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五十一章正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一章正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既與決定和畢修明動手,楊開自然就沒有善了的打算。

自己剛才才救過這人一命,他不知恩圖報就算了,反倒對自己下死手,這種人留著絕對是禍害。

再加上之前他三番兩次地嘲諷唾棄楊開,更為楊開增添一份殺他之心!

楊開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別人都欺負到了自己頭上,還忍個屁!

驟然吃了楊開的大虧,畢修明再也不敢託大,雙目忌憚又怨恨地瞪著楊開,正欲施展全力,卻見那邊楊開抬起雙掌,兩掌上元氣兇猛迸發。

獸魂技!

兩聲怒吼傳出,如火一般燃燒的巨虎神牛矯健奔出,與楊開呈三角之勢朝畢修明襲殺過去。

心神震撼,畢修明心頭一片驚恐,勉力應付一招再無還手之力。

兩隻獸魂與楊開一陣身形交錯轟殺,不到三息的功夫,便將畢修明的胸前打出一個窟窿。

鮮血飛濺中,畢修明仰面倒了下去,眼珠子瞪得老大,一臉的不可置信和死不瞑目。

楊開環顧四周,見眾人皆是一片駭然之色。

戰鬥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快,但這結果卻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一個離合境八層的武者,竟在電光火石間取了一個真元境四層武者的性命,看似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

尤其是紫陌和冷珊,更為震驚。

她們兩人雖與楊開相處過些日子,但從未見他真正地動手過,就算是剛才一起對付妖獸,楊開也只是表現出比普通的離合境稍強一些罷了。

所以一直以來,兩女都當楊開只不過是依仗了什麼特別的秘術,才能得以控制住她們的神魂。

雖然忌憚,心裡並沒有將他本身實力放在眼中。認為楊開也就只是一個小小的離合境八層的武者,有些不拿他當回事。

好多次,紫陌和冷珊兩人說起這事的時候,都是心中暗恨。

這些天跟楊開的放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有這樣的小心理在作祟。

但是現在,紫陌和冷珊卻發現一直被她們兩人小瞧的楊開,戰鬥力是如此的驚人。畢修明怎麼說都是一個真元境四層的武者,冷珊真與他戰鬥。結果不一定誰贏誰輸。就算是紫陌。想要拿下他也得費上一番手腳。

這一番對比下來,紫陌和冷珊芳心震撼,久久無法言語……

其他諸人何嘗不是如此!

擊斃畢修明,楊開轉頭朝他那個師弟望了過去。

這人剛才一直喋喋不休,叫囂著讓自己的師兄廢去紫陌修為,當畢修明與楊開大戰的時候。他更是將槍口對準了楊開,口中污言穢語不斷。

現在,他閉上了嘴巴。如喪考妣。

神色駭然地看著楊開,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萬分,他看到了楊開眼中的殺機和厭惡。

楊開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殺畢修明。又怎會繞過他?

兩隻獸魂沖他齜牙咧嘴,旋即風馳電掣地朝他撲了過去。

「不……不要……!」這人掙扎地爬起,神色倉皇地逃竄。

但他現在只不過是個丹田被破的廢人,渾身一點元氣都不復存在,哪裡還能逃得過兩隻獸魂?

巨虎神牛撲將上去。一陣啃咬衝撞。

慘嚎和求饒聲響起。

大漢的十幾個人麵皮都是一抖,有心腸軟的武者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不到片刻功夫,慘嚎聲便停歇下來,畢修明的師弟也飲恨在獸魂的攻擊下,屍體血淋淋的模糊。

淡淡地掃了一圈,楊開一句話沒說,只是走到了一旁。

紫陌和冷珊看著,同樣一言不發地走到他身邊,神色複雜地看著他,直到現在,兩女才對楊開有一種真正的敬畏之感。

不提楊開控制了她們神魂的約束,單是那種駭人的戰鬥力,就足以讓她們正視。真的生死之戰,冷珊肯定不是楊開的對手,紫陌說不定能拼一陣,但紫陌也不知自己是否能勝的了他。

沒多大把握!回想楊開突然爆發出來的實力,紫陌心中判斷。

這男人怎麼修鍊的?為什麼離合境八層竟有越過一個大境界與人戰鬥的本事?來到這裡的人,哪一個不是各自宗門的精英,哪一個沒有越級戰鬥的本領?可在楊開面前,這一切都不值一提。

他才是這群精英中的精英!

幾乎可以預見,若他不死,等他真正地成長起來,日後這大漢定有他的一席之地!

「謝謝!」好半晌,紫陌才輕聲道謝。

楊開睜開眼看看她,淡淡笑道:「你別搞錯了,我不是要為你出頭。」

紫陌神色一呆:「那是什麼……難道只是因為他之前嘲諷唾棄過你?」

「是!」楊開直言不諱地承認。

紫陌張了張嘴,苦笑道:「睚眥必報!你這性格得改改!不過……你確實很厲害,我之前一直小瞧了你。」

「怎麼,被我雄偉折服?想委身於我了?」楊開輕笑著。

這話不禁讓紫陌想起之前未完的事情,剎那間臉色就冷了下來,咬牙道:「早晚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你也說了,我是睚眥必報的人。對我放狠話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楊開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紫陌氣苦,卻也不敢再反駁,再說下去天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搞不好就動真格的了,真要被他給奪去身子,紫陌哭都沒地方哭去。

片刻后,不遠處響起腳步聲,楊開抬頭看去,只見大漢那一群人在陳學書和舒小語的帶領下,正朝這邊走來。

楊開長身而起,靜靜地看著他們。

夜青絲在沖楊開微笑,其他和楊開有一些交情的人也都沒有絲毫心理負擔地看著他,只有少數幾個人臉上有些忌憚之色。

楊開剛才擊殺了畢修明,又果斷狠辣地除掉了毫無反抗之力的畢修明的師弟,這種趕盡殺絕斬草除根的做法多少讓他們有些不適,不過他們手上也多沾染鮮血,所以也能理解楊開的做法,此刻並沒有什麼敵意,顯然是已經接受了那個事實。

畢修明和他師弟這些日子盡說一些打擊士氣的話,所以人緣並不是很好。剛才的一幕就發生在眼皮子底下,眾人都不是不辨是非之人,自然不會將畢修明和他師弟的死怪到楊開頭上。

在此地自保都還來不及,誰還關心別人的生死?而且還是兩個討厭的人,死了也是白死!

陳學書走到近前,與舒小語兩人各自將一大捧血珠遞了過來,開口道:「這些是剛才的收穫,還有姚河姚溪擊殺這位姑娘妖獸留下來的血珠,總共有八十二顆,楊兄你點點。」

紫陌三四十隻妖獸,沒有反抗就被擊殺,再加上姚河姚溪控制的妖獸,這一戰收穫巨大無匹。

楊開看了他一眼,也沒推辭,伸手將所有血珠接了過來。

雖然擊殺妖獸大家都有份,但若不是楊開設計,演了一出好戲,他們哪會有自由之身,相比較這些血珠,能活下命來就是他們最大的收穫了,更何況,在戰鬥之後,楊開還拿出了療傷丹給他們服用,已經算是仁至義盡。

「這是那四個人的血珠,都是真元境哦。」夜青絲嬌笑著,將另外四枚更大更精純的血珠放到楊開手上。

看著楊開收穫這般豐盛,不少人都羨慕不已,可羨慕歸羨慕,卻沒有任何一人動手搶奪,更沒有流露出什麼貪婪之色,楊開察言觀色,見到這一幕,暗暗點頭,也放下了心,知道象畢修明師兄弟兩人那樣的只是少數。

陳學書神色一正,抱拳拱手:「多謝楊兄,救我等一命,此恩銘記在心,他日若有機會,必有厚報!」

十幾個人,皆都是正色抱拳!

楊開也是臉色凝重地回了一禮。

沒人去提畢修明之死,就算這些人全部活著出去了,恐怕也不會再向任何人提及。在這異地之中,死幾個人太正常了,只要沒人泄露是楊開擊殺了畢修明,那他身後的師門自然就不會來找楊開的麻煩。

這一變故,就這麼揭了過去,所有人心照不宣。

氣氛漸漸融洽起來,原本存在的一點點隔閡和忌憚瞬間煙消雲散,只不過眾人在望著紫陌的時候,神色還是有些不自然。

若都是大漢的武者,一笑泯恩仇,也是佳話。可紫陌畢竟是天狼的武者,之前又攻擊過他們,這已經上升到了另外一個層次,就算有人想和解,也有些顧忌。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啊!

紫陌聰慧,深知這一點,自己一個人溜到一旁,孤零零地身影相吊,孑然一身。

閑聊了一陣,楊開突然看著陳學書道:「陳兄,是不是還有什麼事?」

陳學書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楊開看出了這一點。

陳學書聞言一愣,旋即苦笑道:「我們確實有事想請教。」

「但說無妨!」

陳學書伸手指了指自己的丹田:「這裡面的蟲子……有沒有死?」

姚河姚溪已經死了,但他們給大漢武者種下的控魂蟲卻依然存在,這才是眾人最擔心的問題。問心宮的厲心遠已經被鑽破丹田了,他師弟左方一直攙扶著他,誰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下一個?

聞言,楊開扭頭朝紫陌的方向看去,紫陌面無表情道:「沒死,還活在你們體內。」

諸人齊齊變色,眼巴巴地看著紫陌。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