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七十五章誰說煉丹就不能登臨武道巔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五章誰說煉丹就不能登臨武道巔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簫浮生一番簡單解釋,楊開這才知道他那滓藏了什麼名堂。

那一藥罐的毒丹煉製起來並不複雜,甚至所需的材料也不貴重,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顆。

但這毒丹的最大作用,卻是檢驗一個人的元氣純凈度。

煉丹師也是武者,體內都有元氣,只不過這一群人將煉丹當成了自己主要的職業,增長修為,增加實力都是為了煉丹服務。

毒丹被服用下去,如果元氣足夠純凈,就可以將毒素完全逼出體外,反之則不行。

元氣的純凈與很多東西都有關聯,一個武者修鍊的功法,武技,服用過的丹藥,體質,種種因素,都可能影響。

那些煉丹師雖然將煉丹當成自己一生的職業,但因為種種遭遇,體內元氣駁雜不純,所以才沒能通過簫浮生的考驗。

楊開自修鍊到現在,所習練的功法只有真陽訣一樣,又不停地淬鍊元氣,現在體內真元的純凈度能達到簫浮生的要求並不奇怪。

董輕煙的情況也相似,她修鍊的是火系功法,董家家大業大,她正是離合境頂峰的時候,家族為了培養她晉陞真元境,更是花費許多天才地寶,助其凝練真元,元氣自然不會太駁雜。

簫浮生說罷,又是苦笑一聲:「其實老夫那一罐毒丹,讓煉丹師服下,九成九的人都通不過考驗。因為他們並不會將元氣純凈度太當一回事。在煉製丹藥的時候,許多煉丹師都要親自嘗試藥性,體內各種藥效衝突凝結,怎會有太純凈的元氣。但如果讓那些修鍊了火屬性或者陽屬性的天資出眾者來服用,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楊開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化解毒性的時間比董輕煙還要短,原來還有這麼一層緣故。

但是。會來參加簫浮生考驗的,又有哪一個不是煉丹師?只有楊開這樣抱著特別目的的武者,才會一試。

想要在煉丹師中尋找這麼一個衣缽傳人,委實有些困難。

董輕煙能夠順利通過考驗,也是託了董家這些年不支持她煉丹的福,如果她從小就開始學習煉丹之術,這一次恐怕也會遺憾收場。

「煉丹師的路,很多人都走錯了。老夫也錯了!」簫浮生一聲長嘆。說不出的落寞和遺憾。

楊開皺了皺眉頭,若有所思道:「大師,依你這麼說的話,找個資質出色的孩童從小開始培養,豈不是更好一些?」

「孩童……」簫浮生聞言搖頭,苦笑一聲:「老夫等不了那麼久。」

楊開心中一動。詫異地看著簫浮生。

兩個美婦也是一臉黯然,欲言又止。

董輕煙察言觀色,駭然道:「大師你……」

簫浮生輕笑。一臉淡然:「無妨,還能活幾年,但這有生之年。怕是無法突破玄階上品了,真想看看玄階之上的靈階是什麼樣的層次。」

話語中,充滿了嚮往和遺憾。

神色又是一振,意氣風發道:「我不行,但我要培養一個靈階煉丹師出來。打破天下無靈階的桎梏,這就要看你們兩個努力了!」

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簫浮生才會想要收徒。他將這一生都奉獻給了煉丹術,可始終未能突破到靈階,怎會不遺憾?

他有天下無人能比的煉丹知識,也有自己親身經歷過的煉丹道路,他深信自己能培養出一個超過自己的弟子!

察覺到簫浮生的決心,楊開神色掙扎了片刻,這才沉聲道:「前輩見諒,晚輩上這雲隱峰來,其實並不是為了學習煉丹之術。」

簫浮生眉頭一皺,詫異地看著楊開。

「我想在武道上走上巔峰,學習煉丹的話,我恐怕會分心乏術。」楊開誠懇地道。他這次來雲隱峰,也只是想藉助這裡的地利接近丹聖峰而已。

簫浮生推心置腹,楊開也不想太過欺騙他,要去丹聖峰肯定是不能說的,可這煉丹之術也不能學,否則到時候恐怕無法脫身。

聽楊開這麼說,那兩個美婦頓時眉頭皺了起來,神色略有些不悅地朝楊開望來。

反倒是簫浮生,呵呵一笑:「誰說煉丹就不能登臨武道巔峰?」

楊開神色一震,若有所思。

與簫浮生的第一次見面,這老頭子給楊開留下的印象很深刻,雖然他已土埋半截脖子,但那種意氣風發,欲與天公試比高的心態卻是很多年輕人都不具備的。

大師也沒讓他和董輕煙拜師,就這麼住了下來。

又是幾日下來,簫浮生露面的次數不多,董輕煙堅持以師徒相稱,楊開只稱呼他為簫老。

那兩個美婦雖然那一日對楊開的態度和語氣有些不悅,但涵養極好,也沒為難他,每日依然笑臉相迎,照顧著整個雲隱峰的起居生活,默默付出。

這一日,簫浮生將楊開和董輕煙喚至屋中。

兩人在簫老面前站定,楊開一臉淡然,董輕煙卻有些拘謹。

簫浮生淡淡微笑,蜮幾日我什麼也沒教給你們,但我卻在觀察你們的品性。雖說日久見人心,但老夫好歹活了一把年紀,看人的眼力多少還是有些的。煙兒你心性善良,出身大世家,卻有沒有那些千金小姐的嬌慣之氣,就算繼承了老夫的衣缽,相信日後也不會為非作歹。若你願意,老夫可收你為徒。」

「弟子願意!」董輕煙連忙答道,滿臉歡喜。

簫浮生滿意點頭,又看向楊開:「你不同,你年紀雖小,可久經磨難,心性比同齡人要成熟很多,你真元似劍,銳氣凌人,應該殺過不少人。但你手段雖狠辣,卻也不會妄殺無辜!」

楊開默默點頭,並未反駁。

人老成精,一般眼力都很犀利。

「你與煙兒的追求不同,所以縱然你的資質比煙兒好,我也不會強人所難,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所以我不會收你為徒,更不會傳你煉丹之術。」

「師傅!」董輕煙驚呼,以為他這是要趕人了。

簫浮生一擺手,微微笑道:「但……你既然通過了老夫的考驗,也算是一場緣分,我可以傳你些別的東西,你暫且就與煙兒一同在雲隱峰上住下吧。」

「謝謝簫老!」楊開不禁鬆了一口氣,簫浮生若真要趕他下山,他也沒轍,現在聽他說可以留在雲隱峰上,自然心頭一松。

如此一來,自己行事就沒有心理負擔了。

「這是一套功法,你們兩個拿去修鍊,不過記住,每日頂多只需修鍊一個時辰既可。」簫浮生遞過來一個小冊子,便閉目不語。

楊開伸手接過,與董輕煙兩人退出屋外。

半日後,兩人將小冊子上的功法熟稔於心,各自回屋修鍊。

這也不知是什麼樣的功法,並沒有名字,而且運行路線也及其古怪,竟是需要同時運轉體內一百零八條經脈,數量之多令人咋舌。

楊開與地魔一起研究了許久,以地魔的淵博見識,竟也弄不明白這套功法的作用,只知它並無害處。

簫浮生時日無多,如今好不容易收了董輕煙為弟子,自然不可能害她。

這麼想著,楊開盤膝坐在床上,調整呼吸,開始修鍊這套未知的功法。

時間匆匆,眨眼便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時間,楊開難得過上了清閑的日子,每日清晨起來,迎著初升的朝陽修鍊傲骨金身訣的拳腳之術,隨即便是修鍊一個時辰的未知功法。

接下來便是自己的苦修了。

日子過的很快,也很充實。

楊開多番去打探丹聖峰的情況,但沒有合適的理由和借口,往往還沒靠近便被人攆了出來,讓他一籌莫展。

雲隱峰上兩個美婦也對楊開很不錯,每日皆都煮一些葯膳,讓他與董輕煙食用,兩人烹調手法很高明,簡單的材料,便能烹制出精美的吃食。

董輕煙這段日子與兩個美婦的感情也大大增加,畢竟都是女人,彼此間接觸起來也方便。

一個月的苦修下來,楊開自身實力並沒有增長多少,那未知功法修鍊起來也不增加元氣,並未有什麼神奇的作用,只不過確實如簫老所說,這套功法每日最多修鍊一個時辰就夠了,時間再長,楊開的一身真元便如煮沸的開水一般翻騰起來,讓人疼痛難忍。

一個月後的一天,當楊開和董輕煙吃罷早飯之後,兩個美婦含笑地遞過來兩隻葯簍。

「香姨,這是要幹什麼呀?」董輕煙一臉不解地接過葯簍,分了一個給楊開。

香姨笑道:「大師有任務要交給你們兩個。」

「是嘛!」董輕煙開心無比,這段時間她除了修鍊就是修鍊,簫浮生根本未傳授她一絲一毫的煉丹之術,讓她頗為鬱悶。

她就是為了學習煉丹才拜入雲隱峰的,可到現在連丹藥的影子都沒看到,哪能不急,現在一聽師傅有任務交給自己,自然要迫不及待地好好表現,好博取師傅他老人家的歡心,然後趁機提出自己學習煉丹的要求。

「什麼任務?」楊開淡淡地問了一聲。

「大師讓你們去採集些草藥回來。」香姨笑著將要採集的草藥名字說了出來,然後詳細地告訴兩人這些草藥的生活習性和形狀。

楊開與董輕煙兩人暗暗記下,背著葯簍出發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