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一章走火入魔?(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一章走火入魔?(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求月票!!!

昨天還欠一章加更章節,今天就不補了,明天補上吧。

紫陌和冷珊看呆了,只見到楊開那邊不停地竄出兩隻火紅妖獸,緊接著又被粉碎,時不時地只有一道幽光打出去,根本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但兩人好歹也算是各自宗門的精英,多少有些眼力,自然能看出楊開這是在練習一種神奇的從未聽聞過的武技。

只是……這般肆無忌憚地練習,該揮霍掉多少元氣?

「你覺得,他一身元氣能施展出幾招這樣的武技?」紫陌忍不住又竄到了冷珊旁邊,輕聲開口問道。

「頂多五招,一身元氣便會消耗殆盡!」冷珊估算著。

紫陌這次倒沒反駁,也微微地點了點頭,顯然是贊同了冷珊的觀點。

兩女都能從那湧出的元氣波動中感受到巨大元氣的消耗,由此可見這武技的檔次絕對不低,而檔次越高的武技,威力雖然越大,但消耗的元氣也就越多。就算讓她們兩人來施展,也只能施展十次。楊開的境界不高,自然無法長時間地支持下去。

「怎麼,你有想法?」冷珊扭頭看了一眼紫陌,意有所指。

紫陌嚇了一跳,拍著胸口道:「你別亂說話。他就算真的耗盡了元氣,也只需一個念頭便能置我們於死地,我們最好還是老實點,神魂被控可不是鬧著玩的,快看,第五次了。」說話間,楊開那邊又打出了獸魂技,不過這一次依然沒有成功融合,白虎印和神牛印各自發威,兩隻獸魂顯現。楊開不急不躁,將它們崩散,用心感受著這一套武技中的玄機,回憶著融合成功時的點滴和那種獨特的感覺。

紫陌淺笑媽然,伸手入懷,拿出一個瓶子來。

「你幹什麼?」紫陌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去討好他呀q」紫陌晃了晃瓶子,「這是我們天狼國恢復元氣的丹藥,你身上應該也有吧?他現在正是需要恢復的時候,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哦。」

「卑鄙,無恥,不要臉,賣辱求榮!」冷珊板著臉斥責。

「嘻嘻……別這麼說嘛。」紫陌掩嘴嬌笑:「大不了等他下次需要恢復的時候,我把機會讓給你,我們輪流著來」

「哼!」冷珊輕哼一聲,敵意卻收斂了許多。讓她去勾引楊開她固然做不到,但在適時的時候送些丹藥博取楊開的好感還是可以的。

現在生死被他掌控,為求自保,自然要把姿態放低一些,若不然被紫陌這個賤婢奪了先機,自己以後的日子就真不好過了。

「我去了……」紫陌說著便站了起來,可還沒等她邁動腳步,就見到那邊竟然又是兩聲獸吼聲傳出。

「又施展一次?」紫陌震驚不已,冷珊也是詫異萬分。

「這下應該枯竭了吧?」紫陌自語著,面上浮起動人心弦的媚笑,往前邁出一步。

可就在這時,楊開卻將兩隻獸魂崩碎,再一次不可思議地施展出獸魂技。

成功!

白虎印和神牛印完美融合,化作一道幽光激射出去。若前方有一隻妖獸的話,肯定要被奴獸印打中,進而被掌控。

趁熱打鐵,楊開不停地揮動雙手,獸魂技接連施展。

一口氣施展四次,兩次失敗,兩次成功,楊開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找到了那種感覺,卻依然不太嫻熟。

紫陌邁出去的步伐悄悄地收了回來,與冷珊兩人一起張大了紅艷艷的小嘴,傻乎乎地望著那邊。楊開的持久已徹底超乎了她們的預期和想象。

一整天過去了,楊開依然在練習著獸魂技。

紫陌和冷珊徹底麻未,心中一片哀嚎呻吟。

這人的體內到底存儲了多少元氣啊,怎麼能支持的了這麼肆無忌憚地出招?難道是這武技消耗的元氣很少?不提兩女的震撼,楊開在不經意間也是嚇了一跳。丹田內存儲的陽液竟減少了二十多滴!現在可沒有陽屬性丹藥補充陽液了,丹田裡這些儲備該節省點用才是,要不然用完了,根本沒辦法克制傲骨金身中的邪惡能量。不過獸魂技施展起來,確實太消耗元氣。

不但是獸魂技,炎陽三疊爆,陽炎之翼,星痕種種手段,都需要龐大元氣的支持。換做任何一個離合境八層的武者,都不可能太過頻繁地使用這些招數。不能再用陽液練習獸魂技了。

皺眉沉思許久,楊開眼前一亮。

自己身體內有三個能量倉庫,星圖空間專屬於星痕武技,丹田內的陽液不能再揮霍,可傲骨金身中的能量卻是可以的。金身里儲存的能量龐大的幾乎無法估量,平時只有在動用不屈之敖的時候才能從金身中抽取,現在是不是可以想辦法使用金身里的能量來施展武技?如果能做到的話,那自己的續航能力將再提升一個檔次,然後將再也無需為陽液的數量多少而發愁。

這個念頭一湧出,楊開便興奮起來,因為他習練的招數,沒有一樣是非得使用陽屬性元氣不可,都是各屬性元氣通用的。深吸一口氣,將經脈內還殘存的真陽元氣逼入丹田中,徹底清空了所有的經脈。

心神沉浸入金身,與之溝通聯繫,努力從中抽取著能量。

漸漸地,金身有了些回應,為數不多的能量自金身內湧出,灌入經脈內。

一股淡淡的暴戾,嗜血的感覺自心頭升起。

這就是傲骨金身中能量的特性,很邪惡的能量!與至剛至陽的真陽元氣是截然不同,徹底對立的存在。

隨著金身中能量的灌入楊開整個人漸漸地被一股黑氣包裹,瘋狂,殘忍狂暴種種讓人心悸不安的邪惡氣息四散蔓延。

紫陌和冷珊在遠處看到這一幕,不禁心頭直跳。

「走火入魔!」紫陌驚訝出聲。

「真的走火入魔了!」冷珊也霍地起身,遙遙地朝楊開望去。

兩女忽然又對視一眼,彼此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欣喜和興奮之色。

在她們想來,楊開分明是因為太過頻繁地練習那種神奇武技,導致體內元氣紊亂,心性浮躁,然後便無法掌控,出現了現在這樣的情況。楊開的生死她們不會在乎可他現在陷入這種局面,卻讓兩女看到了一線生機。

走火入魔輕則經脈俱焚,修為盡廢,徹底淪為廢人;重則當場斃命,魂飛魄散。

無論楊開會是哪一種結果,都是紫陌和冷珊願意看到的。

最好死掉!兩女在心中暗暗祈禱,俏臉上一片快意和期待。楊開若真的因為走火入魔而身死神消,那烙在她們腦海中的烙印也就不攻自破,她們就能再次恢復自由身。

兩女的眼眸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呼吸漸漸無法平穩神色也是緊張萬分,隨著楊開體外黑氣逐漸變得濃郁,那種暴戾嗜血的氣息也是越來越甚。

「走火入魔后神智不清,六親不認,他若不小心將我們神識中的烙印引爆了怎麼辦?」冷珊突然想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楊開現在肯定毫無神智,也不會思考了,她想到的可能性雖然很低,卻還真的得提防。

萬一楊開真這麼做,那她們就死的太冤了。

紫再聽的臉色一變,花容失色,舔了舔殷紅的嘴唇深深地看了冷——眼:「你想怎麼做?」

「推波助瀾!」冷珊咬著嘴唇,顫聲提議。

紫陌秀眉微窘思索著其中的得失和成功的可能性,好半晌才微微點頭:「好,不過再等一會,我不知道他現在還有沒有神智,如果等會情況變得更嚴重……我們就上。」

最後一句話說的斬釘截鐵,顯然下了很大的決心。冷珊暗暗點頭,緊咬著牙關,死死地盯著楊開那邊的方向。她想的事情比紫陌要多,畢竟就算把楊開殺掉,解除腦海中的烙印,紫陌還有幾十隻妖獸可以奴役,她冷珊卻只是孤身一人,自然要好好籌謀其中的生機。

在兩女的觀察中,楊開「走火入魔」的跡象果然越來越嚴重,那邊的黑氣濃郁萬分,幾乎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了,被包裹在其中,只露出一個大概的輪廓,即便隔著幾十丈距離,兩女也依然能清楚地感受到那黑氣中滲透出的邪惡氣息。

等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紫陌才道:「看樣子,他已徹底陷入走火入魔的境界中,真沒辦法擺脫了。」

「去不去?」冷珊看了紫陌一眼。

紫陌咬了咬牙,微微點頭。

兩女深吸一口氣,一起朝楊開緩緩逼近,一身真元暗暗凝聚起來,時刻警懦著楊開的動態。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晨……

隨著接近,兩人的心跳都不可抑止地猛烈起來,事關她們的生死自由,哪能淡然相對?

二十丈,十晨……

只要再走五丈距離,兩女便可一同出手,瞬間取掉楊開的性命。殺死他,腦海中的烙印便會破除。

彷彿看到了自由在沖自己招手,無論是紫陌還是冷珊,俏臉上都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抹紅暈和緊張期待。王丈……

正當兩女狠下心來,準備不顧一切痛下殺手之時,黑氣包裹中,突然睜開了一雙猩紅的眼睛。

那雙眼,似是充滿了神秘的力量,一眼洞穿了紫陌和冷珊的心中所想。

兩女皆是不由自主地腳步一頓,渾身戰慄,嬌軀簌簌發抖。她們從這雙眼中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邪惡,可縱然如此,這眼中也依然還有許多鎮定和嘲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