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七十九章不應該這樣的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九章不應該這樣的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雲隱峰上,夢無涯一臉悲憤欲絕,夏凝裳攙扶著自己的師傅,抿嘴輕笑。

簫浮生神色古怪,看看夏凝裳,又看楊開,眼中閃過一絲原來如此的神光。香姨和蘭姨如墜雲端,一頭霧水。

董輕煙卻是悄悄地湊到楊開身邊,拿手指捅了捅他:「喂……別這麼盯著人家看,把人家臉都盯紅了。」

「你們認識?」簫浮生笑眯眯地望著眾人。

楊開微微點頭,微笑頷首,行弟子之禮:「夢掌柜……」

轉過頭,一臉溫柔:「小師姐!」

夏凝裳精緻的耳垂滿是紅暈,微低著腦袋,輕輕地應道:「師弟……」

聲音輕顫,內心顯然極不平靜。

「咳咳……」夢無涯趕緊咳嗽兩聲,打斷了柔情蜜意的氛圍,連招呼都不想跟楊開打了,翻著眼:「簫老頭,遠來是客,你就這樣把老夫堵在門外么?」

簫浮生哈哈一笑:「夢兄請,裡面說話!」

雖然一肚子疑惑,可簫浮生人老成精,哪裡看不出來夢無涯這個徒弟對楊開有些意思?當年見面的時候,這小姑娘才只有十二歲左右,夢無涯把她當寶貝一樣供著,現在少女情竇初開,夢無涯恐怕正是因為這事而揪心。

可以理解!這般標緻純真的女娃娃,若是拜在自己門下,自己肯定也擔心她會看錯人而吃虧。

夢無涯與簫浮生聯袂前去,夏凝裳沖楊開微微頷首。緊步跟上。

輕輕地,夢無涯的聲音隨風傳了過來:「徒兒啊,你看這混賬小子,真夠風流的,走到哪裡都有美人相伴,十足的色胚一個,你可得仔細擦亮眼睛看清楚了。」

夏凝裳溫順地點頭。

「這老頭……」董輕煙頓時噘起小嘴。一臉的不滿。

香姨和蘭姨抿嘴輕笑不已,詫異地看了一眼楊開,也隨了過去端茶倒水。

「表哥……那位是誰呀!」等到眾人進了屋子。董輕煙才一臉好奇地問道。

「凌霄閣里的一位師姐。」楊開淡淡地應道。

「只是師姐那麼簡單?」董輕煙嘿嘿低笑著。

楊開白了她一眼,徑自走回自己的屋子。

董輕煙站在原地,酥指點著紅唇。眼珠子滴溜溜亂轉,好片刻才道:「哼,真以為我看不出來,人家又不是小孩子!」

想了片刻,突然又嘿嘿笑個不停。

夢無涯和夏凝裳會來到藥王谷倒出乎楊開的意料。

雖說煉丹大會召開在即,楊開也曾想過凌霄閣那邊會來人參加,但小師姐的體質特殊,煉丹術根本不是年輕一代的煉丹師能夠比擬的,她若參加,這個煉丹大會也不用召開了。第一名非她莫屬。

片刻后,門外傳來了篤篤的敲門聲,楊開微微一笑,站起身打開房門,正見到夏凝裳俏生生地站在那裡。

「師弟!」夏凝裳星辰般的眸子里閃動著久別重逢的欣喜和開心。輕輕地喊了一聲。

「進來說。」楊開側開身子。

夏凝裳輕輕點頭,夾著一股香風邁步走了進來。

楊開隨手把門給關上了。

「你們怎麼來這裡了?」楊開一邊倒了杯水遞過來,一邊開口問道。

「師傅說這裡有一個天底下最好的煉丹師,讓我來討教一番!」夏凝裳恬靜地坐在那裡,一年多不見,此刻她顯然有些緊張拘束。但更多的卻是開心。

「恩,簫老確實是天下最好的煉丹師。」楊開微微頷首。

「師弟你怎麼在這裡?」夏凝裳抬頭問道,「你不是去了幽冥山么?」

「說來話長。」楊開苦笑一聲,也沒去細說,只是道:「來這裡有一件事要辦。」

「什麼事,我能不能幫上忙?」

楊開倒也不想瞞著她,但這屋內有一道飄渺的神識正在飄蕩著,不用想也知道是夢無涯在監視。

楊開嘿嘿一笑,沖夏凝裳招了招手,將嘴巴湊了過去,悄悄貼近她的耳畔。

夏凝裳芳心一顫,身子頓時緊繃起來,俏臉一片通紅,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屏住了。

楊開沒管她,依然湊進那紅彤彤的精緻耳邊,輕聲道:「我要去丹聖峰一趟,看看那萬葯潭。」

「唔……哦……」夏凝裳蚊蠅般無意識地應著,十指捏緊了茶杯,根本沒聽清楚楊開在說什麼。

「咳咳……咳咳……」不遠處的房間內傳來了夢無涯劇烈的咳嗽聲。

「夢兄!」夢無涯對面,簫浮生無奈地看著他,哭笑不得地勸慰道:「有些事情,順其自然的好,防是防不住的。」

「是是。」夢無涯神色尷尬,連連點頭,老臉通紅地將神識收了回來。

他雖然關心徒弟,可也總不能時刻去窺探徒弟的隱私。但一想起就在十幾丈外,自己的寶貝徒弟正那混賬小子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兩人還那般親密,夢無涯就心裡不是滋味。

哎,眼不見為凈!

屋內,夏凝裳的身子僵硬了好半晌,依然還能感覺到耳畔邊那炙熱的呼吸,胸腔內心跳劇烈,神遊了好半晌才突然反應過來:「啊……師弟你要去……」

「噓……」

夏凝裳趕緊噤聲,忽然道:「我也要去那裡一趟。」

「你也要去?」楊開驚奇地看著她。

夏凝裳微微點頭:「師傅說那裡暗藏玄機,裡面可能真有一代煉丹大師的心得,所以想讓我去看看,就是不知道這裡的主人是否通融了。」

「若是小師姐你的話,簫老說不定會應允!」楊開皺眉沉思起來,想著想著。不禁眼前一亮。

自己現在還不知道萬葯潭中到底隱藏了什麼,如果借夏凝裳之手先打探清楚,倒也方便行事。

如果自己能親自去一趟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但簫老縱然待自己不錯,也不可能隨便將萬葯潭開放,夢無涯救過他一命,夏凝裳又是葯靈聖體。能破例對其開放萬葯潭就已經是底線了。

小師姐真是救星啊,來的太是時候了,楊開樂不可支。

正開心間。楊開突然瞅向門外,輕哼一聲,彈指就是一道勁氣襲出。

碰地一聲。緊閉的大門洞開。

「哎吆……」董輕煙正側著耳朵傾聽屋內的談話聲,一時不察,一頭栽了進來,跌倒在地上。

「你鬼鬼祟祟的幹什麼。」楊開瞪了她一眼。

董輕煙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拍乾淨身上的灰塵,嘻嘻笑著,饒有興緻地打量夏凝裳。

「這位是……」夏凝裳款款起身,疑惑問道。

「我表妹……董家的千金小姐。」楊開輕語。

「董家?上次有一個董家去過凌霄閣……」

「就是那個董家,上次去凌霄閣是她哥哥。」

「原來是董小姐。」

「客氣客氣,見外見外……」董輕煙根本沒把自己當外人。湊到夏凝裳面前,仔細地打量著她,直把夏凝裳的臉都盯紅了,這才微笑道:「你是……嫂子吧?」

夏凝裳一愣,芳心大亂。偷偷地瞥了一眼楊開,連忙擺手:「不……不是的,你嫂子……另有其人……」

「我看早晚也是。」董輕煙老氣橫秋地微微點頭,語氣篤定。

直起身子,裝模作樣地輕咳一聲,然後走到一旁搬了個椅子過來。在夏凝裳和楊開面前坐定,瞪大了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嬉笑道:「你們就當我不存在,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小丫頭也是情竇初開,對男歡女愛甚是好奇,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一對金童玉女,自然想好好研究研究。

夏凝裳囧的手足無措,慌張道:「師傅喚我,我先走了。」

說著,便急匆匆地離開。

董輕煙愕然,一臉的失望懊惱,皺眉不已:「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那你覺得應該怎樣?」楊開怪怪地看著她。

「你們久別重逢,不是應該……應該情意綿綿,情話不斷,然後天雷勾動地火……再然後……」

說到後來,董輕煙也有些承受不住,滿臉羞紅,不好意思起來。

楊開幽幽一嘆:「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但你來了,就不是這樣了,懂了么?」

董輕煙嬌軀一顫,頓時愧疚萬分,懊悔道:「表哥我錯了,下次你們在一起,我再也不打擾你們了。」

「恩,知錯就好,滾吧!」楊開淡淡點頭。

「哦。」

另一間屋內,夢無涯和簫浮生對席暢飲。

喝了好幾杯茶,夢無涯才嘿嘿一笑,道:「簫老頭,老夫這次來有什麼目的,你應該知道吧?」

簫浮生呵呵一笑,放下茶杯,點了點頭:「我自然知道,從我這裡討教煉丹之術,老夫義不容辭。但另外一件事……」

「怎麼?不方便?」

「倒不是不方便,只是不知道你那徒兒有沒有那個資格!若是沒有資格,辛苦開啟萬葯潭的話也是無用之功,開啟一次萬葯潭,花費也很大的。」

聞言,夢無涯哈哈大笑:「我的徒弟怎會沒有資格?她若不行的話,那天底下也無人有這個資格了。」

「你就這麼自信?」簫浮生眉頭一皺。

夢無涯微微笑著:「不是我自信,是我對她有信心。你要是不信,現在就可以考教她一番!」

簫浮生神色一震,沉聲道:「好!老夫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徒兒!」夢無涯張口高呼。

「在!」夏凝裳趕緊應道。

「簫老頭要考考你的煉丹功底,好好表現,別叫他失望了。」夢無涯嘿嘿怪笑。

「是!」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