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千九百七十四章 有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九百七十四章 有喜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忙了好半天,也不見老闆娘的蹤影,連老白也不在,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楊開不禁有些好奇,跑到櫃檯問賬房:「老闆娘和老白呢?」

賬房抬頭瞧他一眼,目光閃了一下:「有事出去了。」

楊開哦了一聲,沒再多問。

與此同時,星市某間客棧的對面,一座茶樓的二樓處,老白憑窗而坐,桌上一壺清茶,幾個果盤,一邊喝茶吃果,一邊盯著對面的客棧。

他在這裡已經盯了好幾天了,畢竟是老闆娘吩咐下來的事,怎敢怠慢。

某一刻,從那客棧之中忽然走出三個人,一個青年,一個中年男子,一個半大老者,此時此刻,那半大老者前頭開路,中年男子攙扶著那青年,青年面色蒼白似是受了什麼重傷,後背處隱隱有鮮血的痕,不但是青年如此,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也是如此。

左右看了一眼,三人衝天而起,直朝虛空渡口所在的方向馳去。

老白凝視著他們離去的方向,眉宇間滿是掙扎之色,好半晌,才重重地嘆了口氣,取出一枚傳訊珠,神念涌動,傳訊出去。

同一時間,星市所在靈州之外,虛空某處,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倏然睜開了眼帘,一雙美眸滿滿的冷意,似連虛空都能凍結。

這女子,不是第一棧的老闆娘又是誰?

時間緩緩流逝,不過一盞茶功夫,老闆娘的視野中便出現了一艘飛馳而來的大船秘寶,那大船所行的方向,正是她立身之地。

見狀,老闆娘粉拳握了握,傳出一陣里啪啦的炸響。

待那大船靠的足夠近時,老闆娘才忽然朝前方轟出一拳,無法言說這一拳的光芒,整個天地似乎都黯然失色。

一拳之下,隔著數千丈距離,大船的船身先是傳出嚓嚓的聲響,緊接著轟然爆碎。

從那破碎的大船之中,三道身影灰頭土臉地竄了出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爆喝:「什麼人1

待看清轟碎他們大船的人到底是誰之後,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皆都眼帘一縮,反倒是那個青年似還沒弄清楚狀況,一陣哭爹喊娘:「疼死本少了,你們兩個廢物怎麼回事1

楊開在大都督府前受了兩記龍牙鞭,作為挑事者的這三人,所要承受的刑罰自然更重一些,每人五記,海公子實力不足,只受了一鞭,剩下的四鞭都讓兩個隨從代受了,繞是如此,那一鞭下去也要了他半條性命。

這幾日一直躲在客棧中療傷,大把靈丹妙藥下去,好不容易撿回一條性命,也不敢在星市中繼續逗留了,急匆匆地便要離去,誰知這一出星市,飛行秘寶居然爆碎開來,震動傳來牽引傷勢,讓他痛不欲生。

罵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兩個隨從目光驚悚地望著前方,海公子順著瞧去,不由眼前一亮:「這是哪家的小娘們,長的還真標誌1

此言一出,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皆是臉色大變,暗罵豬一樣的東西,這下怕是要被你害死了!

他們雖然也不知道面前這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到底是誰,但人家的氣息深淵似海,根本不是自己兩人能比的。

這絕對是個中品開天,甚至更高!

此等強者,豈能隨意輕辱?

偏偏海公子還不知死活,越看那女子越是順眼,連背後的傷勢也不是那麼疼痛了,眉開眼笑道:「快快快,給我把她拿下,本公子要好好疼愛她。」

中年男子臉色漆黑,低喝道:「少爺,慎言1

那半大老者更是身子一閃,擋在了自家少爺面前,拱手道:「老朽見過大人,不知這位大人為何攔住我等去路,又為何壞我等飛行秘寶?」

老闆娘淺笑嫣然:「你們與我傢伙計為難的時候,沒有打聽過他背後站著什麼人嗎?」

「你傢伙計?」半大老者皺眉,緊接著忽然像是想起什麼,駭然道:「第一棧,蘭夫人?」

老闆娘冷哼:「老東西還不算太蠢1

半大老者不禁吞了口口水,滿嘴的苦澀塞過吃了黃連,左右觀望一下,發現此地乃虛空深處,進不得退不得,被人家堵在這裡哪有什麼好果子吃,額頭冒著虛汗,拱手道:「原來是蘭夫人當面,老朽眼拙,還請蘭夫人恕罪。」頓了一下又道:「我等來自無想天,我家少爺乃是無想天海長老的嫡孫。」

老闆娘淡淡道:「我知道1

「你知道?」半大老者一臉驚悚,既然知道,還敢在這裡攔路,更直接出手毀了自己的飛行秘寶?這女子是瘋子嗎?

「本宮在這裡,等的就是你們1老闆娘冷哼一聲,纖纖玉章抬起,那一隻手掌白皙晶瑩,好似白玉一般無暇,可當它抬起之時,卻給那半大老者一股莫大的危機感,好似整個世界都傾倒了過來。

「帶少爺回星市1半大老闆驚叫一聲。

那中年男子聞言,立刻噴出一口血霧,裹著海公子急速朝後遁去。

「走的掉嗎?」老闆娘輕哼,「我第一棧的夥計,除了本宮,誰人敢打罵我就跟誰拚命1

話落瞬瞬,一掌拍下,乾坤顛倒,虛空破碎。

等老闆娘收掌之時,整個虛空一片清凈,無論是那半大老者還是中年男子,又或是海公子,皆都不見了蹤影!

一掌滅殺三人,而且是來自無想天的人,老闆娘卻彷彿沒事人一樣,一拂衣袖,扭頭望向虛空某處,冷冷道:「這戲好看嗎?」

那虛空中,一道漣漪盪過,一個金甲將軍悠然現身,頭戴櫻盔,腰懸長劍。

若是楊開在此,定能認出這金甲將軍是鎮守虛空渡口的那位金甲上將,乃是五品開天的修為,比起坐鎮星市的大都督葉天雄也只差一線。

金甲將軍微微皺眉道:「何必呢?出手教訓他們一下也就算了,這殺了對你也沒什麼好處。」

老闆娘斜眼望他:「殺了又如何,本宮不但要殺他們,我現在就去把葉天雄也給殺了。」

金甲將軍聽的無語:「一個夥計罷了……」他雖在鎮守虛空渡口,帶不代表對星市中發生的事一無所知,再加上前兩日老闆娘殺機騰騰的從渡口離去,隨便打探一下也能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是我第一棧的夥計1老闆娘哼道。

金甲將軍不住地頷首:「是是是,是你第一棧的夥計,你第一棧的夥計都比別人的夥計金貴一些。」悠悠一嘆,「畢竟是無想天礙…」

言下之意,隨便教訓一下就算了,幹嘛直接把人殺了。

「你現在就傳訊告訴海平樂,你看他敢不敢來找我報仇1

金甲將軍深深地凝視老闆娘,嘆道:「蟄伏了一千兩百年,你又要再鬧了嗎?這一次可不一定有那麼好的運氣1

老闆娘瞥了他一眼,衣袖一拂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1

言罷,身形一晃朝虛空渡口馳去,金甲將軍凝視著她的背影,緩緩搖頭,這麼一個女子,比起許多男人來都要鋒芒畢露,也不知道最後能不能得善終。

……

老闆娘的歸來並沒有引起太多波瀾,楊開甚至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的,只知道某一天忽然見她出現在大堂中,熱情招呼店裡的客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過的平淡無奇,楊開整日里除了在店裡幫忙之外,便是煉化那域梭了。

不時地去打探一下世界樹和土行開天之材的消息,可惜都沒有收穫。

風雲拍賣行他也去過好多次,雖說老闆娘之前因為他和老白的事在風雲拍賣行大鬧過一場,但他有七面傍身,隨便換個面貌就能安然進入。

拍賣行里也找不到半點關於世界樹的消息,土行材料倒是有,不過都是五品之下,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意義。

無論是不老樹凝聚的木行之力又或者是金烏真火凝聚的火行之力,皆是最頂尖的力量,楊開不想辜負這麼好的基礎,所以選擇凝聚土行之力的要求也很高,最起碼也要是七品,否則日後的成就也有限。

然而高品質的土行材料哪那麼容易找得到,上次的金烏真火只是一個巧合,想要再有這樣的機緣根本不現實。

這讓楊開有些著急。

不成就開天,在這乾坤之外終究實力太弱,像上次被那海公子身邊的兩個三品開天為難都沒辦法反抗。

有心去問問老闆娘,卻又不好意思,更何況,真要是問了,勢必會暴露出一些秘密,老闆娘對自己雖然極好,但兩人的關係還沒到分享秘密的程度!

楊開不禁有些頭疼!

這一日,正在大堂中忙碌的楊開忽聽老闆娘傳音召喚,跟羅海依打了聲招呼讓她多看著點,便徑直朝內院行去。

敲門而入,楊開驚奇地發現老白居然也在。

而且此時此刻,老白居然一臉興奮的表情,眼睛里冒著豪光,雙拳緊握著。

楊開抱拳見過老闆娘,扭頭看著老白:「你這滿面紅光,印堂發亮,是有喜了嗎?」

老白嘿嘿一笑:「確實有喜,天大的喜事1

楊開眨眨眼,不解道:「什麼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