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零八章打狗不看主人(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八章打狗不看主人(第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二十萬兩已經不少了,難道你還不滿足?」白雲風眉頭微皺,有些不悅地望著楊開。他們這些日子也收購過不少武技,可從來未對人開過這麼高的價碼,若不是聽聞那武技威力不凡,他出手怎會如此大方?

小子有些不識抬舉!白雲風冷哼一聲,自己是白家的公子,就算那武技真的價值二十萬兩,你也得十萬兩賣給我!

董輕寒見此人有些惱怒,當下也坐不住了,佯裝與楊開不熟,在一旁扇陰風點鬼火道:「小子,董某也抬一抬價碼,二十萬兩,加一瓶董家特質的玄元丹,如何?」

白雲風和范鴻皆都有些吃驚地望著董輕寒,沒想到他居然連玄元丹都捨得拿出來,這可是地級中品的靈丹啊,雖然檔次不算太高,但效果絕對讓人喜歡。服下一粒輔助修鍊能讓人事半功倍。

那武技真有這麼大的價值?是了,董輕寒與這楊開之前談了不少,肯定對那武技有些了解,這才捨得一瓶玄元丹。

「二十萬兩,加一件凡級上品的秘寶!」范鴻當即也抬高自己的出價。

董輕寒皺眉道:「范兄,你這算是惡意競爭呀。」

范鴻沒說話,白雲風倒是接了過來:「董兄哪裡話,那武技威力不凡,大家既然都想要,自然是要各施手段,價高者得才算公平。本公子出價三十萬兩,同樣加一件凡級上品的秘寶,而且還是防禦秘寶!」

范鴻聞言一愣。苦笑道:「白兄你真捨得。」

這個價碼,連他都不敢開出來,沒想到白雲風竟然如此果斷。

董輕寒也笑道:「既然白兄志在必得,那董某便不與你爭了。再爭下去也傷了和氣。」

白雲風哈哈大笑,沖兩人拱手:「謙讓謙讓!待此間事了,我定會給兩位擺酒賠罪!」

三人兀自出價,相談甚歡,看這架勢,彷彿已經確定了星痕的歸屬,渾然沒有在意楊開的意見。

楊開眉頭皺了皺,淡淡道:「我沒說要賣這套武技吧?」

白雲風的笑容當即僵硬在了臉上。范鴻也是一陣愕然。

「三十萬兩,加一件凡級上品的防禦秘寶,難道還不足以抵消那武技的價值,小子。可莫要獅子大開口,要不然可能會人財兩失。」白雲風神色冷厲,聲音冰冷地威脅道。

站在白雲風身後的曹正文也冷笑一聲:「楊開,莫要給臉不要臉,白公子開出的價碼已經夠公平了。你還想要什麼?」

白雲風將摺扇一展,翹起了二郎腿,好整以暇地看著楊開,輕輕地扇著風。面上一片不屑和輕蔑。

董輕寒繼續攪渾水,故意道:「哦?難道你想加入我們這些勢力?」

白雲風和范鴻眉頭一皺。也不禁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兩人還未開口,倒是曹正文冷聲道:「白公子。此人來到凌霄閣三年,卻只修鍊到了淬體境三層而已,乃是凌霄閣的試煉弟子,這等資質平庸之人,註定毫無前途,招進白家也只會丟人臉面,公子可要三思。」

話音未落,楊開突然一抖手,面前一杯酒激射而出,直接潑在曹正文的臉上。

一桌人面色陡變,尤其是白雲風,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楊開你找死!」曹正文大怒,正欲出手攻擊,卻被白雲風攔了下來。

「小子,打狗還要看主人呢。」白雲風冷眼望著楊開,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今日不給我個滿意的解釋,你休想活著離開這裡。」

「要解釋?」楊開面色冷漠,聲音平淡:「我那武技是玄級的,這個解釋夠不夠?」

此言一出,眾人再度變色,就連董輕寒也愕然當場。

玄級!

眾人此前猜測楊開掌握的武技可能是天級的,卻萬萬沒想到居然是玄級的。

即便是董家,白家,紫薇谷這樣的一等勢力,也沒幾套玄級武技,任何一套玄級武技都是這些大勢力的不傳之秘,非未來的家族棟樑絕對不可習練。

「此言當真?」董輕寒的聲音有些顫抖,心中暗罵一聲我草,早知道是玄級的武技,我還看什麼戲啊,跟表弟把這武技換過來不就什麼事都沒了,現在好了,白雲風和范鴻兩白痴也攪和了進來,事情恐怕很難收場。

「在傳承洞天內,我的實力只有開元境七層,能重創一隻六階妖獸,這武技的檔次我也無需多說了吧?」楊開輕哼一聲。

幾個人的呼吸都炙熱起來,再看著楊開,哪還有之前的輕蔑與不屑,個個都眼睛冒光。

「剛才的條件不變,你可以加入我白家為弟子。」白雲風深吸一口氣做出了決定,以一個弟子的身份換一套玄級武技,白家肯定大賺,至於這個楊開進了白家之後的待遇,就看他本人的資質如何了。

「我可代表紫薇谷收你為弟子,並且給你提供良好的修鍊環境。」范鴻也急忙開口。

「我沒興趣加入你們任何一家。」楊開也懶得再與他們多費口舌「想要我的武技,可以,拿一套同樣為玄級的武技來換!」

范鴻眉頭一皺,神色古怪:「你想要我們的不傳之秘?」

「同為玄級,大家交換,也不吃虧,怎麼?這交易不公平么?」楊開淡淡地望著他。

白雲風嗤笑一聲:「這不可能,不傳之秘就是不傳之秘,除了白家的嫡系弟子,外人不得習練。」

「那就沒得談了。」楊開站起身,就欲離席。

「想走?」白雲風神色變換間,驀然冷笑,伸手攔住了楊開的去路「今日不把那武技交出來,你休想離開這裡。」

交易談不攏,白雲風這是要硬搶了,區區一個凌霄閣的弟子,他還真沒放在眼中。

「滾!」楊開本就看他不爽,此刻見他出手,哪還有遲疑,兇猛一拳就砸了過去。

白雲風冷哼一聲,以掌相迎。

碰地一聲巨響,兇猛的元氣迸發,小木屋突然四分五裂。

刷刷刷,好幾道身影從內竄了出來。

董輕寒,白雲風,范鴻,楊開,以及曹正文和另外一個凌霄閣弟子個個都灰頭土臉。

「你敢對我動手!」白雲風怒不可揭,神色猙獰,剛才那一番交手,他雖然沒吃虧,可也沒拿楊開怎麼樣,只是有些詫異對方的元氣雄渾,明明只有離合境一層的境界,竟擋下自己一擊,讓人大為意外。

「白公子,你身尊體貴,不必與他一般見識,讓我來替公子出口惡氣!」曹正文主動請纓,剛才他被楊開潑了一臉的酒水,丟了天大的臉面,自然是想找回場子。而且,他已歸順白家,現在自然是要找個機會好好表現自己。

只要將楊開爆捶一頓,解了白雲風的怒氣,日後還少得了他的好處么?

白雲風冷冷地點頭:「給我打斷他的手腳,讓他知道對我不敬的下場,區區一個小門小派的弟子,竟也敢如此放肆!」

「公子放心,我早就想教訓教訓這個師弟了。」曹正文冷笑不已,隔著十幾丈的距離望著楊開,揚聲道:「楊師弟,別說我這個做師兄的不給你機會,只要你現在跪下,爬到白公子面前磕幾個響頭,說不定白公子會饒過你,否則少不得要吃些苦頭。」

楊開譏諷地望著他:「當了別人的狗,語氣也猖狂了許多啊。」

曹正文面色一紅,神色冷厲道:「白公子對我有禮遇之恩,我歸順於他又如何?連門中長老都沒說什麼,你有何資格指責我?」

「自己作踐自己,還指望別人看得起你么?」

「本念在同門一場,不想太過為難你,不過你自尋死路就怪不得師兄心狠手辣了。」曹正文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體內元氣流轉,也不再廢話,展開身法便要朝楊開欺近過去。

但他的腳步才剛動起來,還沒來得及衝出去,眼前一hu,十幾丈外的楊開竟在瞬息間來到了他面前。

曹正文面上露出一絲愕然的神色,旋即面色大變,匆忙出招。

楊開隨手一擋,將他的招式化解,拳鋒上火光閃動,一招炎陽三疊爆轟了出去。

正中胸膛,曹正文剎那間面色一白,胸口往下凹陷,腳步一錯,藉助後退來化解楊開的拳勁。

堪堪拉開與楊開之間的距離,但湧入體內的兇猛元氣卻爆了開來。

三聲悶響,曹正文張口噴出一道血箭。

一招被創!這一變故讓所有人怔在當場。

曹正文的實力雖然算不得多強,可也有離合境五層的境界了。但就是這麼一個人,居然被楊開一拳打的吐血。

雖然是藉助了武技之威,可楊開本人那種神出鬼沒的速度實在讓人忌憚。

曹正文顯然也沒想到楊開如此強橫,吐出一口血,還沒回過神來,楊開居然又撲了上來,驚恐間慌亂抵擋,哪裡還擋得下來?匆匆交手十幾招,再次被打中一拳。

胸口處傳來清脆的骨頭斷裂聲,曹正文疼的額頭直冒冷汗。

楊開神色冷漠,招式狠戾,拳拳不離曹正文要害,猛攻一陣,曹正文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十息之後,曹正文的視線都模糊起來,楊開飛身捲起一腳,曹正文頓時如破布麻袋一般飛出去老遠,跌倒在地上再也沒爬起來。

沒死,但一身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至少也得躺好幾個月才能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