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一十六章服軟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服軟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輕飄飄的感覺傳來,美婦芸麗那修長的十指似乎帶著一些神奇的力量,所過之處,驅散著楊開身心的疲憊,讓人不由自主地全身放鬆,舒暢至極。

溫柔鄉,英雄冢,這話一點都不假。

楊開也泰然自若,閉目享受著這讓人心神沉醉的感覺。

他不是矯情的人,扇輕羅派遣芸麗和若雨若晴來服侍他,並且名明要滿足他的任何要求,楊開怎麼不知只要自己願意,便可以對她們三人為所欲為。

這三個女子,一個成熟豐腴,一個溫柔恬靜,一個典雅端莊,風情各異,卻都是一樣地吸引男人。

現在美婦主動來服侍,楊開自然也沒有拒絕的必要,真要是那樣就顯得心虛做作了。

屋內一時靜謐下來,楊開不開口說話,美婦芸麗也緘默不言,只是專心地揉捏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楊開分明察覺到半跪在身後的美婦呼吸略有些粗重起來,連她身上的體溫也漸漸升高,吐氣如蘭,胸腔內的心跳更是慢慢急促。

也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在揉捏的過程中,那飽滿充滿彈性的胸脯,竟是時不時地與楊開的後背摩擦起來,若即若離。

兩粒櫻桃般的凸起擦過脊梁骨,帶起一陣陣敏銳的感覺。

楊開神色微微一愕,不禁神色古怪。

這美婦芸麗該不會真像碧洛說的那樣,久旱孤寂。未逢雨露,此刻正是如狼似虎,空曠幽怨之時吧?

要不然怎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美婦的異樣反應,連帶著讓楊開也有些心猿意馬。

說起來芸麗的年紀也不大,頂多只有二十五,雖不算什麼花樣年華,卻也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候。

最重要的是。她比那些少女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要成熟,真要是跟她發生什麼,她也不會糾纏不清。

此女在十年前就已經成過親。但夫君不過一個月便已死去,守了十年的活寡。

十年前,她才只有十五歲。品嘗到那種美妙之後,這麼久未曾再續,怕是真的有些情動。

似乎是察覺到楊開的反應,美婦芸麗盈盈一笑,主動遠離了楊開一些,軟語道:「公子,碧洛姑娘應該一會就會過來了。」

「恩。」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楊開只是點點頭,不再多言。

美婦詫異地看了看楊開,沒想到他竟這麼好說話。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失落。

片刻后,閣樓外傳來碧洛咬牙切齒的咒罵聲,似乎她剛才正在修鍊的緊要關頭,卻被若雨若晴驚動,但扇輕羅的命令在那。她又不得不趕緊過來,一肚子不爽和鬱悶。

「楊開!」來到閣樓下,碧洛雙手掐著小蠻腰,仰著光潔的下巴嬌喝一聲。

楊開站起身,來到窗邊,直接翻身跳了下去。穩穩地落到她面前。

「女人要有女人的樣子,你這麼凶神惡煞的幹什麼。」楊開皺了皺眉頭。

「要你管!」碧洛咬著銀牙,上下打量楊開,惱火道:「別以為你上次討好了我,我就真的不討厭你了,告訴你,要不是大人的命令在那,姑奶奶才懶得理會你。」

「那把東西還給我!」楊開一本正經地伸出手。

「什麼東西?」碧洛訝然詢問。

「那一對耳環。」

碧洛連忙後退幾步,不可思議地望著楊開,苦著小臉道:「你不會這樣吧?」

「我討好你沒有用處,幹嘛要討好你,東西還來!」楊開冷著臉道。

「喂喂喂,你還是不是男人啊。」碧洛頓時懵了,紀出去的東西,潑出去的水,哪有索回的道理,你也太小家子氣吧?」

「那是你孤陋寡聞!」楊開冷笑一聲,「誰說送出去的東西就不能討回來了?」

「我說的!」碧洛梗著雪白的脖子,「我不給!打死我都不還給你!是你那天自己送給我的,送到我手裡面那就是我的東西了。」

「你給不給!」

「不給!」

「行!」楊開點點頭,邁開大步就朝外走去。

「你幹嘛去!」碧洛察覺不妙,閃身擋在他前方。

「我去告訴你家大人,說你從她的寶庫里偷了件秘寶出來!」楊開挑釁似的望著她,嘿嘿冷笑。

「你……你……」碧洛踉蹌後退幾步,一根手指顫抖著指著楊開,滿面通紅,「你怎麼這麼無恥無賴?那分明是你從寶庫里取出來丟給我的,那天你還說……」

「那天我什麼都沒說!」楊開嘴角邊噙著一抹得意的微笑。

小丫頭,你還嫩了點,真以為本少這麼好心送你東西啊。

「而且那天我除了兩瓶丹藥之外,什麼都沒拿。」楊開神色淡定地補充。

「你不要這麼不講理好不好。」碧洛徹底萎靡下來,她總算明白什麼叫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了,雖然心裡恨不得將楊開碎屍萬段,但臉上卻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委屈巴巴地望著楊開,泫然欲泣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對不對,人家之前態度不好,跟你認錯了啦,難道你就忍心我被大人誤解,然後責罰么?」

碧洛可憐兮兮地望著他,說著說著,眼圈兒都紅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楊開根本不吃她這一套,冷著臉道:「不好意思,我就是這麼無恥無情無義的人,而且……還特別的睚眥必報,所以招惹我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

「你……我記住你了!」碧洛眼見軟的不行,也懶得再擺那副寒酸樣,恨恨地咬牙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不想怎樣,只是太無聊,準備去找你家大人說說話!」

碧洛一身真元兇猛涌動起來,惡狠狠地瞪著楊開,似乎是忍不住要出手來教訓教訓他了。

楊開神色淡然地望著她,嘿嘿輕笑著,碧洛這真元境七層,還真沒被他放在眼裡,她要是敢在這裡動手,楊開正好以此為理由跟扇輕羅大鬧一場,徹底擺脫這妖女的束縛。

兩人對峙了好片刻時間,碧洛一身氣勢突然崩散,有氣無力地道:「提出你的條件吧,本姑娘認栽了!」

從小到大,第一次收到一件禮物,居然成了致命的掣肘!

以後打死也不收別人的禮物了,尤其是男人的!碧洛覺得自己幼小的心靈被深深地傷害了,徹底蒙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要麼對我尊重些,要麼把東西還回來。」楊開好整以暇地望著她。

「我知道了!」碧洛有氣無力地應道,「還有呢?」

「我要出去逛逛,你隨我一道。」

「哦。」

「這才乖!」楊開得意洋洋,哈哈大笑走出去。

待到兩人離來,美婦芸麗和隨後趕來的若雨若晴都沒回過神,依然詫異萬分地看著兩人的背影。

碧洛姑娘……服軟了?

在這飄香城內,碧洛向來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扇輕羅之外,從未有人能讓她那麼聽話。但是現在,楊開這個來歷不明的男人居然讓她服軟了?

美婦和兩個丫頭都生出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愣在那兒不知說什麼好。

「對了,扇輕羅有沒有跟你說,我如果想買什麼東西,是不是她付錢?」走出行宮,來到大街上,楊開忽然開口問道。

「恩。」碧洛沒什麼精神,只是淡淡地點頭。

忽然又想起什麼,氣惱道:「大人的名諱是你能稱呼的么?」

話沒說完,便被楊開敲了一記。

「當著你家大人的面我也敢這麼喊她,她都沒意見你一個小丫頭片子嗦什麼。」

「你……」碧洛張牙舞爪,「我警告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楊開沒理她,依舊在前面走著,背後傳來一陣磨牙的聲音,楊開分明感覺到一雙怨毒的目光死死地咬在自己後背上。

在城內轉了一會,便來到一個葯坊內。

這是飄香城內一個還算不錯的勢力開的葯坊,兩人一踏進去,葯坊的掌柜便跌跌撞撞地從櫃檯里跑了出來,來到碧洛面前連連作揖,額頭上冷汗涔涔:「碧洛姑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掌柜的這麼一喊,葯坊內的夥計們個個都是人仰馬翻,那些客人也如避蛇蠍一般倉皇逃竄,眨眼間葯坊便只剩下掌柜一個了。

楊開愕然地注視著這一切,心知碧洛這丫頭在飄香城內的名聲怕是不怎麼樣。

「恩。」碧洛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

「碧洛姑娘今日來是想……買些什麼?」掌柜地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不買東西,他買,這位才是爺!你招呼著吧。」碧洛沒好氣地指了指楊開。

「額?」掌柜的有些不大明白,看了看楊開又看看碧洛,一臉狐疑。

「有沒有滋養神魂,恢復神識的丹藥?」楊開直接開口問道。

「有!」掌柜的連連點頭,「養神丹,補神丹,回神丹,這些都是客官需要的,您要哪一種?」

「有多少?」楊開問道。

「這種丹藥一般不多,每一種小店也只有三四瓶的樣子,只有回神丹是五瓶。」

「都要了!」楊開大手一手,闊氣萬丈。

反正有扇輕羅當冤大頭,不買白不買,再說了扇輕羅統領這方圓千里,身為一代邪王,這點錢財對她來說還不是小意思。未完待續rq!~!