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一十七章抵達(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七章抵達(四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短短五百里的路途,換做平時,以這樣一群人的腳力,只需兩個時辰便能抵達。神遊境高手飛行起來,更無需半個時辰。

但在幽冥山中前進五百里,卻足足hu費了兩日時間還未抵達。途中所遭遇的兇險和攻擊,遠超所有人的意料。

「顏宮主,你們萬hu宮每十年都會有人前來,次次皆是如此兇險么?」一次休息的時候,凌太虛開口問道,他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十年之前了,那時候雖然也有妖獸攔路,卻根本沒有這次頻繁。

那老嫗沉吟道:「不是,這一次也不知怎麼會這樣。幽冥山恐怕是出了什麼變故,一些弱小的妖獸都被趕到外圍來了。」

聽她這麼一說,凌太虛和鬼厲都微微有些變色。

「此地不宜久留,還是繼續趕路吧。」老嫗也察覺不妥,當即提議道。

一群人再次踏上路途,半日之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到了目的地。

前方有一個巨大的湖泊,湖水清澈,波光粼粼,但平靜的湖面上卻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隱隱讓楊開有一種心悸不安的感覺。

遙遙望去,只見這湖泊的邊緣處匯聚了一堆又一堆的人馬,這些人都是大漢各處勢力的高手攜帶弟子們前來歷練的,人數有多有少,多的也只不過七八人,少的三四個而已。

這些人都間隔著大概有三十丈左右的距離,圍聚在湖泊的邊緣處。

見到凌太虛這一行人馬之後,皆露出淡淡的不喜和警惕。

萬hu宮的老嫗沖凌太虛微微點了點頭,然後領著美婦和那四個少女朝湖泊處行去。

這一行鶯鶯燕燕的人馬出現,立馬吸引了無數年輕男子的目光。少女們也都見慣了這種場面,並無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乖巧地跟隨在老嫗身後,尋了一個無人的位置停下。

鬼厲陰森森地沖凌太虛一笑,又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楊開。

那金豪更是冷哼一聲,沖楊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這才在鬼厲的帶領下,與萬hu宮的人反向行去。

「我們也找個地方!」凌太虛說罷,領著楊開朝湖泊靠近。

湖泊邊大多數位置都已被這些先來的勢力霸佔了,凌太虛和楊開兩人走了許久都沒找到能停留之處。

但每經過一群人,凌太虛都會悄悄地傳音,告訴他這群人歸屬的勢力,是正是邪,參與試煉的弟子們實力如何,該小心提防什麼樣的宗門。

楊開暗暗記在心中,面上不動聲色。

一直繞了大半個湖泊,總算只找到了一處無人霸佔的場地,凌太虛明顯鬆了一口氣。

停留下來之後,兩人盤膝而坐,凌太虛越發細緻地替楊開講述湖邊各大小勢力的詳細情況,楊開一邊用心記下,一邊暗暗觀察。

了解的越多,楊開越是能察覺此次歷練的兇險。

這些勢力都是大漢所屬,大多數都是一二等的宗門,也有些三等宗門,每一家都來了至少兩三個弟子,象楊開這樣孤身一人要進去歷練的,絕無僅有。

凌太虛本也想多帶兩個人來給楊開作伴,但凌霄閣內實在是沒什麼好人選。

蘇顏倒是可以,但人家蘇顏修鍊的是冰心訣,殺戮太多對她並無好處。夏凝裳也可以,但偏偏是夢無涯的弟子,夢無涯把她當寶貝供著還來不及呢,怎會捨得讓她以身犯險?至於解紅塵之流,凌太虛根本不做考慮,帶他前來,只會給楊開下絆子。

前來湖邊的這些年輕人的實力,全都比楊開要高,至少也都是離合境七八層的,真元境高手比比皆是。

中都八大家倒沒見到有人前來,算是個不錯的消息。

「只有真元境和真元境以下的武者可以進去歷練,所以你倒不虞在裡面碰到神遊境高手。以你的實力,碰到一個真元境兩三層的敵人,應該可以應付的來,但若是遇到實力更高的,師公只給你一個建議——跑!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一味逞強好勝。拿得起是實力,放得下是智慧!」

「我知道了。」楊開微微點頭。

「記住,在裡面只有一個任務,那便是活下來。你想變強,不一定非要與人爭鬥,獵殺妖獸同樣也是變強的手段。

我估計抱著這個打算的人不在少數,如果有真的能信得過的人,不妨彼此聯合,這也是求生之道。」

「恩。師公,你看那邊是哪個宗門的,打扮頗有些怪異。」楊開突然用眼神朝遠處示意。

凌太虛定眼瞅去,眉宇不禁一皺,只見那邊有一群人,無論是服裝還是相貌,都與旁人有些細微的不同。

彷彿是察覺到了凌太虛和楊開的目光,那邊一群人也回望了過來,神色冷厲兇狠,警告的意味相當濃郁。

「不是大漢的人!」凌太虛輕聲道「是天狼國的人。」

「天狼國的人也跑過來了?」楊開愕然,天狼國,毗鄰大漢,那裡的宗門怎麼也不遠萬里跑到這處禁地來了?

「天狼那邊武風彪悍,傳言大多數武者都是手段殘忍之輩,而且他們非我族類,你在裡面碰到了定要小心。這一群人的實力,對你來說根本無法抵擋。」

「穿衣倒是挺暴露的。」楊開看得津津有味,天狼國那一群人中有兩個女子,身材妖嬈,身上的衣服及其稀少,兩條手臂都暴露在外,緊身的上衣遮擋不住那傲人的雙峰,彷彿要掙之欲出,上衣很小巧,這兩女子舉動之間更是將平攤的小腹和精緻的肚臍都露了出來,一身美妙若隱若現,下身的衣褲只是齊膝,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

「哎……」凌太虛無奈搖頭,還是有些想不明白,老大那麼憨厚木訥的人,怎麼就生出楊開這樣的葷小子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來到了這個湖泊邊,也不知根據什麼樣的規律,各方人馬都相隔著一定的距離,靜靜地等待。

不到一天的功夫,湖邊竟是圍了一圈的人。

後來者沒了位置,自然會將目光投向那些弱小者佔據的場所,三言兩語不合間,便大打出手。

短短一個時辰,戰鬥爆發了四五場,有一個小勢力的人馬,無論是老一輩的人物還是前來歷練的年輕弟子更是被屠戮殆盡。

血腥殘忍的場面,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既然敢到這裡來,就得做好與人衝突的準備。技不如人被人斬殺,也怨不得誰。

幸運的是,凌太虛和楊開雖然只有兩個人,卻也沒被什麼人給盯上,倒免除了許多麻煩。

但好景不長,隨著越來越多的勢力到來,凌太虛和楊開還是被人關注到了。

有一個與凌太虛差不多年紀的老者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弟子漫步而來,走到凌太虛面前十丈處停下。。

凌太虛盤坐在地,睜眼朝他望去,面色淡然。

楊開在一旁暗暗警惕,但有些意外的是,他並未從來人身上感受到敵意和殺機。

對面的老者微微沉吟,沖凌太虛抱拳道:「老朽映月門卓溫,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凌霄閣,凌太虛!」

「原來是凌兄!」卓溫顯然聽說過凌霄閣,淡淡地寒暄一聲,隨即開門見山道:「凌兄見諒,老朽帶著弟子一路跋山涉水,來的有些晚了,沒想到這一次異地歷練來了這麼多勢力,倒讓我們沒了位置。」

凌太虛是帶著楊開直接橫渡萬里飛奔過來的,所以雖然啟程較晚,但來的也算早的。而這個映月門的卓溫,早在一個月前就已啟程,可路途遙遠,再加上進了幽冥山一路艱辛,倒比凌太虛晚來兩日。

「卓兄有何指教?」既然對方沒有惡意,凌太虛自然不必給人臉色,心中雖猜到了對方的意圖,卻還是開口問了一聲。

卓溫乾笑一聲,道:「卓某想與凌兄打個商量。那渡湖浮萍一次可載四人進入,卓某看凌兄身旁就只有一個弟子,能否行個方便,讓老朽的兩個弟子搭個順風船?若不然卓某這次空跑一趟,回去了怕是會被人笑話,也讓兩位弟子失望。」

凌太虛將目光投向卓溫身後的兩個年輕弟子。

那兩人趕緊上前,男子道:「弟子陳學書,見過凌前輩。」

女子道:「弟子舒小語,見過凌前輩。」

兩人都是行的弟子之禮,神態恭敬,無絲毫不滿和跋扈。凌太虛將他們的表現看在眼中,暗暗點頭。映月門與凌霄閣一樣,都是二等宗門,門下弟子並無大奸大惡之徒。而且這一男一女都相貌溫和,不象是喜歡爭勇鬥狠之輩。

見凌太虛沉吟,卓溫連忙道:「凌兄放心,我這兩個弟子心性善良,此次前去歷練,也只以獵殺妖獸,尋找機緣為主,萬不會做出對你門下弟子不利之事,這一點老朽可以人頭擔保。」

說完,又補充道:「若這位小兄弟不棄,待進了裡面也可與我這兩位弟子結個伴,彼此間可互相照應。」

凌太虛心中已有計較,卻還是將目光投向楊開問道:「你覺得如何?」

楊開無所謂地點點頭:「可以一起進去,但結伴什麼的就免了。」

大家都不熟,雖然這位陳學書和舒小語看起來不錯,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自然是要提防。更何況,就算楊開信任這兩人,對方信不信他也在兩說呢,卓溫的話只不過是客套話罷了,怎能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