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二十章誰是黃雀(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章誰是黃雀(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聖誕節啊,都忘記了,祝各位書友聖誕快樂。

與兩隻幻電狼的戰鬥可謂是艱辛至極,處處兇險,只憑藉離合境三層的水準,又不敢暴露出自己的全部手段,在戰鬥之中楊開屢屢陷入險境,卻又次次神奇地化險為夷。宛若在萬丈高空走鋼絲,稍有不慎便會被這兩隻妖獸撕成碎片。

一點點的磨滅兩隻妖獸的氣勢,一次次地傷害它們的身體,耗費了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楊開才依次將它們斃於掌下。

一身的鮮血,有幻電狼的,也有自己的,身上至少有七八處傷痕,都是被兩隻妖獸撲咬導致,有一處傷痕甚至被撕下了些許血肉,疼痛鑽心,模樣狼狽。

這傷並非偽裝,而是真真切切的傷勢。四階妖獸也相當於離合境的武者,楊開以一敵二,能壓制手段做到這種程度,也足以自傲了。

不過那邊隱藏的人卻相當有耐心,在楊開與幻電狼戰鬥的時候,始終未曾露面,直到此刻也依然如此。

楊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悄悄地掃了那邊一眼,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擺出運功的姿勢,靜待著兩隻幻電狼血珠的凝成。

或許是楊開的戲做的太過逼真,那邊隱藏的人在確認周圍沒有危險之後,終於行動起來。

沙沙的腳步聲行來,未加隱藏。

楊開霍地睜眼,眼中一片冷芒閃過。

抬眼望去,正見到前方不遠處有三個身影大模大樣地朝這邊行來,三個都是男子,穿著一身暗紅色的長衫,看上去及其招搖。

為首的一個男子更是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笑聲響亮刺耳,看著楊開的表情頗為玩味。

楊開適時地露出驚慌之色,眼中一片痛恨和懊惱,緩緩起身,凝神戒備。

那三人互相打了個眼色,然後繞過來將他團團包圍著。

「幾位,這是何意?」楊開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沉聲問道。這個不經意的小動作,越發顯得他心中惶恐。

「這話問的可真有意思!」之前大笑的那個男子輕蔑地看著楊開「我們是什麼意思,你難道還看不出來么?」

楊開眉頭一皺,開口道:「兩枚血珠,幾位朋友若想要,儘管拿去,莫要為難我便成。

那男子冷冷一笑:「兩枚血珠算什麼鳥東西,你難道不知道武者死後凝成的血珠,質量和檔次要比妖獸高很多麼?血珠,我們要,你的命,我們也要!」

楊開面色一沉:「幾位朋友未免欺人太甚了吧。在下凌霄閣弟子,你們殺了我,我派師長定不會善罷甘休!」

「哈哈哈!」那男子聽了這話,不禁又是大笑「若是在外面,我們恐怕還會有些顧忌,但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死在這裡,沒有人會知道是我們下的手!」

這人話音剛落,楊開面上的驚慌之色突然地一收,變得冷酷無情,殺氣騰騰,一身元氣兇猛湧出,猛地一個轉身,右手上一片薄如蟬翼的刀片出現,對準悄悄摸到他後面,還沒來得及下手的一人脖子處劃去。

這三人也算是小心謹慎之輩,剛才圍住楊開之後並沒有立刻下手,畢竟他們的實力也不算多高,都未到真元境,而是由一人開口說話吸引楊開的注意力,另外一人摸上來暗算。

卻不料楊開早就洞悉了他們的行動,只是佯裝不知,將計就計罷了。

待到背後那個武者靠的足夠近之後,這才突下殺手。

突然的暴起,讓三人齊齊變色。楊開背後的那人更是一點都沒反應過來,血紅的刀片劃過,此人只覺得脖子處一抹滾燙,旋即便有一股溫熱的液體不受控制地沖了出去。

楊開速度如風,陽液凝成的刀片切過此人脖子之後,雙腳一錯,自創的步法展開,已如猛虎獵豹,撲到了第二人面前。

這人匆忙間反擊了一招,拳頭中金鐵交鳴之聲傳出,整個拳頭都變得金光燦燦,勢大力沉。

楊開直接將陽液凝成的刀片甩了出去,正中此人打過來的拳頭。

一聲慘叫,刀片插了進去,拳上鮮血直流,趁其叫痛之時,楊開已矮下身子,狠狠一拳擂在他的腹部上。

如海浪三疊般的元氣灌入,這人面色一白,伴隨著碰碰碰三聲悶響,口中噴出鮮血,踉蹌倒退。

楊開身如靈燕,飄逸輕盈,縱身一跳,飛竄到他的肩頭,雙腳夾著此人的腦袋,身子猛地轉過半圈。

嚓一聲,第二個武者的脖子被扭斷了。

電光火石間爆發出來的戰鬥,三人被殺兩人,剩下的那個呆立當場,直到楊開輕飄飄地從半空中落下,他才回過神來。

「你……」這個武者面露駭然之色,突發的變故讓他心神震駭,楊開的狠辣和兇殘的攻擊更讓他心驚膽戰。

大笑一聲,楊開道:「朋友,下次說大話之前先掂量下自己的分量夠不夠,免得風大閃了自己的舌頭。」

望著一身鮮血的楊開,感受他身上狂暴而兇猛的元氣波動,這人面色剎那間慘白起來。到了如今他哪裡還看不出來楊開之前與兩隻幻電狼的戰鬥根本未用全力。以他的身手和這澎湃的元氣,真要殺那兩隻妖獸,根本無需一炷香的功夫,可他偏偏打了一個時辰左右,分明是做戲給自己三人看的。

「原來你早就知道我們躲在一旁!」此人面色驟冷,自己的兩個同伴幾乎是在剎那間便斃命,雖然驚恐,可也激起了他的殺機和憤怒。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嘖嘖……你們打的好算盤,就不許我利用一番么?」楊開冷笑一聲。

「你該死!」這人怒吼連連,兇猛催動元氣,一塊金光燦燦的大印突然在他面前呈現,應該是動用了什麼武技,而且這武技的檔次絕對不會太低。

楊開神色冷峻,再也無所保留,不屈之敖加身,本就狂暴的元氣更加暴動起來,一身氣息詭異莫變,邪氣凜然,殺意無限。

離合境頂峰的實力!

不屈之敖一直是楊開的殺手,平時能不動用就不動用,免得被人窺探到端倪,暴露了自己的底牌。但是在這個地方,面對這種敵人,楊開也不想藏私了。

只要趕盡殺絕,便不會有什麼後顧之憂。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膽,盡情地發揮出自己最強的實力。

對面的敵人神色再一次駭然,楊開突然暴增的實力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已沒了回頭路,一手舉著那金光燦燦的大印,怒吼一聲便朝楊開攻來。

楊開怡然不懼,單手成爪,一爪抓在那大印上。

身軀微微一震,畢竟是一招武技,可不是那麼容易擋下的。對方嘴角露出一抹獰笑,元氣催動的更厲害了。

楊開體內的真陽元氣也突然爆出,炙熱的元氣灌入在那大印上,不到片刻功夫便傳來嚓嚓的聲響。

大印上竟被焚煉出道道裂痕。

楊開的真陽元氣的精純和濃郁度,不比一般的真元境武者差,這個對手才只有離合境八層的實力,體內元氣還未轉化為真元,與楊開這般硬碰硬,哪裡會是對手?

嚓嚓的聲響接連不斷。

對方面色慘白,察覺不妥,連忙道:「朋友手下留情,我是金光殿的弟子,之前有眼無珠多有得罪,朋友大人不記小人過啊。」

楊開一陣冷笑,眼中瘋狂和嗜血之意越濃:「我知道你是金光殿的弟子!」

正因為知道,所以楊開才有恃無恐地做了一場戲,將他們三人給引了出來。若不是他們穿的暗紅衣服暴露了身份,楊開肯定不會這般冒險。

金光殿,只是個三等勢力,門下弟子這次來了三人,都只有離合境的水準!這一點,之前在湖邊的時候凌太虛跟楊開講過。

嘩啦……漫天金光,這個金光殿的弟子的大印徹底爆開。

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暴起發難,袖口中彈出一柄利刃,如靈蛇出洞,直取楊開的咽喉之處。

剛才的求饒,也不過是虛以委蛇,兩位師弟被殺,他與楊開的仇怨已無可化解。

但這柄利刃並未能傷到楊開,刺到半途中,他的動作便定了下來,低頭朝自己胸口處望去,只見楊開的一隻手都插進了心窩中。

心臟猛地跳動一下,旋即便沒了動靜。

楊開抽出大手,帶起一蓬熱血,神色冷漠。

一戰斃敵三人,都是離合境七八層的武者,而且毫無壓力!以弱勝強,以少勝多,楊開對自己的真正實力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靜待在原地,片刻后,三個金光殿的武者一身元氣和血肉精華都凝練成了血珠。

楊開走上前將其收取,不禁驚訝地發現,這三枚血珠比起自己之前獲得的那些都要大很多。

足有拇指甲大小了。

四階妖獸被殺之後的血珠,也只有豌豆大,但離合境武者死後的血珠,怎麼大了這麼多倍?

沒時間仔細查探,楊開將兩隻幻電狼的血珠也收起,再將這三人身上的值錢東西搜刮乾淨,匆匆離開此地。

一炷香過後,不少妖獸都聚集到了這個地方,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是帶領它們來到此地的明燈。

而此刻,楊開已在十幾里開外。

這幾天收穫了不少血珠,楊開想找個安全的地方煉化吸收了它們,只有這樣,自己的實力才能有所提升,才能應付更強大的妖獸和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