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千八百七十四章 反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八百七十四章 反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大管事接過,審視片刻,扭頭望著杜如風呵呵一笑:「你還說司晨將軍這是喜歡他,親近他,我看著是在找機會栽贓陷害於他!差點沒把他給害死,不過好在事情沒有做的太絕,關鍵時刻繞了他一把。」

杜如風也笑道:「原來如此,我之前就在奇怪,大將軍怎會有那般表現,原來一切都是為了今日。」頓了頓道:「如今事情既然已經真相大白,那就說明靈果丟失不關雜役偷盜,只是大將軍一時興起吃了一枚,大管事,你看這楊開……」

大管事揮了揮手,那兩個走出來的七巧地弟子又立刻退了回去。

經此一事,大管事似也沒了逗留的興緻,轉身道:「看看別處去吧。」背負著雙手,凌空虛步,朝遠處行去。

一群人前呼後擁地跟著離開了,杜如風臨走之前瞧了楊開一眼,悄悄傳音道:「好自為之!」

楊開目送眾人離去,目光緊咬在周政的背影上,方才大將軍吐出果核之時,他明顯看到周政露出意外的神色,不禁皺起眉頭,今日這事,到底是誰做的?是不是與周政有關?

仔細梳理一下事情的脈絡,那盜果之人絕對是要致自己於死地,而且應該就是今日才偷摘了自己一枚果子。

自己與方泰之前是被關押在坊市的牢房裡,所以來遲了一陣,也給了那盜賊下手的機會。下手之人不是方泰,可自己卻是因為方泰而被巡邏隊抓進牢房,昨天方泰似乎也有意激怒自己,將自己與方泰撈出來的是周政……

心緒起伏,神念轉動,楊開感覺自己似乎撥開了重重迷霧,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只是……如果真如自己猜的這樣,那這傢伙是如何保證大管事一定會來檢查自己的葯園呢?單單隻是因為司晨將軍嗎?倒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大管事看到了司晨將軍,肯定會有所好奇,到時候無論大管事有沒有下來查探的意向,此人都可以引導一二。

可惜今日是大管事自己要下來的,並非有人引導,否則楊開定能驗證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

好端端的差點惹來一場殺身大禍,楊開怒極,若非最後關頭司晨大將軍力挽狂瀾,這一劫說什麼也躲不過去,就算是杜如風恐怕都保不下自己,從之前杜如風出面大管事不買賬的局面就可以看的出來,事關雜役偷盜非得重罰不可,反倒是大將軍吃了一枚卻是無關緊要。

這雜役當不得了……這才短短几個月,就差點出事,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一念至此,楊開連忙將趴在自己頭頂上的大將軍抱了下來,雙手捧著,放在自己眼前仔細端詳!

之前剛被這傢伙拿腦袋當雞窩的時候,楊開還感覺挺羞恥,後來見識到大將軍財神爺的本事,也就聽之任之了,怎麼也沒想到今日居然會要它來救命!現在怎麼看怎麼順眼,一把摟進懷裡,使勁蹂躪:「有你的啊,這等絕境也被你找到活路了!」

大將軍一身翎毛乍起,喔喔直叫,奮起一身力氣,卻怎麼也擺脫不了楊開的禁錮,叫的慘不忍睹。

好片刻功夫,楊開才鬆開它,一屁股坐在地上,將它放在自己面前,呵呵直笑。

大將軍此刻哪還有威風的模樣,渾身翎毛亂糟糟的,一擺脫控制便抖著小翅膀飛撲過來,啄個不停。

楊開舉手來擋:「好了好了好了,隨便發泄一下就行了。」

玩鬧一陣,大將軍才平息怒火,站在楊開面前拿嘴喙梳理自己的翎毛,時不時地歪著頭瞥楊開一眼,那眼神高傲的不得了。

楊開手撐著膝蓋,托著腮幫,好奇道:「你怎麼會有火靈果的果核的?你吃過火靈果嗎?」

大將軍張口就吐出一團金光來,楊開接過,發現那赫然是好幾枚果核。

「你還真吃過!」楊開訝然,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今日關鍵時刻司晨將軍有能力救他一把了,「為什麼要幫我呢?」

其實楊開更想知道的是,司晨將軍為何會對他另眼相看,旁人想從大將軍這裡弄開天丹,也是看大將軍心情的,唯獨他能用一條蟲子換一枚,還硬生生地用這種方式開闢出一條財路。

這絕對不止是之前跟它打過一架的原因,可惜直到今日,司晨將軍也沒有與他好好交流過什麼,自己說的話,大將軍是能聽懂的,那就說明大將軍有與人交流的本事,卻懶得去交流。

想不明白,懶得去想,伸手抱起大將軍,將它放在自己頭上,楊開起身道:「今日得你救命之恩,他日你若有所相求,直管道來,楊某萬死不辭!」

也不知道大將軍聽清楚沒有,反正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果園雖大,但大管事巡查下來也不過一天的功夫而已,楊開一直等到了第二日,才等來杜如風。

悠一見面,杜如風就道:「楊開,昨日之事我已儘力為你開脫,只可惜牽扯偷盜我也無能為力,好在最後關頭大將軍主動站了出來,否則事情真的不堪設想。」

楊開拱手道:「杜大人嚴重了,昨日杜大人墓鞀持意弟子看在眼中,也銘記在心。」

杜如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能這麼想最好不過,怎麼?特意叫我過來是有什麼事要說嗎?」若非楊開昨日傳音於他讓他過來一趟,他也不會今日來此。

楊開道:「是有件事。」伸手示意道:「杜大人請!」

將杜如風讓至一旁的桌椅落座,楊開又取出香茗泉水烹調,這些東西都是放在空間戒中備用的。

杜如風笑道:「有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

楊開略做沉吟,開口道:「弟子想問,杜大人之前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

杜如風饒有興緻地望著他:「怎麼?想通了?之前不是還拒絕了本座。」

楊開乾笑一聲:「此一時彼一時,之前弟子有所顧忌也是事出有因,然而經過昨日之事,弟子才發現,身為雜役,許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弟子不喜歡這種身不由己的感覺,而且,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天經地義的事,大人既然給了我機會,弟子自然該好好把握。」

杜如風微微笑道:「在我七巧地中,雜役的數目是最多的,可是雜役的身份是最低的,有人來我七巧地做了三千年雜役也沒能翻身,有人只需要區區數年便能鯉魚躍龍門,這都是碌模你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本座要提攜你,你放心,本座之前說過的話自然算話。」

「先謝過杜大人!」楊開起身行禮,卻不落座,繼續道:「弟子再斗膽問上一句,若是跟隨了杜大人之後,弟子是何身份?」

「洗去雜役之身,那便是七巧地的弟子了。」

「屆時我該做些什麼?」

「你想做些什麼?」杜如風反問。

楊開挑眉道:「弟子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嗎?」

杜如風呵呵笑道:「只要在我的庇護範圍內,不違反七巧地規矩的事,都可以。」

楊開伸手在自己眼前畫了一個大圈:「弟子要當這果園管事!」

「嗯?」杜如風微微眯眼,「你的胃口有些大啊。」

「大人若無法成全,就當弟子冒昧了。」

杜如風哼了一聲:「你這是在激將本座嗎?」

「楊開不敢!」

杜如風定定地瞧了他一陣,心中隱隱有些後悔剛才撂下那麼大的話,現在被楊開話趕話搞的有些騎虎難下。答應吧,這事他也做不了主,不答應吧,在楊開面前著實丟人。

權衡一陣道:「你想當果園管事也是好事,正如你所說,人往高處走,但是如今管事之位另有其人,周政此人雖說無能了一些,卻也沒犯過什麼大錯,貿然撤銷其管事之職也是不公,不如……」

沒等他話說完,楊開便道:「若是周管事犯錯又該如何?」

杜如風皺眉道:「周政犯什麼錯了?不過不管他犯什麼錯,自有門規處置,誰也偏幫不了他。」

楊開聞言道:「周管事被撤職之後,弟子可能接任管事之職?」

杜如風失笑道:「你跟周政有什麼間隙嗎?為何一心想要將他拉下來,頂而替之。」

楊開搖頭道:「稍後弟子會為大人揭曉謎底,還請大人回答弟子剛才的問題。」

杜如風神色凝肅地想了一陣,開口道:「管事之職需得尊者親自任命,我只有舉薦之權!」

「那就先謝過大人!」

「行了,拐彎抹角這麼久,你到底想說什麼,趕緊說吧。」杜如風也被他搞的有些不耐煩了,面色略有不悅。

「還是昨日之事!那枚靈果並非大將軍取走,而是真的有人偷竊!」

杜如風變色,沉聲道:「楊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你知不知這一句說話出來有人可能會死?」

楊開眼觀鼻,鼻觀心:「昨日之前不知,昨日之後知道了。」

杜如風手指輕輕地扣著石桌:「仔細講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