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一十五章合作(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五章合作(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現在你該明白,為什麼我要說在那裡殺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了吧?殺人之後獲得的血珠,便是最好的借口和理由!在那裡,一條性命,只是變強的一塊基石,尤其是你只有離合境三層的水準,更容易被人盯上。」凌太虛沉聲說道。

楊開面露驚容,但更多的卻是興奮和驚喜。

凌太虛洞若觀火,將楊開這副表情看在眼中,不由暗嘆一聲,心道這小子果真是要以殺證武道了。

換做旁的離合境三層武者聽到這種事,恐怕只會害怕逃避,他反倒一臉的躍躍欲試,恨不得立刻就跑到那地方,置身無盡的殺戮之中。

在那裡,倒不用擔心什麼傷及無辜,楊開就算不去主動殺人,也會有人要來殺他的,而且,那裡還有很多的邪惡武者,都是該殺之人。

一路上,凌太虛跟楊開講了許多關於那裡的信息,畢竟他多年之前曾經在裡面歷練過,有著親身的經驗,這些經驗都是無比寶貝的。

楊開很認真地聽著,不敢有絲毫遺漏。

據凌太虛所說,那個地方處在幽冥山,卻又不真正地屬於幽冥山,是一個很奇特的獨立空間,而入口處,就是在幽冥山的一個湖泊中。

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有怎樣的奇特能量和天地規則,反正只要活物死在裡面,一身能量和血肉精華都會凝成血珠,包括人和妖獸!這些血珠可以自己服用,也可以帶出來給別人服用。價值不菲。而且越是實力強大的人或者妖獸死亡,血珠的價值就越高,能給人帶來的提升也越大。

另外,在那地方。一切攻擊性防禦性的秘寶都不會起任何作用,應該是被一種無形的能量封印了,聽到這個消息楊開的心不禁涼了一大截。

自己現在的實力僅有離合境三層,鬼知道有多少真元境的高手會跑到那裡去,一旦遇到這些高手,楊開若無修羅劍或者千蕊血海棠助陣,肯定要落入下風,甚至極有可能被擊殺。

但一想起別人同樣也是如此。楊開不禁平衡許多。

那處異地每十年開啟一次,楊開這次也是運氣好,才剛回到凌霄閣就趕上了。若是再晚回來幾個月,肯定會錯過。

最後。凌太虛鄭重地給了楊開一個小布袋。

這個布袋大概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銘刻了許多繁奧的圖案,材料古怪,看起來很精緻。

「這是什麼?」楊開不解地問道。

「我喚它做乾坤袋,別看它很小。其實裡面大有名堂,能裝下足足一方的東西。」

楊開再次動容,詫異地看了凌太虛一眼,他沒想到連這種只存在於傳說中專門用來儲藏東西的秘寶。凌太虛居然也會擁有。

「都是祖師爺留下來的東西。整個大漢恐怕僅此一件,就連你們中都八大家都沒有。」凌太虛淡淡地道。

哦。不對,夢無涯那裡可能也是有的。不過那老東西把什麼寶貝都藏著掖著,除了他的徒弟之外誰也不給,委實小家子氣。

「裡面給你備了些丹藥,省著點用。」凌太虛叮囑道。

「恩,謝謝師公!等我回來了,會把這袋子還給你的。」楊開將小布袋鄭重地塞進懷裡,貼胸收好。

這玩意可真的是無上秘寶了,能儲藏東西的秘寶,世人也只是傳言曾經出現過,卻從未有人見到。

不過,楊開體內有一本鎮魂石製作成的無字黑書,那東西也可以用來煉製儲藏東西的秘寶,而且檔次也絕對比乾坤袋要高很多。

但楊開現在坐擁寶山卻不知如何利用,實在是有些悲劇。

往前飛奔出大概一天時間,一條深幽連綿,處處透著詭異氣息的山脈便出現在凌太虛和楊開的眼前。

幽冥山!大漢唯一的一處禁地!蒼涼荒古的氣息迎面撲來,這處禁地就彷彿是在古時期就匍匐在此的巨龍,讓人不寒而慄。

待到山前,還未來得及進去,左右兩旁竟然各衝出一支隊伍。

左邊來的有六人,楊開定眼一看,竟全是女子。這六人由一個老嫗,一個美婦領頭,剩下四個都是少女模樣。

那四個少女手足上戴了一些小巧的鈴鐺,飛奔起來,清脆悅耳的叮噹聲響傳來,如山澗清泉,讓人耳目一新。

而且這一群女子都是生的姿色不凡,那美婦雍容華貴,身材豐腴飽滿,烏黑秀髮在腦後盤成髮髻,露出白皙修長的頸脖,處處都透著一股成熟艷麗之美,尤其是那一雙眼眸,秋波流轉,動人心弦,勾魂奪魄,水汪汪的眼睛好似會說話一般,讓這天也藍了,花也香了。

四個少女更是俏麗萬分,豆蔻年華,娉娉裊裊,迤邐而來,粉嫩的藕臂半露在外,個個肌膚雪白,欺霜賽雪,腳下玉足小巧,精緻的腳趾勾勒出一副別樣的美感,燕瘦環肥,淺笑嫣然,或嬌羞,或美艷,或冷若冰霜,或熱情如火,四人擁在一起,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為之發狂。少女們的氣質雖然不及那美婦成熟誘人,卻也別有一番青澀動人的風情。

而那老嫗雖然看起來年紀很大,但依稀也可見其年輕之時定是容貌不凡,只不過無情的歲月在其臉上刻下了許多無法磨滅的痕。

這一群人沖至楊開和凌太虛面前三十丈處停了下來,老嫗淡淡地掃了兩人一眼,輕哼一聲。

能在這個時候來幽冥山的人,顯然都是抱著同樣的目的。

進入那一處奇異空間的位置有限,自然就是競爭對手了。

凌太虛沖那老嫗微微一笑,低聲對楊開道:「是一等宗門萬花宮的人。年輕人年輕氣盛,在裡面小心莫要著了這些小丫頭的道,要不然吃了你連骨頭都不會吐出來。」

楊開正雙眼冒光,用審視批判的目光打量那四個少女。聽凌太虛這麼一說,當即正了正臉色:「師公放心,我會小心的。」

片刻后,右邊的人也到了。放眼望去,只見領頭的是個跟凌太虛差不多年紀的老者,他的身後,跟著三個年輕人,有男有女。個個實力不凡,不過無論男女,身上的氣質都有些邪乎。

那兩個男子比楊開還要放肆,一雙眼珠子幾乎要粘在人家萬花宮女弟子的身上了。惹的他們身邊的少女很是不快。忍不住哼了一聲。

「這是鬼王谷的人。」凌太虛面色一沉,「你有麻煩了。」

「為什麼?」楊開疑惑。

「因為師公我當年與對面那老頭在裡面打過幾場,這是個邪宗,碰到了定要小心他們的手上功夫。」凌太虛答道。

楊開定眼望去,果然見到對面三人的手都有些古怪。不似常人有血色,反而陰森慘白,看起來猶如鬼爪般駭人。

對面那老者突然冷笑一聲:「凌太虛!你居然還沒死!」

凌太虛輕哼道:「鬼厲你也沒死!」

「好好好。」鬼厲獰笑著,「老夫還擔心你死了找不到人報仇。沒想到竟叫我今日在此碰到你,真是上蒼垂憐。」

「怎麼?五十年前教訓的你還不夠么?今日卻想要主動送死了?」凌太虛冷笑一聲。絲毫不懼。

鬼厲神色猙獰:「成年往事,提起來又有什麼意思?五十年前我輸你一籌。不代表五十年後也是如此!」

「要不要試試?」凌太虛傲然一笑。

鬼厲一雙眼如鬼火般陰森駭人,怨毒地盯著凌太虛,頗有些忌憚之意。

兩人對峙,連帶著鬼厲身後的三個鬼王谷弟子對楊開也是怒目相向。

楊開沖他們咧嘴一笑,神色不變。

「碰!」一聲響動傳來,卻是萬花宮的那個老嫗用自己的龍頭拐杖杵了下地面。

「兩位若是不想打,不如我們商議下聯手進幽冥山,如何?」老嫗淡淡地看著凌太虛和鬼厲。

凌太虛和鬼厲兩人雖然有恩怨,卻也真不想現在就動手,畢竟都是帶人來歷練的,若是誤了時辰可是會壞了大事。老嫗也是人精,看出兩人都需要個台階,這才說了一聲。

鬼厲嘿嘿笑道:「老夫給顏宮主一個面子,今日暫且不與你計較,待到此間事了,凌太虛,你我之間必有一戰!」

「隨時奉陪!」

鬼厲陰森森地打量著楊開,絲毫沒有避諱之意,沖他身邊那三個弟子道:「記住這小子的樣貌,到了裡面給我殺掉他!」

「是!」三人冷冷地應道。

楊開神色一冷,暗中將這三人的樣子也記了下來。

有了萬花宮老嫗的調停,凌太虛和鬼厲暫且放下了自身恩怨,三人簡單地商議一陣,由老嫗在前頭開路,四個少女緊隨其後,鬼厲居中策應,帶著他的三個弟子。而楊開和凌太虛則殿後。

至於那美婦,同樣也處在居中位置,只不過和鬼厲一個在左,一個在右。

有這四位神遊境高手守護,年輕一代的弟子可以說是安全至極,當然,前提是凌太虛和鬼厲二人不會給彼此使陰招。

凌太虛自然不會這般歹毒,倒是那鬼厲就不好說了,正因有這層顧慮,老嫗才會讓凌太虛殿後,以防鬼厲在背後偷襲。

所幸鬼厲也是個明白人,一路行去並未動什麼手腳,只老實本分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幽冥山,凶名昭著,一群人進了其中皆是小心翼翼,屏氣凝聲,因為即便是在最外圍,說不定也會碰到五六階的強大妖獸。

萬花宮的那些女子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套在她們手腕腳踝上的鈴鐺此刻也沒發出半點聲響,一行人行動起來皆是悄無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