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六十一章美女,你處境不妙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一章美女,你處境不妙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武乘儀的強大紫陌深切地領教過了,不愧是出身九星劍派的高徒,當日赤血騎著一頭六階妖獸追殺他一個多月,也沒把他怎麼樣,紫陌現在又怎是敵手。

貝齒緊咬,紫陌輕聲道:「我若是把奴獸之法交給你,你能不能放我離開?」

「我可以給你個痛快!」武乘儀神色冷酷。

紫陌變色,冷聲道:「我給了你想要的你也要趕盡殺絕?你還有沒有點人性?」

武乘儀森冷一笑:「人性?強者為尊,我何須跟你談什麼人性?」

說話間,神色一變,雙眸中精光閃爍,彈指就是幾道劍氣襲出,正中他腳邊一尺外的地面。

隱約可聽到劍氣穿透了什麼東西,一點點殷紅的血水從地面冒了出來,那是幾隻被紫陌暗中布下的控魂蟲。

「賤人!」武乘儀怒罵一聲,雖然他一直在提防天狼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女人,卻沒想還是差點著了道,要不是他足夠警惕,被這蟲子鑽進體內就糟了。

「這是你自找的。我會擒住你,然後敲斷你的手腳,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武乘儀臉上殺氣一片,手上長劍一抖,身子裹在劍光中,以迅雷之勢朝紫陌襲來。

「混蛋!」

紫陌咬牙暗罵,碰到武乘儀這種冷血的男人,她實在是有些無計可施。

匆忙間避開那驚天一劍,騰挪間,素手飛揚,幾柄造型奇特的迴旋利刃應聲飛去。

武乘儀長劍抖出幾道劍花,將那幾柄迴旋利刃擋開,噹噹噹噹掃起一片火花。

紫陌臉色鐵青,咬牙苦撐。好不容易避開要害位置,肩膀上又被劍氣掃中。

應聲慘叫,酥肩上一抹殷紅。

徹底落入下風,紫陌卻也不願坐以待斃,背對著武乘儀,將自己剩下的所有控魂蟲全部撒入地下,只期待能以這些控魂蟲狠狠地陰武乘儀一把。

但武乘儀剛才才險些吃了虧,此刻哪會大意?

劍光捲起一道匹練般的光芒。直接粉碎了方圓十幾丈範圍的大地。劍氣肆虐中,所有的控魂蟲全部被擊殺。

控魂蟲若是種在人的體內,確實強大,除了熱之外其他無所畏懼,但沒種進人的體內之前,它們也就是幾隻蟲子而已。武乘儀的劍氣足以斬滅它們。

紫陌俏臉一白,失去了控魂蟲這樣的暗棋,她真不知該如何與武乘儀周旋。正芳心焦急間,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濃濃的詫異之色,不著痕地朝武乘儀身後看去。俏臉上也洋溢起一抹興奮和喜悅。

細微的神色變化,並沒有逃過武乘儀的眼睛。

心知不妙,武乘儀臉色驟然轉冷,不準備再浪費時間,長劍一揚便欲施展最後一擊。

不等他將劍招放出來。背後卻有一股氣機鎖定了自己,武乘儀眉頭緊皺,回手一劍盪去,漫天劍影封鎖了偌大一片範圍。

劍光閃爍中,一隻火紅的拳頭探了出來,拳風掃過,漫天劍影轟然崩碎。

一道人影落了下來。

武乘儀飄出十幾丈,這才不慌不忙地轉身朝來人看去,待看清對方容貌之後,不禁訝然:「是你!」

「嘿嘿,沒想到吧?」楊開一邊怪笑一邊饒有興緻地打量武乘儀。

之前在異地中歷練的時候,他就一門心思想把武乘儀給找出來幹掉,但後來碰到赤血,追著他衝進了白霧之中,陰差陽錯的失去了機會。

卻不想現在在這裡竟然又碰了面。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壓住心頭的驚喜,楊開沖一旁的紫陌挑了挑眉頭,模樣輕佻道:「美女,你處境不妙啊!」「恩,你再來晚一點,就再也見不到我了!」紫陌嗔了他一眼,芳心暗喜。

時隔幾個月又碰到楊開,紫陌也不知該作何感想,本以為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與他照面,再也不擔心別人折磨自己的神魂。

可是現在,人生的軌跡又一次重合到一起。不過紫陌現在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神魂被控,反而有些高興,無論如何,自己的性命算是保全了,至於其他,活下來再做打算吧。

楊開歪著頭,上下打量著她,道:「你不是森羅殿的精英么,怎麼搞成這樣?」

「你懂個屁!」紫陌咬牙,「你小心點這個人,他很強大的,真元也比我精純雄渾很多。」

「他不強大就不是武乘儀了!」楊開冷笑一聲。

至於真元比紫陌精純雄渾,倒也可以解釋。武乘儀身上肯定是有琉炎液的,服用過這種淬鍊元氣的寶貝,他的真元不精純才是怪事。

「沒想到你這種貨色竟能活著出來,運氣不錯!」武乘儀輕蔑地望著楊開,一如第一次見面時,面色冷硬,不屑一顧。

「運氣不好的話,早就被你師弟殺了。」楊開的眼神如刀鋒一般冷厲。

「既然你知道我想要你的命,就不應該出現在我面前!一個人的運氣不可能一直好下去。」武乘儀神色平淡,並沒有因為齊劍星的死而有什麼波動。

「要打就打,你們男人怎麼那麼多廢話!」紫陌剛才吃了武乘儀不少虧,現在楊開現身,底氣立馬足了不少,迫不及待想要找回場子。

她可是深知楊開的強大,有他相助的話,兩人聯手足以穩壓武乘儀一頭。

「說的不錯!」楊開點頭。

「正有此意!」武乘儀冷哼一聲,劍意緩緩提升。

「楊開你在一旁協助,我來對付他!」紫陌厲聲道。

「不,你協助!」楊開言簡意賅,話音剛落便已朝武乘儀沖了過去,奔襲中,原本波瀾不驚的身體內突然迸發出無與倫比的波動。

「你……」紫陌的眼中一片驚詫,愕然萬分地感受著來自楊開的壓迫。

他晉陞真元境了?四個月前分開的時候,他才只有離合境八層,而且是剛晉陞離合八層。四個月不見,居然就已到真元境。這突破的速度……好快。

不過轉念一想,紫陌又釋然了,這可是一個變態般的男人,能這麼快突破這道分水嶺也不足為奇。

眨眼間,楊開便與武乘儀碰撞到了一起,武乘儀劍技展開,劍氣肆虐。殺意騰騰。楊開雙拳似閃電般轟襲。身形騰挪,在漫天劍影中起舞,整個人體外散發著炙熱的氣息,如火一般燃燒。

天地能量凌亂,狂風四起,紫陌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有心想要助陣,卻根本不知該如何插手!

兩個人一上來就是全力拚斗,毫無保留。所有的殺機和氣機都交融在一起,此刻紫陌就算強硬地插手進去,也勢必會引起兩人的同時反擊。

她哪有這個膽子?

楊開叫她協助。看起來是給了她面子的說辭,現在的紫陌只能在一旁觀戰,連掠陣的資格都沒有。

「臭男人!」紫陌苦笑,倒也果斷,輕飄飄地往後盪去。如一片柳絮,一連飛出百丈之遠,這才停了下來。

激戰中,武乘儀的面上有著駭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個被他視作垃圾廢物一般的存在,竟有與自己對戰的實力。劍影一起,便被他狂暴的拳風掃滅,對方的招式大開大合,自己的劍招靈動飄渺,各有千秋,一時間竟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短短半盞茶的時間,雙方已互拼了幾百招,真元肆意揮灑,武乘儀越戰越是心驚,反倒是楊開越打越狂暴,臉上的表情也是興奮無比,看起來就象是色中惡鬼遇到了脫光的絕色美人。

碰……地一聲,兩人轟然分開。

武乘儀悶哼,仰面飛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楊開同樣受創,腹部被武乘儀的長劍拉出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

各自退出三十丈有餘,這才慢慢站定腳跟。

「哈哈!痛快!」雖受傷流血,楊開依然大笑。

這才是真正的戰鬥,讓人酣暢淋漓,欲罷不能的男人之間的戰鬥。雖然打心眼裡討厭這個武乘儀,也與他有冤讎,但楊開不得不承認,這人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畢竟真元境八層的境界擺在那,單論真元的精純和雄渾,比起自己不逞多讓!

「你很厲害!」武乘儀深深地凝視著楊開,眼中有些痛楚之意,似是不願意相信這個出身二等宗門的小子,竟能與自己戰個平分秋色。

「過獎!」楊開神色冷漠。

「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看樣子我師弟並非因為什麼意外而死,而是死在你手上。」武乘儀緩緩轉動著長劍,一身劍意再次提升。

「你派他來偷襲我,應該就能想到了這一點。」

「你承認就好!」武乘儀繼續轉動自己的長劍。

「想報仇?」楊開冷笑。

「他死,是他學藝不精,怪不得誰!但今日你膽敢於我作對,就別想活著離開!」武乘儀的臉上突然浮現暴戾的氣息,冷聲喝道:「我九星劍派的尊嚴不容踐踏!我武乘儀的尊嚴不容踐踏!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公子們,也只能仰視我,你算什麼東西!」

「劍身!」一聲沉喝,遊離在武乘儀體外的絲絲劍氣突然錚鳴不休,化為實質,飛繞在他的身外,穿梭不已。

這一招攻防兼備,楊開曾經在齊劍星那裡領教過一次,此刻由武乘儀施展出來,看上去更加的賞心悅目。

不過這繚亂的劍身中卻蘊藏了巨大的殺傷。

「滾過來受死,我給你一個痛快!」武乘儀象是吃了什麼春藥,突然就亢奮起來,長劍遙指著楊開,盛氣凌人地冷喝。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