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零九章戰真元(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九章戰真元(第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四更完畢,溫柔地求幾張月票

滿場皆驚,董輕寒獃獃地望著楊開,根本沒想到四年不見,自己這個表弟竟兇殘到了如此程度,離合境五層的武者在他手上只堅持了不到三十息的功夫便倒地不起,他反倒一點事都沒有。

漫天灰塵之中,楊開身軀挺拔,神色冷漠,傲視全場,睥睨捭闔。

白雲風和范鴻面上微微有些震驚之色,片刻后,白雲風撇了一眼倒地不起的曹正文,冷哼一聲:「果然是小門小派培養出來的弟子,居然這般不堪一擊,看樣子還得本公子親自出手才成!」

范鴻詫異地望了他一眼,旋即釋然,白雲風身為白家的公子,自視甚高,雖然他不在乎曹正文的死活,但怎麼說那也是他招攬的弟子,算是半個白家的人了。現在當著他的面被人打殘,白雲風豈能輕易揭過?

換做是自己,范鴻也不會善罷甘休。更何況,那個楊開還有一套玄級的武技。正好以此為借口狠狠拾掇他一頓,然後再逼問出那套武技的修鍊方法。

想到此處,范鴻不禁有些懊惱,冷冷地撇了一眼自己身後站的那個凌霄閣弟子,心想剛才楊開怎麼沒沖他下手呢?若是把他打殘了,自己也有理由出手了。

「白兄,在人家的地盤上出手,怕是不好吧?」董輕寒擔心楊開有些應付不來,連忙站出來說道畢竟白雲風已是真元境一層的高手了,真元境與離合境之間,那可是有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白雲風冷聲道:「人家的地盤又如何?敢傷我白家弟子,就得付出代價!」

他這是鐵了心要楊開好看。

董輕寒眉頭不禁一皺,有心幫忙卻又不知該如何插手畢竟在外人看來他與楊開也是萍水相逢,若是做的太明顯了,恐怕會叫別人看出破綻。一旦楊開的身份暴露出去,對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楊家勢力雖大,可敵人多著呢,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仇視楊家。

正兩難間,卻見楊開偷偷地給他打了個眼色董輕寒心中一動,沒再多說。

白雲風慢步朝楊開走去,一邊走一邊吩咐道:「兩位閣老請在一旁掠陣。」

「是!」當下便有兩個老者沉聲應道。

董輕寒身邊有神遊境高手守護白雲風和范鴻身邊又豈會沒有?他們畢竟都是各自勢力中的翹楚一輩,在羽翼未豐之前,自然得有人護著他們的安危。

「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歸順我白家,將那套武技交出來,我饒你不死!」白雲風微昂著腦袋不可一世地注視著楊開。

楊開冷笑,身上元氣翻騰,戰意激昂。

無需多說,這種態度已經表明一切。

「很好,我會留你一命的,畢竟你還有價值!」白雲風說完身形便模糊起來,宛若被風吹過的塵煙,虛幻飄渺。

楊開神色冷峻,不敢有絲毫大意放鬆,白雲風雖然看起來紈跋扈,可他畢竟是白家的公子,實力又比自己高出一個大境界,對上這種人,任何的掉以輕心都是致命的很有可能會被對方一擊撂倒。

楊開其實並不願意現在就對陣這樣的敵人。

但一想這人整天在蘇顏的閣樓前流連忘返,楊開就有些膩味。每個男人都會將自己的女人視為禁臠,雖然白雲風連蘇顏的樣子都沒看到過,可依然讓楊開極度不爽。

詭異的塵煙在楊開背後出現,白雲風嘴角掛著一抹森冷的笑容現身,輕飄飄地一掌朝楊開後背印去,掌中夾著無評,隱而不發。

董輕寒面色陡變,險些沒張口提醒。

楊開霍然轉身,手掌上一片通紅,炙熱的真陽元氣在掌上迸發,后發先至地與白雲風對拼一記。

罡風呼嘯,天地能量凌亂,掌風肆虐,楊開身形一震,直接倒飛出十幾丈,白雲風卻是紋絲不動,一臉雲淡風輕。

之前兩人雖然對拼過,但那個時候楊開用出足足八成的力道,而白雲風卻是倉促招架,所以才能拼個旗鼓相當。

可現在白雲風惱怒出手,與之前又如何能比?

只是一擊,楊開便吃了些悶虧,身子跌落在地,趕緊又站了起來,神色凝重地望著白雲風。

「離合境一層也敢與我動手,不自量力!」白雲風冷笑,身形再度變換,也不知這是什麼詭異的身法武技,竟叫人看不透虛實。

楊開咬牙,眼中寒光四溢,萬分警惕四周的動靜。

「你防得了?」白雲風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中出現,旋即他的身影出現在楊開面前三尺處,依然漫不經心地一掌打來。

炎陽三疊爆!

楊開不再留手,直接就是自己參悟出來的武技。

白雲風面色閃過一絲慎重之色,他已經察覺到這一擊的兇猛之處。但他身為白家公子,更是真元境高手,豈會退縮?不但未退,反而更快地迎了上去。

他要以強橫的姿態和壓倒性的戰力擊倒楊開,讓他知道與自己之間的巨大差距。

碰地一聲,楊開再度後退,一身元氣都有些紊亂的跡象。白雲風好整以暇,神態從容,正欲開口嘲諷,神色突然一變,不由悶哼一聲,甩手逼出一道炙熱的真陽元氣,正是楊開打入他體內的。

「三道變化!」白雲風眼冒異彩,渾然沒想到這個楊開居然還掌握著這等不凡的武技。這武技威力巨大,變幻莫測,絕對有天級的檔次,剛才自己一個不慎,險些吃了大虧,若非反應迅速將其逼出體外肯定要受些小傷。

「好東西,等本公子打倒你之後會一併收下的。」白雲風獰笑,身體再次化為一股塵煙。

楊開身體緊繃,越發用心地感知四周的變化,驀然間他的雙眸爆起一道精光,伸手朝虛空處探去,手上元氣狂暴,如熊熊燃燒的烈焰。

手掌摁在虛空處,猛地爆發,白雲風倉促現身,面上一片詫異和狼狽匆忙後退,險之又險地避開了楊開的一擊。

其他在一旁觀察的神遊境高手齊齊驚疑出聲,他們雖然能窺探到白雲風的動向但畢竟是因為修鍊出了神識,所以才能輕易查探,可這個凌霄閣弟子是靠的什麼?他只有離合境一層,根本不具備神識,只交手幾招便已洞悉了白雲風的奧秘么?

這戰鬥的直覺未免也太強大了一些吧?

「我道是什麼,原來不過是依靠了秘寶的威力!」楊開鄙夷地望著白雲風冷笑嘲諷。對方剛才三番兩次地施展那種神奇身法,比起自己自創的還要迅捷詭譎,楊開本沒想明白,現在突然見到白雲風腰間的一塊玉佩閃動光澤之後,頓時恍然大悟。

那根本不是什麼步法,而是秘寶在起作用迷惑了自己的眼睛罷了。

白雲風面色一紅,說起來他一個真元境對付一個離合境,動用秘寶確實有些不太應該,被楊開點破之後更是惱羞成怒,冷哼道:「就算沒有秘寶,你難道就是我的對手了?」

雙腳一錯,直接飛射到楊開面前,速度又疾又快。

不屈之敖!

對付比自己高出一個大境界的敵人,楊開一點也不含糊直接就動用了這個屬於自己的神秘武技。

一身元氣突然狂暴起來,充滿了凶煞和無與倫比的戾氣,整個人面龐猙獰,雙目中泛著嗜血而兇殘的光芒。

澎湃的力量,赫然從他體內爆發,身上騰地冒出一團黑色的火焰。

這一刻的楊開,如邪魔降臨。整個人熊熊燃燒,空氣扭曲。楊開舉起一隻巴掌,帶起無盡的烈焰,兇猛地朝白雲風掃去。

敵人突然大變樣,白雲風猛地吃了一驚,察覺到楊開現在暴增的實力和那炙熱滾燙的元氣,頃刻間便意識到這一擊的恐怖,驚駭之餘,不敢猶豫,也匆忙運轉體內的元氣,祭出自己的殺招。

「天羅!」

十指之間,真元如絲線一般凝結出來,隨著手指的舞動,瞬間便在他面前交織成一張大,這純粹由真元凝成的大足以切金斷玉,鋒利程度不遜色於一般的地級武器。

烈焰與天羅碰撞在一起,白雲風的真元絲線穿過烈焰卻不損壞,直朝楊開罩來。

楊開心念一動,更加澎湃的能量從體內湧出,烈焰的溫度再增許多。

肉眼可見,那些絲線在一個呼吸的功夫就被徹底溶盡,旋即楊開一掌打在白雲風的肩頭上。

楊開與白雲風同時後退,皆忌憚萬分地看著對方。

楊開的身上,慢慢地出現一道道的細小血痕,那是被剛才的天羅切出來的,每一道真元絲線都切入他肌膚半寸,險些沒被當成肢解。

反觀白雲風此刻也有些狼狽不堪,肩膀上一片滾燙,如被烙鐵印中,那裡甚至傳來了焦糊的味道,拚命催動真元,好不容易才化解掉對方攻擊的餘威。

「嘶!」一群神遊境高手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駭萬分地朝楊開望去。

以離合境對戰真元境,雖然落了一些下風,但卻打的有聲有色,這小子什麼來頭?而且這實力提升的也相當古怪,本來只有離合境一層的水準,突然就蹦到了離合境頂峰,在實力提升的同時,他的神態和氣質也變化巨大。

如果說之前他只是個平凡的少年,可現在的他分明有走火入魔的跡象。最關鍵的是,他的元氣,竟將白雲風的真元絲線給融化了,這豈不是說,他體內的元氣精純和濃郁度,絲毫不遜於一個真元境一層的高手?要不然怎能做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