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章你怎麼做到的(90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章你怎麼做到的(90票加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天已經100票了,離120票還會遠么。

****************

「不用你管!」冷珊厭惡地撥開紫陌的手。

「只此一次!」楊開神色淡漠地說道,聽到這句話,冷珊才不由自主地喘了口氣,知道自己再也不必受那種無法忍受的折磨了。

「你怎麼做到的?」冷珊遲疑許久,才壯著膽子開口問出心中的疑惑。

她之前不過是沖楊開打了一記鬼王印,待鬼王印返回自己體內之後,自己的腦海中便多了一個東西,未修鍊出神識,冷珊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她卻知道面前這個男人正是依賴這個東西掌控了自己的生死。

「我也很好奇這個,方便的話能不能說說?」紫陌嫵媚一笑,目光盈盈地望著楊開,殷唇微微噘起,有些不服氣的樣子,紅艷艷的煞是誘人。

「很簡單,在你們的神識中種下烙印就可以了。」楊開神色玩味地答道。

兩女聽在耳中,面色駭然。

很簡單?雖然她們都沒修鍊出神識,但也知道想要在別人的腦海中種下烙印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別說楊開只是個離合境武者,就算他是神遊境,想做到這一點也得hu不少功夫,還得擔心別損傷了別人的神魂,一個不好就會把人變成白痴。

可在他的嘴中說出來,卻是很簡單三個字?

想想在自己兩人身上發生的事情,確實可以用很簡單來形容。

冷珊就不用說了,鬼王印打出去,收回來,前後不到三息時間,生死便由不得自己做主。

紫陌只是收回了一縷附在控魂蟲身上的神魂絲線而已,居然也有同樣的遭遇。

現在想想,眼前這個少年在擊殺金豪之後並未離去,恐怕早就有所準備,只等著紫陌來上鉤。

可笑紫陌竟真的巴巴地跑過來。中了別人的詭計,徹底喪盡優勢,淪為他的奴僕!想到此處,紫陌心中冰涼,暗暗懊悔。

此前他說焚煉控魂蟲,肯定也是在逼迫自己收回那一縷神魂絲線。

那是一縷被提前動過手腳的神魂絲線!

怔怔地望著楊開,紫陌深吸一口道:「你真的只有離合境七層?」

楊開緩緩搖頭。

紫陌這才拍了拍顫巍巍的飽滿胸脯,自嘲一笑:「我就說嘛。一個離合境七層怎麼可能做到這種事。那你到底實力有多強?」

楊開輕笑著,渾身一震,一股無形的氣場散發出來。體內元氣一陣鼓盪,很快又平復下去。

「突破……」紫陌和冷珊傻傻地望著楊開,剛才那景象。分明是突破一個小境界之後才有的。

可是……這波動並不強啊,甚至都未到真元境的程度。

「我現在是離合境八層了!」楊開沖兩女挑了挑眉頭。

紫陌和冷珊皆都在心中呻吟,原來……他真的只是個離合境武者!之前說的話,也並不是騙人。

對視一眼,無論是紫陌還是冷珊都麵皮騷紅。

她們兩人,一個真元境六層,一個真元境四層,都是各自門中的天之嬌子,在與楊開的交鋒中。瞬間就被拿下,還被控制了生死,自然感覺相當丟人。

苦笑不迭,兩女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們自己活動吧,我雖然掌控你們的生死,但只要你們乖乖聽話,不會動什麼小心思。我也不會太過為難你們。所以,你們若想獵殺什麼人或者妖獸,就請自便,當我需要你們的時候,自會呼喚你們。」說完。楊開便又閉上了眼睛。

冷珊和紫陌兩女緩緩退後,一直退出幾十丈才停下。她們可不想太靠近楊開讓他誤會什麼。

「這男人,真奇特。」紫陌望著遠處的楊開喃喃自語著。

「哼!」冷珊輕哼著,想起自己剛才的屈服,不禁感覺很是丟臉,咬牙恨恨道:「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付出代價。」

紫陌看了她一眼,抿嘴輕笑:「你有本事脫離他的掌控再說吧。」

「還有你!」冷珊一雙美眸滿是殺機地望向紫陌「我可沒忘記前些日子在你身邊的恥辱。」

紫陌嬌笑:「這麼大火幹什麼?我又沒把你怎麼樣,再說了,你也不樂在其中么?你的那些反應可騙不了我!」

「賤人!」冷珊火冒三丈,麵皮有些紅「你再敢提那些事,我定不會與你善罷甘休。」

紫陌鄙夷一笑:「你我的生死,現在都由不得自己做主,所以你最好別對我有那麼多敵意。還是想辦法在他手上活下命才是最主要的,你也看到他對我們的態度了,根本就不會有絲毫的憐惜,若真讓他不順心,他肯定會殺了我們。」

「哈……」冷珊冷笑著,幸災樂禍道:「你也有今天!被人掌控的滋味如何?」

「咱們都是女人,何必這麼斤斤計較?我們現在應該同舟共濟!」紫陌皺眉不已。

冷珊吸了一口氣,雖然心頭依然憤懣難消,卻也不得不承認紫陌說的很對,遲疑道:「你想怎麼做?」

「勾引他!」紫陌面上湧出一片興奮的神色「他看起來不過就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比我們還要小几歲。再怎麼心狠手辣,他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你我長的又不差,想勾引這樣乳臭未乾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我看你就是想跟他上床而已!」冷珊毫不留情地打擊。

「說的這麼直白乾什麼?」紫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突然又輕笑著道:「不過有一句話我並沒有騙他,我們天狼國的女人,天生崇拜強者,他境界不高,但居然能掌控得了我,這一點連我師兄都做不到。」

「你自己去吧,我才不會作踐自己!」冷珊輕哼著,轉身走到遠處,也盤膝坐了下來,被楊開折磨的昏迷了兩次。她急需恢復。

紫陌嗤笑一聲,心道待我征服他之後,你就知道我是正確的了。

這個世界向來都是如此,男人征服天下,女人征服男人,古至理!

楊開盤膝坐在那邊,並沒有第一時間去處理自己的事情,而是在用心感受紫陌和冷珊兩人的神魂反應。

雖然聽不到她們到底在說什麼。但這種奇特的反應卻很明確地告訴了楊開她們的意圖。

恩。還不錯,兩個都很乖巧,至少沒有想要擊殺自己的念頭。

能如此順利地控制住她們。也實在是讓楊開驚喜。而這一切,全都是地魔的功勞。

在楊開本來的計劃中,也只是想焚煉那兩隻控魂蟲以給紫陌創傷。然後伺機沖其下殺手罷了。

但地魔卻提出另外一個更好的辦法。

將楊開的一縷神魂絲線以特殊的方式摻雜到紫陌的神魂絲線中,一旦她收回,那就等於在她的腦海中打下烙印,可以徹底地掌控她。

最後一試,果然方便快捷,迅速有效。

有了這個成功的先例,楊開旋即就把主意打到了冷珊頭上,鬼王印是鬼王谷弟子性命雙修的武技,肯定也是可以利用的道具。地魔不負所望,頃刻間就在鬼王印上動了手腳。

而且,地魔動的手腳非常高端,根本不虞擔心會被什麼人給化解。神魂是很脆弱的東西,紫陌和冷珊兩人的神魂現在種上了楊開的烙印,若有高手想幫她們化解,也得擔心是不是會損壞掉她們的意識。

「可惜了。少了一個可以進補的怨魂!」地魔此刻有些懊惱。

「我才覺得可惜呢。」楊開更不滿足「若是早知道能這樣做,我幹嘛殺掉金豪和另外一個鬼王谷弟子?一併收服了當打手多好。」

地魔訕笑不已。

「你早就知道,卻一直沒有說對不對?」楊開心中微怒。

地魔叫冤:「這麼弱小的敵人,收了也無用啊。若非少主福至心靈點醒一句,老奴真的想不到。」

「算了。收男人當手下實在有些膈應。」楊開也並不是太在意。

偷偷觀察了紫陌和冷珊片刻,楊開這才沉浸入自己的事情中。

深吸一口氣,楊開在心中呼喚,將那一隻被自己控制的夜叉金影豹喚了過來,伸手在它頭顱上一點,粉碎了它體內的奴獸印。

這隻五階妖獸乍一脫離束縛,恢復自由之身後立馬遠逃而去。

楊開沒有下殺手,也沒有去追擊,倒是紫陌一聲令下,幾十隻妖獸出動,又把它給趕了回來,重新種下控魂蟲。

楊開沒管她,左手打出白虎印,右手打出神牛印,雙掌合併,往前一推。

獸吼之聲傳出,撼天白虎,裂地神牛同時現身。

被這聲音吸引,紫陌和冷珊連忙扭頭看來,見到兩隻栩栩如生的獸魂之後,皆是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巴。

她們從未見過這般神奇的武技!能將自身元氣活性化,那兩隻通紅的妖獸分明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由楊開的元氣構成的。

這……這元氣得濃郁精純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做到這一點?他不是只有離合境么?

正看的目光中異彩連連,楊開卻是嘆息一聲,伸手打了個響指,兩隻獸魂同時崩散。

這麼長時間的使用,楊開也發現了獸魂技的一些奧妙,那就是無論什麼時候,白虎和神牛都只能各自出現一隻,永遠不可能召喚出第二隻出來。

獸魂技分是兩隻獸魂,合是奴獸印,但無論是分是合,在之前的獸魂或者奴獸印粉碎之前,永遠無法施展出第二次。

這可能跟那兩隻強大妖獸殘留在自己體內的東西有關。

楊開想要練習奴獸印,唯有將兩隻獸魂粉碎。

不停地施展白虎印和神牛印,將它們合二為一,楊開企圖在這不斷的練習中尋找其中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