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六十二章你死我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二章你死我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劍身加持,武乘儀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他站在那裡,象是一柄出鞘的絕世利劍,森然的劍意籠罩方圓幾十丈範圍,空氣中遊離的劍氣發出刺啦刺啦的輕響,如刀片一般切割著天地,大地上瞬間便多出一道道細小的划痕。

楊開冷笑,怡然不懼,一身真元也被催動到極限,狂暴的力量從身體中湧出,不算強壯的身體內傳來一陣密集的炸響。

無匹的氣勢,也隨著這一陣炸響,在迅速提升,直至頂峰。

兩人的氣勢截然不同,武乘儀顯得無堅不摧,楊開卻是瘋狂霸道,未交手,氣勢已交鋒,平地里捲起一陣陣狂風,在兩人中間的位置上聚而不散。

「來!」武乘儀怒吼,神色猙獰中透著瘋狂,長劍舞動,凌厲劈出兩記。

空間彷彿被切出一個十字形標記,在武乘儀氣沉若淵的怒吼聲中,這個位置陡然浮現一道交叉的十字形劍氣,如一顆天外流星朝楊開襲了過去。

楊開猛地一跺腳,大地驟然一顫。

兇猛的力量,自腳底爆發,地面四分五裂,蜘蛛一般的裂縫以他的雙腳為中心朝外蔓延,長達十幾丈範圍。

身如疾風,已朝武乘儀衝去。

身在半途,出拳,正中那一道十字形劍氣。

轟然爆響,劍氣粉碎,楊開身形絲毫未受阻,余勢不減。

武乘儀瞳孔一陣收縮,各種精妙劍技再也不肯保留。長劍舞動中,刷刷刷地朝楊開劈去。

楊開連連躲避,實在避不開的唯有用拳打碎。

三息時間,楊開已欺近武乘儀身旁。

狂暴的氣息如迎面襲來的一堵城牆,壓的武乘儀幾乎喘不過氣,一身實力毫無保留地展現,身形急速退去!

「哪裡跑!」楊開獰笑。一路追上,包裹著真元的鐵拳一刻不停地朝武乘儀身上招呼,武乘儀舉劍格擋。劍法飄渺靈動,妙到巔峰。

一團團令人眼花繚亂的光芒和劍技在兩人所處的位置上爆發出來,朝四周激射。

最開始的時候。兩人身影還不快不慢,但旋即,兩道身影都模糊了起來,再過片刻,徹底交融到一起。

密密麻麻的聲響傳出。

短短半盞茶功夫,不知已交手幾百記!

「轟!」

兩人的身影糾纏著,竄至十幾丈高空,旋即又猛地墜落大地,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咻咻……

騰挪跌宕,楊開和武乘儀已竄到了幾十丈開外。繼續激戰。

紫陌在遠處看的捨不得眨眼,美眸中一片異彩閃爍。

她根本就不擔心楊開的生死,只為他爆發出來的戰鬥力而感到心驚。

「這臭小子又強大了許多!」紫陌輕咬著紅唇,心中暗恨,嘴角卻噙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上次分開的時候。他與自己的師兄赤血正面對拼還有些不是對手,最後還是依靠那詭異的武技控制住了六階妖獸才得以掌控全局。

可如今再見面,他居然能和武乘儀拼個旗鼓相當了。

單論本身的戰鬥力,武乘儀比起赤血恐怕還要強一些。

楊開成長的速度,讓紫陌又是羨慕又是佩服。

一個恍惚,楊開與武乘儀已衝出了幾百丈之外。紫陌跺跺腳,也急忙跟上去,她可不願意錯過這種激烈精彩的戰鬥。

尤其這還是跟她差不多年紀,同等級武者之間的戰鬥。

沿路有一些血跡,也不知道是楊開的還是武乘儀的,反正兩個人肯定都已經打出了真火,不拼個你死我活是不可能收手的。

等到紫陌趕到那邊的時候,正見到兩人再次分開,相隔三十幾丈對望著。

武乘儀臉上一片鐵青之色,原本的沉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瘋狂,眼眸都有些顫抖,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

他的嘴角溢出一縷殷紅的鮮血,臉色也微微有些蒼白,顯然是受了些輕傷。

反觀楊開,身上也是劍傷好幾道,血肉翻卷,鮮血淋淋,尤其是兩隻拳頭,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細小的劍痕!

武乘儀劍身加持,攻防兼備,楊開想傷他,勢必會先傷己。

但他依然在笑,笑的無比邪氣。

迎著落日的餘暉,浴血滿身,黑髮飛揚,帥的稀爛,紫陌看的俏臉一紅。

「我自八歲開始修鍊……」武乘儀突然開口說話,聲音有些沙啞,也有些顫抖,「至今已有十四年,從小到大,在同輩武者之中堪稱無敵。沒有人有資格做我的對手,沒有人能擊敗我!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那些公子,也不是我的對手。劍鋒所指,莫敢不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武乘儀的臉色凝重起來:「你很厲害!真元境一層,竟能與我戰成平手,我武乘儀今日漲見識了,原來不是天下無奇才,只是我太過孤陋寡聞!」

「死前醒悟,也不枉你這一生。」楊開獰笑。

武乘儀眉頭一揚,冷哼道:「你真以為能勝得了我?我還未出全力!」

「我也未出!」楊開雙眸冰寒,嘴角微微挑起,噙著一抹莫名的微笑。

聞言,武乘儀雙眼一眯。

「那我們再來,看看是你死還是我亡!」武乘儀徹底被激起了好勝心,厲喝一聲。

從小到大,他享受的都是長輩們的讚譽和同輩的仰視,九星劍派將他當成未來的希望來培養,曾有人斷言,若武乘儀真正地成長起來,那九星劍派便有真正跨入超級勢力的資格。

這般高傲的一個人,今日卻被境界遠低於自己的對手打傷,武乘儀哪裡能接受?

最開始是楊開想取他的性命。

現在就算楊開想要罷手,武乘儀也不可能會答應。

兩人之間,勢必要分出勝負,勢必會有一人死在這裡!不是他武乘儀,就是楊開!活下來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天才!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但在武乘儀的觀念中,年輕一代他就是第一!誰企圖染指他的地位,就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人。

厲喝之後,武乘儀瘋狂的臉色驟然平靜下來,一股讓人心悸不安的劍意蔓延。

紫陌俏容一變,毫不遲疑地往後飄出,又退出幾十丈距離,這才停了下來。

楊開的神色也陡然沉靜下來。

「我只有一招,接得下來便是你勝,接不下來……便是你死!」武乘儀嘶吼,一身真元突然化為利刃,齊齊從身體內各大要穴處飛出,加持在外的劍身,也陡然崩散。

他放棄了防禦,將所有真元化為攻擊。

剎那間,武乘儀身邊便被百道劍氣包裹。

這些劍氣每一道都是真元所化,蘊藏了巨大的殺傷和不容小覷的破壞力,百道劍氣齊發,無論是誰都得避其鋒芒。

但這還沒完,隨著長劍再次一抖,又是百道劍氣湧出……

緊接著,又是百道……

遮天敝地的劍氣,縈繞在武乘儀身邊,這整片天地都彷彿變成了劍的世界。

楊開深吸一口氣,不敢藏私,伸手一招,修羅門的鎮宗秘寶,修羅劍出現在手上。

經脈中的真元倒退進丹田內儲藏起來,傲骨金身中的能量兇猛磅地湧出。

黑氣繚繞,種種讓人心悸不安的氣息,自楊開身上爆發出來。

傲骨金身內的能量,是與至剛至陽的真陽元氣截然不同的邪惡能量。

這種充滿了殺戮毀滅氣息的能量與修羅劍本身的氣息,頗有些異曲同工之妙。楊開的本意只是想最大地發揮出這一件秘寶的威能而已,卻不想當手持著修羅劍動用傲骨金身內的能量時,這柄修羅門的鎮宗秘寶竟宛若活了一般,瘋狂地吞噬著來自傲骨金身內的能量。

剎那間,修羅劍便迸發出一股紅黑交雜的光芒!

這抹光芒彷彿是一個黑洞,當它爆發出來的時候,吞併了所有的光明,整個世界都在這一霎失去了色彩。

遠處的紫陌竟覺得眼前一暗。

武乘儀的劍氣光芒也陡然暗淡下去。

錚……

一聲劍鳴從修羅劍上傳出,傳出的聲音和能量漣漪,波及了武乘儀的那無數道劍氣,讓這數之不盡的劍氣也在同一時間共鳴起來。

道道劍氣抖動,彷彿要脫離武乘儀的控制激射出去。

武乘儀面色大變,匆忙穩住心神,控制自己的劍氣,不讓它們為修羅劍影響。

楊開愕然地感受著這一切,旋即,眼中爆射出一團欣喜的光芒,繼續往修羅劍中灌入能量。在這一刻,他洞悉了這件天階密保中蘊藏的奧秘,人與劍之間產生了一種若有若無的聯繫。

修羅劍彷彿成為了身體的一部分,血乳交融。

對戰的雙方,都在拚命地蓄積著最後一擊,相隔幾十丈,驀然無情地注視著對方。

武乘儀體外圍繞的劍氣已多達兩千多道。

隨著最後幾道劍氣從他體內迸出,這個九星劍派的高徒臉上驟然失去了血色,變得蒼白萬分,不停地喘著大氣,好似在這一瞬間,他變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這是我九星劍派的不傳之秘,萬劍歸一!」武乘儀冷聲喝道,臉上有一抹遺憾之色,「可惜以我的實力,只能化出兩千多道劍氣!這是我所有的真元所化!」

楊開握著錚鳴不已的赤血劍,嘿嘿笑道:「我這一招不知道是什麼名堂,但威力肯定不小,你小心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