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零二章盛氣凌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盛氣凌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聽扇輕羅這般質問,那些人心中叫苦不迭,額頭見冷汗細布,心道怎麼在這裡碰到了這妖女?老天不長眼吶!

「不敢!」郭元明不禁吞了。口水「好叫大人知道,屬下等只是在追蹤一群闖入聖地的真元境武者,不想冒犯大人鳳威,屬下罪該萬死!」

「哦,是嘛……」扇輕羅淡淡地應著,鼻音很濃,聲音嫵媚妖嬈,那些人聽在耳中,非但不覺得有什麼動聽,反而如芒刺背,個個冷汗淋淋,不敢做聲。

扇輕羅好整以暇地翹起一個蘭hu指,輕輕地撫摸自己的一片指甲,神色淡漠地道:「既知自己罪該萬死,為何還不動手?難道想要我送你一程?」

那郭元明的身軀瞬間簌簌發抖,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上,以頭扣地,一股涼意從頭襲到腳。

他身後的幾個人也同樣冷汗淋淋,大滴大滴的汗珠從頭頂上滑落,順著頸脖淌進胸口。

楊開的目光閃爍,一聲不吭地站在扇輕羅背後。

他還是頭一次見識到這妖女的手段,當真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這才是真正的妖媚女王么?

雖然不太明白眼前這一幕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楊開估計扇輕羅與面前這幾個高手的主人有些恩怨,所以才會這般不分緣由地欺凌。

而且,扇輕羅現在的實力大跌,恐怕也是想用這種先發制人的手段來嚇退他們。

「咯咯……」扇輕羅忽然嬌笑一聲,對著那邊道:「起來吧,跟你們開個玩笑的,怎麼就當真了,真是無趣……」

郭元明一動也不敢動,他才不會相信扇輕羅這種女人的話,萬一站起來被她直接斃了……

只是連聲叩頭道謝:「多謝大人不殺之恩,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冷冷地瞥了那邊一眼,扇輕羅聲音一冷,哼道:「回去給你們的主子帶句話,月前之事,我早晚會跟他好好理論理論,滾吧!」

郭元明這才如夢大赦,連忙爬起,一邊低著頭後退一邊恭聲道:「請大人放心,大人囑咐一定帶到!」

「十息之內,不離開我視線範圍之內,就永遠留下來!」

刷刷刷……

六七個人腳底生風,把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惶惶逃竄,眨眼功夫就不見了蹤影。

「哼!」扇輕羅冷哼一聲,轉身道:「我們走!」

楊開緊隨其後,心中對這妖女的手段和剛才展現的威嚴大為佩服。

扇輕羅越走越快,待到片刻之後竟速度如風地飛了起來。

「這麼快乾什麼?你不是都已經騙過他們了么?」楊開一邊追著她一邊疑惑問道。

「只是一時罷了,郭元明心機深沉,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看出破綻。我與雷霆獸王的關係並不是太好,之前受傷也是因為被他帶人伏擊的緣故,那些人是獸王的部下,萬一讓他們抓到就完了!」扇輕羅急匆匆地解釋,腳下一刻不停,轉瞬就是十幾丈。

「嘖嘖……」楊開表情怪異「你好歹也是個邪王,那雷霆獸王跟你同等身份,竟敢帶人伏擊於你,若非有什麼太嚴重的利益衝突,那便是他覬覦你的美色了,美女的誘惑力果然很強大!」

「你閉嘴!」扇輕羅瞪了他一眼,臉色冰寒下來。

楊開聳了聳肩膀,也不再說話。

……

郭元明六七個人足足逃出十幾里地,這才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郭兄?」一個神遊境二層的高手看著他問道。

郭元明眉頭緊皺,回首看了看扇輕羅所在的方位,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道:「你們有沒有覺得,那妖女今天有些不太對勁?」

「哪裡不對勁了?」

「她會這麼輕易地放過我等?」郭元明越想越是懷疑「大人在月前帶人伏擊過她,不提她跟大人往日的恩怨,就說月前一戰,今日我們碰到她也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

「那她為什麼會放過我等?」

郭元明皺眉沉思,遲疑道:「我聽人說,那一戰雖然沒能將那妖女擒獲,可她卻中了大人一招。」

「是了,我剛才見她好像也有些氣息不穩的樣子。難道她在那一戰中受了重傷,到現在也沒有痊癒?」

「大人的招式威力豈是那麼容易化解的。」郭元明眼前一亮「定然是重傷之身,否則她沒道理這麼輕易地讓我等離開!我還記得半年前,袁兄你的弟弟只是因為看了那妖女一眼便被她當場格殺……妖女心狠手辣,哪會這麼好說話?」

聞言,袁石陰鷙的臉上閃過一絲怨毒,冷哼一聲道:「若非她們這一脈修鍊的功法特殊,上一代女王能將自身修為傳下大半,她哪會有這麼高強的實力!一個小毛丫頭,老子早就斃了她!」

郭元明眼珠子轉了轉,嘿嘿一笑道:「袁兄想要替弟弟報仇,這一次恐怕就是個機會!

眾人聽出他話外之音,都不禁悚然一驚。

打妖媚女王的主意,這可不是誰都敢有的心思。

「諸位怕了?」郭元明冷笑「她會放我們離開,定是有所顧忌,她顧忌什麼?顧忌自己打不過我們!」

袁石點頭道:「郭兄說的也在理,但這畢竟只是猜測,萬一她並沒有受傷,或者傷勢已經痊癒了呢?」

「試一試便知!」郭元明嘿嘿一笑「就只看諸位有沒有這個膽子了!」

其他幾人皆都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遲疑。

不可否認,郭元明說的很有道理,但凡事都怕個萬一啊。

看到幾人意動之色,郭元明趁熱打鐵道:「諸位,那可是艷名遠揚的妖媚女王,你們就不想嘗嘗是什麼滋味?能與這種女人一度春宵,便是死了也值得啊!」

想起扇輕羅的嬌柔身軀和酥媚聲音,想起她被剝光之後在自己胯下承歡,想起她的呻吟慘叫,諸人的鼻息都有些粗重。

郭元明又道:「而且,她們這一脈既能將自身修為傳給下一代,未必就不能傳給我等!神遊境九層的實力啊,就算我們平分,每個人至少也能提升一兩層境界吧?」

眾人終於怦然心動!

袁石陰鷙的目光閃爍著,沉聲道:「郭兄說得不錯,既能品嘗她的美妙,又可能得她的修為……確實值得冒死一搏!」

其他幾個人仔細考慮一番,也都咬牙應承下來。

郭元明哈哈大笑:「諸位兄弟夠義氣!那事不宜遲,我們趕緊追上去!」

……

楊開和扇輕羅兩人在迷林中飛奔,方向飄忽不定。

半日後,身後忽然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扇輕羅面色一沉,咬牙道:「果然被發現了。」

說話間,連忙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平穩心頭的氣血,與楊開兩人好整以暇地頓在原地。

「是他們!」楊開微微放出神識,察覺到來人的數量,也是臉色陰沉下來。

扇輕羅的擔憂確實有些道理,她之前雖然以盛氣凌人的姿態嚇退那群人,在言行舉止上也沒多少破綻,可心思縝密之輩依然能從中窺探到蛛絲馬跡。

就好比大海中多了一點血腥味,兇猛的鯊魚總能尋味而來。

「大人!」片刻后,郭元明等人忽然在不遠處現身,個個神態都有些緊張,只不過現在的他們不像之前那麼拘謹,各自的眼神交匯不定,眼中閃爍著意味深長的味道,也敢偷偷地打量扇輕羅,眼中時不時地閃過一道淫穢的光芒。

「什麼事?」扇輕羅冷著臉問道。

「呵呵……大人的速度好快啊,我們追了半天才追上!」郭元明的態度比起之前分明放肆了不少,顯然是在試探中,不過關於自己的推測,他已經有八成的把握了。

跟她分開不到片刻功夫,卻追了半天才追上,若不是心虛,何必跑得這麼快?

「廢話少說,到底什麼事?」扇輕羅面色不耐之色,冷聲喝道。

「是這樣的,屬下之前忘記一件事了,我家大人曾經叮囑過,若是碰到您的話,給您帶個小禮物,大人請您對月前之事,不要記掛在心!」一邊說著,郭元明一邊隨手一拋,朝扇輕羅拋出一物。

這是一塊棋子,質地特殊,分明是一件檔次不錯的秘寶。

而此刻,這件秘寶中被郭元明灌入真元,看似隨意拋來,實則卻包藏禍心。

扇輕羅隨手接過,雖有所準備,卻依然被這枚棋子給震得嬌軀一顫,手臂微微發麻。

見到這一幕,那幾人都是眼前一亮。

「郭元明你找死!」扇輕羅嬌叱。

郭元明卻是哈哈一笑:「哎呀,大人恕罪恕罪,屬下不小心用的力道大了那麼一點點,不過以大人的實力,怎會接不住呢?難不成大人你現在……實力大損?」

說到最後,聲音已經低沉下去,一雙賊眼毫不掩飾其中的淫穢之光,不停地在扇輕羅的身上轉悠。

扇輕羅面色微變,知道對方已看出自己的虛實,當下也不再遮遮掩掩,輕笑一聲:「不錯,我是實力大損,但我要殺你們幾個雜碎也是易如反掌!」

說話間,一雙美眸突然水盈盈地泛起氤氳的光芒,似乎蘊藏了無窮的魔力,牽引著所有人的神魂,要將他們拉扯進其中。

與此同時,天地間盪起一片離奇的香味,香氣襲來,每個男人都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血液沸騰。

楊開的眼眸微微迷茫了一霎,便又恢復清醒。一身真元迅速退回丹田內,修羅劍出現在手上,傲骨金身內的邪惡能量全面迸發。

裹著一團黑氣,便已殺到了那郭元明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