地浮起一抹紅暈,冥冥之中,彷彿有一個聲音,正在呼喚著自己,讓自己朝那個人的方向靠近過去,這種呼喚撩人心神,讓蘇顏有些心慌意亂,再也無法靜心打坐。

真是剋星啊!他不在的這段日子,自己雖然有些時候很難熬,但冰心訣運轉起來,也能讓心情平復下去,並且藉助這種考驗和抵抗,心境也在迅速提升。

可當知道他回來的時候,自己的冰心訣就彷彿徹底失去了作用,連平心靜氣都無法做到。

想了片刻,蘇顏沒再堅持,而是站起身來,推開房門,裹著一身寒意和出塵,身子化為一道潔白無暇的長影,迅速朝困龍澗接近過去。

困龍澗旁,楊開回頭望了一眼,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地魔,自己玩去吧。」楊開隨手就把地魔和破魂錐給扔了出去。

「呢……咳咳……」,地魔一陣無語,心想老夫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少主怎麼這般打發我?

但困龍澗下的邪魔之氣對地魔有著很大的吸引,他也沒遲疑,直接就沖了下去。

站在困龍澗邊靜待了片刻功夫,一道潔白身影便迅速接近過來,身影一頓,在距離楊開三丈左右的地方停住。

四目相對,皆都含情脈脈。

楊開的目中一片思念,蘇顏的剪水雙瞳內滿滿的溫柔。

靜靜地互相看著,打量彼此在這幾個月時間的變化。

他強了許多,也壯了一些,但那眼中卻有了一絲掩藏不住的滄桑和黯然神傷,這種飽經風霜的滄桑感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年紀的人身上,卻平白讓他增加了一絲成熟穩重。看著這一絲淡淡的滄桑,蘇顏的芳心隱隱一痛。

她知道,這幾個月在外,楊開定是遇到了不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