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七十四章簫浮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四章簫浮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行艷紅的小字彰顯了藥王谷的霸道和不凡氣魄。

也只有藥王谷的人,才敢在自家門前豎起這樣威風凜凜的石碑。

山腳下也沒人把守,秦澤領著眾人開始爬山。

董輕煙與秦澤並排而行,隨後才是三個藥王谷弟子,楊開背負著雙手走在最後。

那三個年輕的藥王谷弟子在看著董輕煙的時候都是一臉羨慕,還有些崇拜甚至愛慕之情,反倒是看著楊開依然不屑一顧,連話都懶得與他說上一句。

煉丹師都是一群不善與人交流,眼高於頂的傢伙。

藥王谷的煉丹師更是如此!

董輕煙出身不凡,天生麗質,自然得他們的關注。楊開雖然也通過了簫大師設下的考驗,有拜入雲隱峰的資格,但本質上來說,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跟班護衛,地位低下,他們哪會自折身份與之相交?

他們不說話,楊開也跟個悶葫蘆一樣,一邊往上走一邊暗暗觀察。

倒是董輕煙就跟個麻雀一樣,自踏上腳下的崎嶇山路開始,一直嘰嘰喳喳地問個不停,馬上就要進入心中的聖土,馬上就要見到膜拜的前輩高人,董輕煙很緊張也很期待。

秦澤話不多,大多時候都比較沉默,但面對董輕煙的詢問,也是仔細地一一作答,並無絲毫不耐之象。

傾聽他們兩人的對話,楊開也了解了一些事情。

雲隱峰一脈,從幾十年前開始就只有簫浮生一位煉丹師坐鎮。除了兩個服侍照顧他的婢女之外,再無旁人了。

而且這兩個婢女,也都是沒修鍊過的普通人。

簫浮生一生痴迷煉丹,從未婚娶,也未收徒,直到今年才改變主意,決心將自己一生所學傳授下去。

所以才有了今日的考驗之事。

「師傅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董輕煙好奇地問道。

秦澤神色一暗。並未作答,沉吟片刻道:「師叔所想,我不敢妄自揣測。待哪一日你親自去問他老人家吧。」

「哦。」

雲隱峰前半段並無出奇之處,入目所見也儘是亂石嶙峋,山林清秀。時有一些野獸出沒,都是些兔子子之類的小東西,不具什麼危險。

但到了後半段,卻是天地靈氣撲面而來,讓人心曠神怡,酣暢淋漓,山中多有一些奇花異草,就那麼堂而皇之地生長在那裡,迎風搖曳,種類繁多。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這麼多草藥,沒人偷偷上來采么?」董輕煙一路行來,沒見到任何人看護山林,心中不禁好奇。

「誰敢!」秦澤冷哼一聲,「誰敢動藥王谷的草藥。九族盡滅!」

這殺氣騰騰的一句話說出來,董輕煙連忙吐了吐舌頭。

會被種植在山林之中的草藥,肯定都不是太貴重的,為了這些東西來開罪藥王谷明顯不划算。

半個時辰后,眾人來到山頂處,山頂上有一排屋子。數量不多,大概只有七八間的樣子,其中有一大半是新建起來的。

應該是簫浮生為自己的弟子準備的居所。

到了這裡,秦澤停下腳步,轉頭對那三個藥王谷弟子道:「你們就等在這裡吧。」

三人一聽,連忙腆著臉,笑嘻嘻地道:「師叔,我們也想進去啊。」

「你們進去幹什麼。」秦澤不悅道。

一人面帶嚮往之色:「我們自進入藥王谷到現在,也就遙遙地見過簫師叔祖一面而已,現在都到這裡了……嘿嘿。」

秦澤皺眉沉吟一番,點頭道:「恩,那你們等會都別說話,師叔他老人家不喜人打擾。」

「是,我們保證不說話。」三人立馬歡欣鼓舞起來。

楊開在一旁察言觀色,發現這三人神色開心中還帶著些敬畏,就連秦澤也是正了正臉色。

看樣子簫浮生在煉丹師心中的名望,遠超自己的想象。

就連這些藥王谷的弟子,都以見他一面為榮。

在秦澤的帶領下,一群人直直地朝那一排房屋走去。

還未走到近前,迎面便來了兩個美婦。這兩個美婦皆都是身材豐腴,模樣艷麗,眉宇間有一絲淡淡的嫵媚,淡淡的端莊,淺笑嫣然。

兩個美婦乍一看不過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實則兩人都已過了四十。

因為早在二十五年前,她們就已經來到了雲隱峰服侍簫浮生。二十五年前,她們也才只有十六七而已。

這兩個美婦都是未曾修鍊過的普通人,卻依然能保持青春,容色不衰,比起許多武者甚至都要保養的好,這一切都得歸功於簫浮生的手段。

見兩個美婦走來,秦澤連忙抱拳,不敢有絲毫不敬,恭聲道:「兩位,請回稟師叔,他要的人我帶過來了。」

「就是這兩個?」其中一個身穿月白長裙的美婦笑吟吟地看了看董輕煙和楊開。

「見過前輩!」董輕煙倒也懂得禮數,與楊開兩人連忙行禮。

美婦輕笑一聲:「叫我香姨就好,這是蘭姨。」

董輕煙嘻嘻笑著,乖巧地又行一禮。

香姨又道:「來到這裡不必拘謹,當成自己的家就好,以後你們二人還要在這裡住很長時間呢。太拘謹的話,你們難受,我們也難受。」

另外一個美婦蘭姨笑著道:「我們當年上雲隱峰的時候,也跟你們差不多年紀,一晃就二十多年過去了。」

董輕煙見她們二人如此親切,緊張之色也漸漸放鬆。

「兩位,師叔他……」秦澤待她們寒暄完,這才恭敬請示。

「大師正在煉丹,山底下的消息早就傳回來了。你們先回去吧,待大師煉完那一爐丹,自會與他們見面的。」

聞言,不但三個藥王谷的年輕弟子臉色黯然,就連秦澤也略顯失望。

「有勞兩位!」秦澤很快便整理好臉色,一抱拳,領著三個藥王谷弟子退去。

待他們走後,兩個美婦才沖楊開和董輕煙招手,笑容滿面地替他們安排住處。

雲隱峰長年累月就只有她們和簫浮生三人,簫浮生經常閉關煉丹,十幾天不見人影,兩人這麼多年來相依為伴,現在又來了楊開和董輕煙,多了許多生氣,她們自然歡喜。

雲隱峰不象其他偏峰,沒什麼需要注意的,也沒那麼多條條框框的約束,一切都很自由。

安排好楊開和董輕煙的住處,兩人便離去了。

一連在雲隱峰上住了三天,簫浮生依然沒露面,只有兩個美婦時常來看看楊開和董輕煙,噓寒問暖。

三日後,正當董輕煙神神叨叨,念叨簫浮生什麼時候才能出關之際,一股強橫的能量波動突然自不遠處傳了出來。

楊開神色微變,與董輕煙對視一眼,趕緊竄出屋外。

那兩個美婦也已經走了出來,怔怔地望著一間屋子。

這是簫浮生的住處。

不大片刻功夫,房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發須皆白的年約六十多歲的老者,老者面容祥和,只不過此刻卻眉宇緊皺,手上捏著一枚通體金黃色的丹藥,一邊走一邊皺眉觀察。

董輕煙頓時緊張起來。

心中一直膜拜的人就出現在自己眼前,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楊開也在打量這位煉丹界傳說中的人物,赫然發現這人渾身上下竟沒一點元氣波動,他就象是個普通的老頭子,平淡到不能再平淡。

但簫浮生根本不可能是普通人,他最起碼也是位神遊境的高手。

楊開不禁肅然,能將一身精華收斂到這種程度,這個簫浮生不簡單!

「沒有丹紋,沒有丹紋……沒有丹紋我要之何用。」簫浮生面色痛苦地念叨幾聲,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楊開撇了他手上的丹藥一眼,發現這丹藥靈氣十足,即便隔著幾丈也能嗅到丹香,而且通體圓潤,丹粒飽滿,分明是一顆天級以上的好丹。

可現在這枚丹藥竟被簫浮生貶的一文不值。

「大師。」兩位美婦中的香姨輕聲呼喚著,「人已經來了。」

「恩?」簫浮生這才從深思中回過神,隨手將捏著的丹藥丟給其中一位美婦,這才興緻勃勃地朝楊開和董輕煙打量過來。

「恩,不錯不錯!」繞著董輕煙轉了幾圈,簫浮生連聲贊道。

到了這時候,董輕煙反倒板起了小臉,一本正經,動都不敢動。

又繞著楊開轉了幾圈,簫浮生突然皺起眉頭:「也不錯,但是殺氣太重!」

楊開心中一凜。

簫浮生卻輕描淡寫地帶了過去:「你們兩個把手伸出來。」

楊開和董輕煙依言伸出一隻手,簫浮生彈指搭上兩人的手腕,查探半晌,老臉上洋溢起笑容,眼睛中微微放光,大有深意地朝楊開看了過來:「你在考驗的時候作假了!」

楊開一愣,旋即訕笑一聲:「前輩目光如炬。」

董輕煙愕然當場,連忙替楊開辯護:「他沒有作假啊,他服下那枚毒丹,也把毒氣逼了出來,怎麼會作假的?」

簫浮生笑眯眯地道:「我不是說他資質不行,相反,他的資質恐怕比你還要好,只是,他故意拖延了逼出毒氣的時間,顯然是不想太出風頭。」

「啊!」董輕煙呆了。

兩個美婦的美眸也是泛著一層異彩,詫異地朝楊開望來。

楊開苦笑一聲:「前輩怎麼看出來的?」

簫浮生輕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自己設下的考驗,難道還不知道其中有什麼門道么?」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