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八十五章花雨紛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五章花雨紛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群人是奉命來抓簫浮生的,本來只來了兩人,意氣風發,志在必得。

才剛在雲隱峰上亮個相,就被夢無涯直接斃了。

那兩個神遊境高手死後,六個人便得知雲隱峰上有強者坐鎮,這才一起殺來,哪知依然討不到任何好處,他們六人聯手攻擊,就算是神遊之上也得避其鋒芒,可夢無涯只是個神遊境頂峰,卻能將他們全部攔下。

夢掌柜使出來的武技殺傷力巨大,都是一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招式,六人越打越是心驚膽寒,知道這一下算是踢到鐵板上了。

老傢伙從哪個疙瘩角落裡蹦躂出來?六人一頭霧水,不是說雲隱峰上只有簫浮生一個神遊境么?

峰頂上,簫浮生神色凝重地站在那裡,靜靜地觀望著空中的戰鬥。

他是神遊境沒錯,可一生醉心煉丹,並不精通戰鬥,所修鍊過的武技也不怎麼拿得出手,根本幫不上忙。

那兩個端莊美婦也站在他身後,再後面就是董輕煙和夏凝裳了,四個女人的神色都有些淡淡的緊張,不似簫老那般雲淡風輕。

「少主回來了!」地魔突然傳來一聲驚喜的歡呼,下一刻,楊開便現身在了雲隱峰頂。

破魂錐直接飛來,楊開伸手接過,化為一道黑氣消失在體內。

簫浮生淡淡地朝這邊看了一眼,並未說什麼。董輕煙連忙朝楊開招手,讓他快點過來。

「發生了什麼?」楊開迅速來到眾人身邊。輕聲問道。

「一日前,蒼雲邪地突然大舉進攻藥王谷,來勢洶洶,早有圖謀,鎮守在谷中城鎮內的各大勢力高手死的死,傷的傷,竟被他們長驅直入。衝進藥王谷諸峰內,十二大峰無數弟子被掠走,另外前來此地參加煉丹大會的煉丹師們也都未能幸免於難……」

夏凝裳輕聲地將這一日發生的情況和自己了解的情報說了出來。

通過她的講述。楊開也弄明白了不少事。

蒼雲邪地,天下最大的邪魔聚集之地,那裡是所有邪惡武者的棲身場所。佔地了大漢整片西南的地域。

西南所在,全是蒼雲邪地的地盤。

蒼雲邪地中高手無數,勢力之強,不比中都八大家任何一家弱小,也算是個超然的大勢力。

早在幾個月前,蒼雲邪地就在籌謀這一次的行動了,四處抓捕各大勢力的嫡系子弟,董輕煙那一次在藥王谷外遭襲也是蒼雲邪地動的手腳。

這一次特意選在煉丹大會的時候暴起發難,以那些被抓捕的嫡系子弟為擋箭牌開道,讓谷中城鎮內的很多勢力都投鼠忌器。不敢有所妄動。

這才導致了藥王谷這邊兵敗如山倒。

他們這一次行動的目的並不是要覆滅藥王谷,而是抓捕天下煉丹師,無論是藥王谷的弟子還是外來參加煉丹大會的煉丹師,能抓多少就抓多少。

他們甚至把注意打到了丹聖遺像上,只不過丹聖遺像太過龐大。藥王谷的神遊境高手又拚死阻擋,未能讓他們成功,雙方激戰時,丹聖遺像不小心被打碎。

蒼雲邪地來人無所不用其極,各種卑劣手段齊出,竟讓藥王谷這邊無法招架。

雲隱峰這裡。若不是夢無涯恰巧來此做客,簫浮生恐怕也早就被抓走了。

很快,楊開便了解了眼前的局勢。

心中暗驚蒼雲邪地的膽大妄為,也在猜測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抓捕那麼多的煉丹師。

天空上的戰鬥依然焦灼萬分,夢無涯以一敵六不落下風。

「結陣!」一個滿頭黑髮的老者怒喝一聲。

聞訊,六人忽然團團動了起來,布下一個玄妙的陣法,六人招式齊出,夢無涯也是悶哼一聲,臉色微微一白。

正當他在調勻氣息之時,那六人對視一眼,其中一個神遊境五層的高手突然跳出戰圈,身形一轉便朝雲隱峰這邊飛來。

餘下的五人兇猛進攻,企圖擾亂夢無涯。

「你敢!」夢無涯怒吼一聲,漫天巨大的手印翻飛,將那五人震的身軀不穩,趁勢遙遙對著朝雲隱峰下飛去的那人便拍出一掌。

枯木聖手!玄階上品武技!

無形無質的掌風瞬息間襲來,這個蒼雲邪地的神遊境高手察覺不妙,匆忙側了下身子。

掌風余勁掃過他的一隻胳膊,胳膊瞬間麻痹,放眼望去,整隻胳膊都如一顆即將枯死的老樹,迅速乾癟。

此人面色駭然,連忙運功抵擋。

所幸只是被掌風餘威掃中,所以他還能抵擋得下來,眼見乾癟的胳膊慢慢恢復血氣,不禁讓他心頭一松。

嘿嘿一聲怪笑,此人速度陡增,如雄鷹展翅,朝下方撲來。

楊開等人如臨大敵,所有人的真元都在瘋狂催動,暗暗戒備。

頂峰上,只有簫浮生一個神遊境,而且還不是能戰鬥的神遊境,來者即便只有神遊境五層,也足以將他們全部擊斃!

撲天的邪氣迎面襲來,此人神色猙獰地大笑道:「簫浮生,不想死的話就不要抵擋!老夫是請你去聖地做客,並非要取你性命!」

簫老神色不變,怡然不懼。

那人百忙中抽空看了看香姨和蘭姨,又看看董輕煙和夏凝裳,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陰笑道:「好多秀色可餐的美人……可惜了,今日老夫有要事在身,改日再來寵幸你們!」

說話間,探出一隻大手,當頭朝簫浮生抓來。

簫老冷哼一聲,抬手就是一道大手印襲去。

那人冷笑連連,彈指粉碎了簫浮生的武技,余勢不減,一隻手迅速搭在簫浮生的肩頭上。

吸氣,提氣,這人就要往空中縱去。

就在此刻,楊開,夏凝裳和董輕煙齊齊出手!

雖然只是三個年紀武者,但全力爆發出來的武技也讓這個高手面色微變,尤其是楊開的攻擊,真元精純無匹,招式勢大力沉,真要是挨上肯定不好受。

急忙收回大手,將三人招式輕鬆化解,厲聲喝道:「滾開,老夫沒時間陪你們玩耍!」

話音未落,兩隻纖細的手掌突然迎了上去。

天地能量陡然凌亂,一陣陣花香縈繞在這片空間中,半空中閃爍起各種各樣的花瓣,彷彿天空中下了一場花雨,美輪美奐。

楊開愕然萬分地注視著這一切,夏凝裳和董輕煙同樣如此。

花雨中,香姨和蘭姨兩人身形變幻,一左一右包夾著這個蒼雲邪地的高手,招式輕靈,飄渺無痕,曼妙的身軀在花瓣飄飛中翩躚起舞。

「你們……」那蒼雲邪地的武者面色駭然,不經意吸入一些花香,身體忽然就軟了許多,驚叫道:「你們竟有如此身手!」

「哼!」簫浮生背負著雙手冷哼一聲,「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

「中計了!」那人悲戚地大叫一聲,無論是香姨還是蘭姨,此刻表現出的實力都絲毫不遜色於他,兩人聯手,旁邊還有簫浮生虎視眈眈,他縱然想逃也沒有機會。

兩個美婦一言不發,俏容上一片清冷。

香姨伸出一隻芊芊玉手,姿態優雅地捻起一片從空飄落的花瓣,彈指射去。

噗地一聲,輕若無物的花瓣洞穿了那人的肩頭,讓他痛叫不已。

蘭姨更是雙手變幻,豐腴飽滿的身子舞動不休,那漫天的花瓣突然如蝴蝶一般飛動起來,將敵人團團包裹。

接連不斷的慘叫傳來,待到花雨落地消失,那人已遍體鱗傷,衣衫破爛,鮮血直流。

三個年輕人對視一眼,皆是一臉的駭然和不可置信。

尤其是楊開和董輕煙,兩人與香姨蘭姨共處的時間比夏凝裳要長很久,但依然沒有從她們身上發現任何武者的痕。

外界也是這麼傳言的,雲隱峰上除了簫浮生之外,只有兩個名不見經傳服侍了他二十多年的普通婢女。許多人連她們的名字都不知道。

可是現在,這兩個普通婢女,搖身一變就成了神遊境五六層的高手。

變化太大,董輕煙甚至不敢相信這兩個美婦是以往看起來弱質芊芊溫柔端莊善解人意的香姨蘭姨。

楊開暗暗心驚,心道怪不得簫老如此氣定神閑,原來身邊還有這兩位高手守護著。

香姨蘭姨大戰蒼雲邪地的高手,直打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那花雨紛飛中,兩人穿梭不已,每一擊都能給對方留下些傷害,徹底佔盡上風。

一聲長嘯突然遙遙傳來,嘯聲急促嘹亮。

聽到這個聲音,在半空中與夢無涯大戰的五個高手彼此對視一眼,突然虛晃一招,齊齊抽身離開戰圈,頭也不回地遠遁飛去。

夢無涯並沒有追擊,隻身凌立半空,深吸一口氣壓下胸口翻滾的氣血。

峰頂上那個神遊境武者眼見同伴都已離開,自己脫身無望,竟突然怪笑一聲,一身真元兇猛澎湃起來,煞氣越發濃郁。

「攔住他!」簫浮生面色一變,厲聲喝道。

可依然還是遲了,香姨蘭姨還未來得及出手制止,那人一身真元突然消散無形,整個人也萎靡了下去。

竟是自絕經脈了!

「嘿嘿……」這人臨死前桀桀怪笑著,不屑地望著眾人道:「邪主歸來,你們抵擋不了的,趁早歸順我蒼雲邪地,可免一死!」

說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簫浮生臉色大變,喃喃道:「邪主……」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