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零五章這小子姓楊(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五章這小子姓楊(第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現在在凌霄閣內的有三家勢力,一為董家,二為白家,三為紫薇谷,每一家都不是好招惹的,這些勢力僅次於中都八大家,底蘊雄厚,高手無數。這些勢力或許能唬住別人,但卻絕對唬不住楊開。

這些日子楊開也從夏凝裳那裡打探了不少消息,心中自然有了計較。

行走在凌霄閣中,楊開先是去貢獻堂跟夢無涯打了聲招呼。

乍一見到楊開,夢無涯一張老臉頓時拉的老長,好像楊開欠了他幾百萬兩銀子。

夢老頭總算是知道自己的寶貝徒弟這些日子為什麼一掃之前的陰鬱和悶悶不樂,每天都歡心雀躍,神出鬼沒了。

原來……這小子已經回來了。不消說,寶貝徒弟肯定早與他見過面,否則怎會變化那麼大?

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呀,就是不知道寶貝徒弟能否平安度過這一劫難。

「夢掌柜,我回來了!」楊開微笑地招呼。

夢無涯呵呵乾笑:「恩,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一臉的敷衍與隨意,渾然沒有絲毫喜悅。

說話間,夢無涯神色突然一變,神識在楊開身上掃過,震驚萬分:「你……你已晉入離合?」

「恩。」楊開微微點頭。

夢無涯險些沒咬到自己的舌頭,這才多久啊!滿打滿算,他離開凌霄閣到現在才不過半年時間而已。半年前。他才剛剛氣動,此時竟已到了離合之境,這提升的速度,也忒快了些,簡直是匪夷所思,超乎想象了。

「怎麼做到的?」夢無涯彷彿發現了寶一樣,瞪大眼珠子望著楊開。

「練著練著就這樣了。」楊開咧嘴一笑。

夢無涯好半晌沒言語,心想若這小子一直以這種速度晉陞下去,說不定還真能走出這一方小天地,真能配得上自己的寶貝徒弟。

眉頭一皺。夢無涯又道:「你回來的有些不是時候。現在許多人都在找你。」

「找我幹什麼?」楊開揚了揚眉頭。

「打探那一招武技。」夢無涯沉聲答道,「就是你在傳承洞天里重創六階妖獸的那一招。很多人對此都感興趣。」

楊開輕笑一聲:「他們想要,拿出讓我動心的價碼,賣給他們也無妨。」

星痕這一招。威力巨大,但就是一鎚子買賣,聚集元氣也挺費力,而且施展之後,若肉身強度不夠,只會自己吃虧。那些人若真的開出讓楊開心動的價碼,大家自然可以坐下商量商量。

「反正你小心為上,小子,別說老夫不提醒你,那白家和紫薇谷的人對你倒不怎麼上心。蘇顏吸引了他們的絕大部分注意力,但我看那個董家的小子好像很在意你,三番兩次到老夫這裡來打探消息。」

「我也很在意他。」楊開微微一笑,「他現在在哪?」

「住在你以前住的地方。這小子倒也奇怪,白家和紫薇谷的人都被安排在舒適的地方居住,可他偏偏認準了你的小破屋,對你那是志在必得,你還是先避避風頭要緊。」夢老頭眼珠子一轉,極力慫恿道:「要不你就再出去躲個一年半載。」

等你過個一年半載地回來,寶貝徒弟說不定就把你遺忘了。夢無涯心想。

楊開緩緩搖頭,他們不來找自己,自己還要去找他們呢,躲他們做什麼?

辭別夢無涯,楊開朝自己以前的小破屋走去。

「楊開!是楊開。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回來了!」有人見到楊開之後,不禁驚呼。

「三家大勢力的人在找他。他這不是自投羅?」

「你們說,他會不會也被那三家給招攬過去?」

「定是會被招攬的。這些日子被招攬的人還在少數么?楊開這些年在宗門吃了不少苦,又只是個試煉弟子,現在有好去處,哪裡還會留在宗門裡?那三家開出的條件可是很誘人的。」

「又是一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唾棄聲傳來,夾雜著無盡的鄙視,還有些羨慕嫉妒。

楊開神色淡漠,並未搭理。

自己雖然在凌霄閣內掛了一個試聊身份,但自己這一身本事,所有的實力,都是自己拼搏過來的,未曾得到過宗門半點支援,去留隨意,即便是離開宗門,也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豈會在意他們的說辭?

不多時,便已來到小木屋前。

木屋外,有兩個耄耋老者,一人垂手站立,一人腰背佝僂,將雙手攏在袖子中,楊開信步而來,兩個老者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眯著眼睛站在外面,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待楊開接近木屋三十丈的時候,兩股神識才突然朝楊開衝擊過來,並未帶殺意,只是警告。

楊開身軀微微一震,兩股神識沖入體內,猶如石沉大海,未泛起絲毫漣漪。有溫神蓮相助,區區警告根本奈何不了楊開。

繼續朝前走去,步伐沉穩堅定。

那兩個昏昏欲睡的老者這才猛地睜開眼睛,雙眸如電,詫異地朝楊開望來。顯然他們也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如此古怪。

正欲再動手,木屋內突然傳來一聲輕喝:「住手!」

聲音傳出,兩個耄耋老者氣勢一收,再次變得人畜無害,但那兩雙警惕的眼睛,卻始終不離楊開左右。

木屋內,走出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的男子,年約二十左右,劍眉星宇,丰神俊朗,生的也是一表人才,儀錶堂堂,氣質頗是不凡,一看便是那種大家族的公子。

只不過他的體型有些微胖,讓他看起來有些憨態可掬。麵皮白凈。比一般的女子還要白皙許多。

此刻,這男子正朝楊開望來,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交匯,前者眼中有一絲輕蔑,後者的眼中有一絲謹慎。

片刻后,男子邁步上前,迎著楊開走了過去,步伐越來越快。

「公子!」兩個老者中的一個見到這一幕,不禁輕呼一聲。

「你們不要插手!」男子冷哼一聲。

「是!」

楊開也在朝他走去,片刻后。兩人衝撞到一起,幾乎是同時出手,拳掌交錯,兩人的身形皆是一晃。蹬蹬蹬朝後退去。

「咦?」那青衫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冷笑一聲,再度出手。

碰碰碰,男子和楊開彷彿都憋著一股怒火似的,拚命地朝對方打去,而且根本就沒有防守,全是在進攻。

楊開一腳朝那男子的胯部踢去,卻被他雙腿一夾給擋了下來,那男子伸出兩指,朝楊開的雙眼戳去。楊開把頭一偏,匆匆避開。

兩人的招式詭異莫測,變化多端,陰狠毒辣下三流,無所不用其極,看的那兩個耄耋老者眼皮子直跳。

但,讓兩人感覺及其詭異的是,無論是這個凌霄閣弟子還是自己家的公子,招式間都沒有動用元氣。

他們兩人,只是在拼拳腳上的功夫。

看上去好像有奪妻殺父之仇。打的那叫一個熱火朝天,難捨難分,場面濕熱的一塌糊塗。

公子這是幹什麼?這哪裡是在切磋戰鬥,分明就是小流氓打架!

兩個活了一把年紀的老人面色騷紅,這一幕若是傳揚出去。公子以後還如何做人呀?

一聲悶響,楊開中了對方一記封眼捶。一時間眼冒金星,身軀搖晃。

又碰地一聲,董家公子被楊開一拳擂在面門上,直感覺門牙險些被打掉,滿嘴的血腥味。

「小子你找死!」董家公子怒喝。

楊開冷笑不已:「看誰先死好了。」

兩人再次拚命交鋒,亂戰中,董家公子將楊開摔倒在地,卡住他的雙腿,膝蓋頂在他的腹部,雙手撇著他的胳膊,冷聲問道:「臭小子服不服!」

楊開咬牙,拼著手臂骨折,猛地翻騰起來,反將對方擒住,狠狠地扭斷他一隻胳膊,獰笑不已:「服不服?」

董家公子疼的嘶嘶抽著冷氣,一隻手在地上拍打不已,抬起頭沖那兩個老者道:「還看著幹什麼?公子我被人打了!」

一嘴的泥土,董家公子哪還有之前的儒雅風度。

兩個看戲的老者這才如夢方醒,連忙上前。

楊開撇了撇嘴,身形一閃便退出十幾丈。

那兩個老者也沒追擊,雖然公子被人打了,但看了這麼半天他們也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凌霄閣弟子與自家公子好像是舊識,自然不會對他痛下殺手。

只是,公子怎會認得這種小地方的人。

董家公子急忙起身,忌憚地朝楊開望來,一隻手耷拉在身側,咬牙切齒道:「臭小子長能耐了啊。」

楊開同樣也是如此,左手脫臼,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聞言輕笑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若不叫人,我打的你娘都不認得你!」

董家公子深吸一口氣,恨恨道:「等會跟你算賬!」

招呼一個老者道:「去幫他把手接上。」

「不用!」楊開伸出右手,托起自己的左手一扯一送,伴隨著嚓一聲,手臂完好如初。

董家公子看得目瞪口呆,一狠心,也照做起來,卻是疼的額頭直冒冷汗,但也總算是把胳膊接了起來。

「風雲雙衛?」楊開眼眸淡淡地掃向兩個老者,漫不經心地問道。

兩個老人神色一變,震驚地朝楊開望來,沒想到自己的身份竟被這個少年一口點破。

他到底是什麼人?

董家公子苦笑一聲:「別震驚了,這小子姓楊!」

姓楊!風雲雙衛面色再次一變,心中已猜到了楊開的身份,連忙遙遙抱拳:「見過楊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