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五十二章別調戲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二章別調戲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開也皺眉問了一聲:「你有沒有辦法將它們弄出來?」

「那不是我種下的控魂蟲!」紫陌緩緩搖頭,秀眉一蹙又道:「其實放在裡面也沒什麼,它只不過汲取一點點元氣存活,沒有人命令,也不會再危害你們,等你們各自修鍊到神遊境,自然就可以用神魂牽扯,將它們逼出來,或者回到宗門,讓你們長輩出手。」

這只是最低級的控魂蟲,除了怕熱之外,神識對付它也是一把利器。

話雖這樣說,可每個人都愁眉不展。

他們都不太相信紫陌。

更何況,就算紫陌說的是真的,任誰丹田要害處有一隻蟲子活著,心裡多少都有些不自在,萬一在生死大戰中,這蟲子動上一下,搞不好就會有什麼不可估測的嚴重後果。

紫陌看到眾人臉上的表情,鄙夷一笑:「不過你們若是非要現在把蟲子弄出來,我也有辦法,就是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讓我試試!」

諸人面色一苦,都看向楊開。

他們都不太相信紫陌。萬一這天狼的小娘們又動些什麼手腳把他們給控制了,那……

可如果不答應的話,眾人也惴惴不安,丹田裡有隻蟲子,怎麼想怎麼怪異。

紫陌在那邊嗤笑一聲,滿足了自己的作弄心思,這才道:「我家主人可以幫你們的。」

「你家主人……」陳學書不禁輕咳一聲。

楊開也是臉色一訕,恨恨地瞪了紫陌一眼。

「楊兄,你真的……把她收為婢女了?」陳學書一臉艷羨,舒小語在一旁狠狠地擰了他一把,擰的陳學書五官扭曲,卻不敢吭聲。

「她放屁!她巴不得我死!」楊開矢口否認,吸了吸鼻子。皺眉道:「不過我可能真有辦法,只是我沒在人身上試過。」

控魂蟲怕熱,自己的真陽元氣就是它的剋星,現在沒了姚河姚溪的控制,只要動用真陽元氣就能將控魂蟲從他們體內逼出來。

之前楊開正是用這個辦法,從一隻五階妖獸夜叉金影豹的頭顱中逼出控魂蟲,從而得知控魂蟲存在的秘密。

但目標如果是人的話,楊開就不敢打什麼包票了。這些人都是各自宗門的精英。控魂蟲存在的地方又是丹田這種脆弱敏銳的關鍵位置。一些小差池都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

見楊開遲疑,眾人都有些心中不安。

「在我身上試試吧!」問心宮的厲心遠突然虛弱地開口道,面上掛著一抹慘笑:「反正我的修為已經被廢,能讓楊兄練手熟悉,也算是為大家盡一份力。」

左方立刻道:「師兄,不要這麼說。丹田被廢也是有機會修補的,只要找到良藥就行。要試,我先來!」

「師弟。」厲心遠搖頭苦笑。「師兄沒什麼好擔心的,就算楊兄失手,不就是一條命么?我這樣活著。生不如死啊……」

「你們別爭!我自己都沒什麼把握。」楊開皺了皺眉,然後伸手沖紫陌招了招。

「幹什麼?」紫陌一臉的不岔,卻依然乖乖地走了過來。

她這般聽話,越發讓大漢諸人神色驚疑,心想難不成她與楊開之間的關係真是婢女和主人?

這也太離奇了點。

「跟我說說。到底要怎麼做才行。」楊開皺眉問道。

紫陌詳細地訴述了一遍,方法正如楊開之前在夜叉金影豹身上施展的,只不過動作要更小心一些才是,要麼以雷霆手段將之焚煉,不給它任何反應的時間,要麼以溫和手段將其逼出,絕對不能讓它感到不安,一旦逼急了,說不定它真的會鑽破丹田。

了解了這一點之後,楊開沉吟了,看著眾人問道:「你們確定要我動手?」

一群人都點頭。

「那好,我只能保證以最大的努力卻幫你們化解,但……後果自負!」

楊開才不想因為這種事而惹一身騷。

寒小七笑道:「自該如此,我們相信你能做到。」

其他人也沒異議,自然認可他的說法。

楊開點點頭,他琢磨許久,決定選擇第二種方法,第一種固然快速,可弊端也很大,一旦控制不好,只會傷到別人。

看了一眼厲心遠,楊開道:「我先在你身上試試!」

厲心遠微笑點頭,左方還想說什麼,卻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掀開衣服,露出小腹,萬花宮的四個少女不禁臉色羞紅,卻又不敢轉頭錯過什麼,面紅耳赤地盯著。

楊開伸手覆蓋著厲心遠的丹田,深吸一口氣,沉浸心神,控制著自己的真陽元氣,一點點地湧入厲心遠的體內。

不多時,楊開便感覺到了控魂蟲存在的地方,心神一動,越發小心翼翼起來,真陽元氣化作千絲萬縷,朝那隻控魂蟲包抄過去,在其還未有什麼反應之前便將它團團包裹。

厲心遠的面色突然通紅起來,他現在就是個廢人,炙熱的元氣湧入,有些難以抵擋,不過這人毅力很是強橫,即便腹如火燒,也依然強咬著牙,一聲不吭,唯有額頭上青筋跳動,汗水直流。

楊開看了他一眼,道:「忍著點。」

話音落,牽動真陽元氣,將包裹的控魂蟲一點點地往外逼迫。控魂蟲顯然是也是掙扎不斷,越發加劇了厲心遠的痛楚,身為師弟,左方在一旁看的於心不忍,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很快,控魂蟲便被逼出了丹田所在的位置,到了這一步,楊開總算放開了手腳,不必再有什麼束縛了,真陽元氣突然加大。

不到片刻功夫,眾人清晰地見到厲心遠肋腹處突起一個小點,楊開眼疾手快,伸手在那劃出一道小口子,直接將控魂蟲捏了出來,焚煉成灰。

與此同時,厲心遠也是不由自主地長呼一口氣,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師兄!」左方大驚失色,趕緊攙扶。

片刻后,厲心遠這才虛弱至極地睜開眼睛,呵呵笑道:「真難受……不過,也解脫了。」

見他平安,所有人都落下心中一塊大石。

楊開信心大增,環視四周:「下一個誰來?」

「我來!」陳學書迫不及待地喊道,然後盤膝坐到楊開面前。

有過一次成功的先例,楊開再做起事來自然要得心應手不少,不過陳學書和厲心遠不一樣,他體內還有真元,即便他再怎麼放鬆身心,真元也會自主地抵禦楊開的真陽元氣,不得已楊開只能加大元氣的輸出,好半晌才把控魂蟲弄出來。

一個接著一個,大漢十七八個人,可把楊開給累的夠嗆。

一直處理了大半天時間,就只剩下幾個女子了。

修羅門的夜青絲,水月堂的風淺痕,映月門的舒小語,還有萬花宮的四個少女。

女子們除了最為嫵媚的夜青絲之外,其他人個個都是面紅耳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不好意思。

原因無他,楊開在牽引控魂蟲的時候,那一隻手可是覆蓋在丹田位置處。

丹田,就是小腹,就是精緻的肚臍……

想起這個,諸女就羞赧萬分。

夜青絲抿嘴嬌笑:「我先來吧,你們這些小姑娘,這麼害羞幹什麼?人家又不會吃了你們。」

「咳咳……」楊開一本正經,「別調戲我。」

四周一群男人的神色也古怪起來。

來到楊開面前盤膝坐下,夜青絲雙眸似水,淺笑盈盈,大膽地盯著楊開,然後緩緩地解著自己衣衫的紐扣。

噠,噠……

一片沉重的呼吸聲響起。

夜青絲妖嬈豐滿,看似就象個熟透的水蜜桃,容顏嫵媚,身材曼妙,這樣成熟的女子對男人的誘惑力及其強大。

眼見她欲解羅衫,馬上就要一展美妙之地,一群男人自然目不轉睛地盯著,誰肯願意錯過這樣的精彩?

「咯咯……」夜青絲非但不怯場,反而嬌笑連連。

小妖精!諸位男子鼻息粗重。

「恩?」寒小七面色一寒,掃視四周。

「你閉上狗眼,閉上狗眼!」舒小語不停地拿手掃著自己師兄的眼睛,陳學書面色通紅,被掃的眼皮子直眨,心裡跟貓撓了似的。

夜青絲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笑吟吟地道:「你們……還真的要留下來啊?」

「嘿嘿……」左方,儲景山等人頓時訕訕一笑,舔了舔嘴唇道:「我們以為你不介意呢。」

「放屁!」夜青絲白了他們一眼:「給你們留個面子罷了,一點都沒有自知之明,還要我趕人么。」

「走了走了!」左方攙扶著厲心遠,與其他男人趕緊避退。

好一陣長吁短嘆,惋惜不已。

「別拉我啊……」陳學書急了,他被周霸這個鐵塔摟著,毫無反抗之力地往外走去,「我師妹還在那呢,我得看著啊……」

「你滾遠點!」舒小語羞臊不已。

待到所有男人退出百丈開外,確定他們什麼都看不到了之後,女子們才放鬆下來。

楊開一臉鎮定和自然,看著夜青絲道:「繼續吧。」

夜青絲面上浮起一抹紅暈,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輕咬著牙,繼續解開自己的衣衫。

夜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小臉蛋一片火燒,期期艾艾地問道:「我們……都得這樣嘛?」

楊開嚴肅地點頭。

夜立馬捂住了雙頰:「能不能不脫衣服?」

楊開皺眉道:「如果你不怕出什麼差錯,也可以。但是直接的接觸,更容易讓我控制元氣。」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