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四十七章獻醜獻醜(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七章獻醜獻醜(三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想到這裡,姚河對姚溪道:「溪兒,血珠你先用。」

姚溪面上湧出一片感動和柔情,微微點頭,這才仰起俏臉朝大漢的武者那邊望去,頤指氣使:「把血珠給我收集過來!」

十七八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願意起身。

這段時間他們在姚河姚溪手下受過不少屈辱,恨不得將他們挫骨揚灰,哪裡願意幫他們做事?

但別人這麼吩咐下來,老拖著也不是個事,萬一觸怒了他們,只會有更多的折磨和災難。

萬花宮的夜氣鼓鼓地站了起來,小虎牙磨的霍霍閃亮,切齒道:「我去!」

楊開眼珠子一轉,伸手拉了她一把:「我去吧,你歇歇。」

畢修明本在打坐,聞言突然睜眼,嘿嘿低笑著:「怎麼?才剛被收服就要表忠心了,這種活也要搶著去做?」

「是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楊開呵呵一笑,站了起來。

畢修明和他的師弟冷笑一聲,面上一片鄙夷,惹得許多人面露不快。

在那些妖獸死後的地方走了一圈,收集了三四十顆血珠,然後大步來到森羅殿三人面前。

姚溪神色冷淡地看著楊開,面上有些警惕。

畢竟楊開是紫陌帶來的人,姚溪不得不防。

「把血珠扔過來!」當楊開靠近三丈左右,姚溪冷冷地出聲,沒再讓他靠近了。

楊開點點頭,使出一股巧力,接連不斷地將三十多顆血珠一一拋了過去,姚溪一個不落地全部接下。

紫陌冷漠地看著,等姚溪收完血珠才開口道:「現在你們如願以償了吧。如果你們沒有其他事,我要先離開了。」

姚河與姚溪對視一眼,皆都輕笑:「師姐這是想去哪裡?」

紫陌面色一變,沉聲道:「我去哪裡,你們還管不著!」

姚溪嬌笑:「師姐的脾氣還是這麼大呢。我們也是為了師姐你考慮。在這異地之中兇險萬分,你現在沒有妖獸守護,跑出去萬一遭遇什麼不測,我們如何向師傅交代啊。」

紫陌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你們連我也想控制?」

姚河道:「師姐說的哪裡話,我們本是一家人,本就該互相照顧。」

姚溪也點頭:「是啊,為了師姐的安全考慮,師妹覺得你還是留下來的好。」

紫陌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面色悲慟。在來的路上,楊開就已經跟她說過了,姚河姚溪極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會把事情做絕。

他們既然敢動你的妖獸,就敢動你的人!楊開是這麼告訴她的。

紫陌本還抱著一點點希望,可現在看來。楊開說的簡直對極了。

在這種地方把紫陌給殺掉,只要事後處理的好,根本不會留下任何線索,至於大漢的那些武者,全都是要被滅口的,姚河姚溪又何須懼怕?

先剪除她的妖獸,再將她當成目標,這一切都跟楊開推斷出來的一模一樣。不知該說他有先見之明還是該說他洞悉人心的爾虞我詐。

紫陌沉默了,眼神逐漸變得冰冷。

姚溪突然眉頭一皺。扭頭朝楊開看來,毫不客氣地訓斥道:「你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滾回去?」

說完,又輕蔑地看著紫陌:「師姐,你就是這麼教導你手下的?一點教養都沒有。」

紫陌沒答話,楊開卻是尷尬一笑,小心翼翼地沖她抱拳。眼神往紫陌那邊撇了撇,神色變得怨毒,開口道:「兩位,你們能不能讓這賤人把那隻蟲子從我體內弄出去?我願意棄暗投明,向兩位效忠。」

紫陌聞言。霍地扭頭看向楊開,咬牙道:「你剛才稱呼我什麼?」

「賤人!怎麼了?」楊開彷彿找到了靠山似的。腰板一挺,針鋒相對起來。

「呵呵……」紫陌怒氣反笑,「敢這麼稱呼我,看來你是忘記是誰在當家作主了。」

這話,是當初楊開說給她聽的,現在卻又給還了回來。

「之前給你的教訓還不夠!」紫陌殺氣騰騰地嬌叱,楊開立馬痛苦萬分地倒在了地上,雙手捂著肚子不停地打滾,口上沖姚河姚溪喊著:「兩位救命啊,我真的有心向兩位效忠,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這邊的變故,自然引起了大漢武者的注意。

聽到楊開這般不要臉的言語,但凡與他有些交情的人都忍不住流露出一抹痛心的神色,尤其是萬花宮的四個少女,寒小七眉頭一皺,顯然沒想到楊開居然如此沒有骨氣。

反倒是畢修明和他的師弟,愣了一下便放聲大笑起來:「他說什麼?他要向那兩人效忠?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剛才攬了那活果然是去表忠心的,我就說他怎麼那麼勤勞,果然如此!」

說著,還狠狠地朝地上唾了一口唾沫,眼中鄙夷萬分。

恥辱,十足的恥辱!這群大漢武者雖然也是被控制的,但從未有人象楊開這麼低三下四地求饒過。

楊開那邊還在撕心裂肺地喊著,彷彿不知道自己有多丟臉似的:「兩位救命啊,念在我有心投靠的份上,救救我!」

姚河與姚溪顯然沒想到能看到這麼一出好戲。

紫陌是他們要對付的,楊開是紫陌帶來的武者,可是現在,兩人竟窩裡反。

妙,妙!

不為救楊開性命,只為打擊紫陌的氣焰,姚河與姚溪也覺得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這個沒骨氣的大漢武者就要變成廢物了。

「師姐住手吧。」姚溪面上一片得意之色,強忍著笑意淡淡地道。

紫陌抬頭,雙眸冰冷:「怎麼?我教訓自己的手下你們也要管了?」

姚河道:「若是別的人,我們自然不會管,但師姐你也聽到了,他想效忠我們兩人,所以現在他是我們的人,師姐不會不明事理吧?」

兩人對視,紫陌喘息,好片刻,才咬牙道:「好,既然師弟師妹想要,那做師姐的自然要成全!」

姚河面含微笑,彷彿打了一場大勝仗似的,一臉的得意。

地上打滾的楊開,這才慢慢停止慘叫和掙扎,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濕,踉蹌起身,沖姚河姚溪抱拳,感激道:「多謝兩位,這些日子在這賤人手下可吃了不少苦頭。」

姚河大有深意地望著他,點頭道:「恩,師姐的脾氣是不好,不過你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跟著我們,不叫你吃苦就是!」

「多謝兩位,多謝兩位!」楊開越發諂媚了。

大漢武者那邊,畢修明嗤笑不已:「牆頭草,兩邊倒,難道他就不知道無論落在誰手上,都終究不過一個死字么?」

楊開又把腰板給直了起來,獰笑地望著紫陌,口上毫不客氣:「賤人,把蟲子從我體內弄出來,足十的狐假虎威!

扯著虎皮做大旗,就是這麼個意思了。

姚河姚溪越發得意。

他們無需再與紫陌正面交鋒了,單是楊開現在的叛變就足以讓她顏面掃地。

「好,好!」紫陌痛心不已,看樣子實在是被氣得不輕:「既然你想,便如你所願!只是……你以為落到他們手上會有什麼好結果么?早晚都是一個死字,希望你到時候不會後悔!」

楊開直把鼻孔對天,囂張跋扈的不得了:「要你這賤人多管閑事,老子樂意,你咬我啊!」

姚河姚溪對視一眼,只感覺這個大漢武者真是個傻子白痴二百五,不過,若不是這樣,他也不會笨到當面頂撞紫陌了。

姚家兄妹兩人心中得意,那一群大漢武者恨不得以頭搶地,雖然跟楊開的交情並不是太深,但此刻他們也覺得很沒面子。大家都是大漢來的,現在卻在天狼幾個人面前鬧出這種事,丟人現眼啊!

偏偏那個當事人竟然沒有絲毫這種覺悟。

唯獨只有冷珊,不經意地輕咳一聲,掩了掩嘴,眼中劃過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

對紫陌和兩人的演技,她真是佩服死了。

對楊開之前的籌謀策劃,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現在的事情,跟他的預測基本沒什麼差別。

冷珊知道,只要過了這一個坎,那重頭戲就要來了,當下悄悄地來到萬花宮的寒小七身邊,悄悄地附耳低語一聲。

寒小七聽了眸中精光一閃,詫異地看著冷珊,後者一臉嚴肅地點點頭。

「我知道了。」寒小七深吸一口氣,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當下把聽到的事情傳達給自己的三個師妹。

「快點,磨磨蹭蹭的幹什麼?」楊開催促著,彷彿迫不及待要皈依姚河姚溪。

紫陌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這才走上前去,伸出一隻手摁在楊開的腹部。

楊開眨巴眨巴眼,沖姚河道:「兩位,她不會趁機把我幹掉吧?」

姚河冷笑:「師姐怎麼可能是這種人。」

「那就好,那就好。」楊開不禁鬆了一口氣,片刻后,面色難看地嘔出一隻控魂蟲來。

還不等紫陌將蟲子收起,他便衝上去一頓狂踩,一邊踩一邊罵,罵得無比惡毒粗俗,唾沫星子亂飛。

姚河姚溪兩人聽的眉頭直跳,紫陌臉色鐵青,嬌軀簌簌發抖,一臉殺氣騰騰地望著楊開。

「行了!」姚河都有些受不了楊開的弱智了,趕緊喊了一聲,「控魂蟲體質獨特,你踩不死的。」

「哦,獻醜獻醜!」

所有人都感覺頭暈目眩,這…該說他是有自知之明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