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九十五章這是什麼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五章這是什麼地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不一會兒,楊開眼前一亮,已離開了虛空甬道。

下一刻,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在旁邊不遠處現身,兩人出現的位置相距不遠,突然來到一處陌生的環境,美眸皆有些迷茫失措,怔怔地打量四周,竟忘記再對楊開下手。

刷……又是一個人影顯現出來,待場中三人看清這人之後,不由自主地渾身冒出一股涼意。

這個人是秋憶夢帶來的一位家族高手,實力足有神遊境五層。

但是此刻,他竟只有一半的身子被傳送了出來,還有另外一半不知身在何處,就好像是被一位絕頂高手一劍從中劈開了似的,切口整整齊齊。

身子落下來,五臟六腑散落滿地,鮮血濺射,看上去及其慘烈。

「怎麼……」秋憶夢的美眸劇烈顫抖起來,不可置信地望著這一切,駱小曼更是臉色一白,險些沒嘔吐出來,一邊捂著嘴巴,一邊朝秋憶夢那邊靠攏。

「是你動的手腳?」秋憶夢突然抬頭,神色冷厲地朝楊開望來,一身真元也慢慢不平靜了。

她不清楚虛空甬道的奧秘,只當楊開在那混沌一片的地方設下了什麼陷阱,所以才能將自己家裡的這位高手斬殺,自然芳心震怒。

神遊境五層,秋家培養起來也不容易,現在居然這麼稀里糊塗地就死了。

楊開沒理會她,而是陰沉著臉打量四周的一切。

這附近除了自己和對面那兩個女人之外,竟再沒有其他人的蹤影。不提那些之前從虛空甬道中離去的凌霄閣師叔和師兄弟們,就連先自己一步的蘇顏也不在此地。

而且,此地一片陌生,並非是楊開上次跟凌太虛橫渡虛空時落足的位置。

神識放開,細細地查探方圓二十里範圍的一切,片刻后,楊開一顆心沉入谷底!

這方圓二十里確實還有人。但都不是凌霄閣的人馬,而是對面那兩個女子帶來的真元境和神遊境高手,也不知道出了什麼變故。他們從虛空甬道中出來的位置,與這邊相隔有些遠,林林散散地分散在四周。人數也不是那麼多了,大概只有十幾個的樣子,其中也只有兩三位神遊境。

是因為剛才在虛空甬道中大戰的緣故么?楊開沉著臉思付。

也只有這麼一個可能,真元在虛空甬道中碰撞,導致虛空甬道崩塌毀壞,然後將裡面的人傳送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上。

而地上的那半具屍體,應該就是在虛空甬道中被截留了一部分肉身的緣故。

好險!想到這裡,楊開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看樣子橫渡虛空這種事也不是隨便玩玩的,稍有不慎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抹殺。

不過蘇顏應該已經安全與凌霄閣其他人匯合了,她畢竟走在自己前面。想到這裡,楊開暗暗呼出一口氣。

「喂,問你話呢。」駱小曼臉色有些發白,見楊開大刺刺地站在那裡,不禁心中反感。

一個小宗門的弟子。狂什麼狂!就算有些手段,也是很有限的。秋姐姐俏麗明艷,聲名遠揚,平日里就算是中都八大家的公子們相與她說話,她都不見得會搭理,現在秋姐姐主動跟他說話。他竟然不吱聲,給臉不要臉。

楊開神色陰霾地抬頭看了看對面的兩個女人,眼中閃過一絲冰冷寒意。

若不是這群人突然出現從中阻擾,自己現在跟蘇顏已經遠離萬里之外了。

才剛與伊人約定攜手雲遊天下,就因為她們的出現而橫隔兩地,也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尋找蘇顏,楊開的鬱悶心情可想而知。

「這裡是什麼地方?」秋憶夢揚了揚秀氣的眉頭,風輕雲淡地站在那裡,美眸盯著楊開輕聲問道。

她身材高挑,雙腿修長,柳腰纖細,臉蛋精緻動人,尤其是那柔若無骨的曼妙腰肢,被紫色的束腰緊緊地勒縛著,只堪盈盈一握,最是惹人遐想。

而且她身為中都秋家的大小姐,氣質更是高貴傲慢,平日里同輩的年輕男子任誰見到她都有一種淡淡的壓力,不敢表露出絲毫放肆。

從她口中問出來的問題,也向來都是有答案的。

楊開面上流露出一絲厭惡和不耐,冷笑一聲:「什麼地方?***我怎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粗鄙的話語罵出口,對面的兩個女子都是微微一愣。

駱小曼氣的花容失色,酥胸顫抖,咬牙嬌叱:「臭小子你敢這麼跟我們說話!」

秋憶夢那明艷的臉蛋上浮現出一片譏誚的笑容,從容不迫,輕笑著道:「有意思,從來沒有哪個男人罵過我,你是第一個。你不想回答也沒關係,等我擒住了你,會慢慢逼問出來的。」

她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一切都是楊開動的手腳,殊不知楊開還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何處。

楊開冷哼一聲,一步跨出,真元激蕩起來,下一刻,自創的步法展開,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迅速朝兩女接近過去。

他能察覺的到,周邊那三個神遊境高手已經發現秋憶夢和駱小曼的蹤跡了,也正在迅速朝這邊趕來,所以楊開必須得擒住她們中的其中一人作為籌碼,要不然孤身一人被那幾個神遊境包圍住就萬事皆休了。

眼看他竟然這般大膽,駱小曼嬌叱一聲:「討打!」

一圈圈藍色的光環突然從她的嬌軀中盪了出來,每一道光環中都蘊藏了一股靈巧的柔勁,一邊阻擾楊開的速度一邊侵蝕進楊開的體內。

楊開去勢不減,真元兇猛催動,駱小曼的這一招武技根本阻擋不了他的步伐,眼看他宛若流星一般衝撞過來,駱小曼終於微微變色。

「小心!」秋憶夢連忙開口提醒,同時素手一揚,也不知打出了什麼武技,同時拽著駱小曼的肩膀迅速後退。

楊開的步伐忽然頓住,兇猛朝旁邊搗出一拳,真元在虛空中迸發碰撞,傳來一聲劇烈響動。

反彈來的力道竟讓楊開身軀微微一震。不待他反應過來,那邊秋憶夢突然咯咯輕笑著,嬌柔的身軀宛若一葉浮萍,雙腳在虛空中輕踩著,看似毫無痕卻迅速至極地逼近了楊開。

這是一套及高明的步法,步法施展開,秋憶夢整個人似真似假,完全無跡可尋。

楊開神色凝重,神識探出,瞬間洞悉秋憶夢藏身之處,一記炎陽三疊爆就打了出去。

秋憶夢忽然顯行,美艷的臉蛋上閃過一絲錯愕,體內的真元也是兇猛催動出來。

一聲悶哼,楊開不禁倒退出好幾步,反倒是秋憶夢神色平淡,臉上掛著恬靜的笑容,上下打量楊開,好整以暇地道:「有點本事,但也不過如此。如果你只有這麼點本事的話,我勸你最好乖乖地束手就擒,否則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難纏!

聽她侃侃而談,楊開面色陰沉,他本想擒住駱小曼作為人質,可這個秋家大小姐果然不是什麼易於之輩,自己若是實力全開,應該可以勝她,但短時間內肯定做不到。

對方的三個神遊境正在迅速逼近,楊開已沒有多少機會。

「你想走?」秋憶夢一雙美眸忽然閃起一抹得意和狡黠,洞穿楊開的心中想法,也不等他回答便又欺身撲了上來,「有我在,你走得了么?」

「滾開!」楊開怒喝,雙掌推去,白虎印和神牛印同時打出。

虎嘯牛哞,兩隻火紅的妖獸竄了出來,迎著秋憶夢齜牙咧嘴地撲咬上去。

秋憶夢不驚反喜,巧笑盈盈:「果然有一套,難怪白雲風會敗給你!」

說話間,兩隻素手揮舞起來,一道道真元肉眼可見地湧現出來,化為一隻只遮天大手從空拍下。

兩隻獸魂還未撲到秋憶夢眼前,便已被拍散。

楊開獰笑著,修羅劍已握在手上,一身的真陽元氣倒退進丹田內,傲骨金身中的邪能全面迸發。

衝天的邪戾之氣降臨,楊開整個人都包裹在一團黑霧之中,唯有那一雙猩紅的眼眸散發著滲人的光芒。

修羅劍在手,楊開宛若變了一個人。

感受著那邪惡澎湃的氣息,秋憶夢終於面色大變,驚駭道:「凌霄閣內果然有邪功!」

說話間,伸手朝前一指,指尖上凝出一個巨大的閃電球,間不容髮地朝楊開拋了過來,閃爍的電弧劈里啪啦炸響著,其中蘊藏著恐怖的威能。

楊開持劍劈去。

一劍掃出,閃電球應聲碎裂,其中的細小電芒如靈蛇一般遊走不停,直將方圓十幾丈範圍全部籠罩。

秋憶夢急速退走,再也不敢有絲毫輕視,神色凝重至極。

楊開行走在電弧的世界中,遊離的電光在他身上閃爍,卻不能阻他分毫,步伐加快,瞬間欺近到秋憶夢面前,當頭劈下。

感受著其中蘊藏的殺機和邪惡,秋憶夢花容失色,低呼一聲:「阻!」

小手上突兀地出現一面古樸的盾牌,盾牌泛著氤氳的光芒,將她包裹在其中。

這顯然是一件防禦用的秘寶,而且以秋家的財大氣粗,這件秘寶的檔次絕對不低。

鏗鏘一聲,修羅劍劈在盾牌上,兩人的真元劇烈碰撞,原地捲起一股狂風。

一聲輕哼,秋憶夢猛地退出十幾丈,嬌軀一陣搖晃,這一番交鋒,她顯然是吃了些小虧。

咬牙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盾牌,秋憶夢輕笑一聲:「你果然有些手段,只是區區真元境三層,竟能讓我如此窘迫,看樣子還是小瞧了你!」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