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二十三章空中激戰(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三章空中激戰(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兩人雖然是一前一後跳下懸崖,但楊開是自己墜落,而於成坤卻是借力竄下,速度上自然不能相提並論,後者無疑要更迅速許多。

「小子,你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我手上!」於成坤頭下腳下,兇猛朝楊開撲來,口中冷聲喝道。

半空中,於成坤一雙鬼爪舞動,一張扭曲的人臉突然自其掌心處激射出來,這人臉與當日與地魔初次相遇之時看到的很相似,人臉猙獰咆哮,夾雜著無匹的怨氣和煞氣,如猛鬼厲魂,轉瞬間便撲到了楊開面前。

楊開把手一張,一掌擊向這怨魂般的人臉,卻沒感覺到絲毫阻礙,反倒是被這怨魂衝進了體內。

胳膊上一陣涼意傳來,楊開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整隻胳膊迅速布滿寒霜。

於成坤得意大笑:「你死定了!」

這招式是鬼王谷的邪惡武技鬼王印,正是以人的魂魄修鍊而成,抓來一個活人,然後不停地折磨羞辱他,卻不讓他死去,讓他充滿憤怒和怨毒的情緒,待到一定程度之後再將其擊殺,以特殊的方法取其怨魂,再吸入體內修鍊。

鬼王谷弟子的這一招以平常手段根本無法防禦,一旦被怨魂沖入體內,基本上敵人就是待宰的羊羔。

於成坤不想浪費時間,自然是要迅速將楊開擊斃,好取其血肉元氣凝成的血珠。

一招得手后,更是肆無忌憚地朝楊開抓來。一把將其抓在手上。

但下一刻,於成坤的身軀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臉色驟然白如金紙,張口就是一股血箭噴了出來。

就在剛才。他感覺自己打出去的怨魂與本身的聯繫竟然被切斷了!這怨魂寄託了他的精血和真元和神魂,怨魂一滅,於成坤本身也要受不輕的反噬。

「怎麼回事?」於成坤驚駭萬分,低頭望去,卻見楊開胳膊上的寒霜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融,這個凌霄閣弟子的嘴角邊更噙著一抹得意的微笑。

「桀桀桀桀……」地魔在楊開體內猖狂地大笑著,「沒想到啊沒想到,老夫不能出手。竟然還有人給老夫送來可口的美餐!不錯不錯,這怨魂煞氣頗重,真是好美味!」

三兩口咀嚼下來,怨魂已被地魔吞噬。地魔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角:「少主,問問他還有沒有這東西了,多讓他弄幾個出來,讓老夫好歹吃個半飽啊。」

「他怕是沒有了!」楊開見於成坤受創,知道那怨魂肯定是珍貴的東西。這樣的東西於成坤不可能再有第二個。

聽楊開自言自語,於成坤面色驟然冷了下來:「是你!你用了什麼手段毀去了我的鬼王印?」

楊開冷笑一聲:「你猜猜看!」

「我殺了你!」於成坤勃然大怒,張手就朝楊開的天靈蓋拍了下來,鬼爪上森光閃爍。殺機撲面。

「嘩」地一聲輕響,兩道火紅的光芒突然自楊開背後閃出。感受到這一股兇猛的元氣波動,於成坤心神震駭。連忙鬆開楊開,打出去的招式也不由自主地收了回來,雙手擋在身前擺出防禦的姿態。

但他剛做完這個動作,便看到與他一同往懸崖下墜落的楊開竟突然定在了原地,反倒是自己,依然以一種迅捷的速度繼續朝下墜落。

抬頭看去,於成坤的瞳孔頃刻間收縮。

他看到那個凌霄閣弟子傲然立於半空,冰冷的雙眸淡淡地看著自己,猶如蒼鷹俯瞰大地,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讓人無法鄙視的凜然氣息。

而他的背後……

竟有一雙火紅的翅膀!如焰火熊熊燃燒,周邊的空氣無限扭曲。

他就站在那裡,不可一世,睥睨縱橫!

於成坤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什麼秘寶!不對,此地的秘寶根本無法動用,這不是秘寶。難道是武技?什麼樣的武技會有如此絢爛的效果,什麼樣的武技又能讓人的背後平白生出兩隻寬大的翅膀。

心神震動間,於成坤短暫失神。

楊開卻已一展陽炎之翼,迅速飛下。

與剛才的情況完全相反,現在兩人的位置徹底調轉過來。於成坤心中一凜,自也不敢有所怠慢,真元迸發,往下墜落的速度陡然變緩,竟也有將要固定下來的趨勢。

楊開哪會給他這個機會?電光火石間已飛到了於成坤頭頂上,狠狠一拳朝他的天靈蓋轟去。

於成坤心中叫苦,他已是真元境武者沒錯,但畢竟才只有真元境三層而已,若無人阻礙,御空飛行也是可以的,可有強敵攻來,他哪還能平穩飛動?

換句話說,真元境武者,不過是剛剛學會飛行,根本無法在飛行中與人交手作戰。

楊開這一擊打過來,他不得不調動全身的真元,反手迎上。

轟地一聲,於成坤以一種比剛才還要迅猛的速度朝下栽去,高速墜落中,從下襲來的逆風颳得他幾乎睜不開眼帘,口鼻中全是涼意。

匆匆調動真元,想穩住下落的趨勢,才剛見成效,頭頂上又有殺機襲來。

於成坤心神震駭,萬沒想到楊開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百忙中又是出招抵擋,可匆匆的阻擋哪裡攔得住楊開的全力爆發?

於成坤只感覺雙手上一陣劇痛傳來,炙熱滾燙的元氣竄進自己的經脈之中,險些衝進丹田。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這個凌霄閣弟子根本不象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好對付,自己的鬼王印被他無聲無息地化解,他更有那種背後生出雙翼的武技,而且這人的元氣也精純的不象話,實乃扮豬吃老虎的典範!

之前的所有示弱,不過是為了麻痹自己而已。

於成坤心中悔恨萬分,萬不該貪圖那幾瓶丹藥跟這小子一起跳下懸崖。現在身在半空,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三成,被他給吃的死死的。

抬頭看去,只見楊開又攻殺了過來,可頭頂上哪還有懸崖的影子?自己在這片刻時間已經下墜了不止五百丈左右,現在縱然想飛也飛不上去了。

轟……

於成坤慘呼一聲,只感覺肩頭都被打塌下去,本就不慢的下墜速度再快一分。

以這樣的速度墜落,一旦觸碰地面,自己鐵定屍骨無存!

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於成坤膽戰心寒,肝膽俱裂,有心求饒,可才一張嘴,強風便灌入口中,讓他根本無法傳出任何聲音。

天空中,兩道身影都在急速墜下,不同的是身處下方的於成坤是不由自主,而在上方的楊開卻是兇猛揮動陽炎之翼,一邊追著於成坤,一邊出招。

轟……轟……轟……

每一次攻擊,都間隔了很長的時間,畢竟於成坤的速度越來越快,楊開想要追上去也得花點時間才成。

也不知到底往下墜落了多久,更不知這懸崖到底有多高,楊開和於成坤兩人都是一頭扎進了白蒙蒙的霧氣之中,如墜雲端。

一連攻了十幾招,於成坤的一邊肩膀被廢,兩隻胳膊也骨頭盡斷,鮮血直流,模樣凄慘狼狽。

在這空中,有陽炎之翼輔助的楊開,才是真正的主宰!

若非於成坤拚命催動真元,緩住下墜的趨勢,楊開早就沒辦法追上他了。但即便如此,於成坤的墜落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頭頂上再一次殺機襲來,於成坤抬頭看去,正見到楊開又朝自己攻出一招,慌得他眼神黯然,神色驚恐。

他的胳膊已經被廢,根本沒辦法再抵擋,這一招打下來,自己必死無疑!

可讓於成坤驚詫萬分的是,楊開的臉色突然一變,本要攻到自己身上的招式又收了回去,背後那兩隻招搖的翅膀用力煽動,下墜的速度迅速變慢,漸漸有定格的趨勢。

逃過一劫,於成坤沒有絲毫欣喜,因為他猜到楊開為什麼會突然收手,又拚命減緩下墜的速度了。

低頭看去,果然如他猜測的那般,下方几十丈處就是地面。

真元不要命地催動湧出,於成坤期待自己能平安落地。

但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幾十丈的距離,不過一瞬間便已拉近。

「碰……」地一聲。

身在半空中緩緩飄落下來的楊開眼皮忍不住一跳。

就在於成坤墜落的地面上,一大灘暗紅鮮血如嬌艷的花朵一般綻放,碎肉,殘肢,到處都是,看上去及其駭人。

一個真元境三層的武者,如果正面對抗,楊開估計自己毫無勝利的希望。但是利用這種地勢,敵人未給楊開造成任何傷害便死無葬身之地。

任何時候都莫要小瞧對手!楊開抿了抿嘴唇,暗暗自省。

就在於成坤死掉的瞬間,奔赴到懸崖邊的金豪和那女子都忍不住面色一變。

他們鬼王谷的三人,有著特殊的方法查探彼此的位置和生機。於成坤一死,金豪和這女子便已察覺。

「於師兄死了?」那女子小嘴微張,怔怔地站在原地。

金豪衝到懸崖邊,低頭往下一看,只見下方一片雲霧遮蔽,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不由憤恨道:「定是被那凌霄閣的小子拖下懸崖同歸於盡了!」

「怎地如此不小心!」那女子恨恨地跺了跺腳,「他一個真元境三層,就算真的墜落懸崖,只要謹慎一些,應該也能飛上來。」

金豪同樣面色難看:「看樣子我們都低估了那個凌霄閣的小子,他定是隱藏了些什麼不得了的手段,讓於師弟一時不察,中了暗算!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