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二百零六章杜鵑鳥楊家(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杜鵑鳥楊家(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姓!很普通尋常的一個姓氏,上至達官顯貴,武者世家,下至平民百姓,街頭乞兒,天底下有無數人姓楊。

但,普天之下唯有一家姓楊之人,會讓董輕寒特意點出。

那就是中都八大家中的楊氏家族!那個行事乖張,不可以常理理喻的楊氏,也是八大家中排名第一的頂尖家族!

董家在這天下也算是一等一的勢力,但與中都八大家還是有些差距的,更何況是實力最雄厚的一個?

若說是其他大家族的公子會跑到這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地方隱姓埋名當個普通弟子,風雲雙衛可能還不怎麼會相信。那些公子哪一個不是皮嬌肉嫩,享盡榮華富貴,從出生開始便一直順風順水,要什麼有什麼。

但若說這個少年是楊家的人,風雲雙衛深信不疑。

因為楊家培養弟子的方式就是這麼古怪,每一代嫡系弟子,也都是這麼成長過來的。在一些合適的時候,所有嫡傳弟子都會被遣散,各自尋覓機緣去修鍊,待到一定時候再召回。

這種培養方式很危險,因為這些嫡系弟子在外修鍊的時候,根本無法借用家族的勢力和資源,一旦與人有什麼衝突說不定就會被斬殺,其實這種事也發生過很多次,被遣散出去的楊家弟子還未長成就早早夭折。

有弊端,也有好處。

這樣的培養方式讓每一個楊家嫡傳弟子都變得獨立堅強。洗盡他們對家族的依賴。多年在外打拚,讓他們知道世上唯有一個人可以信任,那便是自己!

所以楊家的嫡系弟子,鮮少有那些公子哥的浮誇和紈,他們個個冷厲如刀,手段強橫。

而且,楊家藉助這樣的培養方式,也大肆收集了無數宗門的功法武技,填充自己家族的儲藏。要說天底下哪一家儲藏的功法武技最多,無疑就是楊家。

世間有一種鳥兒。叫杜鵑。

杜鵑鳥會將自己的卵產在別的鳥窩中,讓別的鳥兒替它孵化,養育,小鳥兒也及其兇殘。不僅貪食,還會將同巢養父母所生的小鳥排擠出鳥巢摔死,獨享養父母的恩寵。

杜鵑鳥的名聲不好,正如楊家在外頭的名聲,因為兩者的做法,並無太大的不同。

每到楊家嫡系弟子快要被遣散之時,天下各大宗門,各大勢力都避楊如避猛虎。生怕不小心收個楊家弟子,養大了之後又撲閃翅膀飛掉。

楊家這種借窩養仔的做法,惹鬧了不少勢力。但奈何楊家身為八大家之首,腿粗胳膊長,縱然那些勢力有怨言,也不敢找楊家的麻煩。

據說百年前,有一個楊家弟子進入了一個叫匯天門的一等宗門中,這個楊家弟子天資出眾,乃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匯天門的掌門和長老們對其也是甚是喜愛,自然大力培養,甚至商議將其列為接班人,種種不傳之秘更是毫無保留地對其敞開。

此子果然天縱之資。沒用幾年便盡學匯天門的各種武技功法,熟稔於心,讓師長們大為欣慰。

但,十年之後,這個耗費匯天門無數資源。被掌門和長老們寄以無上期望的弟子,竟在某一天夜間離開了宗門。

直到那時候。匯天門的人才知曉這個弟子竟是楊家的人!

匯天門的掌門和長老們齊齊吐血!險些沒大病一場。浪費十年時間教導一個白眼狼也就罷了,可匯天門的許多不傳之秘居然也被他給學走了,變成了楊家的東西,這如何讓人不鬱悶?

匯天門的人跑到楊家來鬧事,也只是得了些賠償而已。

正是因為這一樁慘事,天下宗門勢力才萬分警惕楊家的弟子。前車之鑒後事之師啊,萬一耗費十幾年光陰,把楊家人培養起來,他又跑了,那不是重蹈匯天門的覆轍,輪為天下人的笑料。

但無論怎麼防備,楊開嫡傳弟子該出去歷練還是得出去,在他們未被遣散之前,這些嫡傳弟子都是被雪藏著的,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也很少有人見過他們。

所以,楊家人防不勝防!

風雲雙衛心思急轉間,越發肯定了楊開的身份,因為就在差不多四年前,楊家確實遣散了當代的嫡傳弟子。

這麼說來,眼前這個就是楊家最小的那位公子了?不是說他並不適合修鍊么?怎麼已到了離合之境?這實力雖然算不得多高,但也不是太差。

不過自家公子能夠認識他,風雲雙衛倒不意外,因為董家與楊家在上一代有過一次聯姻,公子的親姑姑便嫁給了楊家楊四爺為妻,公子小時候也去過楊家幾次,兩人之前肯定是見過面的。

「進來說吧。」董輕寒的眼中有些恨鐵不成鋼,也有一絲意外和驚喜,沖楊開一扭頭道。

楊開微微點頭。

兩人走進屋內,木屋依舊是那麼簡樸,不過多了一張桌子,桌子上擺了酒水和菜食。

「坐!」董輕寒言簡意賅。

「你這是在等我?」楊開大馬金迪呂矗有些詫異地看著這一桌酒菜。

董輕寒眼中閃過濃濃的異色,微微點頭:「在外幾年,看樣子你成長不少,楊家培養弟子的方式,果然有些門道!」

「人總要成長的。」楊開提起酒壺,給他倒了一杯,自己再滿上。

「以前你見到我跟耗子見到貓一樣,怎麼現在不怕了?居然還敢打我。」董輕寒直到現在依然感覺嘴中有血腥味,楊開那一拳下手可夠重的。

「打你怎麼了?小時候被你欺負多少次,現在總該討還回來了。」楊開嗤笑一聲。眼前這位表兄相當不滿自己楊家。每次到楊家來做客都要修理自己一頓,可憐自己那時候根本未曾習武,他又長自己幾歲,哪裡會是他的對手?每次都被教訓的鼻青臉腫。

想起這些楊開就恨的牙痒痒,只覺得剛才下手太輕了。

「小時候……」董輕寒臉色平靜,看不出什麼情緒,一口喝乾了酒水,將酒杯推到楊開面前,示意再滿上。

表弟為表兄斟酒,自然沒什麼好說的。

兩人連喝了好幾杯。這才互相看了一眼,皆都一聲長嘆。雖然小時候關係不太好,但楊開知道這位表兄只是恨鐵不成鋼而已,因為那時候自己根本不願習武。他就想用拳頭逼迫自己。

總得來說,董輕寒給楊開留下不少童年陰影,卻也是出於好意,只不過方式有些過激。

「沒想到你會跑到這種地方來!」董輕寒輕笑一聲,「來到這地方,聽到你的名字,我還真不敢相信,幾經打探,才確定就是你本人。」

「我爹讓我來的。」

「哦?姑父難道當年也是在這裡歷練的?」董輕寒有些意外。

「不太清楚,他沒說。只讓我來這個地方。」楊開這些日子也疑惑不已,始終想不明白其中的深意。

「我爹娘怎樣?」沉默一會,楊開抬頭問道。

董輕寒看了他一眼:「姑姑很想念你,人都瘦了一圈。」

楊開神色一黯,自己離開楊家的時候還只是個普通人,這幾年沒有回去,爹娘肯定很擔心。

「而且……姑姑還被你們楊家關了一次緊閉,足足半年,姑父更被杖責三十。」

「啪」地一聲,楊開手上的酒杯粉碎了。臉色陰霾到了極點,眉宇間一陣凶煞之氣:「怎麼回事?」

董輕寒冷笑一聲:「因為姑姑想念你,就想偷偷地跑出來看看你過的如何。然後被你們楊家那幾個老不死的發現了,你也知道楊家的家規,嫡系弟子在外歷練。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探望,違者必有重罰!若非姑父以身相替。那三十大板打的可就是我姑姑了。」

三十大板,這可不是普通的三十大板!楊家刑堂有一件特質的秘寶,以元氣催動,專門用來打人板子的。即便是真元境高手吃幾板,也得在床上躺幾天。

這三十大板打下去,楊四爺估計得躺好幾個月。

楊開深吸一口氣,平息下翻滾的氣血,抓起董輕寒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那些老不死的,早晚會付出代價!」楊開聲音冰冷。

當年自己不適合修鍊,更不想修鍊,身為一個普通人,卻還是被那些老不死的趕出了楊家,逼著自己與那些兄長們一起歷練。

十二歲的少年,還只是個普通人,千里迢迢來到凌霄閣,這其中遭遇了的苦楚,又如何為外人道?

「我不喜歡你們楊家,也不喜歡你們楊家人,你們楊家太冷酷無情。」董輕寒撇了撇嘴。

楊家培養弟子的方式很特別,雖然能磨練一個人,但正因為是這種方式磨練出來的,所以楊家人之間的親情很淡。為綿延楊家之威,他們可以犧牲任何一個可犧牲之人。

「楊家弟子在外歷練,需滿十年才可回去。現在才不到四年時間,姑姑還要等六年才能再見到你,不知她是否等的起……」董輕寒的語氣中充滿了悲涼。

「你這次回去,替我跟爹娘帶個口信,就說我一切安好,讓他們放心。」

「我會的。」董輕寒微微點頭,「那可是我親姑姑!」

沉重的話題漸漸揭過,兩人都不想多談。

「你這次來凌霄閣,也是為了傳承洞天的事?」楊開問道。

「當然了,要不然我跑到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來幹什麼?」董輕寒一陣猛撇嘴,話鋒一轉:「不過你們這個宗門還真有幾個天才,尤其是那個叫蘇顏的姑娘,據說不但實力高深,而且長的也是傾城絕色,美艷如冰,可惜一直無緣得見芳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