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二章他有隱疾……(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二章他有隱疾……(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下一刻,黑氣包裹中的楊開咧嘴朝她們一笑,笑的及其邪氣,一嘴白森森的獠牙在黑氣的襯托下顯得無比猙獰可怖。

看著那雙眼和邪惡的笑容,紫陌和冷珊兩女皆都定在了原地,一身真元不由自主地平息下去,不敢流露出絲毫敵意。

「你……」紫陌秀眉緊鎖,實在是弄不明白楊開到底有沒有走火入魔了。

「該給你們點懲罰!」楊開冷哼一聲,雙手推出,白虎印和神牛印發威,兩隻獸魂出現。

與用真陽元氣構成的獸魂大不相同,這兩隻獸魂一身漆黑之色,一如楊開本人,充滿了邪氣和神秘。

咆哮聲中,兩隻獸魂一左一右撲了過去,將兩女直接摁到在地上。

「我們錯了,我們以為你走火入魔了!」紫陌驚恐地大叫,雖然她的實力比獸魂要高很多,但依然不敢反抗,她可不想再承受神魂被折磨的痛楚。

「就算我走火入魔,你們就有可趁之機了么?」楊開冷笑著,若不是洞悉了她們心中的念頭,楊開也不會對她們這麼客氣。

她們現在的做法,只是出於一種自保。

心念一動,兩隻獸魂散去,兩女急忙爬了起來,驚恐忌憚。

淡淡地看著她們,楊開獰笑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自己說,該受什麼懲罰!」

紫陌身軀一抖,咬著嘴唇道:「只要別折磨我的神魂,什麼都可以!」

「當真?」楊開眉頭一挑。

「恩。」紫陌猛點著腦袋。神魂被折磨,生不如死,乃是世間最惡毒的酷刑。

「你呢?」楊開掃了冷珊一眼。

「我……我也一樣……」冷珊顫巍巍地道。

楊開陰冷地盯著兩人,突然輕笑一聲:「那……把自己的衣服脫了。」

聞言。兩女都是渾身一顫。

紫陌很快回過神來,旋即盈盈一笑,解開了自己的上衣,慢慢地脫著,眼眸水汪汪的,蘊藏著無限風情。

反倒是冷珊,身體僵硬,渾然不知所措!

「不脫也可以。三次折磨至昏迷,自己選擇。」楊開冷冰冰地道。

想起那種痛苦,冷珊渾身冰涼,好半晌。這才閉上雙眸,任由淚水滑落,惡狠狠地道:「若有朝一日,我能恢復自由,必將你碎屍萬段!」

楊開哈哈大笑:「我等著!」

一件件衣服被解下。兩女的曼妙身材很快便呈現在楊開的眼帘中,無論是紫陌還是冷珊都生的不差,容貌美麗,身材更是妖嬈豐滿。胸前圓潤,腹部平攤。臀部挺翹,**修長。

楊開肆無忌憚地在兩人身上掃蕩著。暗暗做著比較,看得目光噴火,小腹火熱。

很快,兩人都脫的只剩下貼身小褻衣,一個是艷紅的抹胸,一個是淡紫的抹胸,單薄的褻衣根本遮擋不住那無限春光,兩粒殷紅的凸起猶如葡萄一般頂在褻衣下方,小巧玲瓏,清晰可辨。

下身,風光更是艷麗,茵茵芳草之地被遮擋大半,給人一種朦朧的迤邐感,看不透徹,卻惹人遐想連篇。

除了最關鍵的部位,兩女一身美妙都印入楊開眼底。

「還要脫么?」紫陌輕抿著嘴唇,輕聲問道,面色紅暈。

楊開只是要教訓她們而已,並不想做的太過分。

他算是看出來了,紫陌這女子百無禁忌,大膽大方,倒是冷珊的觀念有些保守,如果做的太過火她恐怕承受不住。

大飽眼福一頓,楊開這才揮手道:「滾吧!」

紫陌愕然當場,冷珊也睜開了眼帘,驚疑不定地望著楊開,兩女無論是誰都以為這一次註定在劫難逃,卻不想面前這個一身邪氣的男人竟只是看了看,便這麼放過她們。

想了片刻,紫陌突然圈起了嘴巴,大有深意地朝楊開胯下望去,眼中一片瞭然的神色,抿嘴嬌笑不已。

面對唾手可得的美色,這世上除了坐懷不亂的真正君子之外,只有一種人會無動於衷。

原來他……

咯咯咯咯……

這一瞬間,紫陌心中湧出一陣快意,竟忍不住有些想笑,酥肩顫抖,卻又死死地憋住了,忍的及其辛苦。

「你們還站著幹什麼?我數到三,再不走就別想走了!」楊開沒察覺到紫陌的神色,眉頭緊皺地威脅道。

冷珊如夢大赦,趕緊彎腰。

「衣服留下,人滾蛋!」楊開淡淡地說道。

冷珊怨毒又委屈地看了楊開一眼,這才捂著自己的關鍵部位,逃也似的飛奔而去。

紫陌卻不慌不忙,慵懶地伸了個懶腰,將曼妙的身材展露無疑,再次朝楊開拋出一個媚眼,這才轉過身,扭動水蛇般的腰肢,迤邐而去,挺翹圓潤的臀部擺啊擺,扭啊扭……

看著兩女消失在一顆大樹後方,楊開這才閉上雙眸,壓制著心頭湧出來的**!

他其實並不介意與紫陌魚水歡騰一番,反正這女子看著也挺大方,真奪了她的身子她恐怕也不會太在意。

不過兩人畢竟是敵人,一旦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說不定會生死相向。

而且上次在隱島的時候,藉助抵擋心中**讓心境提升了不少,所以楊開這一次也想壓制一番。

實力與女人,楊開還是傾向於前者。

楊開在這邊壓制**,提升心境,那大樹後方,冷珊和紫陌兩人掩藏著自己的身子,無語對視。

這一次偷襲不成,反倒是被那小子佔盡便宜,實在是虧大了!

冷珊氣急敗壞,眼眸中一片煞氣,伸手揪起地上的一根枯草。使勁地折著,口上發狠:「混蛋,畜生,欺負弱女子。算什麼東西,今日之辱,早晚有一天我要他雙倍償還!」

紫陌無言,好半晌才苦笑道:「我們在他面前,不算什麼弱女子吧?他的實力比我們要低啊。而且,也是我們圖謀不軌在先,他只是略施小戒而已。不就是看幾眼么,又沒真把你怎麼樣。」

冷珊冷冰冰地盯了紫陌一眼。恨恨道:「你就一點都不在乎?」

「咯咯……」紫陌突然笑開了,眼彎如月,「若是被別的男人看了,我恐怕還會在乎。但是他嘛……多給他看看也無妨。」

「哼,看樣子你已經自暴自棄了。」冷珊一臉的鄙夷。

紫陌絲毫不在意,對其招手道:「我跟你說個秘密,你知道之後保證也不會太在意。」

「什麼秘密?」冷珊狐疑。

紫陌湊上前去,輕語了幾聲。

冷珊聽了之後。面上一片紅一片青,旋即眼中竟也流露出幸災樂禍和快意之色。

「你是說……他不能盡人事?」冷珊強忍著笑意輕聲問道。

「噓,說出來幹什麼?你知道就行了。」紫陌伸出一根手指擋在冷珊嘴巴前。

「你怎麼知道的?」冷珊好奇不已,頭一次感覺紫陌有些親切了。不由把身子往她那邊靠了靠。

「我們兩個都差點脫光了,他都無動於衷。除了不舉之外還有什麼解釋?」紫陌掩著嘴道,「換做任何一個男人。恐怕都無法忍受得了你我的誘惑。所以,他肯定有隱疾!」

冷珊聽了,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一臉贊同。

「這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大忌!」紫陌看樣子懂的不少,與冷珊兩人頭抵著頭,輕聲探討著:「可千萬不能在他面前提起,否則定會有殺身之禍。」

「恩,我不提。」冷珊連連點頭,旋即又道:「可他若是有這方面的疾病,你之前說勾引他,豈不是做不到了?」

紫陌輕笑道:「正因為他有病,才更要勾引他呀!我們現在拿他沒什麼辦法,勾引他,看著他難受,卻無法發泄,不也是報復么?」

冷珊恍然大悟,臉上竟也是一片躍躍欲試的神色,佩服地看著紫陌道:「你知道的真多。」

紫陌嗔了她一眼:「小蹄子,我們天狼國的女子可不象你們大漢這麼保守。」

「那你……與男人……」冷珊說著說著,麵皮通紅起來。

紫陌竟也有些羞赧和不好意思了:「沒有!我還沒碰到能征服我的男人呢。」

冷珊猛撇嘴:「我才不信!」

……

接連兩日的打坐修鍊,楊開先是抵禦了心中的誘惑和騷動,心境上提升不少,繼而再次練習著奴獸印,雖然還不能做到每一次都讓白虎印和神牛印融合,但總算是找到了一絲感覺,比起以前要熟練許多。

這兩日,楊開耗費的能量龐大無比,但是傲骨金身內儲藏的能量也是深不見底,這樣的消耗根本不會有什麼負擔。

紫陌和冷珊兩女此刻正坐在一群妖獸中間,身上依然只穿著小褻衣。

楊開對她們的懲罰,還沒有結束。

她們實力不低,自然不懼寒冷,可這副樣子實在太羞人,所以紫陌將那幾十隻妖獸里三層外三層地圍在她和冷珊外面,遮擋著春光。

這兩日,兩女商議最多的,便是如何報復楊開,讓他苦不堪言,痛不欲生,聊著聊著,竟同仇敵愾起來,彼此親近了不少。

隨著那邊傳來楊開的聲音,紫陌一愣,旋即輕呼一口氣道:「他總算是還有點良心。」

說話間,指示著兩隻妖獸跑出去,將自己和冷珊的衣服取回來。

待兩人穿戴整齊走到楊開身邊的時候,楊開也若無其事地睜開了眼睛。

兩女暗暗震驚,這幾日面前的這個少年揮霍了不知道多少元氣,最後更有走火入魔的跡象,可現在卻又恢復如初,不見絲毫疲憊。

神秘的男人,兩女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