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一十三章夢無涯的強大(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三章夢無涯的強大(四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輕輕地求幾張月票待到楊開離去,凌太虛的神色才漸漸凝重起來。

楊開身上的暴戾氣息雖然於他本身無礙,但凌太虛卻不得不考慮到了更深遠的層次。

想了許久,凌太虛才一聲長嘆:「難道這小子要以殺證武道?」

那種讓他都心悸不安的血腥暴戾氣息已經深入到了楊開的骨髓中,日後想要窺探武道真諦,唯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將這一身氣息泯滅消除,換修另外一種平和的功法。

但楊開先天不足,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成就,萬一換了功法又淪為平凡之資,他如何能承受?

永遠的站在最底層看不到高處也就罷了。可一旦人站到了高處,又突然被打落到最底層,這種打擊沒人能承受得住。

不能換修功法,那只有讓那血腥暴戾的氣息發揮到極致,隨著他的實力增長而變強。如此才能一窺武道奧秘。

一個是破而後立,不破不立,一個是以殺入道,前途多舛,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神魂俱滅的下場,古往今來,以殺證武道的人沒幾個有好下場。

因為以殺證道之人,敵人永遠比朋友要多,更有可能會在殺戮中迷失本性,走火入魔。

他一個孩子,能堅持下來么?

從掌門那離開,楊開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取出夏凝裳給自己煉製出來的丹藥,吞服丹藥來增進實力。

塵封已久的香爐也再次被拿了出來,燃起異香壓制真陽訣的運轉速度。

接連十多天,楊開一直都在洞府內閉關,一來是吞服丹藥,二來則是溫養自己才煉化的兩件秘寶,修羅劍在與白雲風一戰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千蕊血海棠雖然沒有動用,但既然同為海外一等宗門的鎮派秘寶,千蕊血海棠的威力肯定不會太差。

每一日日出東方,紫氣東來之時,楊開都會習練一遍傲骨金身訣,現在實力增長,身體素質增強起來,習練傲骨金身訣的進度也是大大的增加,差不多已到了三分之一的進程,但越往後習練越是艱難,每一次招式展開,一身骨頭都如抄豆子一般密集地爆響。

洞府內幽寧靜謐,確實是個閉關的好地方,夏凝裳這個小師姐也會時不時地跑過來,帶些好吃的東西與楊開分享。閑暇無聊時,兩人也會說說話。

偶爾有時候,夏凝裳會在石床上小睡一會,每當這個時候,無論楊開怎麼喚她也是喚不醒的。

這一日,楊開正在修鍊中,耳畔邊卻突然傳來了掌門的聲音:「你會殺人么?」

聲音驀然出現,楊開嚇了一跳,條件反射般地從原地竄了起來,待回味出是凌太虛的聲音之後,這才明白虛驚一場。

「師公!」楊開左右打量,沒發現凌太虛的身影,倒是敏銳地察覺到一道神識在自己身邊遊離。

凌太虛又開口問了一聲。

楊開這才答道:「會!」

「什麼樣的人該殺?」

楊開皺了皺眉頭,沉思片刻道:「對我圖謀不軌者,殺之,對我親朋不利者,殺之,阻我修行者,殺之,奪我寶物者,殺之!人不惹我,我不殺人!」

也不知道凌太虛是不是聽到了,楊開回答完之後過了許久都沒有聲音再傳來。

直到半日之後,凌太虛才開口道:「你準備一番,半個月後我帶你去個地方!」

「是!」楊開沒有多問,但隱隱也猜到了凌太虛彷彿是有了什麼打算,而且還是個比較難以抉擇的打算,否則在自己回答完那個問題之後,不會沉默那麼久。

想了片刻,楊開沒去深究。

凌太虛是自己的師公,而且實力高深,若真對自己不利早就動手了只有半個月時間,不長不短,楊開越發用心地修鍊和吞服丹藥了。

時間匆匆,半月一晃而過,這半個月來,蘇顏有一天夜晚來了一次,兩人翻雲覆雨,激戰良久,雨露滋潤之後用心雙修。

雙修的好處楊開現在已經很明顯地體會到了,體內元氣越來越精純,未到真元境,卻不遜於一般的真元境武者體內的真元,否則那一日與白雲風大戰的時候,自己的掌刀根本破不開他的天羅。

無論是楊開還是蘇顏,都食髓知味,雙修勤勉,雖然次數不多,但質量卻高的嚇人。

半個月後,楊開也已將夏凝裳煉製出來的丹藥全部吞服,不但如此,在困龍澗這裡打坐修鍊,丹田內也積攢了一些陽液,本身實力更是已突破到了離合境三層的程度。

夜間,楊開在洞口處打坐,半空中傳來一陣衣袂獵獵的聲響,旋即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竄進自己的洞府。

「師公!」楊開站起來行禮,看了看另外一人,疑惑道:「夢掌柜?」

「嘿嘿嘿!」夢無涯笑得很有節奏,一張老臉都擠成了一團。

楊開皺了皺眉頭,不知夢無涯在開心什麼。

驀然間,夢無涯的笑容收斂,驚疑不定地打量著楊開,旋即眼中精光閃爍,一掌拍在楊開的肩頭上,另一掌印在他的丹田處,沉聲怒喝道:「給老夫滾出來!」

凌太虛詫異地朝夢無涯望去,顯然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沖楊開下手,但因為沒察覺到夢無涯的殺機,也並未阻止。

楊開悶哼一聲,渾身動彈不動,離合境三層在夢無涯這等老怪面前,猶如嬰兒一般不堪一擊。

龐大的吸力傳來,楊開聽到了地魔的驚呼和掙扎。

在白天的時候,楊開就已經將地魔給招了回來,卻沒即便他躲藏在自己身體內,也依然沒逃過夢無涯的法眼。

掌門凌太虛都沒能窺探到的秘密,在夢無涯面前卻根本無法隱藏,兩人實力高下,一眼可辨。

夢無涯單手成爪,如龍吸水,狠狠往外一扯,一道黑氣便不由自主地被他拉扯了出來,正是裹著破魂錐的地魔。

察覺到夢無涯的殺機,地魔驚恐地大叫著,黑氣翻湧不定,幻化出一張猙獰的人臉模樣,卻始終擺脫不掉夢無涯的束縛。

凌太虛勃然變色。

「夢掌柜手下留情!」楊開趕緊出聲,生怕夢老頭把地魔給滅殺當場。

夢無涯看了看楊開,沉聲道:「你可知這是什麼?」

「魔頭的神魂!」楊開點了點頭。

「你知道還敢把讓他進入體內!不怕被他吞了?」夢無涯愕然,本以為是楊開少年不懂事,誤遭此魔神魂的暗算,卻不想他比誰都清楚。

「他吞不掉我的。」楊開苦笑一聲「地魔已認我為主,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間。」

「認你為主?」這下夢無涯也震驚不已,他雖然將地魔的神魂給扯了出來,可也依然能感覺到此人生前的強大,現在不過是太虛弱無法發揮全部實力罷了,若是他能恢復過來,整個凌霄閣都不夠他一招滅「如何認主的?」事關重大,夢無涯也不得不謹慎確認。

楊開趕緊將認主的時候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聽罷,夢無涯神色變換起來,微微點頭:「不錯,如此一來,他確實在你掌控之下,倒不虞擔心他會害了你。」

「快放了我,老夫對少主一片忠心,此心天地可鑒,日月可表,你憑什麼把老夫抓在手上,你這小東西,若老夫在全盛時期,你又豈能如此放肆!」地魔好歹是個萬年老魔,剛才嚇得半死,現在察覺沒有危險立馬又嘴硬起來。

夢無涯陰邪地打量著他,嘿嘿冷笑:「若老夫在全盛時期,你又豈能如此放肆?」

與地魔剛才說的話一模一樣,一字不差,但細細品味,其中的深意卻是大不相同。

地魔驚愕,旋即失聲道:「你……原來你……」

夢無涯冷哼一聲,鬆開束縛,地魔彷彿耗子見到貓似的,趕緊裹著一團黑氣衝進楊開體內,再也不敢露頭了。

嚇壞了,他么的老夫躲的這麼深,居然也沒瞞過這老匹夫的查探,這老匹夫根本不象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整個過程凌太虛一直沒有出聲,此刻才開口道:「魔頭不可輕信,定要小心提防。」

「弟子有分寸的。」楊開點點頭。

「準備好了吧?」

「恩。」

前些日子已經跟蘇顏和夏凝裳都打過招呼了,現在也沒什麼要準備的。

「那就走吧。」凌太虛大手一探,將楊開抓了過來,然後飛身竄出洞府,一頭朝下方栽去,夢無涯緊隨其後。

風聲呼嘯,底下就是深不見底的萬丈困龍澗,楊開眯眼朝下打量,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師公說要帶自己去的地方,難道是困龍澗深處不成?不對,當初他可是說過,底下危機重重,即便是他也不敢貿然深入,不可能還會帶自己去犯險。

墜落幾百丈,凌太虛突然又折了個方向,朝一旁飛去。

再飛片刻,總算是停了下來。

黑夜中,凌太虛和夢無涯凌立半空,盯著前方的石壁。

「就是這裡?」夢無涯出聲詢問。

「恩。」凌太虛點了點頭:「你我一同出手,往內灌入真元既可。」

「好!」

「這次有勞你了。」

「你我客氣什麼?太見外了。」夢無涯嘴巴裂到了耳後根,后槽牙都露出來了。

只要能把楊開這小子送走,別說耗費區區真元,讓老夫喊他親爹都成。所以當夢無涯聽凌太虛說要他出手相助送楊開去一個地方的時候,夢老頭當機立斷毫不遲疑一口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