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三十八章誰在當家做主(30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八章誰在當家做主(30票加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紫陌率領著自己的妖獸大軍來到金豪死後的地方,在那堆齏粉中撥弄許久,卻始終未尋到自己的控魂蟲,面色不禁一沉,俏臉冰寒。

天狼國武者的控魂蟲,每一隻都無比珍貴,倒不是說蟲子本身的價值很高,而是因為蟲子身上有他們的神魂絲線。

這東西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落到敵人手上被焚煉了,神識勢必要受損。若是在激戰中遭遇這樣的打擊,及有可能一敗塗地,甚至命喪黃泉。

所以每當有被控制的妖獸死亡之後,紫陌都會趕到妖獸死去的位置,回收控魂蟲。

而這一次,她竟沒有找到。

察覺到紫陌神色的變化,跟在她身後的冷珊不禁冷笑連連,臉上一片快意。

紫陌輕哼了一聲,閉上雙目,仔細地感受著。

雖然她沒有修鍊出神識,無法大規模地搜索,但散落在外的神魂絲線與她本人的神魂畢竟是一根同源,在不遠的範圍內都能感知的到。

只是略一查探,紫陌的俏臉上便浮現出一抹古怪的神色,轉身朝一個方向望了過去,巧笑盈盈,美眸中異彩綻放。

幾十隻妖獸迅速散開,朝那片範圍包抄。

冷珊愕然,從紫陌的動作和神態中,她察覺到了一絲不妙。

她對紫陌恨之入骨,恨其之前將自己的清白身子許諾給金豪,更恨其對自己的肆意妄為,本以為紫陌這一次註定要吃個大虧,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思暗暗看好戲,卻不想局勢會如此發展。

那個殺了金豪的高手,難道還留在這裡么?這不是自投羅?

嘩啦啦……叢林中傳來一陣樹葉晃動的聲響,冷珊的眼帘中劃過一道飛奔的身影。

紫陌把手一指,那幾十隻妖獸齊齊朝身影所在的方位奔去。咯咯的聲音傳出,嬌笑著喊道:「別跑了,你逃不掉的,被我的控魂蟲鑽進體內。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得回來找我,乖乖的服從我,我不叫你苦頭就是!」

「***,我就知道那蟲子有古怪!」叢林里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怒罵,這聲音傳出,更讓紫陌得意非凡,笑的花枝亂顫。

冷珊暗暗嘆息一聲,心中湧起的一點點希望瞬間破滅。

原來。那個擊殺了金豪的人。也中了控魂蟲!這人是獃子傻子還是豬腦子?

叢林里的那個人果然不再逃,不多時便被幾十隻妖獸包圍,束手就擒。然後大大咧咧地朝這邊走了回來。

待看清這人的面孔之後,冷珊不禁身軀一顫,眼眸中閃過一抹不可思議的神色。

金豪能認出楊開。冷珊又怎會認不出?但正因為認出來了,冷珊才越覺得不可思議。深深地望著楊開,她的心思急轉著,權衡著其中的得失。

楊開臉上掛著不情不願的表情,百般無奈地走了回來,在距離紫陌和冷珊兩女三十丈位置的地方站定,苦笑不已:「姑娘,那是什麼蟲子?」

「我天狼國獨有的控魂蟲,中了此蟲。你就是我的手下了。」紫陌很耐心地解釋了一句,上下打量著楊開,見他只不過是個少年,美眸中詫異萬分,怎麼也想不到殺了金豪的人居然這麼年輕。

「哎,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去撥弄金豪的屍體!」楊開喟然長嘆。悲慟欲絕,旋即又咧嘴一笑:「姑娘,現在我是你的人了,你要如何發落呢,是不是要晚上幫你暖床?」

紫陌抿嘴一笑。嬌媚無限:「可以呀,就怕你吃不消。」

對方這般百無禁忌。倒讓楊開有些翻白眼。紫陌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嬌笑不已。

「我若是告訴你一個有用的信息,你能不能放了我?」冷珊突然開口說道,說話的時候一雙美眸緊緊地盯著楊開。

「什麼信息?」紫陌秀眉一皺。

「關於他的。」冷珊面無表情地指了指楊開。

楊開淡笑,心中卻是一突,暗暗運轉元氣戒備,他雖然不知鬼王谷這個女弟子要說什麼,但可以肯定是對自己不利的。

四周幾十隻妖獸環伺,真要一起涌過來,自己必須得施展陽炎之翼脫身。

「你先答應我。」冷珊討價還價。

「我不可能放你離開。」紫陌緩緩搖頭,冷珊神色不變,靜待下文,她本就沒指望這個。

「不過……我可以對你好一點,頂多以後不再欺負你。」

「記住你說的話,要不然我就算與你同歸於盡也不會再受那種屈辱!」冷珊達成自己的目的,然後指著楊開道:「這個人修鍊的功法,是陽屬性的!」

冷珊之前與楊開交過手,自然知道他體內元氣的屬性。而這種屬性,正是控魂蟲的剋星!所以在冷珊認出楊開的瞬間,便知道他沒有被控魂蟲控制。他佯裝被控,只是將計就計。

冷珊覺得以楊開的實力根本殺不了紫陌,幾十隻妖獸在此,楊開一旦動手必死無疑,還不如在他死之前自己將事實道出,趁機為自己討點好處,所以在躊躇片刻后,她將這事告訴了紫陌。

誰死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自己。

紫陌的笑容頃刻間僵硬在臉上,霍地扭頭,陰冷冰寒地盯著楊開,眼中殺機無限。

在她轉頭的剎那,楊開便已果斷地將體內的控魂蟲逼出體內,捏在手上獰笑道:「我知道這蟲子上附了你一縷神魂絲線,若不想神魂受創,就乖乖聽話,如若不然,我立刻焚了它!」

紫陌神色大變,花容失色。

楊開冷笑連連,從容淡定。

冷珊面無表情,無動於衷。

片刻后,紫陌突然又掩嘴笑了起來:「你應該趁我不備的時候就焚了它,那樣的話我定會受到創傷,說不定你還有一線生機。但你卻想以此來要挾我,就大錯特錯了。」

「哦?願聞其詳。」楊開挑了挑眉頭,神色不變。

紫陌冷聲道:「你既然知道我的一縷神魂絲線會附在蟲子上,又可知道我能將其收回?」

說話間,紫陌心念一動,蟲子上那一縷神魂絲線已被她收回腦海中。

楊開不但不驚,反而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越來越大,滾滾如雷。

如此猖狂而肆無忌憚的笑聲讓紫陌覺得很不對勁,這個少年如此從容,要麼還有後手,要麼就是已經瘋了,但看他得意的表情分明神智清楚,哪有瘋癲的徵兆?

若是別人,紫陌還有興趣將其收為手下,但既然是修鍊了陽屬性元氣的武者,就萬萬留不得了,紫陌的俏臉上殺機無限,舉起一隻芊芊玉手,正欲下令讓眾妖獸撲殺,楊開卻是笑聲一收,冷眼看著紫陌,輕喝道:「你殺得我么?」

「啊……」紫陌突然慘——聲,雙手抱著腦袋蹲了下來,嬌軀一陣陣戰慄不已。

突發的變故讓冷珊愕然當場,神色震驚地看著慘嚎不斷的紫陌,又抬頭看看始終從容淡定的楊開,一時間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怎麼回事?在這兩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冷珊甚至沒看到兩人有交手的痕,只是談笑間,紫陌就突遭厄運。

「吼……」紫陌的情緒變化引起了那幾十隻妖獸的反應,一個個都沖楊開齜牙咧嘴,嘶吼不斷,更在一步步地朝他逼近過來。

「讓這些妖獸全部滾開,要不然我現在就毀了你的神識,將你變成白痴!」楊開冷聲威脅道。

紫陌強忍著腦海中鑽心蝕骨的痛楚,心中不敢有任何猶豫,迅速下達指令。

幾十隻妖獸看了看紫陌,皆都收斂敵意,然後四散撤退,足足奔出百丈左右這才停下,將三人所在的範圍嚴密包圍。

「你很識相!」楊開冷笑著走上前去,伸手抓起紫陌的頭髮,將她拎了起來。

如此狂暴殘忍的態度,讓冷珊心頭一跳,忍不住朝後退了幾步。

「你最好別動,我等會再跟你算賬!」楊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冷珊當即定住步伐,震撼驚恐地朝楊開望去。

大半年前,自己師兄妹三人圍攻這個凌霄閣弟子的時候,他才不過離合境三層的水準而已,在三人的圍攻下,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

可這一次再見面,他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天狼國的紫陌給擒拿在手!

冷珊深知紫陌的強大和蠻橫,有控魂蟲在手,她能控制許多妖獸和武者,本人實力更是不凡,這樣的人,怎麼會在短短不到半盞茶的功夫敗給了楊開?

自己剛才還為了爭奪一點點利益,把他給出賣了。現在想想,冷——陣后怕。

局勢變化的太快了。

紫陌的慘叫漸漸停歇,一身香汗淋淋,汗水打濕衣衫,將玲瓏飽滿的身軀展露在楊開面前。

她微抬著腦袋,一臉的倔強和不服氣,恨恨地盯著楊開,姣好的面容上有刻骨的怨毒之色。

「看樣子……你還沒認識到現在是誰在當家作主!」楊開伸手將她扔到地上。

紫陌的慘叫聲再一次響起,這一次比起剛才還要凄婉慘烈,慘叫中,紫陌不停地在地上打滾,宛若受到了世間最嚴厲的酷刑,聲音傳入冷珊耳中,讓她也情不自禁地打起寒戰。

「不……不要了……不要再……再折磨我了……」紫陌掙扎著爬起,來到楊開腳邊,伸手抱住他一隻腳踝,死死地不肯鬆開,凌亂的秀髮被汗水浸濕,仰起姣好的面孔望著他,顫聲哀求:「我聽話……我什麼都聽你的,別再折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