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零七章聽著就是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聽著就是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蛛卵內,楊開狐疑地打量扇輕羅,神色古怪道:「美女……你不會看上我了吧,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扇輕羅臉色微微一紅,嗔了他一眼:「那又怎樣?」

楊開哭笑不得:「你這不是要老牛吃嫩草么?嘶……疼疼疼!」

扇輕羅嘴角噙著冷笑,扭著楊開的胸口肉不放,咬牙道:「老牛吃嫩草又如何?本座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我消受不起啊!」楊開匪夷所思地望著她,一臉的不敢相信,「就算被你看上,我又不能真把你上了,你何必來勾引折磨我?」

扇輕羅陰寒著臉,用一副殺人的目光看著他,「你對我做了那麼多壞事,人家的身子都快被摸遍了,親也親了,現在還摟著我不放,你還想賴賬不成?」

「不就摸幾下么,有必要賴上我?」楊開苦笑,一正臉色道:「再說了,我年紀這麼小,又未經人事,在碰到你之前,身心俱是潔白無暇,你也親我了,真算下來還是你佔了便宜,咱們誰也別提,就當扯平了。」

「小混蛋一肚子壞水,手法那麼嫻熟,哪裡是未經人事了。」扇輕羅氣惱地看著楊開,忽然盈盈一笑:「毒寡婦一脈,一生只會對一個男人動情,你讓我動情過,所以這輩子你都別想跑了!」

「媽的,還有沒有天理了!」楊開叫苦不迭。

「咯咯……」扇輕羅抿嘴嬌笑著,笑靨如花。神色得意中透著一股狡黠。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所有醒轉過來的人皆是神色大變,側耳傾聽起來,只聽到那邊一陣噗噗噗**被切的動靜,透過層層蛛,似乎還能看到殷紅的血水飛濺。

「公子……不要輕易出來,它們就守在外面。啊……」一人凄厲地大叫著,很快就沒了動靜。

片刻,似乎有什麼東西咀嚼的聲音傳來。

扇輕羅的花容微微有些失色。水蛇般柔若無骨的身子不禁往楊開懷裡縮了縮。

「是白家的人……」右邊傳來駱小曼輕微的哭泣和驚呼,這小妞雖然胸脯很大,但膽子卻很小。這一個月來精神惶惶地逃竄,神經已蹦到極致。

平時有秋憶夢安撫她倒還沒什麼,現在突然被蛛包裹,與秋憶夢相隔甚遠,只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頓時有些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了。

「小曼別哭,要不然可能會驚動了那些蜘蛛!」秋憶夢壓低了聲音,急切地呼喚著。

但駱小曼哪裡忍得住?雖然雙手捂著嘴巴,但那哭泣聲卻是越來越大,一隻牛犢大小的八腳蜘蛛在她面前晃了晃。受此驚嚇,駱小曼嘶聲裂肺般的大叫一聲,驟然昏厥過去。

完了!所有人都覺得這女人怕是要被蜘蛛給幹掉了。

就連楊開也不禁屏住了呼吸,仔細傾聽周旁的動靜。

哪知那一隻走到駱小曼面前的八腳蜘蛛,居然只是轉悠了一下。便慢悠悠地離去。

「呼……」秋憶夢那邊傳來一陣放鬆的輕呼,一陣后怕,待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衣衫濕透,渾身冰涼。

「看樣子只要不破開蛛,就算大聲說話也沒有關係。」楊開若有所思。

剛才那個白家的武者。分明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離開了蛛,才會橫遭殺禍。

聽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不禁微微有些放鬆,四面八方都傳來粗重至極的喘息。在此之前,眾人可是使勁地壓制呼吸和心跳聲。

「郭兄,郭兄……」那袁石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在這裡!」郭元明很快回應,輕聲喊道:「諸位都沒有大礙吧?」

「沒有!」古天羅也應了一聲。

「只是被這蛛包裹著,暫時動彈不得。」袁石陰冷的聲音傳來,「想要破開也是可以的,但郭兄,外面那些蜘蛛怎麼辦?我等如何抵擋?」

郭元明也是一籌莫展,二三十隻六階妖獸,他們總共也才只有五六個神遊境,根本不是對手。而且這些蜘蛛噴的準頭真是沒話說,就算他們能御空飛行,也不見得能逃脫。

「***,這次真是虧大了!」袁石憤憤地罵著,「這裡怎麼會有一窩蜘蛛?」

聽到這氣急敗壞的聲音,扇輕羅咯咯一聲輕笑,譏諷道:「報應!」

郭元明忍不住咒罵:「賤婢!你最好祈禱老子不要脫困,若是老子能夠脫困,早晚有一天要把你活活乾死,讓你在老子的胯下求饒!」

扇輕羅面色一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本想再說什麼,卻又忍了下來。

大家現在不能動手,光打嘴仗女人永遠不是男人的對手,各種污言穢語罵過來,吃虧的永遠是扇輕羅。

「哈哈。」見她沉默,袁石也大笑起來:「郭兄,那賤人艷名遠揚,你一人上陣恐怕不是對手,小心她把你吸成人干啊。」

古天羅也插嘴道:「郭兄可不是一人,我等這麼多兄弟在此呢。」

「那是那是!等到脫困了,咱們這裡兄弟十幾人排著隊上去,輪番操她,一刻也不要讓她停歇,我倒,這天下最妖媚的女子能堅持幾天幾夜。」

「對了於兄,你修鍊的不是采陰補陽之術么?也不知是你的功法厲害,還是咱們大人的媚功更甚一籌。」

那於兄笑道:「論功法優劣,於某哪敢與那賤人相提並論,據說那賤人夜夜笙歌,寢宮內養了許多俊俏面首,每一天都有許多被吸干陽元而死的年輕男子被抬出來丟進亂葬崗。不過若不運轉功法,於某倒是有信心讓那賤人一泄如注!」

「哈哈!於兄好氣魄!」

「班兄過獎。於某前些日子又收了幾個義女,個個完璧之身,清純貌美,待此次脫困之後,於某願將那幾個義女貢獻出來,讓諸位兄弟盡情享樂。」

「於兄夠義氣!」郭元明大讚一聲,雖身陷囹圄。也不禁有些呼吸粗重,猥瑣地笑道:「那到時候咱們就將女王大人廢去功力,然後給她喂上媚葯。兄弟們一邊與於兄幾個義女玩樂,一邊來欣賞她的反應。」

「嘿嘿,到那時候。女人大人只怕會哭著喊著求咱們來干她!」

「玩她千百遍,然後賣到天下最低賤的窯子中去,讓那些販夫走卒,乞丐浪兒也能品嘗她的美妙,過個三年五載,什麼天下最嫵媚的女子,只怕會變成一塊連野狗都不願意聞的腐爛臭肉!」

「哈哈哈……污言穢語,越說越是難聽放肆,這群蒼雲邪地的高手無法脫困,竟苦中作樂。不停地調戲擠兌起扇輕羅來了。

那些話聽在耳中,扇輕羅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呼吸慢慢加重,嬌軀忍不住簌簌發抖,美眸中滿是殺機。顯然被氣得不輕。

楊開也是聽得面色陰沉。

「我要殺了他們!我早晚要殺了他們!」扇輕羅緊咬著貝齒,兩隻拳頭緊握著,嘴中喃喃有聲,她身為妖媚女王,平時根本沒哪個男人敢正眼看她,更不要說一次聽到這麼多骯髒不堪的字眼。偏偏這次虎落平陽,被幾個獸王座下的小雜碎在言語上百般凌辱。

「我幫你出出氣!」楊開輕笑一聲。

「什麼?」扇輕羅抬頭看著他。

「聽著就是了!」楊開神秘一笑,臉色慢慢冷了下來。

那群人還在放肆,口中穢語不斷,正發泄的酣暢淋漓間,突然一聲慘叫傳來。

眾人的談話嘎然而止。

「袁兄,你怎麼了?」郭元明大驚失色地問道,他聽出這聲音正是袁石的,喊了一聲,那邊竟是無人應答。

「袁兄!」

好幾個人呼喚著,袁石依舊毫無反應。

一種不詳的感覺慢慢地籠罩在眾人頭頂,還不等他們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又是一聲慘叫。

這一次卻是那個於兄,他尖叫著,嘶喊著:「滾開,老子又沒出去,好好地待在這裡面怎麼會被攻擊?」

說話間,那姓於的一招武技打出。

這下可不得了,四面八方的八腳蜘蛛聞風而動,齊齊朝那邊爬去,姓於的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徹底分屍。

眾人噤若寒蟬,再無人敢開口說話了。

扇輕羅美眸中異彩連連,狐疑地看了一眼楊開,不知這一切是不是與他有什麼關聯。

楊開咧嘴一笑,輕聲道:「還沒完呢。」

說話間,那邊傳來驚恐的呼喝:「班兄,有一隻蜘蛛去你那邊了!」

「什麼?」驚叫中,那班兄也不願坐以待斃,倉皇地運轉真元,暴力撕開蛛,才剛冒出一個腦袋,一條鋒利如刀的蜘蛛腳便劈砍下來。

眼前一花,腦袋滾落到地面上,鮮血如噴泉般噴出。

「這是怎麼回事?」郭元明失聲叫道。

本以為說話不會有什麼問題,卻沒想還是引起了這些蜘蛛的注意。

前方傳來一陣動靜,透過朦朧的白色蛛,郭元明看到一隻龐然大物站在自己面前,那分明就是一隻牛犢大小的六階妖獸。

「諸位,這些蜘蛛開始殺人了,趕緊走!」郭元明不明所以,大吼一聲,轟地一聲破開蛛,與面前的那隻八腳蜘蛛交手一招,借力翻滾,猛地朝天上飛去。

其他人見郭元明如此果斷,也不敢再有遲疑,皆是各自施展手段脫困,緊隨他的步伐。

噗噗噗……

底下二三十隻六階妖獸虎視眈眈,齊齊往空中噴出蛛,那些飛起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還沒飛出多遠,便又被捆縛起來,下餃子一樣朝地上落去。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