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七十六章你別說話了,丟死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六章你別說話了,丟死人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藥王谷雲隱峰,半山腰處,楊開與董輕煙兩人背著葯簍在叢林中尋覓藥材。

簫老這次吩咐下來的任務並不難完成,那些藥材不貴重,也不罕見,在這諸峰之中也都有生長。

唯一就是對年份的要求有些苛刻。

最起碼也要三十年葯齡以上。

兩人跋山涉水,仔細尋覓,一直忙活到下午時分,才收集的七七八八。

「還差一味鐵骨草,香姨說鐵骨草要采十株才夠。」董輕煙掰著手指頭,秀眉微蹙:「表哥啊,我們一株都沒找到呢。」

楊開眺望四野,心中一動道:「雲隱峰上怕是沒有這種草藥,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

董輕煙眼珠子轉了轉,嘻嘻笑道:「你是說……丹聖峰那樣的地方?」

楊開瞪了她一眼。

董輕煙心照不宣,與楊開兩人朝丹聖峰那邊行去。

丹聖峰是藥王谷的禁地,自峰頂往下三百丈,普通弟子不可以接近。但三百丈以下,卻是隨意出入的。

兩人目的明確,一路走到丹聖峰。

「我們分開找。」楊開輕咳一聲道。

「恩。」董輕煙輕笑著點頭,她自然知道楊開想要幹什麼,也不點破,只是叮囑道:「可得小心一些。」

「我曉得。」

背著葯簍,楊開若無其事地朝丹聖峰頂上靠近,一邊漫不經心地四下尋覓鐵骨草,一邊暗暗警惕四周的動靜。

半個時辰后。隨著楊開有意無意地靠近,距離頂峰已差不多只有百丈之遙了。

悄悄地抬頭打量,楊開赫然發現一尊石像矗立在丹聖峰上,這尊石像便是丹聖的遺像。

石像高起碼有三十丈左右,氣勢恢宏,楊開隔著百丈距離,也依然能看到石像胸口以上的位置。

石像上斑駁點點。也不知在此地矗立了多少歲月,風吹雨打,卻依然屹立不倒。

楊開有心想要放出神識查探一番。又有些忌憚。

雖然他現在看不到任何人,但那邊肯定是有高手守護的。

「地魔,你能不能悄悄地潛入進去看看情況?」楊開傳訊問道。

「上面若是有神遊境高手的話。老奴無所遁形啊。」地魔回應。

他現在的實力也不算太高,根本無法隱藏自己的一身魔氣。而且他的特徵也太明顯,裹著破魂錐就是一道黑氣,根本沒辦法瞞過神遊境高手的耳目。

一點辦法都沒有么?來到雲隱峰都一個多月了,連那邊到底隱藏了什麼玄機都還沒探明白。

「什麼人!」正當楊開愁眉不展的時候,上方突然傳來一聲怒喝。

一道人影旋即從上方飛了下來,直接落到楊開面前,神色冰冷地望著他。

這人絕對是個神遊境高手,而且實力還不低。藥王谷內的弟子雖然大多都是煉丹師,但總有些負責戰鬥和防禦的高手存在。

「你是哪一峰的弟子?不知道丹聖峰下三百丈是禁地么?」那人冷聲叱喝。神色不善。

楊開皺了皺眉頭,心思急轉。

「問你話呢?你師傅是哪個,沒跟你說過擅闖丹聖峰有什麼後果?」

楊開這才一抱拳道:「見過前輩,晚輩是雲隱峰簫老門下,奉簫老之命。今日下山采些藥材。」

「簫大師?」那人神色一愣,恍然醒悟道:「你就是月前才拜入雲隱峰的那個少年?」

「正是晚輩!」

那人警惕而謹慎地上下打量著楊開,一股神識蔓延過來,片刻后又收了回去。

冰冷的神色漸漸有所緩解。

楊開又道:「晚輩只顧著尋找藥材,沒想到已經走到這裡來了,前輩見諒。」

那人點點頭。道:「若是旁的弟子,今日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但念在你入門時間不長,今日之錯,還可原諒,速速離去吧,下次可莫要再犯,如若不然,嚴懲不貸!」

楊開無奈,只能退去。

待到楊開離開,那人才身形一晃,又回到了丹聖峰頂上,繼續看護。

遠遠地,楊開又回頭望了一眼。

那裡果然是有神遊境高手看守的,這可如何是好?如果有辦法接近萬葯潭的話,還有可能一窺玄機,現在連接近都做不到,更不要說其他了。

一臉抑鬱地走了回來,遠遠地,楊開就聽到董輕煙正在跟誰理論著什麼,步伐不由加快一些,不大片刻功夫,清晰的聲音便傳入耳中。

「這株鐵骨草明明就是我先發現的,你們怎麼能這樣?」董輕煙的語氣有些委屈。

另一個人的聲音傳來:「師妹說笑了,這草藥是我藥王谷共有的財產,自然是誰先採到就是誰的。更何況,如果依師妹這般說的話,那這滿山遍野的草藥都是我等先發現的呢,我們可是從小就住在這裡了。」

「誰是你師妹了?」董輕煙氣惱道,「我是簫大師的弟子,按輩分來說,你們所有人都得叫我師叔!」

「咳咳……」正與董輕煙對峙著的三個藥王谷年輕弟子臉上一訕,竟無力反駁。

簫浮生晚年收徒,所以董輕煙雖然年紀很小,可在藥王谷中輩分卻比一般人要高,與秦澤平輩,這幾個年輕人自然矮了她一截。

「怎麼,幾位師侄想搶師叔看上的東西,恩?」董輕煙得意洋洋地輕哼著。

「什麼師叔……」為首那人不滿地嘀咕一聲,「運氣好才能拜入簫師叔祖門下而已,若是簫師叔祖願意讓我試試那毒丹,我也可以通過考驗。」

「哼!」董輕煙皺著小巧的鼻子,「現在說這些也無用。乖乖地把師叔看上的藥材送上來,要不然,我就去告訴你們師傅,就說你們幾個……以下犯上,目無尊長!」

說到最後,聲音陡然拔高許多。

幾個年輕的藥王谷弟子面色一變,這大帽子扣下來讓他們可承受不起。藥王谷內,也只有雲隱峰的戒律寬鬆一些,或者說。只有雲隱峰沒有戒律,完全自由,象其他諸峰都規矩多多。以下犯上目無尊長這話傳出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但他們幾個的年紀比董輕煙都要大,而且又是男人,在這小丫頭面前哪裡肯服軟?

為首一人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嘿嘿一笑,咬牙道:「師叔既然是雲隱峰門下,那肯定是煉丹奇才了!」

「那是自然!」董輕煙得意萬分,小丫頭也是痴迷煉丹,稱讚她長的漂亮還不如稱讚她煉丹術精妙讓她開心。一聽這話,立馬就趾高氣揚起來。

「師叔在尋找鐵骨草?」那人又問道。

「是呀!」

「現在藥王谷中的鐵骨草數量也不多了。不知師叔要多少鐵骨草?」

「要十株,我才找到兩株……」

「那可真是巧了,我們這裡也采了不少鐵骨草,應該夠師叔所需。」

「你們願意送給我?」董輕煙神色一喜,頓時覺得這幾個師侄眉清目秀起來。

那人呵呵一笑:「白送自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師侄想以這些鐵骨草為賭注。與師叔切磋一二,若是師叔能贏,我等不但可將鐵骨草奉上,其他的藥材師叔若看得上眼,也儘管拿去。不知師叔意下如何?」

董輕煙聞言皺了皺眉頭,小嘴兒噘起。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那邊傳來了楊開的聲音:「誰要切磋,我奉陪!」

「楊護衛!」董輕煙神色一喜,沖楊開招手。

楊開身形一閃,便來到了董輕煙面前,淡淡地看著面前的三個藥王谷弟子:「你們要切磋?」

「是他,是另外一個通過考驗的弟子,也拜入了雲隱峰門下!」其中一個藥王谷弟子咬牙道,面上一片羨慕嫉妒,恨不得以身相替。

「欺負女人不算本事,有什麼事沖我來。」楊開看了三人一眼。

楊開這般猖狂,立馬激起了藥王谷三個弟子的好勝心,為首那人道:「好,既然你有此意,我就讓你見識下我的本事!」

「等一下!」楊開舉手示意,「你們剛才說,以鐵骨草為賭注,這話還算數吧?」

「自然算數!」

「那就行了。」楊開點點頭:「你們三個一起來吧。」

三人聞言不禁愕然,面面相覷。

「請賜教!」楊開話音未落,便已欺身上前,那三人只見一道殘影掠來,碰碰碰幾聲響動,三個藥王谷的煉丹師皆是人仰馬翻,一陣慘呼。

「這麼弱?」楊開皺了皺眉頭,一臉狐疑。

本以為這幾個人這麼猖狂,手底下肯定有些本事的,卻不想連自己的一擊都承受不住。剛才那些攻擊也只是試探,只出了五成的實力而已。

「你……你怎麼出手打人!」剛才說話的那個煉丹師跌倒在地上,顫抖著手指指著楊開,臉色憤懣悲涼。

「廢話!」楊開冷笑一聲,切磋嘛,不打人還幹什麼?

也不嗦,走上前去,將這三人的葯簍翻個遍,把所有的鐵骨草都收入囊中。

「楊護衛,咱們趕緊走吧!」董輕煙俏臉通紅,拉著楊開,逃也似的往雲隱峰趕去。

「你們欺人太甚!」背後傳來的喊叫又委屈又凄涼,「我要告訴簫師叔祖,讓他們懲治你們!」

「他們怎麼這樣?」楊開緊皺著眉頭,「不是他們淞嘶菇邢個不停,太軟弱了。」

「咳咳……」董輕煙的臉更紅了。

「我們跑什麼?那些鐵骨草是他們說要當成賭注的,贏的理所當然,又不是我們打劫他們。」

「你別說話了,丟死人了。」

……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