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三十四章琉炎液(一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四章琉炎液(一更求月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月票雙倍了,投一張變兩張,投兩張變四張,跪求月票!!!!到了最後月底了,小莫不希望被人爆下去啊,好歹也佔個新書月票榜的位置啊。

齊劍星死後,沒多大一會一顆血珠便凝了出來。跟當初鬼王谷那人死後的血珠差不多大小。

畢竟都是真元境的年輕武者,實力差距並不是很大。

楊開一邊喘氣一邊將血珠收起,然後在齊劍星身上搜索著。不大一會功夫,便又找到幾枚大小不一的血珠,這應該是齊劍星之前戰鬥的戰利品,卻沒有服用。

除此之外,還有些銀票和一個通體碧綠的瓶子。

這便是全部收穫了。

統統收進乾坤袋中,楊開迅速離開現場。

半日後,一處山腹中,楊開盤膝而坐,服用了幾顆療傷丹,也換下了自己染滿鮮血的衣服,去除一切可能存在的血腥味。

藏身的這個山洞是他自己挖出來的,在得知天狼國那些人能夠奴役妖獸而戰之後,楊開就知道自己以後的行動得更加小心才行,挖出山洞,藏身在內療傷,又把洞口封死,這樣可以避免一切可能存在的麻煩。

與齊劍星的一戰,傷勢不算輕,也不算重,楊開現在的實力和身體恢復能力都比以前大大增強,並不需幾日就可痊癒,更何況有療傷丹相助。

短短三日,身上的三處血洞便已無大礙雖未痊癒,卻也不會再流這三日,楊開一直在回憶著與齊劍星一戰,他的驕狂失利,自己的謹慎小心從中尋找別人的不足,以自省己身。

收穫良多!

睜開眼后,身體處處歡愉,全力以出的一場戰鬥,讓人感覺心情愉悅。

丹田內的陽液得稍微補充一下了,好在師公凌太虛在乾坤袋內留了幾瓶陽屬性的丹藥,楊開倒不至於為此發愁。

吞服了整整一瓶丹田內的陽液才多出十幾滴。

元氣精純之後,現在凝練一滴陽液需要的能量也變得比以前多了不少,這是好事。

想了想楊開將剩下的幾瓶陽屬性丹藥也全部吞服了下去,總算讓陽液的數量激增。

搜索著乾坤袋,楊開拿出了一個碧綠的瓶子。

這個瓶子是從齊劍星身上搜出來的,也不知裡面到底裝了什麼。

揭開瓶口,剎那間便有一股炙熱的感覺襲來,這感覺讓楊開親切卻也不禁微微動容。

他分明察覺到這瓶子中的東西蘊藏的能量及其精純濃郁,雖與自己的陽屬性元氣中的能量有些相似之處,卻不盡相同。

低頭一看,楊開只見到瓶中有一種宛若琉璃一般的液體,呈現出火焰的顏色。

不多,也就只有四五滴的樣子。

齊劍星身上什麼都沒有唯獨只有這一瓶液體,將其視若珍寶,價值肯定不低。

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楊開左右觀察,嗅來嗅去,暗自揣度,好奇的要命。

「地魔!」楊開招呼一聲。

「噯,老奴在呢。」地魔答應的相當諂媚阿諛。

「瞅瞅這東西,認得不認得?」楊開問道。

地魔不禁輕咳幾聲,咳聲尷尬。

「算了……」楊開心頭雪亮知道地魔肯定又愚鈍了。

這老魔記憶混亂,有的時候能派上大用場,有的時候卻是一無是處,楊開對此早已習以為常。

若地魔真認識這個東西,肯定早就迫不及待要來跳出來證明自己的見識,怎會等到楊開開口詢問?

嗅了半晌,楊開覺得這玩意應該無毒,跟地魔探討了一會,他也這般想。

但楊開還是有些不放心,從閉關之處衝出來,尋了許久,才找到一隻落單的四階妖獸,不由分說一頓胖揍,將這妖獸打的昏厥,然後帶回山洞處。

回來的路上摘了一根枯草,楊開小心翼翼地用枯草蘸了一點瓶中的液體,然後放進妖獸的嘴中。

靜靜地等待觀察著。

不大片刻功夫,那妖獸竟凄厲無比的慘嚎起來,好似中了劇毒一般,渾身抽搐個不停,嘴中白沫直吐,身上忽明忽暗地閃爍著。

楊開面色凜然,暗道剛才幸虧沒有冒險嘗試,要不然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正當楊開這般以為的時候,那四階妖獸身上竟突然散發出一股澎湃的能量波動,旋即它猛地掙脫了楊開的束縛,龍精虎猛,在山洞內與楊開大戰起來。

這一番狀態,哪還有中毒的樣子?

激戰許久,楊開怒斃之!

望著妖獸的屍體出神,楊開有些不解。

自己帶它回來之前,它分明只是一隻四階妖獸,自己輕鬆就把它給打暈了,可為什麼剛才感覺它強大了很多?好像有五階妖獸的實力了。

正疑惑的時候,一顆血珠悄然成型。

楊開定眼一看,愣了許久,臉色陰晴不定,旋即忍不住破口大罵!

「少主消消氣……」地魔連忙出聲安慰。

讓楊開如此憤怒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是他已經猜測出這碧綠瓶中裝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了。

證據便是這隻妖獸死後凝出的血珠!

這一枚血珠,有小拇指甲大小,雖不比五階妖獸死後的血珠,但比四階妖獸的血珠要大很多。

能讓一隻四階妖獸在短短的時間成長到接近五階的程度,那瓶中的液體分明是一種寶貝!

結合大半年前的聽聞,再對比瓶中液體的形態和顏色,楊開一臉的懊惱。

琉炎液!

淬鍊元氣的天才地寶,能讓元氣變得更為精純凝練,更加濃郁出眾。

在這天地間,能淬鍊武者元氣的東西並不多,所以每一種都價值連城。諸如九陰凝元露,便是其中高端的存在。

而這琉炎液,同樣也是如此。

之前在湖邊聽映月門老者卓溫說起琉炎液的時候,楊開並不是太動心,因為他已經有了九陰凝元露,沒必要得隴望蜀。但現在機緣巧合又得到了琉炎液,情況就不一樣了。

九陰凝元露可以留在晉陞真元境的時候使用。

琉炎液現在就可以用,雙管齊下,效果肯定更好。

可惜,這樣的寶貝,卻讓一隻妖獸分去半滴,楊開心疼,肝疼,肺疼……渾身上下每一處都疼。

事已至此,懊惱無用,一邊感慨九星劍派這人的好運氣,一邊盤膝坐下。

小心翼翼地從瓶中引出一滴琉炎液滴入嘴中服下,楊開趕緊閉目,眼觀鼻鼻觀心,入定!

真陽訣運轉起來,楊開感覺到腹部處有一股火燒似的動靜蔓延開來,修鍊陽屬性或者火屬性功法的人,一般都不會產生這種感覺。

由此可見,琉炎液中蘊藏的能量是多麼炙熱。

灼燒感最初還不是很強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楊開很快就有一種置身火爐一般的滾燙灼燒感,渾身上下熱氣騰騰,才換上的新衣服瞬間就被汗水打濕。

這劇烈的灼燒感,先是在小腹處停留了片刻,旋即便在真陽訣的牽引下,四面八方朝自己的四肢百骸處灌去。

經脈劇痛!楊開死死地咬著牙關,不敢有絲毫鬆懈,訣法運轉的越發迅速。

這熱度就好像是能燒通大天的烈焰,似能焚化大地的岩漿′在經脈中流竄的同時,焚煉著楊開經脈內的元氣。

幾個周天運轉下來,楊開赫然發現自己已被壓縮提純到極限的元氣,竟又變得純凈一分。

精神一震,更加用心。

片刻后,經脈中的元氣又到了極限,已經無法再變得更精純,楊開以心神牽引著琉炎液的能量,將之沉浸到丹田處。

丹田內,有近百滴陽液可供焚煉。

時間緩緩流逝,幾日後,楊開睜眼,眸中精光四溢,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氣:「爽!」

一滴琉炎液,將他的渾身元氣再度焚煉一遍,百滴陽液減少了十幾滴,但每一滴陽液中蘊藏的能量都比之前要多出不少。

不但是元氣的改變,甚至就連一身經脈和血肉都有些悄然的變化。

經脈變得更堅韌寬闊,血肉變得紮實緊繃,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都歡欣鼓舞,從內到外的煥然一新。

本是離合境七層的實力,往上鞏固了一大截,距離離合八層已相去不遠!

這就是淬鍊元氣的效果,有時候晉陞突破,並非只有增加體內能量一個途徑!

「地魔,你說我要是再服用一滴琉炎液,會不會直接突破?」楊開有些躍躍欲試。

雖然地魔有時候不太靠譜,但現在卻給出了寶貴的經驗:「大概沒用了吧。能將少主的元氣淬鍊到這程度,已是這一種天才地寶的最大功效,這種東西可不是服用越多效果越好,想要再淬鍊,只能尋找更好更高檔的寶貝。」

「我也這麼覺得。」楊開收起心思,鄭重地將碧綠小瓶塞進乾坤袋內。

也不知九星劍派的人到底是從哪裡找到的琉炎液,齊劍星身上都有幾滴,那武乘儀呢?他身上只怕會更多吧?

想到此處,楊開嘿嘿冷笑起來。

武乘儀派出齊劍星來追殺他,楊開怎會就此善了?本就有仇怨,現在又知道對方身懷重寶,楊開不打他主意才怪。

不過武乘儀這人實力太強,而且還是那一群武者的臨時領袖,真要與他撕破臉皮,勢必沒什麼好果子吃,此事只能徐徐圖謀。

收拾下心情,楊開破關而出。

接連一個月,楊開都在異地中獵殺妖獸。這一個月闖蕩下來,倒沒再遇到任何人,只不過尋覓到的妖獸數量少之又少,看樣子事情確實如陳學書當日告訴自己的,這異地內的妖獸,大多都已被天狼國的人奴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