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一十二章任何要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任何要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定時發布,人現在應該已經到珠海了,求幾張月票和推薦票安慰下……碧洛也曾打過鳳還樓的主意,可在扇輕羅跟前軟磨硬泡了好幾個月,她也未曾答應。

但是現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人居然要住進鳳還樓,碧洛的芳心瞬間被震驚溢滿。

這小子什麼來頭?居然能讓大人這般看重!

驚訝間,一雙美眸也是不停地打量楊開,神色頗有些嫉妒和不服氣。

「一路奔波,你也累了,今兒就早些歇了吧,等我忙完手上的事,再來找你說話。」扇輕羅嫣然笑著說道。

楊開板著一張冷臉,白了她一眼,也沒說什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碧洛正要拍拍手,再招幾個婢女過來,扇輕羅卻道:「你親自帶他去鳳還樓。」

碧洛一怔,神色越發驚訝,這才點頭道:「是!」

扇輕羅又輕聲叮囑楊開道:「你這小混蛋別欺負她,碧洛可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與我情同姐妹。」

「知道了。」楊開沒好氣地應了一聲。

「去吧!」

碧洛這才領著楊開在行宮內穿梭起來。

緊隨在這個妖嬈少女身後,楊開一路一路打量,發現扇輕羅這處行宮確實很幽靜,外面雖然是繁榮的城池,可在這裡面卻是聽不到絲毫吵鬧的雜音,而且處處香氣瀰漫。每一條道路都打掃的纖塵不染。

時不時地碰到幾個樣貌俏麗的婢女,皆都對碧洛恭敬行禮,也是好奇萬分地打量楊開。

這一路行來,竟是一個男人也沒碰到。

不多時,便來到了鳳還樓。

一棟雅緻的閣樓,分上下三層,不大也不小。看起來別有一番滋味,閣樓前栽種了許多花草,正是百花爭妍的季節。香氣撲面。

「喂……」碧洛一邊在前面領路一邊喊了楊開一聲:「你小心點走路,別踩到這些花草,這些都是大人以前親手栽種下去的。你要是踩壞了我跟你沒完!」

「哦!」楊開神色淡漠地應著,知道這小丫頭心裡對自己有意見,也沒去計較她憤懣的語氣。

什麼人吶!碧洛芳心暗恨,這小子看著也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而且這穿著和氣質更不像出身多高貴的樣子,怎麼大人對他這麼上心?

而且大人此前還叮囑他,讓他別欺負自己!

他能打得過自己么?碧洛心中一片不岔。

要不是扇輕羅待楊開的規格頗高,碧洛甚至忍不住要與楊開切磋一把,好好地教訓教訓他。

上了閣樓,來到二層。碧洛將房門打開,當先鑽了進去,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喜悅的神色,也沒去理會楊開,反而直接竄到了房間中一張香軟的大床上。整個人呈大字型鋪在那裡,懷裡抱著一個枕頭,聳動著小巧的鼻翼,使勁嗅著。

一邊嗅,一邊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福至極的神色。

這是大人睡過的床褥,這是大人枕過的香枕。裡面還有大人的香味……

碧洛只覺得魂兒飄飄,臉蛋兒酡紅起來。

楊開皺眉看著她,心中暗暗好笑。知道這小丫頭怕是在心中將扇輕羅當成了最崇拜的對象,所以才會有這種不可理喻的表現。

不過這小丫頭爬在那裡,這姿勢越發凸顯美臀的挺翹。

仔細打量了一下這閨房,楊開點點頭:「還不錯!」

碧洛瞬間驚醒,連忙從香床上爬起,杏眼圓凳,咬牙道:「還不錯?」

楊開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這是女人用的閨房,自己住在這裡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給個還不錯的評價已經夠不錯了。

「呵呵……確實還不錯!」碧洛輕咬著牙,氣哼哼道:「這是大人還是少女時自己住的地方,我軟磨硬泡了好久,大人都不讓我住進來,你一個不知來歷的臭小子能進來,不但不知滿足,居然只覺得還不錯?」

「呃……」楊開愕然地看著她,這才明白她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大的敵意。

摸了摸鼻子,尷尬道:「碧洛姑娘,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你算哪根蔥!」碧洛氣呼呼地站了起來,手上抱著那個香枕,蹬蹬蹬蹬就朝外面走去。

「你把枕頭帶走幹什麼?」楊開無語了。

「這是大人用過的。」碧洛轉身憤怒道,忽然又氣呼呼地走回來,連床上的床褥也掀起抱在懷裡,「這也是大人用過的。」

凶神惡煞如小老闆般剜了楊開一眼,這才趾高氣揚地離去。

楊開訝然,心知這女人對扇輕羅的崇拜怕不是一點半點,肯定已到了痴迷的程度。

也不去在意,直接竄到床上盤膝坐了下來。

飄香城肯定不能久留,扇輕羅修鍊的功法太要人命,留下來的話早晚會死在她的肚皮上。

但這妖女現在實力恢復,楊開想跑也跑不掉。

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啊,早知道就不給她服用萬葯靈膏了!但那時候也是情非得已,只能說才逃出虎穴,又落入狼窩。

而且那妖女之前打入自己體內的一道印記肯定也是追蹤用的。

想要離開,必須得先解決了這個印記才行。

閉目凝神,楊開仔細查探著自己體內的情況。

修鍊出來的神識雖然無法內視,但感受身體情況還是輕而易舉的。

一會兒功夫,楊開便感受到在自己的胸腹間的肋骨處,有一道若有若無的能量,如跗骨之蛆一般依附在那裡。

嘗試著用真陽元氣驅散,卻是無能為力。

傲骨金身的邪惡能量也凈化不得。

它依附在那。對身體也沒有危害,更不會阻擾真元的運轉,但這麼一道能量就象是漆黑中的一座明亮燈塔,扇輕羅可以輕鬆至極地感受到自己的位置。

要是地魔在就好了!他可以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能量,可惜地魔自從入主困龍澗下的那具魔頭身體,直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消息。

正努力間,楊開忽然敏銳地察覺到一縷神識飄蕩到自己身旁。

「小混蛋。你在幹什麼?」扇輕羅的聲音隨即傳了過來,聲音似嗔似喜。

「睡覺!」楊開翻了個白眼,心中大罵早知道這妖女打進自己體內的能量有問題。卻沒想這樣都能驚動她。

扇輕羅嬌笑著道:「你別費力氣了。那是人家的追魂印,除非我自己出手化解,否則就算神遊境頂峰的高手也無法解除。有這個印記,你就算逃出再遠,人家也能找到你!」

「沒必要這樣吧。」楊開苦著一張臉。

「咯咯……」扇輕羅輕笑著,「誰讓你那麼不老實,你要是老老實實的,我怎會這麼好了,你先將就著歇息一晚,明天我會來找你的,保證不讓你無聊就是。」

「免了。」

「你真無情無義!」扇輕羅哼了一聲。收回神識。

無奈之下,楊開也只能放棄粉碎追魂印的打算,安心地歇息一夜。

第二日。

楊開被樓下傳來的腳步聲驚動,從打坐中醒來。

不大片刻功夫,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房門打開。一個風姿卓越身材豐腴的美婦盈盈地走了進來,臉上掛著一抹勾魂奪魄的微笑。

這美婦看不出多大年紀,但頂多不超過二十五,身材飽滿,一雙桃花眼似乎時時刻刻都綻放著誘人的春光,皮膚白皙嬌嫩。也生得嫵媚至極,縱然不及扇輕羅,卻也差不多哪去了,都是那種渾身上下散發著熟透的味道,一捏就出水的類型。

不過和扇輕羅比較起來,這女子的春意更濃,而扇輕羅卻嬌柔一些。

她笑吟吟地望著楊開,輕啟朱唇柔聲道:「公子昨夜歇息的可好?」

「還行!」楊開微微點頭。

美婦上前,走到床榻邊盈盈行了一禮,吐氣如蘭道:「好叫公子知道,奴婢是大人遣來服侍公子的,公子喚我芸麗就好。」

「還有這兩個丫頭。」美婦一邊介紹著自己一邊伸手一招,她身後立馬走出來兩個氣質不同的妙齡少女。

一個看起來溫柔恬靜,另外一個看著卻是端莊典雅。

無論是這個美婦還是兩個少女,都一樣的花容月貌,看起來嬌美悅目。

「這是若雨。」美婦指著那個溫柔恬靜的少女介紹,又指向另外一個端莊典雅落落大方的少女道:「這是若晴!」

「見過公子!」兩人盈盈行禮,舉止神態,穿著氣質堪比大世家的小姐們,簡直無可挑刺。

楊開臉一黑,不知扇輕羅這妖女想幹什麼,這三人氣質各不相同,但無論哪一個,都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且不說那兩個妙齡少女若雨若晴,就說這美婦芸麗,在氣質上也只比扇輕羅差上一線,而且她還有少女們沒有的優勢,那便是豐腴至極的身子,那一雙泛著春光的桃花眼,似乎時時刻刻都在散發著誘惑的光芒。

這是要把自己陷進溫柔鄉?楊開心中直打鼓。

美婦芸麗笑著道:「大人說了,公子在飄香城的這段時間,生活起居,一應雜事都由奴婢們來服侍。」

「勞煩幾位了!」楊開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

「應該的,公子是大人的貴客。」美婦芸麗盈盈笑著,臉蛋兒突然飛起一抹紅暈,輕聲道:「大人還說了,公子的任何要求,奴婢們都必須得滿足!」

「任何要求?」楊開心中一盪,品味出這話中蘊藏的意思。

美婦輕輕點頭,這下就連若雨和若晴也嬌羞無限起來,目光微微有些飄忽,不敢跟楊開對視,神色略顯緊張。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