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九十二章中都……秋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二章中都……秋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凌霄閣的變化,自然瞞不過周邊血戰幫和風雨樓的耳目。

這些日子,胡家姐妹也是多次前來凌霄閣,與蘇顏倒是說了些話,安慰一番,更打探了一些楊開的消息。

但血戰幫其他人就不怎麼上道了,當年傳承洞天開啟之前,夢無涯大戰血戰幫十大神遊境,讓血戰幫顏面大跌,許多人都記恨在心,尤其是龍在天,在那一戰中被傷了根基,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過來,這一次凌霄閣出了變故,龍在天更是四方聯絡人馬,處處落井下石。

幫主胡蠻也睜一眼閉一眼,任由龍在天去折騰。

風雨樓同樣如此,一邊大肆收容凌霄閣被驅散的弟子,一邊覬覦凌霄閣的宗門裡多年儲藏的財富。

整個宗門現在的局勢,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宗門若是解散了,該去哪呢?」蘇顏幽幽一嘆,她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凌霄閣里,這麼多年下來早已把此地當成了自己的家,現在突然發生這種事,縱然她怎麼性情淡薄也有些哀怨和迷茫。

楊開同樣苦笑,手上微微一用力,將她拽到自己懷裡輕輕地摟著,兩人十指交纏,耳鬢廝磨,彼此嗅著對方的氣息,浮躁的心情漸漸平緩。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去藥王谷雲隱峰,夢掌柜和小師姐都在那。」楊開輕聲道。

以簫浮生的威望,保護一群人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自己雖然是楊家人,但現在連家都不能回,自然無法給蘇顏什麼保證。

蘇顏微微點頭,突然又嫣然一笑,道:「好長時間沒見到夏師妹了,你們兩個現在……」

「還沒呢。」楊開訕笑一聲。

「那你可得努力一些了,夏師妹天仙般的人兒。天真爛漫,純樸嬌憨,可別讓她在別的男人手裡吃了什麼虧。」蘇顏抿嘴笑著。

楊開尷尬地點頭。

就在此時。

一道神識突然蔓延過來,楊開面色微微一變,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神色凝重道:「有高手過來了!」

蘇顏連忙坐直了身子,冰冷清麗的臉龐上閃過一絲微微的擔憂之色,沉聲問道:「在哪裡?」

「咦……別緊張。是熟人。」楊開的神色古怪起來。

他能感覺到來者是個神遊境高手。要不然也無法用神識傳遞信息了,但對方這麼明目張地神識掃過,想必凌霄閣內的神遊境高手都會感覺到。

而且,這個人的神識波動很熟悉,至少楊開應該見過這個人,卻分辨不出到底是誰的神識。

「去看看!」楊開側耳傾聽了片刻。聽到宗內許多道衣袂獵獵的聲音傳來,知道那是凌太虛等人出動了,當下也與蘇顏一起跳下閣樓。朝那邊飛去。

還未靠近,就聽到凌太虛的喝聲遙遙傳來:「哪位朋友駕臨凌霄閣?」

那邊遙遙地傳來一個聲音,蒼老平淡:「凌掌門。久違了!」

聽到這個聲音,楊開眉頭一挑,腳下速度更快幾分,很快便來到了凌太虛身邊,四大長老也都已經到了這裡。站在凌太虛身後。

見楊開和蘇顏聯袂而來,幾個長老的神色頓時怪異起來,尤其是蘇玄武,雖然早知道自己孫女與楊開之間肯定有些事情,可現在親眼見到還是直翻白眼,尤其是蘇顏的清冷臉蛋上還殘餘著淡淡的紅暈,越發讓二長老感覺不是滋味。

當下不由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威脅的味道十足!

楊開訕笑著,也不做聲。

遠方,一道人影迅速馳來,在眾人面前停下。

看清這人容貌之後,凌太虛訝然:「你是董家的……風衛?」

來者呵呵一笑,沖眾人抱拳道:「正是老朽,冒昧前來,還望諸位見諒。」

楊開神色一動,趕緊道:「前輩,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董家的風雲雙衛,向來都是緊跟在董輕寒身後寸步不離,以保護他的周全,而這一次風衛竟突然造訪凌霄閣,顯然是董輕寒要給自己傳達什麼消息,而且是很重要的消息。

要不然也不會派他前來。

風衛神色一正,微微點頭,抱拳道:「楊公子,我家公子讓我來知會你一聲,速速離開凌霄閣,要不然恐有大危險。」

「因為邪主?」楊開眉頭一皺,很快就想到了問題所在。

風衛訝然:「原來貴派早已有所準備。」

怪不得這裡這麼蕭條,剛才放出神識也沒察覺到有多少人在,與上一次來凌霄閣的情況大不一樣。

凌太虛點頭道:「自然有準備。」

風衛道:「那你們還留在這裡幹什麼?諸位也趕緊動身要緊,這一次來凌霄閣的人你們招惹不起。」

「都是什麼人?」蘇玄武聽他說的這麼嚴重,神色不由一沉。

「中都……秋家!」風衛沉聲道。

「八大家之一?」魏昔童等人勃然變色。

「不錯,以秋家為首,白家也來了人,另外還有紫薇谷。三方人馬合一,莫說你們凌霄閣,就算是我董家也招惹不得。」風衛神色誠懇地勸慰道:「諸位還是莫要逞一時之勇,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凌霄閣出了邪主這麼大的事,中都八大家會參與其中楊開倒也可以理解,這畢竟事關重大,總得有個震得住場子的勢力領頭處理,但白家和紫薇谷來人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恐怕是因為上次楊開大戰白雲風,讓其丟了臉面,這次特意來落井下石的。

「他們速度很快,老朽一路急趕也沒甩開他們多少,我估計最多半日之後他們就會抵達這裡。」風衛急匆匆地道,說完之後又是一拱手:「話已傳到,老夫告辭!」

他不能留在這裡,萬一被秋家的人堵住了,解釋起來也很麻煩。

風衛說完便告辭離去,留下一群人震愕當場。

魏昔童遲疑道:「董家的風衛。為什麼這般好心給我們傳信,其中是不是有詐?」

凌太虛微微搖頭:「不,楊開與他家公子有些交情,這次傳信也是出於好意,不用懷疑。」

聞言,四大長老皆驚奇地朝楊開望來,不知道他有什麼能耐能結交董輕寒這樣的人物。

「傳令下去,所有人趕緊收拾東西。一炷香后在困龍澗邊集合!」凌太虛當機立斷。

說完。又道:「楊開你留下。」

「哦!」

四大長老接令,都急忙離去,只剩下楊開和凌太虛兩人。

「你還記得上次我帶你橫渡虛空的那個位置吧?」凌太虛突然開口問道。

「記得。」

「記得就好,只需要往內灌入真元,那個位置的陣法便會自主開啟,你等會帶人從那個地方離開。想來他們也追不上。離去之後,毀了那個陣法,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局勢未明朗之前,都不要露面……」

「師公你不走?」楊開聽出他的話外之音,神色驚疑。

「我凌霄閣又沒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只不過是老夫認人不清,收錯了徒兒罷了,為什麼要走?」凌太虛呵呵一笑,「老夫若是走了,只會讓凌霄閣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我要留下來跟他們說道說道,凡事總講個理字,難道就因為邪主出自我宗,就要滅我宗門么?他們的家族也不是沒出過什麼邪惡之徒,怎沒見有人滅了他們?」

「他們這次氣勢洶洶,有備而來,哪會跟你講什麼道理?」楊開大急。

「不用多說了,我意已決!」凌太虛神色堅定,突然又自信一笑:「更何況,就算真的打起來,我也並非不是對手……呵呵!」

楊開神色一振,驚奇道:「師公你……」

「不錯,這都託了你的福!」凌太虛微微點頭。

神遊之上了!十幾年來的桎梏和束縛,終在這一次大難前被打破,這可能是凌霄閣近幾個月來唯一的一件喜事。

得知師公已到神遊之上,楊開這才定下心來,也不再勸說,連忙動身。

困龍澗邊,凌霄閣中還剩下的所有人都在集合。

楊開再一次看到了蘇木等人,差不多一兩年未見,蘇木竟也已經修鍊到了離合境九層的程度,實力進展之快讓人側目。

「楊師兄……」蘇木也是興奮地喊著,李雲天等人緊隨其後。

「好久不見!」楊開微笑地望著眾人,除了蘇木之外,其他人都成長不少,皆已到氣動之境。

「嘿嘿……我該稱呼你師兄呢,還是姐夫?」蘇木一臉奸笑地望著楊開,明顯已得知了楊開和蘇顏之間的事情。

「隨你!」楊開摸了摸鼻子。

「姐夫,你是這個啊!」蘇木崇拜萬分地看著楊開,豎了豎大拇指,低聲道:「從小到大,我都一直以為姐姐會孤老一生,沒想到你居然能讓她動心,佩服佩服,快跟我說說,你怎麼做到的。」

正說著話,卻見蘇顏那邊投過來兩道清冷的目光,蘇木忍不住脖子一縮,身子抖了幾下,訕笑不已。

「人都到齊了沒?」魏昔童和蘇玄武等人來回巡視,高聲喝問。

「掌門呢?」何杯水問道。

「掌門要留下!」楊開沉聲說道。

「什麼?」魏昔童等人臉色大變。

四大長老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皆閃過一絲堅決之色。

魏昔童道:「嘿嘿,掌門既然要留下,那我也留下,二師弟,你帶人速速離去。」

蘇玄武傲然一笑:「大師兄此言差矣,我也是要緊隨掌門左右的,三師弟,你帶人速速離去!」

何杯水嘿嘿笑道,轉頭看向尤自在:「五師弟,你最小,這活還是你來做吧。」

尤自在看看左右,沒有比自己更小的長老了,捏了捏鼻子道:「我也留下。」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