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八十八章合歡功第二階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八章合歡功第二階段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幾日後,凌太虛閉關之處。

師公笑吟吟地望著楊開,目光中大有深意,好半晌他才開口道:「我不問你到底給我用了什麼葯,我也不問你這葯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你要記住,這一次我能夠起死回生,只是我自己的心愿未了,不願就此作古,與你……沒有半點關係!」

楊開神色凝重地點頭:「我曉得分寸!」

凌太虛這話乍一聽起有些不近人情,但楊開何嘗不知他是為了保護自己。

能起死回生的絕世良藥,事關重大,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凌太虛怎會讓楊開涉險?

「師公,這是你的乾坤袋!」楊開從懷裡摸出乾坤袋遞了過去。

凌太虛卻沒有接,只是微笑道:「師公送出去的東西,哪有往回收的道理?」

楊開輕笑道:「我現在用不上了。」

無字黑書的儲藏空間已經被打開,乾坤袋確實已經派不上用場。

凌太虛緩緩搖頭:「自己收好吧,你要真覺得用不上,可以送人,師公覺得這東西當個定情禮物還是不錯的。」

楊開訕笑一聲,也不見堅持,將乾坤袋又收進了懷裡。

皺了皺眉,楊開問道:「你的傷……」

凌太虛微微一笑:「無大礙了,實力已恢復到全盛時期,甚至還有些超出……」

楊開神色一喜,頗為振奮道:「可是師公你體內的邪氣還未驅散乾淨……」

凌太虛皺著眉頭,也是若有所思:「我也很奇怪這一點。你給我服用的東西很奇妙,我覺得如果將體內邪氣完全驅除的話……我可能會更上一層樓!」

凌太虛早已是神遊境頂峰,更上一層樓,那就是神遊之上!

神遊之上,一般的一等宗門內,也就只有一兩個這樣的高人,就算是在那些超級勢力里,也不見得有多少。

如果凌太虛真的能晉陞到神遊之上,那可真是因禍得福。

萬葯靈膏能幫人感悟武道么?楊開還真不清楚它居然有這樣的神妙作用。不過它畢竟是那口井內最精華的部分,很可能有這樣強大的效果。

「恭喜師公!」楊開由衷地感到高興,凌太虛因為自己兩個弟子的事情蹉跎十幾年,本來早就可以達到這一步的,但卻拖延到今日。

凌太虛微微一笑,只是緩緩搖頭。

楊開面色一正,沉聲道:「師公,你那嫻拇永Я澗出來了?」

聽聞此言,凌太虛眼中閃過一絲隱蔽的黯然,輕輕嘆息,點頭道:「恩。

當年我廢其修為,將其困入困龍澗中,任其自生自滅,卻不想十幾年後他還能出來,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據老夫所知,他應該是在下面得了些奇遇,才能恢復實力,並且實力大漲,邪功大成!」

困龍澗的形成,是凌霄閣開派祖師斬殺魔頭時激戰造成的,那魔頭被殺之後,隕落澗底,說不定就有什麼東西遺留了下來,幾百年後被凌太虛的二弟子無意間獲得。

那二弟子看樣子也是福澤深厚之人。

「他不但脫困而出,而且還成為了蒼雲邪地的邪主!」

「什麼!」楊開大驚失色「他就是邪主?」

凌太虛皺眉看著楊開:「你見過?」

「我沒見過,但是前些日子藥王谷遭遇了蒼雲邪地的大舉進攻,聽說正是他的手筆!」

「情況如何?細細道來!」凌太虛看樣子還不知道藥王谷的變故,連忙開口問道。

這倒不是凌霄閣信息封閉,只是凌太虛自一個半月前就一直昏迷不醒,身受重創,凌霄閣的幾大長老還未來得及向他稟告而已。

「煉丹大會的最後一日,蒼雲邪地大肆進攻,挾持了很多大勢力的嫡系公子小姐……」楊開將自己知道的一切簡單地講述一遍。

凌太虛越聽神色越是陰沉,待到最後,臉上隱隱不安起來。

「這樣說來……他恐怕早在半年之前甚至更久的時候就已經從困龍澗里出來了,只不過一直到月余前才對我凌霄閣下手……」神色大變,道:「情況不妙!」

「怎麼講?」楊開急問。

「如果讓外人知道邪主是出自我凌霄閣……」凌太虛的臉色鐵青起來。

凌霄閣只是個二等宗門,邪主竟然出自這個地方,如果讓那些大勢力知曉的話,此地肯定不得安寧!

不管其他,邪主歸來后藥王谷就被攻擊,丹聖遺像被毀,這可是震動天下的大事。

「你先去看看蘇顏丫頭吧,一年多未見,總得好好說說話,老夫要閉關幾日。」凌太虛沉聲道,他顯然是要考慮如何化解這次劫難。

天下無不透風的牆,邪主出身恐怕無需多久就會被人打探出來,到那時候凌霄閣必定有大難。

退出掌門閉關之地,楊開幽幽嘆了口氣,在這宗門之劫面前,他的個人力量太過渺小。

一路飛馳而去,入目所見,整個凌霄閣都慘淡無比,越來越多的弟子離去,並未有人阻止。

來到蘇顏的小閣樓前,楊開縱身就跳了上去。

推門而入,蘇顏正盤膝坐在床上修鍊冰心訣,外界的變化不能干擾其分毫。

察覺楊開到來,蘇顏微微睜開的雙眸,冰冷清麗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紅暈,淡淡的嬌羞煞是誘人。

楊開走上前,壓制著心頭的悸動,跳到床上,在她面前盤膝坐下。

四目相對,楊開的目光火熱中滿是侵略,蘇顏的雙眸也是水盈盈的,似乎蘊藏了無限風情。

想將面前的玉人脫光,品嘗她的美妙感受那銷魂滋味,在放縱中抵達彼此的巔峰,楊開相信蘇顏也不會拒絕。

但……楊開心中依然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兩人之間能如此親密,蘇顏會對他予取予求,完全是因為合歡功的緣故並非像小師姐夏凝裳那樣水到渠成,日久生情。

兩人現在的關係說好聽點是情投意合,說難聽一點便什麼都不是了。

每次楊開回來,就是與蘇顏兩人放肆幾回,這樣的感覺,不似情愛中的男女,肢體纏綿中傾盡對彼此的思念。

倒像是要完成修鍊合歡功的任務!

就是這樣的感覺讓楊開有些不舒服。

陰陽妖參直到如今也沒有發揮出它的作用也正是因為這種強制性的親密不是那麼自然。

想要陰陽妖參真正地發揮出作用,老是維持這種狀態可不行。

雖然不可否認,合歡功是兩人產生感情的根本原因但楊開卻不想兩人之間的感情只有合歡功作為紐帶聯繫著。

心心相印啊……普天之下有多少男女能達到這樣一個程度?即便是那些相敬如賓幾十年的老夫老妻恐怕都鮮少有人能做到。

「你在想什麼?」蘇顏詫異地望著楊開,她發現自己的這個男人眼中的情慾正在迅速消退,整個人沸騰的血液也慢慢平復了下去。

這和以往的他很不一樣,以往的他,每一次見到自己都情難自製,每一次都乾脆果斷地先脫光衣服然後脫光自己,再然後……

「我想要你的人!」楊開咧嘴一笑,神態從容。

蘇顏潔白的頸脖微微泛紅,輕聲道:「已經是你的了。」

「但我更想要你的心!」

蘇顏抬頭,狐疑地朝楊開望去,眼中慢慢露出一絲欣喜的神色。

「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楊開微微笑著。

蘇顏輕輕點頭。

楊開直到今日才明白自己和蘇顏之間到底缺少了什麼但蘇顏卻是早就已經看透。只不過一直沒有說,女人在男人面前永遠都處於劣勢,尤其是在喜幻媲埃縱然知道他的做法有些不妥,縱然自己心中有些想法,在他未看清之前,女人也不會挑明。

這是聰明的女人的做法。

唯有讓他自己看懂了,明白了,這個男人才會真正地成長起來。

「共同努力?」楊開歪著腦袋輕笑道。

蘇顏微微點頭,水盈盈的眼眶中盪起一片朦朧的霧氣。

她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女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永遠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和依賴,早在那數次的雙修和無盡的等待思念中,蘇顏就已願意將自己的身心全數託付。

兩人之間欠缺的,只是楊開心中的那一絲明悟。

現在,楊開終於懂了,自然讓蘇顏看到了希望。

直到這一刻,兩人之間因為合歡功而產生的紐帶才完全斬斷,變成真情實意的男女之情。

即便沒有合歡功,彼此也不會輕易放下對方。

或許不在此時,或許在很久的將來,終有一日能達到心心相印的程度。

兩人面對面坐著,楊開嘴角邊噙著燦爛的微笑,伸出一雙大手,攤在蘇顏的膝蓋上。

蘇顏緩緩地將自己的雙手放在楊開的掌心中。

柔若無骨,滑嫩香軟,冰清玉潔,蘇顏的小手摸起來感覺很舒服。

輕輕地握著,兩人相視一笑,閉上眼睛運轉合歡功。

修鍊合歡功,共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需要身體上的親密接觸,這樣才能讓元氣在兩人之間流動,這是最開始的階段,也是最風光無限的一個階段,因為每一次修鍊都旖旎萬分,場面濕熱。

正如楊開之前的做法。

第二個階段便是現在的狀態,心意相通,無需像以往那般坦誠相對,只需一點點接觸便能運轉功法。

楊開的一絲明悟讓兩人進入了這個階段,合歡功運轉起來,比起以往越發神速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