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三章紫陌的來歷(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三章紫陌的來歷(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我要問你些事情。」楊開看著紫陌道。

「好啊。」紫陌輕笑一聲,慢步走到楊開身邊,帶過來一股香風,肆無忌憚地坐了下來,渾然沒有因為之前楊開懲罰她而有絲毫惱意。

讓楊開沒想到的是,冷珊竟然也走了過來,坐在自己另外一邊,卻不如紫陌自然,身體都有些僵硬。

楊開看向她的時候,她竟擠出了一絲微笑,比哭的還難看。

眉頭一皺,楊開知不這兩個心思歹毒的女人在搞什麼把戲,不過他並沒有察覺到兩人有什麼敵意,也就沒再計較,只當是她們已經認清眼前局勢,不敢再跟自己放肆了。

「主人你有什麼想問的?」紫陌依偎著楊開,故意將一邊酥胸頂在他的胳膊肘上,吐氣如蘭。

「咳咳……你喊我什麼?」楊開神色古怪起來。

「主人呀……」紫陌嬌笑著,高聳的胸脯上傳來驚人的彈性,聲音甜糯。

這稱呼不但楊開受不了,就連做在另一邊的冷珊也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胳膊上起了一層痱子。心中對紫陌的無恥和不要臉感到由衷的佩服!

自己可做不來她這一套,冷珊心想。

紫陌笑靨如花:「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而且我現在的生死也被你掌控,與那些大戶人家賣身的奴婢有什麼區別?你指東我不敢往西,你叫我躺著我也不敢站著……」說著,羞答答地看了楊開一眼。聲音漸低:「你讓我脫光,我也只好脫光……你自然就是主人。」

「少跟我來這一套!」楊開皺了皺眉頭,「你這主人喊的不是心甘情願,我聽的也難受。我說過。控制你們也只是為了自保,只要你們不起什麼小心思,我也不會為難你們。」

紫陌一愣,抿嘴道:「開個玩笑嘛,那你到底叫什麼呀?」

「楊開,你們呢?」

兩女各自報上姓名。

冷珊的出身楊開知道,自然沒什麼好打探的,他感興趣的是紫陌。

「把你的師門跟我講講。不要騙我,你騙人的時候神魂有一些不同的波動,我能感受的到。」楊開警告一聲。

「我哪敢。」紫陌嗔了楊開一眼,沉吟一會道:「我來自天狼國的森羅殿。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

楊開微微搖頭,他所知的信息也僅限於大漢地界,對外面的事情了解的並不多。倒是冷珊聽了,忍不住驚疑一聲。

「冷妹妹看樣子是聽過的。」紫陌輕笑。

冷珊微微點頭:「天狼國的超級勢力,自然有所耳聞。」

「超級勢力。與中都八大家同等的存在?」楊開愕然,萬沒想到紫陌的師門名頭這麼響亮。

「差不多。」紫陌輕笑著,一隻手不著痕地挽住了楊開的胳膊,「而且。我還是天狼國的一位公主哦,所以你最好別讓我死了。拿著我去天狼的話,說不定能弄個駙馬噹噹。從今以後榮華富貴,幾世不愁,咯咯……」

楊開瞪了她一眼,顯然不會相信這種無稽的事情,這女人古靈精怪,心機深沉,極不好對付,反倒是冷珊,心裡想些什麼都會在臉上表露出來,比起紫陌給楊開的壓力小多了。

「雖然我們幾個師兄妹來自森羅殿,但並不能代表整個宗門,你們若以為因此而小覷了我們天狼的超級勢力,就太過目光短淺了。」紫陌繼續說道,「我們幾個,只能算是森羅殿的一個分支里的弟子,主要就是研究一些蟲子,這一點,兩位已經領教過了。」

「就是你的那些控魂蟲?」楊開輕蔑一笑。

聽出楊開的不屑,紫陌氣道:「我實力太低,養出來的蟲子自然不是你的對手,若是好的控魂蟲,根本不會怕熱!」

「原來那蟲子怕熱啊!」楊開無意中刺探到一個信息。

紫陌也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索性破罐子破摔,和盤托出:「恩,它的剋星就是熱,所以凡是修鍊了陽屬性和火屬性的武者,都無法控制。」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幾日前,當冷珊告訴紫陌楊開修鍊的是陽屬性功法之後,紫陌立馬就要下殺手的原因了。

「不過這蟲子倒還有可取之處,至少你們天狼幾個人依仗這蟲子已經橫行了這一處地方。」楊開想起武乘儀那三十多個人被追的上天無門,入地無路,心中也是戚戚然。

自己也是運氣好才發現了控魂蟲的奧秘,如果一頭霧水地與紫陌戰鬥,憑藉那幾十隻妖獸,她就能佔據絕對的上風。

「好處自然很多,我們可以通過這些蟲子控制妖獸,滾雪球一般壯大,碰到妖獸和你們大漢的武者,甚至不需要自己出手,就能將其擊殺。但壞處也同樣明顯,比如碰到你這樣的人,我們就要提防蟲子被焚煉,進而損傷到自己的神魂。」紫陌恨恨地看著楊開,一臉的鬱悶。

「所以修鍊了陽屬性和火屬性功法的人,是你們優先擊殺的目標!」楊開一語道破玄機。

「那是自然,沒有了這兩種人,我們的控魂蟲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紫陌高傲的道,「不過其實也不用擔心太多,控魂蟲太小了,一般來說,就算你們大漢的武者擊殺了我們控制的妖獸,也不會發現控魂蟲的存在,我們只需要找到合適的機會,將控魂蟲收回就行了,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能發現這個秘密。」紫陌好奇地打量著楊開。

楊開咧嘴一笑:「自己去猜。」

紫陌氣苦,酥胸起伏不定,卻又不敢太放肆。

整個異地,除了天狼國的幾個武者之外,恐怕也就只有楊開憑藉自己洞悉了控魂蟲的存在,其他人無論是誰,都只當天狼的武者能夠控制奴役妖獸而戰,根本想不到控魂蟲這個中介的存在。

「對了,我那天在湖邊見到你們森羅殿的人總共有四個,怎麼只剩下你一人了?」楊開疑惑地看著紫陌。

這句話問出來,紫陌眼眸中閃過一絲屈辱和憤怒之色,另一邊冷珊竟也是輕笑一聲。

「不能說?」楊開的聲音低沉下來,面色不善。

「不是不能說。」紫陌深吸一口氣,「冷珊也知道情況,讓她告訴你。」

楊開不禁詫異,扭頭朝冷珊望去。

「恩,我知道。」冷珊點頭。

「說來聽聽。」

冷珊沉吟片刻,似是在整理思路,片刻后道:「這大半年來,紫陌他們幾個天狼武者的放肆和圍捕,讓我與師……金豪兩人苦不堪言,大多數時候我們都在躲藏,但妖獸的嗅覺太厲害,經常就會被發現藏身之地,這躲躲藏藏的一直到月前。」

「一個多月前,我們碰到了一群武者,大漢的武者,大概有三十來人左右。」

楊開神色一動,自然知道那群人到底都是誰。

「雖然我們鬼王谷名聲不好,也算是邪宗,但畢竟都是大漢的人,所以我跟金豪也就融入了那個隊伍,本以為找到了靠山,呵呵……」冷珊不禁苦笑一聲,「卻不想才不過兩天的時間,我們便被滿山遍野的妖獸給包圍了。」

現在想想,當初如果跟金豪兩人沒有融入那個隊伍,恐怕還不至於那麼快就落入敵人手上,三十多人,看似實力強大,實則目標也大,遠不如她與金豪兩個人行動方便。

「然後呢?」楊開追問。

「一番苦戰,死了很多,剩下的大多數都被抓了。」

「被抓了?」楊開愕然,「怎麼可能會被抓?你們不都是真元境么?察覺不妙御空飛走總能做到?」

「逃不走的。」冷珊一臉的無奈。

「不是他們無能!」紫陌深吸一口氣插嘴道。

「那是什麼原因?」

「是我師兄赤血太強大!」紫陌看著楊開。

「他什麼實力?」

「真元境七層,不是本身實力強。」紫陌搖了搖頭。

「那就是手下奴役的妖獸?他有多少只妖獸?」楊開眉頭緊皺。

紫陌豎起一根手指。

「一百?」

紫陌搖頭。

「不會一千?」楊開勃然變色。

紫陌苦笑:「你想哪裡去了,他只有一隻妖獸!但是那隻妖獸……是六階妖獸。」

楊開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震驚。

「不錯,正是六階妖獸,雖然也只是一隻不算太強的六階妖獸,但對付真元境武者卻是綽綽有餘了,所有企圖逃跑的大漢武者,皆都死在我師兄赤血和那妖獸的攻擊下。」

「此地有六階妖獸?」楊開的心思活絡開來。他歷練到現在,碰到的最厲害的妖獸也就只有五階的而已。紫陌的師兄赤血可以用控魂蟲控制,自己可以用奴獸印控制啊,若能再找到一隻六階妖獸,自己也可以橫行無忌。

「恐怕只此一隻!」紫陌眼中閃過一絲羨慕,「而且師兄為了收服那隻六階妖獸也是耗費不少精神,他放棄了自己控制的所有妖獸,取出控魂蟲,然後讓它們吞噬融合,這是個很冒險的舉動,稍有不慎,所有的控魂蟲都會死亡,但師兄的運氣很好,近百隻控魂蟲融合后,已經進化了一階,所以他才能控制住一隻六階妖獸。」

紫陌說的雖然簡單,但楊開聽在耳中也不禁對她的師兄赤血大為佩服。

冒著巨大的風險,只為讓一隻控魂蟲進化,由此可見這人的個性肯定果斷兇狠,絕對不是什麼易於之輩!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