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兩百九十八章滿嘴混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八章滿嘴混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好在剛才的下墜速度減緩很多,所以縱然狼狽,兩人也沒哪個受傷。

倒是這一番折騰和抵擋,楊開的力氣又大了許多。

塵土飛揚中,不顧一切地將女子壓在身下,探出一隻手覆蓋上另外一隻飽滿的酥胸,精準地找到那一顆凸起的櫻桃,放肆揉捏。

紅色的衣衫有些凌亂,女子胸口處露出一抹驚心動魄的瑩瑩雪白,那兩隻酥胸顫巍巍的巨大,好似要掙脫束縛,裂衣而出,彈性也驚人萬分。

雙管齊下,女子似乎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道,美眸緊閉,長長的眼睫毛不停地抖動,水蛇般柔若無骨的嬌軀在楊開身下扭來扭去,喉嚨里傳出一陣陣壓抑渴望的呻吟。

她似乎已經認命,不再反抗,雙手溫柔地捧著楊開的腦袋,將他從胸口上牽引上來,然後雙頰飛紅地印上一雙紅唇。

楊開本還暗暗警惕她的吹魂香,卻不想她竟如此配合,當下也不再客氣,狼性大起,一口吻了上去。

甘甜美妙的滋味在舌尖蔓延著,才剛剛品嘗到一些美妙,那女子竟突然睜開了美眸,眼中有一些狡黠和快意之色。

察覺不對,楊開趕緊抬起腦袋。

「你……」才剛吐出一個字,楊開便感覺眼前的世界顛倒起來,瞬間失去所有知覺,一頭栽倒在女子的胸口上。

女子不停地喘著粗氣,平復心口翻滾的氣血,好片刻才恢復些力氣,伸手將楊開從自己的嬌軀上搡開,慢慢坐直了身子,咬著一排銀牙,芳心暗恨。

不一會兒。突然又嬌笑起來,抿著紅艷艷的嘴唇,自語道:「臭小子倒很嫻熟,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哼,本座的美妙豈是誰都可以品嘗的!」

說著,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衫,恨恨地看著昏迷在地上的楊開,一手將他提起。再次縱身飛起。

……

楊開昏昏沉沉地醒了過來。只感覺渾身疼痛,宛若被針扎了一般,周圍並無太大的光亮,只有一個火把斜插在一面山壁上,火焰顫巍巍地跳動著。

一股如蘭似麝的幽香縈繞在鼻尖,這股香……有些熟悉。正是之前那妖冶女子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她的體香還是用了什麼東西的緣故。

不濃不淡,嗅之讓人甘之如飴。而且還有一些催情的效果。

想起那妖女,楊開驀然清醒,警惕萬分地朝前打量過去。

正見到那個女子就盤膝坐在自己不遠處。一身真元兇猛涌動,雙眸緊閉,也不知在運轉什麼樣的功法。

感受一下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楊開不由臉色一沉。

力氣倒是恢復了不少,真元也可以遊走。但自己整個人此刻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禁錮在原地,根本動彈不得。

而且好像也中毒了,一運轉真元就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傳來,慌得楊開連忙沉聲靜氣,不敢妄動。

這裡應該是個山洞,山洞並不深,只有十幾丈左右,自己就在山洞的最裡面盤膝坐著,而對面相距不遠的女子堵在前路上,分明是不想讓自己離開。

打量著這個女人,楊開不得不承認她長得極美,而且酥媚入骨,她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彷彿是為妖冶兩字而生,尤其是眼角下的那顆淚痣,讓她看起來嫵媚到了極點。

似乎察覺到楊開放肆的目光,女子微微睜開了雙眸,美眸中迷離一片,蘊含著淡淡的春情,水汪汪的勾魂奪魄,她的雙頰上,依然紅暈朵朵,呼出來的氣息也是滾燙炙熱。

「你醒了?」女子露出一個好看的微笑,饒有興緻地打量著楊開。

「嘿嘿,姐姐這是何意?」楊開神色淡然地望著她,口中輕笑著,「你禁錮了我也就算了,還堵著我幹什麼?」

女子嬌笑道:「不堵著你,萬一你跑了怎麼辦?」

楊開腆著臉道:「我怎麼會跑,夜色正濃,小弟才捨不得讓姐姐獨守空閨,其實姐姐大可不必如此,你只需說上一聲,小弟願為你赴湯蹈火,精盡人亡!」

女子似笑非笑地嗔了他一眼,回想起之前他在自己身上動手動腳,大佔便宜,身體竟沒來由一陣酥軟,不禁恨得咬牙切齒。

楊開的眼神炙熱如火,一邊舔著乾澀的嘴唇,一邊在女子身上放肆遊盪,眼神中充滿了無與倫比的侵略,好似要將女子全身扒光,低聲呢喃道:「其實不瞞姐姐,小弟對你一見如故,再見傾心,姐姐不如放開我,咱們好好說說話怎麼樣?我是真心喜歡姐姐的,此心天地可鑒,日月可表啊!」

女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花枝亂顫,心中暗罵這混小子滿口胡話,白皙的頸脖處卻微微有些泛紅。

見她絲毫不惱,楊開的膽子也大了許多,反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這女子實力高深,自己根本逃脫不掉,還不如先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如果她真的想殺自己,也沒必要忍到現在不動手。

女子慢慢收斂笑意,潔白的小手掩著紅唇,媚態橫生,風情萬種,輕聲道:「喜歡我……那你剛才還下那麼重的手?你就這麼捨得?萬一弄壞了人家怎麼辦!」

妖精!楊開心中暗罵,險些再次失去理智。

連忙守住心神,嘿嘿一笑:「俗話說一迴路徑生疏,二回輕車熟路嘛!小弟未經人事,也不知怎樣才能取悅姐姐,剛才確實有些唐突了,不過現在我有經驗了,不知道姐姐有沒有興趣再試一試,保證讓你滿意!」

「小流氓!」女子貝齒輕咬著,輕聲罵道,眼波迷離。

楊開的臉皮之厚實乃她生平所見,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簡直一流。他那嫻熟無比的挑逗動作,哪裡是未經人事了?分明是情場老手,肯定不知敗壞了多少女兒家的清白。

雖然她也算開朗的女子,可楊開這般明目張的挑逗卻還是讓她有些羞赧,更何況,她現在的身體也不對勁,最聽不得人家說這種話。

正芳心暗恨間,卻見楊開一正臉色,道:「姐姐是中了媚葯?」

她的狀態,分明就是春情涌動,想要找男人一解心中念想,可偏偏能忍這麼長時間,讓楊開疑惑不已。

女子微微一愣,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勉強一笑道:「可以這麼說,也可以說不是。」

「那到底是不是啊。」楊開糊塗了。

「就當是了,不過這媚葯是我自己的緣故!」女子笑吟吟地望著楊開,也沒有隱瞞的意思,道:「是我修鍊的功法要突破了,每一次突破都會這樣,不過這一次在來的路上被人伏擊受了些傷,所以比以前更猛烈些,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擋……」

「所以把我抓了過來?」楊開恍然大悟。

心中卻是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什麼樣的功法在突破的時候會讓一個女子產生春情?

邪功!十足的邪功!

八成就是采陽補陰的功法!

楊開心頭一股涼意,真要是在這裡被這妖女給采了,那這人生也太悲涼了。

「我也只是以防萬一!」女子微微點頭,並沒否認。

楊開此刻被禁錮,根本翻不出什麼浪花,她也沒必要說謊。

「那為什麼找上我了?」

「那裡除了你之外,就只有三個遭老頭子,還有兩個女子……我不篆?」女子淺笑嫣然地回道。

他媽的,這麼倒霉!白雲風那小子當時怎麼沒跟上來?要是他跟上來了自己說不定不用被抓。

「能為姐姐效力,是小弟的榮幸!」楊開一臉賤笑,深情地盯著她,「不如你也別抵擋了,咱們趁早歇了吧,**一刻值千金啊。」

女子掩嘴嬌笑,嗔道:「你想得美!我修鍊的這套功法特殊,雖說破了身也可以繼續修鍊,但在大成之前一旦破身,修鍊速度就要大打折扣,我只差最後一步了,怎會在這裡前功盡棄?」

楊開雙眸熠熠生輝,閃著精光:「原來姐姐白玉無瑕!好好好,正巧小弟我也是初哥,真是天生一對!你可別抵擋的那麼辛苦,真要抵擋不住只管來找我就是!」

心中卻是直打鼓,雖然不知道被這女人給上了會有什麼後果,但看她修鍊功法的邪惡程度,後果肯定不會太好。

所以縱然美色當前,楊開也不敢有絲毫心猿意馬。

女子深深地凝視著他,迷離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可惜和哀憐,顫聲問道:「你叫什麼?」

「楊開!」

「楊開……」女子低垂著眼帘輕聲呢喃了一遍,這才正色點頭:「我記住這個名字了,我叫扇輕羅!」

「名字很好聽……」楊開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名字……怎麼好像在哪裡聽人說過。

不過這女人實力很高,理當是天下有名的高手,有所耳聞也正常,楊開倒沒再去深思。

「我沒禁錮你的真元,你自己緊守著心神,別失去理智了!」扇輕羅嬌笑地提醒著,「你的心智不錯,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抵擋住接下來的誘惑。另外……你最好祈禱我能抵擋成功!」

「要不然呢?」楊開心中湧出一絲不太美妙的預感。

「呵呵……」扇輕羅輕笑著,沒有回答,水汪汪的眸子盯了楊開一會兒,道:「長的還算俊俏,雖然滿嘴胡話,流氓無恥,但這不是你的本性,所以姐姐還是有些喜歡你的!」

說話間,臉蛋兒酡紅起來,也不給楊開反應時間,突然閉上了雙眸,一身真元再次鼓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