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六章入瓮(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六章入瓮(二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聽罷,楊開有些擔憂道:「你師兄赤血在不在他們身邊,如果赤血也在的話,那麻煩就大了。」

赤血是真元境七層的高手,而且還奴役了一頭六階妖獸,很難對付。

紫陌嘆息道:「希望不在吧。」

一個時辰后,三人總算是趕到了地方,紫陌也從楊開的背上滑了下來,感激地望了他一眼,整理了下衣服和凌亂的頭髮,然後俏臉寒霜,當先朝那邊走去。

遙遙地,楊開便看到了好多妖獸和十幾道聚集在一起的身影。

隨著紫陌的接近,那邊站起了兩個人,正是森羅殿的姚河和姚溪,這一男一女正笑吟吟地朝這邊望來,面上沒有絲毫愧疚之色,一聲令下,上百隻妖獸分散開,將紫陌的妖獸大軍團團包圍。

「師姐終於來了。」姚河面色輕佻,絲毫沒有將紫陌放在眼中的意思,輕笑地打著招呼,那姚溪也是咯咯一笑,不屑地看著紫陌。

「不是你們讓我來的么?」紫陌神色冰冷地望著他們,在距離他們十丈左右的地方站定。

森羅殿的三個弟子互相對峙著,空氣中火藥味十足。

楊開站在紫陌身後,把眼一掃,看到了好多熟人。

十幾丈外,萬花宮的四個少女,神色灰敗地盤膝在地,修羅門的夜青絲和周霸,映月門的陳學書和舒小語都圍聚在一起,除此之外,雙子島。水月堂,問心宮,飛羽閣等許多宗門勢力的弟子也都還有存活。

見到楊開之後,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沖他苦笑不已。皆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悲涼。

楊開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他們這群人還剩下十六七個,不過本來人數應該不止這些,這段日子恐怕也死了不少。

「你們兩個,滾到一邊去!」那姚河看了楊開和冷珊一眼,頤指氣使。

紫陌微微點頭。

楊開這才與冷珊兩人朝陳學書等人那邊走去。

雙方一匯聚,萬花宮的一個少女看著楊開輕嘆一聲:「你也沒逃過厄運。」

楊開笑笑:「是啊。請教姑娘芳名?」

上次碰面,武乘儀為難他的時候,萬花宮的這個少女還幫他說了一句話,楊開對其還是有些好感的。她們四姐妹春蘭秋菊,容貌出色,各有千秋,坐在一起,倒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那少女苦笑:「寒小七!」

另外一個看起來俏皮點的少女頓時噘起嘴巴:「你這人。都淪為監下囚了,怎麼還有心情打探女孩子的姓名?看樣子也不是什麼好人。」

楊開沖她挑了挑眉頭道:「姑娘難道沒聽過一句話叫男子本色?還未請教姑娘你的芳名呢……」

少女噘嘴道:「夜!」

那邊夜青絲抿嘴笑道:「跟我一個姓呢,若能活著回去,定要與妹妹結為金蘭。」

寒小七笑著介紹另外兩位師妹。其中一個恬靜些的姑娘叫花若隱,另外一個嫵媚些的叫柳青如。

同為天涯淪落人。多了楊開這個生面孔,其他諸人也都紛紛自我介紹。

水月堂的風淺痕。問心宮的左方和厲心遠,飛羽閣的儲景山……

各門各派的精英弟子匯聚一堂,場面一片其樂融融,多日來的憂慮和擔心倒被衝散了不少。

「哼,死到臨頭,你們居然還有心情寒暄,能活下命來再說這些不遲。」一個不應景的聲音打斷了眾人的笑聲,顯得及其突兀。

楊開扭頭看了一眼,正見到一個男子沖自己鄙夷地笑著。

目光閃了閃,楊開也不以為意。

夜青絲冷笑一聲道:「畢修明,自從被抓之後,你就三天兩頭的潑冷水,到底什麼意思?」

畢修明冷笑:「沒什麼意思。不就來了一個廢物,值得你們這麼高興么?難不成你們還指望他能救下我們?」

陳學書皺眉道:「你若覺得自己毫無生還的希望,自己了斷了便是,何必來懷別人的興緻?更不要來污衊楊兄,楊兄不過是境界低了些而已。」

畢修明沒說話,他身邊另外一個人卻是呵呵一笑:「境界低,就是廢物!老子真不知道象他這樣的廢物怎麼活到現在的,早就應該死掉,何必苟延殘喘。」

這個人,應該與畢修明是同一個宗門的,兩人為師兄弟,自然會站在同一陣線上。

寒小七冷聲道:「你們話太多了。」

夜和花若隱柳青如三女也是憤憤地瞪著他。

畢修明和他身邊的人雖然看不起楊開,卻也不想觸眾怒,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被他們兩人這麼一鬧,原本的氣氛頓時被破壞殆盡,眾人心頭都有些沉甸甸的。

夜鼓著腮幫子安慰道:「楊開是吧?別在意他們,這兩人整天悲觀消極,見不得別人好心情。」

楊開搖頭:「我沒在意,當狗在叫就是了。」

一旁的寒小七一愣,抿嘴笑了起來。

「你說什麼?」畢修明和他身邊的那個人同時睜開眼睛,一臉不善地望著楊開,殺機騰騰。

「你若是耳朵沒聾,應該能聽得清楚。」楊開沉著臉看著他。

「你找死!」畢修明怒喝一聲,騰地站了起來。

「你們都想死是吧?」那邊,姚河怒聲叱喝,「若想死,我現在就成全你們!」

畢修明滿是忌憚地看了姚河一眼,這才不甘地坐了下來,一臉憤怒地看著楊開道:「你等著,早晚要你好看!」

「恩,我等著!」楊開淡淡點頭。

大漢的武者這邊氣氛火爆,天狼三人之間的氣氛也相當微妙。

自紫陌回來之後。姚河與姚溪便只是笑吟吟地望著她,一言不發。

良久,紫陌才微微地呼出一口氣,冷聲問道:「為什麼這麼做?」

姚河輕笑一聲:「為什麼?紫師姐難道想不明白么?」

「就因為在門中。師傅關照我多一些?」紫陌鄙夷一笑。

姚河與姚溪面色皆是微微一變,冷下了臉。

紫陌道:「你們比我早入門,可實力增長的卻沒有我快,最後心不甘情不願,只能稱呼我為師姐,這就是你們不岔的理由和借口?」

「你真當自己資質出眾?」姚溪嗤笑一聲:「若非師傅給你的資源多一些,你哪裡能後來者居上?單憑各人資質,我們哪點比不上你?」

「你們從來就不如我!」紫陌毫不退讓。針鋒相對。

姚河面上浮現出一抹不屑的神色:「是嘛?那敢問師姐,如今這局面你可曾想到過?」

「我確實沒想到你們竟如此歹毒,對我也敢下手!」紫陌面上一片痛恨。

姚河冷笑:「算了,也不跟你多說。你畢竟是師姐!我們把你喚來,沒別的意思,只是暫時還離不開這鬼地方,這裡又沒有敵人,所以我們就想。師姐你要那些妖獸也沒有用處了吧?」

紫陌俏臉冰寒:「你們想要我的妖獸?」

「不錯!」姚河點頭,「我與溪兒還差那麼一點就要突破晉陞了,又有些捨不得宰殺自己的妖獸,只能希望師姐貢獻一二了。」

紫陌悲戚萬分:「就因為這個。你們甚至不惜毀了我的一縷神魂?」

姚溪嬌笑著:「誰讓師姐你躲起來了呢?你若不躲起來,我們也不會這麼做。現在留在這裡沒有多少樂趣,本來想與師姐你的妖獸來一場捕獵大賽。卻不想天不遂人願,是你逼我們的。」

「好!」紫陌神色沉痛,眼中有一絲決絕:「你們想要我的妖獸,全給你們就是!」

姚河大笑不已:「就知道師姐好說話,請師姐下令讓它們別反抗,要不然真打起來,恐怕不好收場!」

紫陌閉上了眼睛,酥胸一陣起伏。

雖然在來到這裡之後,她就已經將被兩人拿走的控魂蟲上的神魂絲線收了回來,也不用再擔心姚河姚溪毀去自己的神魂絲線,但對方依然具備壓倒性的優勢,不提他們手上掌握的妖獸眾多,就說那被控制的十幾個大漢的武者,也是一股相當強悍的戰鬥力。

真打起來,紫陌毫無勝算,連突圍都沒多少希望,所以即便心不甘,紫陌也只能暫時妥協。

盯著紫陌高聳的雙峰,姚河眼中閃過一絲隱蔽的淫光,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好了!」紫陌睜眼,面無表情地說道。

姚河姚溪對視一眼,心中下達指令。

剎那間,無數妖獸慘嚎的聲音響起,血光飛濺,一隻只毫不反抗的妖獸被撲倒在地,被它們的同類咬斷頸脖,倒地斃命。

大漢的一群武者面色駭然,看的心驚肉跳。

前後不過十幾息功夫,三四十隻妖獸就這麼被擊殺。

「哈哈哈哈!」姚河放聲大笑。

有了三四十顆血珠,他與姚溪的其中一人就可以突破當前的境界,晉陞為真元境五層。

剩下的,只要逼問出大漢那群武者所學的不傳之秘,這些人就可以統統宰殺掉了,到那時候又是一大筆血珠入手。

尤其讓姚河動心的是大漢的那幾個美女,個個姿色不凡,身段妖嬈,這些天他想方設法地想要親近她們,奈何姚溪在一旁看得太緊,與他寸步不離,讓他根本找不到機會。

兩人雖然是堂兄妹,但遠不止這麼一點關係……

得想個辦法把自己的堂妹支開,然後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姚河望了一眼寒小七等人,不禁吞了吞口水。

恩,這幾十顆血珠暫且讓她先用,她煉化吸收,突破真元境五層總該是要點時間的,這些時間也足夠自己放肆了。

姚河越想越是心情激動,恨不得立馬就將大漢的美人們擁入懷中,肆意玩弄,品嘗那**蝕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