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五十四章赤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四章赤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行走在密林中,紫陌神色複雜地注視著楊開的背影。

好幾次欲言又止,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無聲的靜謐縈繞在兩人之間,楊開只是在前方飛奔挪躍,時不時地停下一陣,皺眉沉思,左右觀望,旋即又突然再次啟程。

紫陌就像是個尾巴,緊緊地跟在楊開身後,寸步不離。

一天之後,紫陌終是受不了這種沉默了,賭氣似的,身軀一頓定在原地。

楊開一直飛奔出幾百丈,這才察覺不對,連忙又趕了回來,只見紫陌依然停在原地,正微揚著光潔的下巴,冷冷地盯著他。

「你幹什麼?」楊開眉頭一皺,神色頗為不悅。

「我還想問你幹什麼。」紫陌酥胸起伏,一句硬邦邦的話扔出來,聲音不禁又放軟許多,「其實你沒必要這樣做。」

「怎麼做?」楊開疑惑地看著她。

「與那些人分開啊,跟他們在一起,你根本無需擔憂自己的安全,現在在這異地之中,除了你我和那群人之外,也就只剩下我師兄和武乘儀兩個高手了,以他們的實力和人數根本不用懼怕我師兄和武乘儀,所以你跟他們分開,很不明智!」

楊開上下打量著她,嘴角慢慢綻放出一絲莫名的微笑。

「你該不會認為,我是因為顧忌你的處境,所以才跟那群人分開的吧?」楊開皺眉道。

紫陌臉色微紅,直視著楊開。反問道:「難道不是么?」

「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楊開鄙夷一笑:「你是天狼的武者,在昨日之前,我們還是生死不共的敵人,就算你表現的再好,心裡也是想取我性命的,你不仁,我不義。我管你死活幹什麼。」

紫陌氣極,酥胸一陣起伏,咬牙道:「自從被你控制之後。我哪一點做的不好了?我知道你這人好面子,也嘴硬,但不用說的這麼無情吧?」

殺畢修明的時候也是這樣。他雖然惱火畢修明之前對他鄙夷嘲諷,可多少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為自己出頭。但這男人偏偏死活不承認,紫陌聰明伶俐,他說什麼自然就是什麼,也不會去點破,讓他拉不下面子。

可是現在,他居然還這般說。面子就這麼重要?

「我們之間有情么?」楊開嘿嘿一笑,走上前伸手攬住了紫陌的腰肢,一隻手毫不客氣地在那滑嫩的肌膚上摩挲著。

紫陌趕緊伸出雙手,擋在楊開的胸膛上。上身往後彎曲,腰間一陣酥麻感傳來,讓她不禁有些心底發寒,皺眉冷斥一聲:「你幹什麼。」

「你說我無情,我有情給你看看啊。」楊開的手更放肆許多。

「放開我!」紫陌的神色冰冷下來。

楊開咧嘴一笑。也不再放肆,洒脫地將其鬆開。

紫陌連忙退後幾步,拉開與他之間的距離,一臉的警惕和防備。

「你說的不錯。」楊開突然又點點頭,「與他們分開,確實有一部分原因是顧忌你的處境……」

氣惱中的紫陌眼眸里不禁閃過一絲小感動。

「再怎麼說。你也受制於我,算是我的奴僕,你沒面子的話,我也沒面子對不對?」

紫陌的俏臉驟然又冷了下來。

這天殺的臭男人!紫陌心中怒罵,暗恨不已。

「不過……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楊開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紫陌深吸一口氣問道。

「我要去找武乘儀!」楊開面上閃過一絲狠戾,「我要幹掉他!」

武乘儀派其師弟來取楊開性命,楊開也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冤有頭,債有主,武乘儀必須得為自己的做法付出代價。

他身為九星劍派的高徒,地位肯定不低,一旦讓他逃離這處異地,到了外面想要殺他就很難了,所以楊開想在這裡將其解決。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更何況,他身上必定有琉炎液這樣的寶貝,楊開更不能放過他了。

琉炎液對他本身雖然沒有用處了,但對別人卻是有用的。只不過若與那群人一起行動,就算殺了武乘儀,琉炎液也不夠分。

楊開要獨佔!

「你膽子還真大,能從我師兄手下逃過性命的人,實力肯定非同凡響,我不否認你本身也很強大,但你覺得自己能贏得了那個武乘儀么?」紫陌看怪物一樣看著楊開,一臉的匪夷所思,暗想這人真是膽大妄為。

「贏不贏的了,打過才知道。」楊開輕哼一聲,大有深意地看著紫陌:「不是還有你助陣么?你以為我把你帶出來是幹什麼的?」

紫陌俏臉一寒,跺腳道:「你可以去死了!」

原來他有這麼多打算!虧自己剛才還小小地感動了一下。

「哈哈!」楊開大笑,伸手在紫陌的小臉上摸了一把,做色授魂與狀:「別說的這麼無情嘛,多跟我相處一段時間,你會發現我有很多優點的,說不定就把你給迷倒了。」

「恬不知恥!」紫陌氣極反笑。

他這話說的雖然有些無恥,但不可否認,這人身上確實有許多同輩男子都沒有的閃光點,這些無意之間流露出來的閃光點,很吸引人,尤其是女人!

知道他的真實想法,紫陌也不再氣惱,反而微微笑著,開口問道:「你這一路到處觀察,原來是在找那個武乘儀的蹤跡,找到什麼線索沒?」

「沒。」楊開搖頭,「像他那樣的高手想要隱匿自己的蹤跡是很簡單的。」

頓了頓,楊開自信一笑:「不過只要他還在這裡,總會找到的。」

「我想我可以幫你!」紫陌輕笑一聲。

楊開點點頭:「正有此意!」

接下來的幾日,楊開與紫陌兩人一邊尋找武乘儀的蹤跡一邊搜索妖獸。

姚河與姚溪兩人當日控制了百多隻妖獸,後來雖然被斬殺了三四十隻,但還剩下近七十隻,這些大概是異地之中僅存的妖獸了。

幾日下來,收穫不大,紫陌僅僅也只利用控魂蟲控制了七隻妖獸而已。這些被控制的妖獸四散分開,大大地增加了搜索的範圍和效率。

十幾日過去,紫陌手下控制的妖獸增加到了十五隻,這一日終於叫楊開發現了武乘儀的蹤跡。

有一隻分散在外搜索的妖獸突然斃命,等楊開和紫陌兩人前去查看的時候,赫然發現周圍留了一些劍氣的痕。

「是武乘儀!」楊開神色一振,這劍氣一般人施展不出來,唯有九星劍派的弟子才可以。

而且倒地斃命的還是一隻五階妖獸,能一擊取其性命,施展劍氣的人實力肯定不低。

綜合各種線索,楊開幾乎在瞬間就判斷出是武乘儀下的手。

循著蛛絲馬跡一路追出,卻在半日後又丟失了武乘儀的蹤跡。

楊開眉頭緊皺,頭一次感覺沒修鍊出神識是如此束手束腳,想要找個人都這麼麻煩。如果修鍊出神識就不一樣了,只要神識足夠強大,蔓延開后,方圓十幾里範圍一目了然。

正當楊開懊惱間,紫陌卻突然面色一變,望著楊開道:「我師兄在附近!」

楊開扭頭看向她:「赤血?」

「嗯。」紫陌的臉色很不好看,「他有一隻六階妖獸,配合其本身實力,在這裡無人可敵,要是被他碰到的話,你必死無疑,我們避一避!」

「他也在這裡……難道是追著武乘儀過來的。」楊開心思急轉,當初天狼森羅殿四人,以妖獸大軍圍攻大漢的武者,除了武乘儀憑藉自身實力逃出之外,其他人盡數被俘,事後,赤血領著其控制的六階妖獸追出,這些日子,他恐怕一直在追擊武乘儀。

而楊開也在做同樣的事,兩人目標一致,會碰到一起就不奇怪了。

「來不及了!」紫陌花容失色,扭頭朝一旁看去,隨即輕聲叮囑道:「等會你別說話,我與他周旋,若是叫他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楊開詫異地看著她。

紫陌冷哼:「我是為了自保,別想多了。你如果想置我於死地,也只是一個念頭而已。所以我不能讓你有什麼危險,免得你狗急跳牆拉我墊背。」

「嘿嘿。」楊開輕笑,順著她的面向扭頭望去。

只見那邊叢林處竄出一頭神駿威猛的妖獸,這一隻妖獸似狼又似虎,身形矯健,四肢強勁有力,凶氣騰騰,身長三丈有餘,即便隔著幾十丈距離,這一頭妖獸也給楊開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六階妖獸!名副其實的六階妖獸!

當它竄出來的時候,紫陌身邊的那些妖獸一個個都匍匐了下去,宛若耗子見到貓一般乖巧。

妖獸背上,端坐著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青年男子,大約二十五六左右,雙眉如劍,斜飛入鬢,雙眸炯炯有神,神色冷酷。

這便是赤血!與武乘儀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比較起來,武乘儀沉穩一些,而赤血就顯得更霸道,但無論是誰,都給人一種驕狂的感覺。

皆是天之嬌子,有驕狂的資本!

他看著紫陌,任由自己坐下六階妖獸信步而來,正眼都沒瞧楊開一下。

六階妖獸在十幾丈之外停了下來。

「師兄!」紫陌上前行禮,那隻六階妖獸一聲低吼,充滿了威脅之意。

妖獸的反應讓紫陌心中一突,再看看自己的師兄,卻發現他正用一種冷冰冰的眼神望著自己。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