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一十四章凌太虛的安排(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四章凌太虛的安排(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開始吧。」凌太虛沉聲說道,然後催動真元,一掌朝面前的石壁印去。

夢無涯將掌心抵在另一邊,同樣真元涌動。

兩大神遊境頂峰高手的真元如泄了閘的洪水,兇猛流逝,齊齊地灌入面前的石壁之中。

而那一面看似平常普通的石壁,此刻也彷彿變成了無底洞,真元湧入其中,連個波瀾都沒能翻起便消失不見。

楊開在一旁看著,沉默不語,其實心裡也翻起了滔天巨浪。

這一塊石壁中必定有什麼不得了的玄機,否則不可能如此古怪。而且這石壁還是在困龍澗下,與困龍澗說不定有些關聯。

盞茶功夫,無論是凌太虛還是夢無涯,額頭上都漸漸滲出了些許汗水,毫無節制地輸出真元,持續了這麼長時間,對他們也有不小的負荷。

「凌兄,該不會記錯地方了吧?」夢無涯皺眉問道。

「就是這裡。」凌太虛語氣篤定。

再過片刻,那石壁上總算是有了反應,平淡無奇的石壁,突然湧出一層黑漆漆的漣漪,以一點為中心,迅速朝四周擴散。

凌太虛和夢無涯見到此景,越發加大了真元的輸出。

漣漪越來越大,越來越猛烈,彷彿是一面平靜的湖水中被持續不斷地丟下小石子,到了最後,那一層層漣漪竟是接連不斷地涌將出來,讓面前的石壁看起來怪異至極。晃的人頭暈眼花。

夢無涯眼前一亮。驚呼道:「果然是連接兩地的虛空甬道,凌兄,你們凌霄閣的開派祖師實力不凡啊!」

凌太虛微微一笑,突然抽手。

夢無涯也急忙退了回來。

兩人雖然已經收手,可面前的石壁上的變化卻依然未曾停止,反而越來越是猛烈,靜待片刻后,那一層層漣漪竟化為實質,旋轉著往外擴散,石壁上頓時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望著這個平白出現的洞口。楊開直感覺魂魄彷彿都要被吸進去,不禁有些頭暈目眩之感。

夢無涯笑眯眯地望著他,輕輕地拍了拍楊開的肩膀,一臉的語重心長和依依不捨。沉聲道:「小楊開,一定要多多保重!」

楊開眉頭不禁一皺,夢掌柜今天的表現太親熱了。

「我不在的日子,還望無涯兄多照看凌霄閣一二。」凌太虛叮囑一聲,然後帶著楊開一頭扎進了面前的黑洞中。

進入之前,楊開回頭看了一眼,正見到夢無涯站在半空中,笑容比花兒嬌艷,對自己猛揮手,親切的一塌糊塗。

待到凌太虛和楊開的身影消失之後。石壁上的那個黑洞突然也不見了,再次恢復成之前的模樣。

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夢無涯靜立原地,好半晌才仰天長笑。

「哈哈哈哈哈……」

笑聲驚天地泣鬼神,驚起無數睡夢打坐中的凌霄閣弟子,皆是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老天垂憐,總算是把那臭小子送的遠遠的,這下再沒人來擾亂自己寶貝徒弟的心了,恩,就是不知道他要多久才能回來。怎麼著也要一兩年時間吧?這麼長時間,說不定自己的寶貝徒弟就能把他給忘了。

沒有了這份牽絆,徒兒修鍊起來才能快速,才能無憂無慮地長大呀。

想得得意處,夢無涯再次長笑不已。

隨著凌太虛進入那黑洞之後。四周皆是一片混沌,但前後不過三息的功夫。楊開便感覺眼前一花,與師公兩人出現在一片陌生的大地上。

凌太虛左右看了看,然後迅速朝一個方向飛去,不多時,找到個隱蔽之處,將楊開放了下來,道:「替我護法,我且恢復片刻。」

楊開點了點頭,心裡估計剛才那一番折騰,讓師公也是有些吃不消。

凌太虛取出丹藥服下,靜坐了大約兩個時辰,這才長身而起,不由分說,提起楊開便朝前飛去。

有人帶著飛跟自己飛完全不一樣,凌太虛用一身真元護著楊開,根本感覺不到逆風的襲擾。

「師公,那困龍澗下的黑洞是怎麼回事?」楊開一肚子疑問。

「是祖師爺當年留下的,連接天地兩甬道,藉助那地方,可以輕易地從凌霄閣橫渡到另外一個地方。具體如何,我也不是很了解,畢竟我的實力比起祖師爺,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那我們剛才橫渡了多遠距離?」楊開面色震驚,渾然沒想到這世上竟還有虛空甬道這種奇妙的東西。

「大概萬里吧。」凌太虛聲音平淡。

楊開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凌太虛和夢無涯兩人朝那石壁上灌入真元算起,到兩人離去,前後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而已,半個時辰竟來到了萬里之外,這種事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如夢幻般不真實。

楊開的心理素質也算是不錯的,到底經歷過大變,震驚片刻便收斂了神色。

「你不問問我要帶你去什麼地方?」凌太虛看了他一眼。

「師公想說自然會告訴我的,反正不會對我不利。」

「你倒是想的開。」凌太虛苦笑一聲,目光變得深邃,緩緩道:「我要送你去的地方,是一片殺戮之地,在那裡,殺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強者為尊,弱肉強食這個古至理在那裡被演繹的淋漓盡致,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楊開驚疑:「去那裡幹什麼?」

「修鍊,變強,窺探武道真諦!」凌太虛深吸一口氣,「你若不想去,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回去。」

「去,當然要去。」楊開一聽修鍊變強就振奮了,對實力的渴望是每個武者摹Nㄓ凶約罕淝浚才不會被人侮辱欺負,唯有自己變強,才能在武道上走的更遠,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即便時時刻刻面臨生命危險,也要去?」凌太虛嘴角浮起一抹欣慰的微笑。

「當然要去。」

「哈哈哈!果然跟老大不是一個性子!當年老夫也問過老大這個問題,你猜老大怎麼說。」

楊開想了想,模擬著楊四爺的神態和語氣,一臉憨厚道:「我不想殺人,我還是不去了!」

凌太虛聽得一愣,旋即訝然失笑:「一字不差!都說知子莫若父,看樣子反過來也是一樣的。」

不想殺人,到頭來只會為人所害!你們楊家人親情淡薄,個個都如豺狼虎豹,不變強,就算回到楊家也只會被人欺辱!

楊開現在一身氣息血腥暴戾,若沒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自己和親人,日後遭了欺負,無力反抗,只怕會真的被那氣息影響本性。

與其日後墜入邪魔之道,為世人公敵,還不如現在放手一搏!老大啊老大,休怪老夫心狠,沒跟你打個招呼就把他帶過去了,實在是因為以你的性子,怕是不會答應的。

「師公,那我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楊開笑著問道。

「不是我們,是你一個,我只負責把你送過去而已。那地方你應該聽過,幽冥山!」

楊開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麵皮忍不住一抽,怔了好半晌才遲疑道:「師公,你說的幽冥山,該不會是那個幽冥山吧?」

「正是!」

楊開麵皮抽的更厲害許多。

幽冥山,幾乎聞名天下,凶名昭著,因為它本就是一處禁地,對任何武者來說都是一處禁地。踏入者有死無生,從來沒人能從禁地里活著逃出來。

當然,這也只是世間傳聞誇大了幽冥山的兇險程度,但不可否認的是,幽冥山確實危機重重,比起凌霄閣旁邊的黑風山脈,危險程度要超越十幾個檔次。

黑風山脈,一般真元境武者就可以暢行無阻,除非運氣不好碰到特別兇殘的妖獸。但是幽冥山,即便是神遊境高手進去也難活下命來,兩者之間的差距可窺一斑。

正因如此兇險,才會被稱為禁地,而象這樣的禁地,整個大漢王朝也只有一處。

但天下之大,其他地方也有許多諸如幽冥山這樣的禁地,楊開就曾聽聞,毗鄰著大漢的天狼國中就有一處叫做廢土的禁地,種種兇險,與幽冥山相差無幾,甚至隱有超出。

禁地之中,奇異凶獸比比皆是,叢林內更蘊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危險,去那裡簡直就是找死。

但楊開估計凌太虛自有打算,雖然面色有些變化卻也不至於失態。

果然,凌太虛彷彿是在觀察他的反應,好片刻才滿意道:「我們不深入幽冥山內部,只進五百里,那裡有一個很奇特的地方,正適合你這樣的武者去歷練。」

「什麼樣的地方?」楊開追問。

「說不清楚,很怪異的一個地方,老夫當年也是被師傅帶過去歷練的,所以才能知曉那裡的存在,當年本想送你爹過去,卻被他拒絕了,直到你這一代。」

「那個地方的存在有不少人知道,現在時機將至,恐怕已有許多人提前過去了,我們能不能搶到一席之地還在兩說。若能順利進去,你要記住一件事,在那裡出現的人,全都是敵人!絕對不要輕信任何人。」

「我知道。」

「你不知道。」凌太虛緩緩搖頭,語氣加重了一些,「那個地方的特殊,造就了處處皆敵的局面。這麼跟你說吧,在那裡,被殺之人的一身元氣和精血,都會凝成一枚血珠,而這種血珠,任何人都可以吸收,毫無後顧之憂地增強自身實力。」

「什麼?」楊開面色陡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