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七十章毒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章毒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日天還未亮,楊開的房門就被撞開了,董輕煙興奮無比地沖了進來,直接竄到楊開面前:「表……」

「表什麼表?」楊開瞪了她一眼,截住她的話頭。

董輕煙一吐舌頭,趕緊改口,老神在在,頤指氣使道:「楊護衛,隨本小姐出門一趟!」

她畢竟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董家與楊家又有姻親,若是叫有人心聽去董輕煙對楊開的稱呼,肯定會猜想到楊開的身份。

所以兩人商議一番,決定由楊開扮演董輕煙的護衛。

大世家的公子小姐們出行,身邊總有幾個下人的,這般稱呼也合情合理。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楊開淡淡道:「自己去玩吧,今天不陪你了!」

董輕煙也不惱,只是嘻嘻輕笑著:「楊護衛,你不想進那個地方了么?」

楊開神色一震。

「今天就是時候了?」

這幾天楊開一直在詢問她到底有什麼辦法能讓自己接近丹聖峰,董輕煙一直沒有細說,只說時候未到,今日再提,自然讓楊開看到了一絲曙光。

「那你要不要跟本小姐出去呢?」董輕煙得意洋洋地望著她。

楊開趕緊下床。

藥王谷城鎮中,董輕煙在人群中穿梭,靈動的如在水裡遊動的魚兒,楊開身穿一身勁裝,背負著雙手,臉上神色一絲不苟,緊隨在她身後,寸步不離。

這模樣一看便是董輕煙的跟班。

行至城東頭。董輕煙的小臉立馬紅撲撲的興奮緊張起來,楊開甚至能清晰地聽到她胸口裡傳來的心跳聲,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氣,手捂著胸脯,好半晌才平復心情。

楊開左右觀望,發現此地聚集了好多人,而且這些人每一個人胸口處都著那種獨特的花瓣。有一片的,有兩片的,金銀白三色交輝相印。

這些人。竟然全都是煉丹師。

地級中下品的煉丹師居多,還有許多凡級的,這裡最起碼聚集了兩百多人。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董輕煙也不知從哪裡摸出來一個飾,正是銀色的一瓣花,別在自己的胸口處,酥胸挺起,好似想讓全天下人的都知道,她是個凡級中品煉丹師。

「你搞什麼鬼?」楊開隱隱覺得不太對勁,輕聲問道。

「等著!你能不能進去,就看這一次了。」董輕煙輕聲回應,小臉上滿是認真之色。

楊開皺眉。閉上雙目,緩緩放開神識,將附近的煉丹師的輕談聲聽在耳中。

不大一會功夫,他的神色便古怪起來。

這些人來自五湖四海,聚集在這裡。竟是為了拜入藥王谷雲隱峰長老簫浮生門下為徒,學習煉丹之術。

楊開睜眼,看著董輕煙問道:「你這是來拜師的?」

董輕煙嬌笑一聲:「當然,簫大師收徒啊,千載難逢的機會,我這次從家裡逃出來。就是為了今天!」

說著,又可憐巴巴地看著楊開:「楊護衛,你不會想要去跟我哥哥告密吧?」

「我只想知道,這跟我的目標有什麼關係。」

「雲隱峰啊,距離那裡並不遠,你若是能進去的話……」董輕煙意有所指。

楊開聽的心中一動。確實,如果能進入雲隱峰的話,未必就找不到機會進入丹聖峰,兩峰之間只隔了兩個山頭而已。

「可我不懂煉丹。」

董輕煙輕笑:「簫大師收徒,肯定內藏玄機,就算你不懂煉丹也是有機會的,只看你有沒有這個資質了。」

「楊護衛啊……」董輕煙輕晃著楊開的胳膊,「你看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就別跟我哥哥告密了好不好?再說了,我能拜在簫大師門下,也算是為家族爭光了,即便爹爹事後知曉,也只會讚揚我的,所以,你別做什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楊開淡淡道:「你能進去再說吧。」

「我肯定可以的。」董輕煙自信滿滿,「為了這一天,我可是做了很多準備,哼,你等著瞧吧,就不知道你能不能進去了。」

楊開暗暗搖頭。

他實在沒想到董輕煙說的方法居然是這個,方法很好,可楊開心中並沒底氣,自己從未接觸過煉丹,如何能通過簫大師的考驗?

不過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試一試了,反正也不掉塊肉。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煉丹師聚集到了此地,每個人都興緻勃勃,跟董輕煙一樣,緊張中帶著期待之色,甚至有不少煉丹師更是面露虔誠。

可見這些人對雲隱峰簫浮生的推崇和膜拜。

楊開側耳傾聽那些人的談話,也了解了不少事情。

簫浮生,在藥王谷十大長老中排名也是最靠前的存在,他的煉丹術,比藥王谷的谷主甚至還要強出一籌,乃是天下間為數不多達到玄級上品的煉丹師。

玄級之上,就是靈級,這是從未有人達到的高度。

簫浮生此人一生醉心煉丹,雖佔據藥王谷一座偏峰,卻從未開山收徒過,他也沒有娶妻生子,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煉丹之術。

在煉丹界,簫浮生有著無與倫比的威望。

幾個月前,藥王谷傳出簫浮生要收徒的消息,天下震動,無數煉丹師趨之若鶩,想要拜入簫大師門下,繼承他的衣缽。

中都八大家和那些一等的大勢力更是想將自己家族中的煉丹師遣送進來,但都被簫大師拒絕了。

直到今日,在藥王谷城鎮中此處,有一個獨屬於簫大師設下的考驗,通過考驗者,方才能拜入雲隱峰。

簫大師收徒沒有講究,不管你是來自何方。來自什麼樣的勢力,只要有資質,都可以學習他的煉丹之道。

唯有一條,年紀不過二十五。

所以聚集在這裡的皆都是年輕一代的煉丹師,有的人為了拜入雲隱峰,甚至連煉丹大會都不準備去參加了。

時間慢慢流逝。

楊開站在董輕煙身後,一邊留心四周動靜。一邊暗暗觀察。

日上三竿,隨著一陣人群的騷動傳來,藥王谷的弟子終於現身。

這些藥王谷的弟子並非是簫大師的弟子。而是其他峰的煉丹師,只不過被委託來處理監察今日的考驗。

前方不遠處,便是一座事先搭好的高台。高台長寬皆有十幾丈,所有來參加考驗的煉丹師,皆是圍聚在這個高台四周。

四個藥王谷的弟子竄上高台,為首一人乃是個中年男子,胸口處著的是三瓣金色花,神色冷峻,不怒自威,手上捧著一個巨大的藥罐,龍行虎步。

一陣驚呼聲傳來。

「是藥王谷的秦澤,年不過三十五歲。就已到了天級上品煉丹師的水準!」

「這也是藥王谷的一代奇才,聽說下一任藥王穀穀主便是他。」

「噓,噤聲……」

秦澤來到高台上,將手上的巨大藥罐放在一張桌子上,他身後的三個藥王谷弟子也停下步伐。

在人群中掃了一圈。秦澤抱拳道:「諸位,我簫師叔今日在此設下考驗,廣收門徒,秦某不才,擔當監察!」

煉丹師的特殊重要地位,讓這一群人都生的眼光於頂。而且常年與丹藥爐鼎為伴,導致他們很多都不太懂人情世故,也懶得去與什麼人寒暄。

秦澤身為煉丹師中的天才,這種高傲和冷淡表現的越發明顯。

簡單地說了幾句,便板著臉將巨大的藥罐揭開,頓時一股奇異的葯香瀰漫開來,眾人嗅入鼻中,皆是精神一震。

「考驗很簡單!這裡有些丹藥,乃是我簫師叔為了今日親自煉製而成,想拜入雲隱峰,自上來取一枚丹藥服下,煉化藥效,若無事,便可通過考驗,下面各位自便吧!」

說罷,秦澤便閃到了一旁,那三個藥王谷的年輕弟子上前一步,俯瞰睥睨著眾人,神色冷漠。

好幾百人怔怔地站在台下,沒一個敢當那吃螃蟹的人。

秦澤說的輕描淡寫,但任誰都知道,簫大師的考驗肯定大有名堂,眾人現在都抱著想讓別人上去試試的念頭,哪會主動站出來當探路的石子?

藥王谷的人也不急,只是杵在高台上,靜靜地等待著。

許久之後,才有人開口問了一聲:「敢問,這是什麼丹?」

其中一個藥王谷弟子冷笑一聲:「毒丹!」

眾人嘩然。

雖知道簫大師的考驗不容易通過,但這種考驗方式還是大大地出乎了眾人的意料,一上來就讓人服用毒丹,哪個受的了?性命只有一條,萬一通不過考驗掛在這裡,豈不是太不划算?

秦澤淡淡道:「雖是毒丹,卻不致命!不過如果資質不夠服用下去的話,虛弱三五月是最起碼的。」

聽說不致命,不少人的心思又活絡開了。簫大師怎麼說也是名宿大師,自然不會害人性命。

這一大灌毒丹放在這裡,恐怕也只是讓那些想渾水摸魚的人知難而退罷了。

但來到此地的人,哪個不是對自己信心百倍?思付一陣,當下便有人躍上高台:「我來試試!」

「我也來!」

有人牽頭,頓時不少人呼應。

刷刷刷便有十幾個人竄了上去。

「請!」藥王谷的弟子伸手示意。

那些人各自上前,從藥罐里摸出一粒丹藥,然後放進嘴中。

「請諸位煉化藥效!」

十幾個服下丹藥的人趕緊盤膝坐下,運轉各自功法。

台下幾百號人,每個都瞪大了眼珠子,仔細觀察著,不肯錯過一絲一豪。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