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八十七章起死回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七章起死回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屋內,楊開上前,探出兩根手指搭在凌太虛的手腕上,閉目查看。

神識漫過,楊開一顆心漸漸沉入了谷底。

凌太虛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移位,渾身的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生機無多,氣血之力也是若有若無。

體內真元飄渺,微不可查,一身經脈斷裂無數處,真元流通不暢,功法運轉受阻。

不但如此,他身體各處,更有許多邪惡的氣息在侵蝕著他的生命力,蠶食他的真元。若非有一口精純的元氣護住心脈,凌太虛恐怕早就命絕多時。

師公的傷,用極重兩個字已經無法形容了,現在的他根本就是命懸一線,隨時都可能逝去。

他保住這最後一口元氣,恐怕也只是想等楊開平安歸來,畢竟他把楊開送進異地之中歷練,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消息。

「用藥了么?」楊開沉聲問道。

那師叔苦笑一聲:「掌門這樣子,哪裡禁得住藥物?前段時間倒服用了幾枚丹藥,但現在卻是不敢給他用任何東西了。」

楊開微微點頭,師公的身子現在太虛,若不是什麼能立刻起死回生的丹藥,服用下去只會將那最後一口元氣泄掉,到那時候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還好,能趕得上。

楊開皺眉思付著,過了片刻才道:「師叔你先出去,我與掌門有些話說。」

那凌霄閣煉丹師遲疑了一下,這才起身離去。雖然他不知道楊開與凌太虛到底什麼關係。但是掌門昏迷之前可是囑咐過,楊開一旦回來立刻帶他來見。

掌門這麼看重楊開,兩人的關係顯然不一般。

等到那師叔離開之後,楊開才趕緊從黑書空間里取了一些萬葯靈膏出來。

不敢取太多,只是半塊小拇指甲大。

他不知道萬葯靈膏能不能起死回生,但現在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上面。畢竟這是耗費幾千年光陰,幾百萬顆丹藥匯聚而成的最精華部分。

屋內有水。楊開取了一個杯子,將那些萬葯靈膏放進杯中,倒進熱水化來。

這才端著杯子。一手將凌太虛的嘴巴捏開,一邊慢慢地往裡面倒著藥液。

半杯熱水,耗費了好大一會才讓凌太虛全部喝完。

不敢怠慢。楊開伸出雙手,摁在凌太虛胸口要穴上,緩緩地往內灌入真元,助其煉化藥效。

同時神識探出,仔細地觀察師公體內的變化。

隨著萬葯靈膏藥效的化開,楊開分明感覺到凌太虛原本乾癟的丹田迸發出了一絲生機,就連渾身血液的流動也漸漸快速起來,胸腔里的心跳比剛才好像有力了那麼一點。

有戲!

楊開面色一喜,稍微加大了一點真元的輸出。

天知道他剛才擔了多大的憂慮,凌太虛現在的身子太弱了。萬一要是承受不住萬葯靈膏的藥效,萬一萬葯靈膏並不能起死回生,那就等於是他親手結束了凌太虛的生命。

眼前這位,是楊四爺的師傅!是楊開自己的師公,他怎能不擔憂?

好在萬葯靈膏確實發揮了作用。

片刻后。凌太虛的丹田內慢慢滋生了一股不算濃郁的真元,在楊開的驅使帶動下,真元裹著藥效流淌在經脈之中,斷裂的經脈迅速被修補,在神識的查探下,所有的過程清晰可見。凌太虛體內移位的五臟六腑也在迅速歸位。

蒼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凌太虛更是無意識地輕呼了一口氣,痛苦之色漸漸放鬆。

見到此景,楊開越發用心起來。

萬葯靈膏,確實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一炷香后,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倉促的腳步聲,楊開不禁眉頭一皺,側耳傾聽起來。

片刻后,來人到了門外。

只聽蘇玄武的聲音傳來:「聽說楊開回來了?」

蘇顏答道:「恩,就在裡面。」

大長老魏昔童的聲音緊接著傳來:「你怎麼出來了,不是讓你時刻陪同在掌門身邊么?」

這話,是對那個煉丹師說的。

那人答道:「楊師侄說他有話要與掌門說……」

「胡鬧!」魏昔童叱喝一聲,「掌門都昏迷不醒了,哪能說什麼話。」

大長老一直不明白掌門為何那麼看重楊開,昏迷前唯一的一句話就是讓楊開回來之後立刻去見他。

雖說之前他以離合境一層的境界戰勝了白雲風,卻也不至於讓掌門這般刮目相看啊,難道說掌門真把他當成凌霄閣未來的掌舵人了?

這個猜測讓魏昔童心中很不舒服,他與楊開的關係並不融洽,自然不太想見他得勢。

說話間,便領著其他幾位長老推門而入。

印入眼帘的一幕讓四位長老皆是大吃一驚,只見楊開身上真元涌動,雙手摁在掌門的胸口,正在往內灌入真元。

「混賬!」魏昔童勃然大怒,掌門氣喘遊絲,碰都碰不得,哪裡承受得住往身體內灌入真元?

這不是要他的命么?

怒喝一聲,抬手就是一道掌風朝楊開背後襲去。

蘇顏眼中寒光一閃,還未動手,蘇玄武便同樣襲出一掌,將魏昔童的掌風中途攔截。

兩人掌風相碰,消弭無形。

「二師弟你幹什麼?」魏昔童神色冰冷地看著蘇玄武,面上一片憤然之色。

蘇玄武忍著心頭的不快,皺眉道:「我倒想問問大師兄你幹什麼。」

魏昔童冷聲道:「我幹什麼?你先看看這混賬小子在作甚……混賬,你還不趕緊鬆開,想要殺死掌門嗎?」

「閉嘴!」楊開扭頭,臉色陰沉地喝了一聲。

雖然他一直不喜歡大長老魏昔童,剛才他更對自己出手,但魏昔童也是關切掌門,所以楊開並未在意,只是他太自以為是,這樣吵吵嚷嚷的,讓自己聽著煩躁。

魏昔童神色一愣,渾然沒想到這小子竟敢用這種口氣與自己說話。

大長老正欲拿出長老威嚴教訓楊開一頓,卻聽到一陣輕咳的聲音傳來,旋即,理當命懸一線的凌太虛突然道:「別吵了。」

聲音虛弱,但確實是凌太虛的聲音。

四大長老神色頓時錯愕,眼珠子都快裂出眼眶,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神色古怪至極,似乎覺得是自己出現了幻聽,才聽到凌太虛的聲音。

「掌門?」魏昔童不確定地呼喊一聲,半信半疑,探頭探腦地往那邊一瞅,果然見到掌門凌太虛睜開了雙眼,正朝這邊打量。

「掌門醒了?」蘇玄武一個健步就竄了上來,三長老何杯水,五長老尤自在也是齊齊上前。

「掌門……」待確定掌門真的清醒過來之後,幾個老頭子的聲音顫抖,眼眶瞬間潮濕了,就連最擅長爭權奪勢的魏昔童也是如此,掌門的醒來,讓他們有一種撥開烏雲見月明的感覺,心頭沉甸甸的大石頭也猛然落了下來。

凌霄閣沒了誰都可以,唯獨不能沒有凌太虛,尤其是現在這個緊要的關頭。

「你們都先出去。」掌門淡淡地吩咐。

「是!」幾個人不敢有絲毫遲疑,連忙恭敬退出,臨走之前,皆都神色驚疑地打量著楊開,不知道他到底有怎樣的通天手段,竟能將垂死重傷的掌門從鬼門關里救回來。

待到其他人離開之後,楊開才沖凌太虛一笑:「師公!」

凌太虛欣慰地看著楊開,喃喃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說話間,神色漸漸放鬆,竟又昏睡了過去。

不過現在的昏睡,卻是沒有性命之憂了,楊開也忍不住呼出一口氣。

屋外,四大長老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那個煉丹師也是如此。

半個時辰前凌太虛還命懸一線呢,怎麼半個時辰不到他就醒過來了,而且看他的臉色,也比以前好紅潤很多,顯然氣血恢復了不少。

「你這段時間給掌門服用了什麼丹藥?」魏昔童神色不定,朝那個煉丹師詢問。

後者緩緩搖頭:「沒有用藥,掌門的身體已經禁不住藥物的衝擊了,用藥必死無疑。」

幾人面色越發驚疑。

「不會是楊開救回來的吧?」尤自在有些不太確定,掌門的傷勢他們都了解,任你通天手段,也是回天乏術的重創,可現在怎麼就稀里糊塗地醒過來了?

「不至於吧。」何杯水顯然不相信楊開有那麼大的本事,「先不說他沒這個實力,就算他有這個實力,療傷總要丹藥吧?他哪裡去弄那種起死回生的療傷葯?」

魏昔童眉頭緊皺,喃喃道:「真是奇怪的很。」

蘇玄武冷哼道:「掌門醒了是好事,你們管那麼多幹什麼,待掌門傷勢穩定之後,問他一聲不就知道了,現在猜測也是無濟於事。」

「恩,說的也是。」幾大長老神色一松,掌門醒來是天大的喜事,何必要管他到底怎麼醒的?

「算了,我先回去療傷了。」魏昔童搖了搖頭,不再去深究。

其他幾人也是急忙跟上,幾大長老在之前的那一戰中都受傷頗重,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總算好了許多,不過依然傷勢未痊癒,還需將養。

接連好幾日時間,楊開一直堅持給凌太虛服用萬葯靈膏,師公的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轉,待到四五日之後,傷勢竟已痊癒。

唯獨侵入體內的邪氣還未化解,讓他的臉色看起來時有一道隱晦的黑氣閃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